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到了最後的階段…現在取決於你們了。

 

201182228日的那個星期,我被本源友好地要求站到一邊。這種事不經常發生,很少見,而且一般持續幾分鐘,幾小時,或最多兩天左右。這一次,持續了整整一週。

 

這意味什麼?它意味著我留下一個「佔位符」,在這個現實世界,但是我,這個存有,站到外邊了。這個身體,精微身體,還有「意識」留下了,但是就好像是在看一場電影,或在高速路上開車,身體在開車,但人從遠處看著。

 

當我從外部觀察著「現實」,我可以感覺到大的轉變開始了,巨大的改變,不同維度之間的牆變薄了,我的「人」的覺察能偵測出移動,光和影。

 

然後,我被要求返回。而且是個大新聞。

 

與此同時,我的朋友Lucia Rene,一個超級了不起的神秘主義者,發出了她的簡報。在簡報中,她描述了把舊世界拋在腦後,進入新世界的感覺。

 

她寫到:

 

「你看過《指環王》或讀過Tolkien的同名三部曲嗎?如果看過,可能你還記得其中最後的場景中的一個,精靈,Bilbo, FrodoGandalf登上一艘漂亮的木船,駛離港口,在視野中消失。他們去向一個新的世界。『就是這個』,我想。『電影中的這個場景完全抓住了這個感覺!』」

 

「就好像我上了一條小船,向未知航行。這個未知並不令人害怕。它實際上相當和平。有一種返回某個遺忘很久的地方的感覺。」---Lucia Rene

 

當我在外面的時候,我知道有事情發生了,大事情,但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以及為什麼在它發生的時候,我被放到畫面的外邊?

 

Lucia和我就這個問題探討了一下。在我們談論各自經歷的時候,我意識到了真相。

 

正如她稱呼的,世界的分離。這個事件-很多人提到過的,被等待了數百萬年的,在全世界的宗教和文化中都被提到過的-剛剛發生了。我只知道這些。

 

靈魂被分為光和暗,醒著的和睡著的,有意識的和未察覺的。

 

我所意識到的,是我被帶出這個方程的原因,有兩個方面。

 

首先,這不是我的遊戲,我在這兒,只是為了提升這個行星的振動水平,包括(人類)集體的。我不選擇集體的結局,或它的個體成員的結局,集體來做(選擇)。不過,我不贊同這個結局。我曾想,是的,我真的希望,所有的人類存有能被提升振動,足夠地醒來,以便能基於事實(或可靠消息)作出一個選擇。但這沒有發生。大約一年前,對那些沒有足夠地醒來做選擇的人們該怎麼辦,達成了一個共識。共識是,「黑暗方」帶著他們去他們的新實相。在那裡,奴役,疼痛,痛苦,和恐懼站主導地位。為什麼?因為遊戲裡有一種叫做「自由意志」的東西。全體人民都被通知到,而如果一個個體決定無視這個信息,則意味著他們不想知道。這意味著另外的某個人可以替他做決定。

 

其次,幾十億靈魂移動到黑暗中,對於人類樣子的我來說,太痛苦了,以至於難以「經歷」並倖存下來。

 

我的心在疼。而我感到驚訝...我事先並未想到我會感覺它。不管怎樣,這是集體(意識)所想要的。但是我的物質和精微身體感覺到了損害。這是小我嗎?可能吧。

 

這個難過,深深的悲傷,我之前感覺到過一次。幾個星期之前,當我與雷姆利亞的集體意識接觸之時。那是他們所表達的。那時,我理解了,在地球過去的歷史中,一個分裂發生過了,而雷姆利亞人所感受到的悲傷,來自於把他們的同胞們-所有那些尚未覺醒的人們-留在後面。而我們所稱的「中間地球」,是繼續前進進入一個更高維度的地球,佔據著同一個地點,但是處在一個不同的時/空振動。

 

而這又發生了一次。

 

這周,我們現在所經歷的,恐懼,黑暗,戰爭,饑饉,痛苦和沉睡者等等,是先前的實相的「陰影」。移除它的唯一的辦法是處理它,把光和愛注入到這個行星中,第一流的。大的事件,如在紐約的颶風,Elenin彗星的悄然掠過,它曾被「認為」會在這個行星的部分地區造成一片狼藉。這個恐懼的機器,失敗了。人類的精神獲勝了。3代人之後,這些沉睡者和他們的主人,當他們經歷過他們的生活,將離開我們的行星,並將不再返回。在這段時間內會發生什麼,取決於我們。

 

現在,對於這個重要的信息。作為一個個體,你怎麼開這艘船呢?因為你能,你看。

 

學習規則。首先,需要學的最重要的規則是,在這個星球上,在你的生活中,無論發生了什麼,如果沒有你的同意,都不會發生。每一件發生的事情,之所以會發生,或者是你同意它發生,或者你沒有投票。

 

這幾十億的沉睡者,是否應該被我們所攜帶,是否應該被強制喚醒,或者任由他們沉睡,不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並讓「黑暗方」替他們負責,當他們把他們帶向一個更緻密,更黑暗的地球,這些都不是該由我來選擇的。

 

我們多快移走陰影,全然步入新的,更高的振動實相,不該由我來決定。我們為什麼要等3代人(時間),當我們本可以3個月完成?我們決定。我們決定我們同意什麼和不同意什麼。

 

我們所有人都投出自己的票。

 

因此,這就是我們做了什麼,這就是我們如何投了我們的票:

 

選擇一個你不贊成的人、情況、地方、個人的話題、或世界性的大事。然後,在它周圍畫一個紅圈,再劃一條線穿過它。說:「我不同意這個」。

 

 

 

下一步,觀想你願意看到的,你所同意的,在它的旁邊打一個綠色的對號。這非常非常簡單,快速。就這麼多,因此,也許會有人認為它不會改變什麼,但它能(改變)。試一下。試一試大的事情,小的事情。每天都運用它,然後觀察。這麼嘗試你會失去什麼呢?什麼也不會。

 

 

websitehttp://ascension101.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ineliabenz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