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敞開自己心扉去接受來自高我、本源、蓋婭、聖母、聖父、指引靈和天使(我稱呼他們「護法」)的信息和指引時,我們將變得更主動去接收。但卻往往錯過信息。我收到很多郵件諮詢如何聽到護法的聲音,如何辨別積極的仁慈的信息來源,並明白他們的意思。

 

第一要做的是,敞開自己心扉去接收指引和信息。

 

第二,我們要學會區別「確實」來自高我抑或只是負面生命體。我們要重新連接自己身體,仔細聆聽。我們聆聽自己身體,身體就會告訴我們。比如我們說肚子痛時會感覺到是哪裡不舒服,還有我們表達愛和開心時感覺到心是開闊的。

   

第三,我們要設定一個接收信息專用的暗號,世界各地土著幾千年來都是這樣做的。

 

我們設定的這個暗號要有文化基礎,主觀性高,自己不解釋則其他人不明白的。舉個例子,有人說當天會有位特別客人來訪,原因是早上1111分一隻紅色小鳥開始唱歌時一片樹葉從一棵特定的樹上飄落。果然,在沒邀請的前提下,有一位客人當天來訪了。

 

多年前,我讀保羅‧科爾賀的著作,一位我喜愛的作家。書裡他提到,他打算發明一個寫作專用暗號,之前他沒寫過書,但有這個打算。所以他去朝聖(他是位基督教徒)並說道:

 

「如果今天我看到一片白色羽毛,表示神讓我寫一本新書。」結果我在一個商店窗口看到了白色羽毛。自從那次起,每隔幾年的一月份,我都會看到白色羽毛。看到羽毛的當天我就會開始寫作。

 

 

當我閱讀到這裡,我決定也用白色羽毛當作指引暗號。我決定讓它成為一個積極信號,表示我選擇的是一個正確的方向,或表示提醒我注意將有人事帶到我面前。

 

白色羽毛這個暗號對於我而言同樣很有效。一次是在我家前門,一次是在外面坐時掉在我膝蓋上。其中一個收藏是我第4個孩子18個月大的時候。當時我非常非常累(身體上),任何全職父母當2年都會明白的。並且,我收到的這個暗號是關於書的,我不知道是否要在這麼累的狀態下寫書(我們寫字或說話都帶有能量,這些能量會傳給接觸到它的人),還是說等兩三年到孩子大一點兒的時候。

 

當時我們去公園,我內心希望要一片白色羽毛明確指引我繼續寫書。兒子才剛會走路卻堅持不坐手推車,原本走在小路上,突然他就動身往一棵樹的方向去。薩克拉門托非常熱,有樹的地方總是比較受歡迎。我扶著手推車在草地上跟著走。他走很快,摔了幾次,爬起來就跑,當他到達那棵樹時,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哼哼唧唧出愉快的聲音。

 

我停好手推車,拿個毯子鋪在地上。兒子興高采烈的跑回來,當他靠近時,我看看他發現了什麼。是一根髒兮兮的並且是我見過的最難看的羽毛,非常大一根!我快樂驚訝的幾乎屏住呼吸。

 

這羽毛雖然難看,卻帶給我很大欣喜。白色羽毛就是白色羽毛,不需完美也能清楚傳達靈感和愛。

 

孩子看到我這麼高興,於是接下來幾個月都在到處找羽毛,因為羽毛能讓媽媽開心。

 

一晃幾年。兩週前我收到全國各地來信,讓我接觸他們朋友,「威利‧白羽毛」一位受尊敬愛戴的徹羅基長者。

 

白羽毛,一個我不能輕視的名字。我立刻聯繫他,約在幾天後見面。

 

威利‧白羽毛受過多年的同步事件、文字和人類思想教育。事實上,簡單的描述並不能完全概括他。他的語言對於西方人來說非常主觀並且極難明白。但他帶來的信息很清楚:我們要做什麼,我們大家要做什麼,想法和感覺,蓋婭影響,我們的地球媽媽,為什麼我們有能力和動力幫助地球媽媽進行這個過渡階段。

 

當本源給我白羽毛信息,我將聆聽。

 

作者: Inelia Benz

原文來自:https://ascension101.com/home/free-articles.html?lang=en-GB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音頻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zOiM5ykEVM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