第二十一章:天使在盛宴上的智慧教导

第二天中午前,我们考察队的所有小组都到了。我们一下午都在核对记录。这些记录全都相互吻合,但因为篇幅有限,我无法在此将其复述出来。核对完记录后,有人请我们直接去客栈吃晚餐。到那儿之后,我们看到有将近三百人坐在一些长长的宴会桌边。人们在大厅一端为我们留了座位,好让我们能看到整个房间的情况。所有桌子上都摆放着精美的白色亚麻桌布及银器、瓷器,似乎要举行一场真正的宴会,然而整个大厅里只点着一盏小小的灯。我们坐了二十多分钟后,除了几个零星的空位之外,其它座位都坐满了。这时,一片深深的寂静在大厅中升起,很快这儿便充满了一种令人愉快的光。这光渐渐增强,仿佛有数千只被巧妙隐藏着的电灯逐一亮了起来。没过多久,大厅里便灯火通明了,所有物品都开始闪闪发亮。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村子里是没有电灯的。

大厅被照亮后,寂静又持续了一刻钟,然后突然仿佛有一团雾凝结住了。我们又听到了昨晚埃弥尔的母亲玛丽出现时的那种沙沙声。雾消散后,我们看到玛丽和另外十一个人站在大厅中不同的地方。那十一个人是九名男子和两名女子。我找不出词语来形容这景象的光辉灿烂之美。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些新出现的人就像一群天使,只是没有翅膀而已。他们站立了一会儿,仿佛凝固住了似的,头侧向一边,好像在等待什么。很快,一个无形的合唱团突然唱起歌来,伴随着人们所能想像得到的最壮丽崇高的音乐。我曾经听说过天界的歌声,但在那天之前从未听到过。我们不由自主地在座位上坐直了,好像被拉了一下似的。

歌声快结束时,这十二个人走向他们的座位。我们又一次注意到他们的脚步没有一点儿声响,尽管他们并没刻意要静悄悄地行走。当他们坐下时,同样的雾又出现了。这团雾消散后,又出现了十二个人——是一名女子和十一名男子,其中有我们那位文献之友。他们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而那个无形的合唱团第二次唱起了歌。歌声快结束时,这十二个人朝他们的座位走去,没发出一点声响。他们刚刚坐下,那雾又第三次出现了。当这雾消散时,十三个人排成行出现在大厅的另一端。这回是六名男子和七名女子。

居中的是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子。三男三女分列在她左右。到现在为止,出现的女人都非常美丽,而这位年轻女子比她们所有人都更美。这十三个人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头侧向一边。此时音乐又突然响起。几小节过后,合唱团的歌声加入了进去。我们站立起来。当那旋律展开时,我们仿佛看到许许多多神秘的形体一边齐声歌唱一边做着动作。没有丝毫悲伤的吟唱,也没有丝毫低弱的音调。这音乐洪亮地响起,自由而又欢快,来自灵魂又打动着灵魂,将心灵提升得越来越高,以至于我们觉得自己仿佛脱离了大地。

合唱结束后,那十三个人走向他们各自的座位并坐了下来,而我们的目光无法离开那位中心人物——那名年轻女子。她朝我们的桌子走来,两边各有一位女士相伴。她和这两位女伴坐在了我们这张桌子的另一端。人们快速把一些盘子叠放在她左侧。光线变暗了一会儿,我们看到刚才出现的这三十六个人周围都各自环绕着一种不知从哪里发出来的光。这种光总是令我们又困惑又好奇。而在那位女贵宾的头上,则闪耀着一个极其美丽的光环。在聚会的人中,只有我们对这景象深感惊异,其他人都习以为常了。

当所有人都坐下后,出现了一阵静默。随后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在那三十六个人的带领下,齐声唱起一首欢快、自由的歌。这音乐一结束,那位女贵宾便站起来,伸出双手。一只大约直径五厘米、长三十五厘米的小面包出现在她手中。刚才现身的那三十六人一个一个地站起来,走近她并各自领到一个同样的面包。然后他们绕着每张桌子走,给每位来宾一块面包。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子在我们桌上也是这样做的。

她一边把每人的那份面包送给我们,一边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基督居于你们自身之中,就像居于每个人之中一样吗?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的身体是纯洁的、完美的、年轻的,并且始终是美丽而又神圣的吗?你们难道不知道,上帝完全按照祂的形象和样貌创造了你们,并且给了你们对一切事物的权力吗?你们自身始终都是基督,是完美的上帝之子,是天父和天母爱悦的无与伦比的孩子。你们是纯洁的、完美的、神圣的、非凡的,是与上帝联结在一起的,而上帝是善的总和。所有孩子都有权宣告这种关系、这种神性。

给了我们每人一块面包后,她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她那只小面包仍和分发前一般大小。这个仪式一结束,食物就来了。它们盛在有盖的大汤碗里,而这些大汤碗出现在那些女士们面前,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放在那里似的。这位极其美丽的女士揭开盖子,将其放在一边,开始盛菜。每次一只盘子盛满后,她就把它轮流递给她左右的那两位女子。这两位女子再将其传递下去,于是所有宾客都得到了丰盛的饭菜。他们开始吃了起来,看上去非常喜欢那些菜肴。

刚开始吃饭时,托玛斯问那位女士:她认为上帝的何种品质非常重要。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爱。随后她接着说道:生命之树位于上帝的天堂中央,在我们灵魂的最深处。那最丰盛、饱满的果实,那生长、成熟得最完美的果实,那最为圆满、最滋养人的果实,就是爱。那些看到这爱的真正特征的人指出: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物。我还要说:它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疗愈力量。爱从不会对发自人心中的请求不予回应。人们可以运用爱的神圣定律来应对人类的各种需求,消除所有悲伤、病痛或困扰人的不幸境况。

借助对爱的理解和善用,借助爱的精微而又无穷的影响力,这个世界的所有创伤都会被治愈。天界的同情会如同一件柔软的大衣,盖住人类的所有不和、无知与错误。当爱展开翅膀,它会寻找人心中的干旱区域,寻找生命被破坏的地方。它的触摸会救赎人类并如魔法般转变这个世界。爱是上帝,是永恒的、无限的、不变的。它无穷无尽地扩展开去,远超出所有想像。至于它最终的结果,我们只能通过幻想去了解。

爱执行那符合它自身特点的法则,完美地完成它的工作,揭示出人灵魂中的基督。爱不断地寻找路径,以便涌入人心中并发散出去、化作种种善行。如果人类的奸邪行为与不和谐思想没有歪曲它的话,那么这条上帝之爱的永恒不变的大河就会持续不断地流淌,把有可能扰乱人类平和的各种不调和的、丑陋的现象都带入那包容一切的宇宙大洋之中。爱是圣灵的完美果实,前来包扎人类的伤口,使各民族在和谐中靠拢,给这个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它就是这世界的脉动,是这宇宙的心跳。如果人类想要做出耶稣那样的业绩,就得让这无处不在的伟大生命的爱之流将自己充满。

生活的压力在强烈地影响着你们吗?你们需要力量与勇气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吗?你们生病了吗?你们害怕了吗?如果是,那就提升自己的心并请求那位指路者吧。上帝不灭的爱在环绕着你们,再也用不着害怕了。那位大师不是说过吗:你们还没召唤,我就会回应。你们还没说完,我就已听清。

大胆走近祂那圣主的宝座吧,放弃你们那卑躬屈膝、苦苦央求的姿态,怀着一种聪明的信任去提出请求,要知道你们所需要的帮助已被允诺给你们。永远不要怀疑。多多地这样做,去提出请求。要像耶稣那样宣告你们作为永生的上帝之子生来就有的权力。要知道存在着一个无形的万有实体——我们就在其中生活并进化着。在这个实体中有人类渴望得到的各种好的、完美的事物。它们只等人类表达出自己的信心,便会从那实体中显化出来,呈现出可见的形体。去读一读你们《圣经》中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3里所说的关于的话吧。他使用了这个词,而不是慈善

好好看一看所罗门在他经历的那个夜晚所做的事吧。他允许自己那光芒四射的天性扩展至宇宙意识的层次,同时请求让他的生命免于自私自利并将这生命献给对众生的服务。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还带来了他本无权要求的那些荣耀。他认识到了爱之道,于是爱将其无穷的财富给予了他。在所罗门时期,银钱被看得微不足道。就连这位强大国王所用的餐具都是纯金的。

去爱——这就等于打开了上帝那储量无限的金库。任何去爱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给予,而给予就等于获得。爱的法则就是这样执行的。在给予时,我们启动了那灵验的对等法则。一个人如果在给予时心中并不图得到什么,那他就一定会有所得,因为那个法则的执行会将他给出的丰盛返还给他。你们给人,人就必会给你们,并且是满满的一斗,摇过按过,满得要溢出来。人会这样将你们怀里装满。因为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别人,别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

我们要想在爱的精神中行动,就得让上帝出现在我们的意识中。与生命、爱和智慧成为一体——这意味着有意识地与上帝联系,接受那汇聚而来的丰盛之流,就像今晚大量送到我们这儿来的食物。你们可以看到:这丰盛是为所有人展开的,当它出现时没有人处于贫困之中。要让这丰盛的观念将精神提升到远超出界限之外的地方。要想接收到丰盛,就得丢掉一切关于特定物品的想法。丰盛是如此宏大,不会去考虑细枝末节。要想将丰盛保持在思想中,就得让意识远远地冲入万有之内,绝对自由地欢乐嬉戏。

然而不要把这种自由当成是放纵,因为我们要对自己的一切思想和行为负责。我们的意识不会在瞬间就达到那种自由度,最后残余的限制会突然出现来将其打断,但是应该为那荣耀的事做好准备。这准备是在内部、在最微小的细节中进行的,就如同一朵花的每个花瓣都在花蕾内部达到所有细节上的完美一般。当这完美被达成时,花蕾便让萼片组成的壳裂开,于是那朵花就绽放出它的美丽了。同样地,人们也得先打破自私的壳,然后才能充分成长起来。

上帝的法则永远都一样——现在是这样,始终都是这样。它们既不变又有益,因为它们是仁慈、善良的。如果我们遵循这些法则来生活,它们就会成为我们构筑健康、幸福、平和、平衡、成功与成就的基石。如果我们完全处于上帝的法则之中,那就什么病都不会得。我们不需要被治愈。我们从头到脚直到指甲尖都会是健康的。

我们非常了解人类在其集体心灵中所感受到的那种深深的乡愁!除了清晰地知晓和意识到我们的天父上帝,什么都治不好这种思乡病。在人类的灵魂中,没有比了解上帝更强烈、持久的愿望了。真正地了解上帝,这便是永生。

我们看到人们不停地东奔西跑,希望通过完成某种事业来获得平静,或者希望通过占有某件必定不能持久的物品来获得安宁。我们看到他们追求这些目标并且达到了,然而却并不满足。一些人自以为需要土地和房屋,另一些人自以为需要一大笔财富,还有些人自以为需要一个伟大的信仰。我们有幸知道人类在其自身之中拥有这一切东西。

那位耶稣大师试图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一点。我们是多么爱他啊!他因其业绩而闪耀美丽辉煌的光芒。我们也爱所有达到了和他同样意识高度的人们。我们爱他们不仅因为他们的业绩,也因为他们的存在状态。耶稣在变容之后,绝不允许自己驻留于外在。他将所有思想都保持在他之所是的中心,而他之所是便是基督,是那中心的火花,是我们所有人之中的上帝,是今天活在我们自身之中的上帝。耶稣使基督放出光辉,以便将其完美状态展现出来,而这完美的基督是超出人的血肉之躯、超越肉身之外的。他就这样完成了他所有的伟大业绩,并非因为他与你们有什么不同。他的那些能力并不比你们今天的能力更大。不要以为我们只能充当上帝的仆人,不要把耶稣看作是那样一个上帝的儿子。天父在每个孩子中都植入了同样的神性火花。不过耶稣通过自己的努力使他那神性火花变成了更明亮的火焰,以便与他自身之中的上帝保持有意识的沟通,而那个上帝便是一切生命、一切爱、一切力量的源头。

耶稣这个人与我们当代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他也受过苦,也经历过诱惑与考验,正如你们现在经受着诱惑与考验一样。当他住在大地上、住在肉体中时,他每天要花好几个小时单独与上帝待在一起。他也得努力度过青春期,就像我们和今天的你们要努力度过自己的青春期一样。每个人都得战胜物质、肉欲、怀疑和恐惧,以便达到那内部圣体存在的完美意识,以便能认出我们自身之中的天父,认出耶稣将自己所有业绩都归功于祂的那位天父。

他也得像我们一样学习,就像你们今天在学习一样。他也得像你们和我们一样反复进行尝试,也得牢牢站稳、握紧拳头、咬紧牙关地说:我会成功的,因为我知道基督活在我自身之中。我们认识到,正是这内在的基督成就了过去和现在的耶稣。每个人都可以达到这同样的结果。我们这样说并不是要贬低他。我们是怀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爱在爱着他的。他忍受了小我的极度苦难,以便将其人民带向上帝,以便向他们指出摆脱罪恶、疾病与不幸的道路,以便使其门徒能显现出他们自身之中的天父,以便告诉所有人:天父活在每个人之中并爱着每个人。任何一个接近耶稣生命与教义的人都不可能不爱他。他是我们完美的兄长。

但是假如我们出卖了自己作为继承者的权力,假如我们忽略或蔑视上帝那些有益的法则,我们就背离了天父的居所并迷失在了远方。这时故乡那丰富的热量与欢乐对我们又有何用呢?当我们因生活的烦恼而疲惫不堪时,当我们感到厌倦时,当我们患上思乡病时,我们可以步履踉跄地返回天父的家。但要实现这回归,我们要么得经历辛酸苦痛,要么得欣然放弃物质利益。我们以怎样的方式获得领悟与觉知并不重要,反正我们最终总会走向高处召唤我们前往的那个目的地。每走一步,我们就会变得更强大、更勇敢。最后,我们不再踉踉跄跄、犹豫不定。我们会在自身之中寻找启迪,会明白我们自己的内在已处于那觉醒的意识中。那就是无处不在的神性——我们就在其中生活和进化着。我们在每一口气中呼吸着它,在每一次心跳中体验着它。

不要以为你们必须到我们这儿来。回到你们自己家里去吧,去到你们的教堂、祈祷室里,独自待在你们想要待的任何地方。你们可以在那儿得到耶稣——那位爱的大师的帮助,也能得到所有接受过最高教导的离世者的帮助。所有人都在试图帮助你们,无论你们在哪儿,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非常清楚地看到:耶稣和其他存有始终准备着去帮助那些召唤他们的人!你们只要召唤就行。没等你们说完,他们就会回应。在一天当中的每个时刻,他们都待在或走在你们身边。你们只需提升自己的意识,就能看到并知道自己走在他们身边。那时你们就不会发牢骚了。他们会伸出手来说:到我这儿来吧,我会让你们休息一下。这并不意味着死后来吧,而是意味着现在来吧,就以你们目前的存在状态。将你们的意识提升到我们的高度,你们就会像今晚这样置身于我们所在的地方,超越所有物质局限,感受到极大的自由。

平和、健康、爱、欢乐和繁盛就在这里。这些是圣灵的果实,是上帝赠予的礼物。望着上帝的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不会得任何病。如果我们一心只看着上帝,我们的病就会以超越戒律者的名义——也就是以耶稣-基督的名义——被治愈。

上帝就在你们中央。你们是由无限产生出的孩子,是永生不死的神灵。什么都不会使你们发抖、绝望或恐惧。你们出自天父的怀抱。是那全能者的气息使你们成为了永生的灵魂。在亚伯拉罕之前,你们就存在了。亲爱的,我们现在是上帝之子,是与基督一样的继承人。耶稣的能力也存在于你们之中。要对此抱有正确的观念。那样你们就会发现:任何东西都不能以任何方式夺走你们的生命,就连衰老、死亡和意外事故也不行。

我们可以把自己紧紧裹在这件大衣里。那时什么都不能再穿透它,也不能再击中你们。各种摧毁手段、人们使出的各种力量都可以拿来对付你们,但你们会毫发无损地从考验中脱身。即使你们的身体偶然被毁,它也会通过精神重建起来并保持原有的外貌。因此我们拥有一件非常有效的盔甲,远胜过人类发明的最精妙的钢铁护板。我们可以随时无偿地使用它,不需要支付费用。所以你们只管以自己目前的存在状态呈现出来吧——作为永生的上帝之子。

耶稣已经认识到了这个事实。他本可以避免受难。假如他想运用其能力的话,就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他。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灵性变化。他不愿看到这种变化不经过渡就骤然显现在他所珍爱的人们中间。必须要有死亡这巨大的外在变化,才能使群众认识到灵性转化的重要性,而不是狂热崇拜某个人。耶稣知道自己有能力战胜死亡。他想向其心爱的门徒们展示每个人都拥有同样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他选择了那条受难之路——为的是让他们能够看到,为的是让他们看到后能够相信。

他还想向他们展示:他已高度完善了自己的身体,可以让他那些敌人从他身上夺走他们以为是生命的东西。那些人将他的身体放在一个墓中并滚动一块巨石将其封闭,以此将人类的暴力推向了极致。然而耶稣的真我可以移开那块石头,并将他真正的灵性身体提升到超越一切物质局限的程度。耶稣本可以带着他的身体一同消失,然而他想展示给人们:在他那不朽的形态下什么都不能摧毁他,无论是具体事故还是意外情况,就连通过他人的暴力而失去肉体生命也不行。

在受难和扬升之后,耶稣的灵性身体发展到很高的程度,所以他必须将周围人的意识提升到某种层次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这就像我们也必须提升今天几乎所有宾客的意识层次一样。当那些热爱耶稣的妇女早晨走近他的墓时,她们看到那块石头滚到了一边,而死者穿的衣服放在地上。但是在耶稣将她们的意识提升到能看出他的程度之前,她们没有认出那位大师。后来,当耶稣在以马忤斯的路上与两位行路者交谈时,他们也没认出他来,直到他与他们一起掰开面包。那时他们的意识才被提高到能看出他的层次上。他另外几次出现时也都是如此。他与朋友们一同讲话和行走,而他们却认不出他来,因为他们的意识没有在那个能看得出他的层面上运作。一旦意识达到了那个层面,他们就看出他来了。

于是一些人开始看到了灵性实相的重要性。他们领悟到了实相那隐藏着的深刻意义。他们产生了觉知。尽管如此,大多数人还是不相信耶稣,因为他们的意识没有达到足够的高度,还无法看出那隐藏着的灵性真相。

然而从那儿以后,由人类世俗观念张挂起来的神秘帷幕被消除了。殿里的帷幔从上到下裂为两半。人类意识到死亡是可以被战胜的。不仅如此,他们还明白了人可以超越一切人类的局限——通过将自己提升到这些局限之上,直至达到一定的意识层次。在那个层次上,人会看出那些局限并不存在。只要喜欢并珍爱这样的意识,它就会显现出来。

这就是雅各躺在物质主义的多石之地上时得到的神启。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哪些意识状态上,那些意识状态便会显现在他身上。这促使雅各将有斑点的木棍插在母牛饮水的地方,于是这些母牛便生出了有斑点的小牛,从而使雅各从物质的奴役中解脱了出来。

我们可以将自己的理想非常精确地投射到万有实体之中,以使那理想直接从无形中显现出来。而在世俗意识看来,那个万有实体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母牛饮水处的水象征着镜子。通过这面镜子,保持在思想中的形象被反射给人最深处的灵魂,然后再被设计和显化出来。

对于今晚聚集在这里的朋友们来说也是如此。只有少数严肃认真的人看到了那个理想。他们会往前走,成长起来,完成那真正的上帝的工作。其他人刚开始时做得很好,却无法努力坚持到跨越第一道世俗的高墙。他们认为随波逐流更舒服些,于是便中途退出了。我们都在下面这个可见的物质层面上生活过。事实上,我们从没离开过地球。我们只对那些专注于世俗意识中的人来说是不可见的。而对于那些已达到更高层面的人来说,我们始终都是可见的。

置入灵魂中的一切想法的胚芽都会变成一种观念。大脑的活动赋予它一种思想形态,随后这想法便会以一种有形的外表显现出来。完美的想法产生出完美的事物,不完美的想法则产生出不完美的事物。这就像阳光充足的大地怀着同样良好的意愿,却既会产生出最高大的树也会产生出最柔弱的花一样。那要看植入地里的是什么样的种子。同样,被精神照亮的灵魂也会回应这个人。他所渴望得到的,他怀着信心要求的,他都已经收到了。

那些通过死亡之门而脱离了可见区域的灵魂,在其离开前会继续显现于这个物质的层面上。这就是为什么会存在一个广大的灵魂王国——它联结着这个可见的物质世界与那个真正的灵性世界。所有向往灵性世界的灵魂,都得在物质世界中为自己奋力开辟出一条道路,然后才能感知到灵性。他们得给自己开出一条穿过灵魂王国、直通向上帝的道路。

死亡只有在灵魂离开了肉体、处于灵界之时,才会允许其自由运作。刚死去的人还领会不到只有一个灵魂、一个思想、一个身体,也领会不到所有一切都出自于那里并要返回那里。出自上帝并拥有一个完美身体的灵魂是属于那唯一的圣灵的,就像我们的手臂属于我们的身体一样,就如同我们四肢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与我们的身体分开。四肢中的任何一个与身体都是合一的,都要很好地调节自己以构成一个整体。同样,所有灵魂也都必须相互协调以构成一个完整、完美的全体。

“‘他们都将聚集在一个地方’——这句话意味着我们都将意识到我们与上帝是一体的,都将意识到我们来自这唯一的源头。这就是大同,是共同认识到我们是按照上帝的形象与样貌被创造出来的,是与祂完全相像的。上帝正是通过这个形象来显现出祂为我们设计的那个理想模式。

“‘哦,我的上帝,愿你的意愿得以实现,而不是我的意愿’——这句话又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人希望上帝通过他来显现出上帝为他设计的最高理想模式。任何人如果不有意或无意地实现上帝的意愿,都无法使自己提升到世俗观念之上。

 

谈话中断了一会儿,随后我们中的一位提出了一个关于物质相关性的问题。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士回答道:准确地说是实体——实体的相关性。我们来看看那五界吧:矿物、植物、动物、人和神。我们先从这阶梯最下面的矿物界开始。我们在矿物中看到的物质粒子全都显示出那唯一的生命——上帝的生命。它们与空气和水的分裂、组合构成了土地,而这土地中的所有粒子仍保留着上帝的原初生命。由矿物界产生出了植物界。这是上帝在那价值阶梯上的下一个表达方式。植物的每一个细胞都含有那唯一的生命。它们从矿物界那儿取得了一部分生命并使这生命扩大和增加了。它们在更高的程度上、朝着上帝王国的方向将这生命显现了出来。

这使得动物界得以出现。它是上帝的下一个表达方式。动物的每个器官都含有那唯一的生命。它们从植物界获得了一部分生命并使这生命扩大和增加了。它们在更高的程度上、朝着上帝王国的方向将这生命显现了出来。这又使得人类群体得以出现,而这是上帝的下一个表达方式。人类生命的每个部分中都含有那唯一的生命。他们从动物界获取了一部分生命。通过将这生命在更高的程度上表达出来,他们使上帝的王国得以出现。这上帝的王国是上帝通过人显现出来的最高模式。

当人到达这个王国时,他置身于那样一个地方——在那里他会认识到一切都来自唯一的源头,都含有那唯一的生命,即上帝的生命。这时他便获得了对一切物质现象的控制力。然而他不必停留在那里,因为一切都在进步之中,还有其它的领域要去征服。我们现在就到达了这样一个地方——在这里我们认识到整个广大无边的空间都含有上帝那唯一的生命。一切都来自那个源头和那个唯一的实体。因此一切实体都变成相关的了,或者说都与其源头相关联。难道不是这样吗?

 

谈话结束了。晚餐过后人们把桌椅从大厅中搬了出去。伴随着歌舞的游戏和娱乐时间开始了。音乐由那个无形的合唱团提供。我们都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这晚会在一场音乐狂欢中结束。那个无形的合唱团显现了出来,在聚会上漫步,有时还漂浮到人群之上。最后全体宾客都乱纷纷地又唱又笑,与音乐声混成一片。总之,这是我们有幸见过的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场面。

有人告诉我们说,如果我们变得彻底平静下来,就能随时听到那音乐声。那个合唱团的伴唱并非只在今晚这种情况下才能听见。我们后来试过很多次,果然每次都听到了。那音乐声总是很微弱,精妙而又柔和,却不再像那天晚上那样洋溢着自由与欢乐,除非有几位大师聚在一起才行。这音乐就是人们所说的天使合唱。大师们将其称作灵魂交响曲。

我们在这个村子里待了三天。在这些天里,我们见到了许多大师朋友。第三天傍晚他们向我们告辞,说会在我们的冬季宿营地与我们再见,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