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Hunter_09 May. 16 16.48

20171005凯史第192次知识寻求者

发布时间:2017-10-21

 

 【新】【凯史Keshe】20171021《第192次知识寻求者》(上) 

【新】【凯史Keshe】20171021《第192次知识寻求者》(下)

 

 

字幕来源:Amara.org社群用Youtube生成

翻译平台:移动Agent

中文校译:卓立、阿牛、小草、子不语、一步穿锣、梦中真人

注:文中【】内的字为译者所加。

 

【宣传片开始】

凯史基金会是独立的、非盈利、非宗教、基于太空技术的组织,由核物理工程师迈赫兰·塔瓦科利·凯史创建。他向人类引进了宇宙科学--等离子体科学。凯史基金会开发宇宙知识和太空技术,为全球性的主要问题提供解决方案,革新了农业、健康、能源、传输、材料及其它方面,特别开发出了等离子体反应器和其它装置的科学应用,将使人类真正自由地进入深空旅行。等离子体科技普遍存在于全宇宙,在这里,它属于你。我们的知识、研究和开发与等离子体结构有关,已经发展到使每个人能够参与其过程而成为创造者,并理解宇宙的工作,造福地球上和太空中的人类!

 

磁引力装置、纳米材料、甘斯、液体等离子体、等离子体磁场及其它等离子体技术,已经成为人类进步的新曙光,并与宇宙协调地工作。传统技术应用太浪费,并对地球生灵造成伤害,导致环境污染。等离子体科学提供解决方案,改善生存方法,应用到各方面的资源,触及到所有生灵的生活。基金会定义等离子体为“磁场的全部内含”。它积累并创造物质,并不是根据它的物理特征(比如电离和温度)来定义的。

此外,根据等离子体科学,我们懂得怎样才能把物质转换回到磁场。引用凯史先生的话来说,“磁引力场装置基于斥力和引力,意味着等离子体的吸收或给出,每个等离子体具备两者——给出和获取。而当它们失去平衡,它们就调整自己的位置,直到它们找到平衡。它们可以给予其它的,它们可以接收它们想接收的,以进一步给予。”某些原子和分子释放、吸收斥力场或引力场。释放出的磁场可被其他物体吸收。凯史基金会已经开发工艺来收集这些自由场流,【它们是】来自环境中丰富且有用的过渡性物质的新状态,凯史称为“甘斯”(GANS)。

生成几种基本甘斯的第一步,是去纳米涂层金属,通过化学蚀刻作用(氢氧化钠薰蒸)来涂层或加热(瓦斯火烧)来涂层。在涂层过程中,原子最外面几层之间会产生间隙。这残余的涂层通常被称为“纳米涂层”。“纳米涂层”视纳米材料的结构层而定,随着涂层的形成过程而建立,纳米涂层过的金属与其它各种金属板相互作用,在盐水溶液中创建磁引力场,这些场吸引可用的元素形成特定的甘斯,收集并沉淀在容器底部。此甘斯是由独立活化的微粒形成的(像一个个小太阳),可有各种不同的应用。

【宣传片结束】

瑞克:欢迎大家参加20171005日星期四的第192次知识寻求者教学。再一次,凯史基金会太空飞船研究所的凯史先生与我们交谈。我知道今天特定的主题将是植物(也叫垂直的人)。而且,我认为已经准备好开始今天的议程了。你好,凯史先生,你想带来这个议程吗?

凯史:是的。早上好,非常感谢瑞克。早上好,像往常一样,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听这些知识寻求者的节目。正如你们所知,我们已经在物质问题上开始了教学。我们已经证明,人类的灵魂被造出来是通过同样的【宇宙造物】过程,宇宙造物过程没有差别。有些事情,今天再一次讨论。一部分教学,一些知识寻求者在私人教学中已经遇到了,或者他们需要明白进一步去理解对他们进行的有关宇宙运行的教学内容。很多方面是必须这样做的,我们也要走同样的路。

但今天,我们要带来知识的补充,我们如何看待植物有更深入的理解。我们看植物是食物或花或树。我们使用他们的、我们所说的肉体,用于人类不同的用途。他们感觉如何?他们的灵魂是如何诞生的呢?而且,他们是否真的在某种程度上创造了自己?它们为我们或其他动物或其他任何东西去牺牲生命,给我们一个生存的机会,【让这些生命】过上舒适生活呢?它们自己是否知道它们提升了其他生命的灵魂?例如,我们知道植物是可能死的、是怎样恰当地自我死亡的?它们可以创造一个条件,如果它们在一个位置不想死的话。但是,它们获得生存的【机会】。但它们知道,通过他们的存在能给别的生命?【比如】让别的生命成为一只蜜蜂,就像【它的】汁液,成为这个牛吃的食物。植物的灵魂在哪里呢?它的源头在哪里?它是如何呈现的?

我们要怎么理解这些,以及我们如何积累这些进入太空的知识。你们要明白,人类的生命、植物的生命和这些动物的生命,都是从同一个源头开始的。为什么我们要采取不同的方法?是什么过程创建了新的造物?如果你明白这一点,在一个环境中,比如像某些六种不同的生命同时存在,至少6种,那么我们来了解宇宙中造物的过程。我们必须明白,我们自己在这个星球上的同伴要意识到,【他们】与我们是同时被创造出来。作为人类,作为其他动物,我们理解了使用铜的存在,导致了人类身体的分裂成左右两半,因为这是铜的行为。它有一个平衡,巨大的平衡能量在甘斯上出现比较。

但是,在这些植物会发生什么呢?我们知道,我们有生命,我们称之为的植物生命。它是生命,我们全部接受了。但是,其他的生命呢?我们知道,我们是在层级的中间,我们不是在动物【链】的顶端。我们知道,作为人类或动物,它们是四条腿的动物,我所称之为的“地平线的人们”。在我们之上存在着那些“浮动着的人们”,是我们意识到的蛋白质生命。我们之前说过,在某种程度上,作为底层食客的我们,用它们的肉体的实体来提升我们的灵魂,还有我们的肉体。这是我们从未思考过的事情,因为我们总是往里面看,我们为自己的造物主感到骄傲,我们称之为的“动物之王”或者我们称之为的【其它】什么呢?也就是波斯语中的“动物中的头头”。我们必须了解这个过程越快,我们发现真相。

在实践中,我们在宇宙系统中与之印证的速度越快,我们就会成为一部分,并普遍了解宇宙共同体的运作。宇宙共为一体,不是进入一个空间去寻找其他。宇宙共同体是人们,我们是最底层的人。我所说的,浮动着的人。直立行走的人,漂浮物,我们所说的鱼,生活在海里的鱼,那些在空中的人,在这个星球中心存在的生命,在这个星球的各个维度上,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我们看到蠕虫。我们看到动物,它们生活在地下。正如我在许多研究文档中所说的。就像现在,科学家向我们解释的,他们发现了10【种生命】在地球内部,这意味着生命存在于各个层面。

只是,我们必须了解状况,关于这种已经开始生活的生命。它如何发现自己,它如何发现环境的条件,来确定它的存在,通过变异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吗?在人类精神状态的知识方面,一旦我们理解了这些层面的生命,我们将看到,在太空中的每一个种族都是一样的。然后,太空向我们打开了它的眼睛。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开始无条件地接受,生命不只是我们认为的那样,只有我们和鱼,和很少的动物,我们看到了蠕虫,也许还有树,这就是它。如果我们能看到这个星球的大气层,能支持混合的生命。通过这个从内到外,我们现在有了更多的理解。然后更容易去理解,还有其他的生命,超出了这个星球的大气层状况。然后,我们必须明白,他们是如何构成的?他们是如何生活的?

现在,我们尊重这个星球上每一存在的生命,而且,是我们应该成熟的时候了。去成为真正的人类,成为宇宙社区的真正成员。在很多方面,它非常困难,在很多方面,我们已经习惯了吞食、消耗、滥用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物,并当成了我们的权利。我们有许多谎言,我们已经失去了内在,我们已经失去了真实,作为一个我们所说的“人类”,负责控制我们自己的存在。我们可以更进一步,我们不需要去消耗,我们不需要破坏。但是,这是否合理?当我只学习、食用或使用来自太空的能量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不是来自地球内部的能量,这个是已经为我准备好的一个能量包。只要我们不理解,或试图理解,整体在宇宙中的工作,理解我们有机会,我们有快乐,我们有知识,我们拥有一切。它为人类准备,去使用宇宙能量,不需要杀戮或毁灭其它生命。这样,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

在此之前,我们不明白这些,我们无法进步。它是几百万年的习惯,我们看到我停止进食。关于那只猫,那条鱼呢,那棵树呢,它吃什么呢?那么,我们可否调整这个过程,让他们得到他们喜欢的能量吗?它们可能会变异到一个新的状态,但它们停止了,因为我们停止了。或者,我们只是提升自己,我们理解,我们不【吃】,我们改变系统,我们不吃其他生物,或实体,我们留下鱼和狮子,去做他们喜欢的事。然后,这就变得不平衡了,当我们,我所说的,下一代,看这些动物,它们想去重复,因为它很容易抓住。它有不同的乐趣,它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所以,我们必须理解,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生命。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要进行教学,尽我们所能【进行教学】,为我自己,也许还有其他人和我一起学习,植物的灵魂的进程。然后,我们的脚步就会加快。在许多方面,人类必须改变路线。人类必须明白,他不是使用者,而是成为保护者。在这个阶段,是我们真正去改变这个星球进程的时候了。我们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动物之王”,什么都做,我们驯服它们,把它们关在笼子里,我们捕获它们,我们切割它们。一旦我们理解了能源消耗的过程,我们是不是最好教他们,让他们适应,接受,他们不吃,不杀,不消耗?但是有另一点,地球是人们吃掉彼此的唯一地方吗?当我把一种植物,一棵树,一条狗,一条鱼,所有的这些,看作人一样,他们是这个星球的人口。那么,这个星球是唯一的空间吗?或多或少,有一些是例外的,“是的”。但是,他们消耗的方式不同。那么,我们需要跨越这一点吗?是的,我们需要。我们需要了解,如何改变进程吗?我们必须去学习。像IS这样的教义,以及其他的教义,都是已经演变成那样的序幕。

我在教学中说过很多次,回头去看过去先知的著作。“不可杀戮”,不可杀鱼,不可杀羊羔,不可砍树,也不可吃别的东西,通过杀戮他们,你结束了一个灵魂的循环,而不是一个肉体的物质。我们能杀死一个灵魂吗?是的,我们可以。那些获得知识的人,在未来,他们会明白,这是你做的最后一件事。灵魂能死吗?是的,正如我之前解释的,“是的”。但是,我们能成为他死亡的原因吗?这是可以做到的。只有当灵魂牺牲自己的时候,它才能通过平衡的位置来完成。不要为了某个人或另一个灵魂,去结束一个生命。这些是我们必须了解的事情。这些是过程,我们必须去明白。

但首先,作为人类我们必须去成熟。我们如何改变进程?我们怎样才能停止饥饿?但不是靠吃东西,而是通过允许人的身体,去吸收它所需要的能量,为了生存的快乐,通过正确的行为。从宇宙吸收能量。它很容易做,当你学会了怎么做的时候,你就不想再回去了,再吃东西,再回到毁灭生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教授,建造系统的物理过程,但是,我们创造了结构,通过教学,我们提升了灵魂。你理解你灵魂的运作,然后通过它,你带来了相关条件的系统,它不仅教会了其他人,但总的来说,我们为这个过程树立了榜样,让其他人,去理解,不要重复过去的问题。这个过程的一部分,正如我们所说,“现在我们明白了,我们的灵魂是我们身体的创造者。”然后我们设置了一些结构,比如宇宙理事会和地球理事会,和基金会的其他组织,逐渐转换成那一个点。这非常困难,要改变数十亿年的习惯,在几天,几个月或几周内。这需要时间,但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个过程。在适当的时候,这个星球上没有人会毁掉另一个生命。没有动物会吃掉另一种动物,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的修正,缺少一点点的能量和材料,才能带到那个位置。

我们成立了宇宙理事会和地球理事会,以及核心团队,要逐渐看到这种支持。一开始他们接管,每天都很重要,或者开始,教育其他人。但很快,在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会成为指引,或者是守...,守护者,顾问,或者随便什么名字,为了人类进入太空。为了人类的理解,特别是宇宙理事会,成为宇宙社区愿望的翻译,达到人类灵魂的层次。它喜欢说不同的语言。因此,他们会成为翻译,他们变成了信息的转换器。渐渐地,我们看到了宇宙理事会,以及地球理事会的形成。我们已经看到,他们来了,他们正在努力,为我们的前进带来一些定位,在这些整个地球灵魂的转变中,我们称之为生活,然后,我们必须倾听他们的生活。他们在我们面前、在我们眼前成熟。

我们在周四早上的报告中逐渐看到了这些。他们正逐渐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但这需要时间,因为他们必须教导自己的灵魂,并通过展示这些条件,他们希望,他们自己正在学习。他们能走多远,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必须的。我们没有从任何宇宙委员会或地球理事会成员那里听到。保护其他生命,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如何保护他们?我们如何教导别人,去保护他们?这些是我们毕业和成长的部分。

我们在过去曾见过神的使者,他们来了,他们说,他们是谁,他们是先知,然后他们就开始通过他们得到的信息给人们发送或传递。但这一次,我们都明白,我们都是弥赛亚,我们都明白我们生活的运作过程。我们共同建立一个标准,为我们现在生活的灵魂,在这个星球上,在未来的世代。我们理解为什么,因为它,我们不会这样做,或者那样做。我说过很多次,“你看到这些红莓,在商店,或者在植物上。无论,你来自哪里,非洲,亚洲,欧洲,美洲,我们没有人碰它。因为,在我们情感层面下的某个地方,有一种危险水平,你触碰,你就会死。这东西,你触碰,你就会生病。

现在,为了提升我们的情感水平,你不吃,因为这是不对的。你不杀戮,因为这是不对的。这个过程将继续,现在,这是宇宙委员会的工作,以及地球理事会:教育人类的灵魂,通过教育,灵魂,肉体,然后,一切都停止了。所有的杀戮停止了,所有的毁灭停止了。在多大程度上,宇宙理事会,地球理事会,演变,我们所有人,在一起观看。在过去,没有人能看到他们先知的灵魂,当他们收到信息时,因为他们必须翻译。现在的理事会成员,正在经历这种演变,当他们收到消息时,与我们共享。我们共同分享一切,我们看到了创造的进化,那个我所称的“弥赛亚”是人类的整体,是整个星球的。并通过它,一旦我们学会了,我们就会在太空中成为其他种族的弥赛亚,当我们遇到的时候。因为我们可以让他们看到,作为有第一手经验的人,这些东西造成的损害。他们不应该这样做。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当你去找工作的时候,他们会问你根据你的经验,如果它适合这份工作,你学到了什么,你不能再犯过去的错误了。

作为人类,我们看到的是破坏和战争,当我们进入太空时,我们知道失去是什么意思。我们教别人去避免。我们成为宇宙创造的最好的信使。因为基于经验来讨论,经验很重要。我们知道毁灭意味着什么。损失意味着什么。这就是这个过程的美妙之处。通过实践,我们理解了灵魂。通过对灵魂的理解,对我们的行为负责。我们自己在未来,成为过去的使者。现在我们看到了科学与我们所说的信仰之间的联系,这就是信仰,就是我们。一个信仰,信念,在我们作为创造者,并通过我们的行为控制一切。而且,这是很多的责任,我们不想接受。我们拒绝接受。现在,它摆在桌面上。我们必须接受。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观察我们周围这些组织的成长。我们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工作,我们允许他们自己去解释,就像一个孩子,我们看到他们是如何成熟的。在完成的时候,它是人类成熟的表现。去理解,进入下一步。像往常一样,我想要问的是,是否有宇宙理事会的成员或地球理事会的成员,想要展示什么东西,或者讨论或提升我们的灵魂?在我们进入,我所称的,寻求更多知识之前,在理解的过程中,我们称之为,这个星球的空间。理事会有任何成员想今天发言,来启发我们吗?

凯诺琳:早上好,我是凯诺琳,来自地球理事会。瑞克...

凯史:【你是】宇宙理事会【成员】。

瑞克:是的。

凯诺琳:【我是】宇宙理事会【成员】,对不起。早上好,瑞克,大家早上好,瑞克,你找到了吗,我昨天给你发的?

瑞克:你是说今天早上你发的吗?(),我,我刚开始,我已经工作了大约一个小时,试图找出天主教信仰的十个特征,以及基督教信仰的其他部分。这变得很复杂,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关于这个。它不是一套,牢固的东西,在大多数宗教中,他们没有上帝的十大特征。所以,你必须整理出前7名,前14名,前8名,前,10名。

凯诺琳:所以你必须,你必须寻找词语,那些最合适,进入这个话题的。

瑞克:是的,最常用的,但你不能说,你必须找出...

凯诺琳:你需要...

瑞克:人们来自哪些基督教信仰的不同方面,例如:福音传道,相对于新教,天主教等等,他们都有不同的方式,看待这些特征。所以它几乎被分解,根据,主要信仰的分支,等等,它可能会变得复杂,它很大,但我们可以有一些普遍性,

凯诺琳:是的,很好,你已经有多少了?如果你能展示一些,也许以后,我们可以把它扩展到更多,添加,到一个比较列表。但是,它只是为了分享一些不同的东西,也许是人们。它是,它,它是一部分信息,来完全不同地看待事物。如果你能把你拥有的列表提出来,那好了,让我们来看看。不管,你有34个。都很好。这只是一个概述。

瑞克:好的,我把它们放在屏幕上。

凯诺琳:我很抱歉,为你说的早上。【笑】

瑞克:好吧,我问它是否为知识寻求者研讨会准备的,但你没有回答,所以我想,我以为是别的什么用途。

凯诺琳:我,有时在某些事上我出问题了。是的,有时候,我网络断了,我掉了出来,就像上次一样,我不知从哪里消失了,真的很抱歉,但我们试图找出原因。好的。

瑞克:是的。我让它们更大一些,这样更容易...

凯诺琳:是的,这样我就更容易阅读了。

瑞克:现在,我从几个不同的网站上得到了这些。所以这些列表是,这些来源。

凯诺琳:是的。

瑞克:...

凯诺琳:如果可能的话,你列出几句话吗?从穆斯林,阿拉伯语,如果你可以添加一些。我的观点是,正如你所做的,为了让他们前进,瑞克,非常感谢你所有的工作。很抱歉,我不能给你答复。整个想法是,我听说,或者我们都记得上次,厄休拉解释的方式,美与共鸣,在上帝的100个特征中,被带到我们所有人面前。有人说,你知道,如果你愿意,它涉及到,交谈,对话,你知道,一种语言,当有某些词面谈到,特别是当它们进入宗教那样的主题,它们会给某些人带来机会,你们知道比如,我们会用这个短语,“你感觉不舒服”,我之所以提出这个,就像凯史先生在他之前的教导中提出的那样,当你在这个星球上不同的地方,你处于完全不同的场体强度。所以,能量感觉不同,听起来不同,产生的共鸣不同。所以,我想消除这种从一种宗教到另一种不适应的感觉,以消除感情上的隔阂,这不可能通过看一下或在远处看一下【就解决问题】,或者也许我们根本就没想过要来到这一点,面对这个问题。为什么它会存在。每个先知都带来了许多美丽的名字,我们称之为上帝的特征,凯史先生解释说,这些是你的财产,因为它们是你的特征,作为一个灵魂,它们都是最美丽的。

如果你从一个到另一个,你会遇到不同的措辞,但同样的美丽,因为先知本质上,用最美妙的方式,带来他们那一刻做的最好的。但是现在,假设你来自世界的一个地方,你有你的文化,饮食,理解,能量水平,然后你完全进入另一边,完全不同的饮食,完全不同的文化。而语言,则是不同的振动。现在,如果你看看这些单词,当它们都被翻译成英语时,为了跟随它的人更全面地理解,或者可以用英语学习的人。差别并不大,只是这些知识,他们来的地方,让你很警觉。但是如果你隐藏了,他们从哪里来,谁写下了他们,他们属于哪个宗教,他们只是美丽的字眼。它们只是上帝的特征。

所以,作为知识寻求者,如果你理解,这是他的场强,从先知带来的那部分,在那部分,用那种力量,现在我们明白了,那个强度是完全不同的,比方说,它来自欧洲,或者来自中国。因为先知被安排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区,不同的能量强度,这就是为什么,当你用原本的语言说,它们发出声音,它们振动,向你来的地方靠近。这就是他们出现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感到很尴尬的原因,因为场的强度不同,当你从欧洲来,听阿拉伯语,它没有引起多少共鸣,因为对你来说,你不在同一个领域。也许,这将会带来一扇敞开的大门。对于人们来说,当你看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你就能消除对方的尴尬,和抵触,也许,会感觉不太舒服。在场强的某些部分,因为它们与你的场强不共振。

所以,这与宗教无关。这与先知或哪个群体没有关系,因为如果去掉所有它的来源说明,就像屏幕上的这个,现在,伊斯兰神的名字。如果你把它删除,把所有东西都删除,只留下英语,然后,你看看整个列表。这些都是宏伟的,美好的信息,美好的礼物。因为,当你擦掉它的来源,你把他们全用同一种语言,然后他们会和每个人产生共鸣。因为,它们被调整到你所在的场强,所以你会接受它们。因为让它们不被你看见,你不知道它的来源,甚至不是先知,也不是宗教。但这些美好的语句,会引起我们所有人的共鸣。没有区别。因为我们开始把它们投放到街区,从每个宗教,从他们来自哪里,从每种语言中,差异已经开始显现。

那么,我们怎么理解这些呢?美是没有区别的。当美以阿拉伯语、中文、英文或德语表达时,没有关系,没有区别。因为你创造了一个美丽的场。因为这就是这个词语带来的。因此,它会自动地与我们所有人产生共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理解文化语言与这些领域产生共鸣,这就是为什么它变得如此容易。但是,如果我们使用一种语言,一种灵魂的语言,我们只看它的美。然后没有障碍,没有区别,没有忧虑,没有绝望,没有其它什么,只有纯粹的美。这就是我今天要传递的信息,为了理解,开始消除,为什么,如何,去理解我们自己,当我们走得更深入的时候,当美是美的时候,它就会保持美丽。谢谢你!

凯史:凯诺琳,非常感谢你。有一些东西可以增加这些知识。在宇宙社区里,我们有造物主的其他特征,我们再加上这个。在这个时刻,对我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不明白,我们不会理解。在很多方面,我们理解它,我们可以讲述它。一旦我们经历了他们传送来的盲目偏见的信息的过程,那就意味着什么呢?正如我们所说,“上帝、创造者的属性,是人灵魂的属性。”但人类永远无法看到自己或自己拥有这样的美丽,他可以提升它,可以扩展它。当我们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我们有一张美丽的脸,我们装饰它,它显示出更多的美。当我们有一个美丽的身体时,我们穿衣服来展示更多的美丽。当我们有一朵美丽的花,我们把荆棘拿开,只展示玫瑰的美丽,而不是茎上的刺。

在太空里也是一样的。我们从未相信自己如此美丽。我们是这个结构的一部分。它就是我们过去的先知曾说过。摩西、耶稣、默罕默德或者其他人,我们所说的“信使”或者“先知”或者其他的,提升自己,以明白他们自己的灵魂,是为了向人类作解释,帮助理解。他们把造物主的名字给了它吗?因为,没有一个人在那个阶段、那个步骤提高到能理解我是造物主,我是慷慨【付出者】,我也是其他一切,我希望那是别人,但我太害羞,不敢接受这个责任,“那就是我。”当我们进入太空时,我们会发现更多。我们发现了造物主所有属性的总和,是人的灵魂的属性。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这是我们需要理解的。这就是那个人灵魂的升华。有趣的是,如果我告诉你们宇宙造物主的其他属性,对你们大多数人来说都没有意义。因为,你必须在造物主的灵魂里看着它。

因为,你必须接受“我的灵魂比我的想到的更多”。直到现在,我必须接受一个上帝,现在我明白了我是造物主的一部分,上帝是我的灵魂,负责我的创造和我的显现。然后,你来到一个新的维度,新的环境,新的教育,新的认识,和其他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能如此简单学会这语言。我不知道我的灵魂是美丽的,我的灵魂是高尚的。我的灵魂是神圣的,因为我必须尊重我的灵魂,它创造了一个像我一样的完美,我可以尊重别人,他们变得和我一样完美。但是我们怎样才能变得完美呢?我们接受什么?在当今社会,我们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我们从未明白的,我们灵魂的位置。我们必须经历从物质到甘斯到能量的过程,你就能理解能量,看到它们混合和创造,理解它有灵魂,现在你明白了灵魂,你可以把它转化为物质,那物质就是我。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对创造的理解。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对能量突变成物质的理解我们知道它,但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们知道能量已经变成了我们,我们要怎么做呢?我们是能量的组成,来自灵魂能量的转换至肉体的物质状态中,我们想展示我们自己,如果你站在人群中而不匹配的话,就会很奇怪了。

但是,我们必须明白,我们都来自同一个起源,我们都来自相同的能量,我们都来自同一个显现。这就是我们,无论你在黑板上读到什么,“最亲切的”“最仁慈的”“国王”,“最神圣的”,“和平的最终提供者”在天主教里读到,“圣洁”,“仁慈”,“恩典”“爱”它们都指向同一个点,这就是“我们”现在,我们已经明白了我们所融化的物质的作用,我们锻造它,把它做成一个杯子,变成一个盘子,进入机器。我们用能量来转换。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忍受来自灵魂的能量转换在我们的皮肤,我们的眼睛,我们的嘴唇,我们的肝脏和其他所有的地方的锻造。这次我们有一个说法,就像我们把金属锻造成一个盘子或杯子一样,现在我们可以塑造我们的灵魂,成为物质的,实用的,可见的在这个星球上,或者在其他的星球上。

这是我们必须了解的进展过程。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每个人都要接受并对自己的灵魂负责,这是对人类知识循环的最大异议。因为,直到现在我被给予了,我被吓到了,我以信仰的名义被制度化了。现在我是信仰。我是信仰之路。我相信做这件事,我做到了。我相信我是正确的,我是这样做的,我做到了。很多人都有问题,在承担责任方面会有问题,为了他们自己的行为和他们自己做的。这就是游戏的开始,我们会到它那。我们必须接受它,直到接受它,我们创造和平。这是关键。

在理解中,接受我们灵魂的位置,这是和平的关键。因为,当我们理解它,接受它,我们就是与我们的灵魂和平共处。我们创造了什么,我们已经形成了什么,我们将与他人和平相处。正如我在之前说的,《世界和平条约》不仅仅是国家元首签署一份的文件,更是人类自己和他灵魂和平的签署。很多人来这里偷东西,我走到他们那里,是让他们明白他们对自己的灵魂和其他人是怎样的窃贼。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拥有一个免费的能源,免费的医疗,免费的一切,但他们没有看到,这条路导致了人类的灵魂肉体的纠缠中获得自由,在这一点,很多人都觉得有问题,关于这种技术和这些教义。因为除了他的灵魂一切都自由了,他的自由创造了人类的和平。不仅在这个星球上,而且也在太空中。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问题。用知识给你的灵魂带来安宁,用知识给你的灵魂带来和平,你明白你给人类带来了和平。通过它,你成为了宇宙之人。就像我说过的,“人类已经进入太空,但由于他的行为,它被关在了一个地球村里。

当你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城市,当你得到【了一切】时你会做什么?谁还会扰乱和平呢?你派警察来,把他们关在监狱里,或者你把他们关起来。他们就不会扰乱和平了,他们被隔离了,他们被锁住了,直到他们明白他们不能做他们所做的事。所以,人类已经到宇宙社区做事了。人类还没有找到和平的方法,因此人类被孤立了,直到他找到了和平,他才成为一个和平的人。很多时候,你所称的先知或使者都是指导者。你知道,当你进监狱的时候,有一个狱警来教导你“你能做”、“你不能做”【哪些事】。然后他们让你去看你做的是什么。你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又把你放回去。这是同样的过程,多次尝试通过他的身体行为来教育人类。但一切都出了问题。

所以,我们这次将允许人类成为他们自己灵魂的老师和指导者。在这个路上,我们不能责怪任何人,你不必对中国人、其它一些人窃窃私语。这过程变得公开。你必须意识到人类自由的过程。人类自由的过程是来自于他肉体层面上的灵魂。在我们不明白这一点之前,存在着人类与你分离的问题。就像我们说的,“你要被隔离,直到你明白为止。”我们这次是为了结束这种隔离。我们有这段时间,要改变每个人的道路,成为一个太空人。每个人都有自由地成为太空人。

如果你回到我以前的一些教学,我说,“当我们制造宇宙飞船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些不能进【飞船】的人,他们不会走进去,因为他们说他们是和平的人,但他们的灵魂知道他们正在计划其他事情,他们永远不会成功。他们的灵魂不允许肉体对其他肉体和灵魂说谎。我们所做的是让人对他的行为负责,并脱离这个星球上具有不法行为的武装力量的体制。人越早理解,我们就越早打开它。”

因此,我们成为知识的使者,成为科学的使者,我们成为和平的使者,我们成为神学的信使,那个人也理解这些。很多人放弃了基金会的工作,因为这次他们可以偷取所有东西,但他们知道自己不能偷窃、欺骗自己的灵魂。所以,“我走开”和“责备”有些对基金会的事,我已说过是错误的。但别担心,因为到时候你的灵魂会把你带回来的。你知道你需要时间毕业,你需要时间去了解这个职位,去了解更多,回来后,他们将成为宇宙共同体的一部分。我们成为宇宙共同体的一部分,不是通过我们的身体,而是通过我们灵魂的存在。

这是没有人能理解的事情。但是很快你就会明白。很快一部分人类和这个星球的一些人就会明白并将加入国际社会。这个星球上的许多其他生物已经加入了宇宙共同体。因为他们已经升级并理解了。所以,现在是时候让大众明白我们能打开这扇门。但是,别忘了,对于那些不走这条路的人来说,还一直会有隔离。而他们的灵魂将会这样做,我们不会建造任何关塔那摩监狱。而且,我们不会制造任何可以把他们隐藏并锁起来的恶魔岛。你的灵魂会做这项工作。所以,这是一个人的灵魂做出的决定,不是由其他实体强迫的。委员会成员还有其他的参与吗?

艾泽尔:早上好,凯史。

凯史:早上好。

艾泽尔:让我分享一些……

凯史:你想介绍一下自己吗?你是谁?

艾泽尔:这是Azar Boujaran,我是环球理事会的成员,Farsi。我想添加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我的想法会引起共鸣,对我来说,万能理事会就是语言你可以说阿拉伯语,波斯语,任何其他语言,这些都是与我们的肉体相匹配的言语,它给人体带来心灵感应,良好的心灵感应。但世界理事会它是一种语言,是我们的桥梁,从我们的位置到整个宇宙团体,到时候我们将没有语言,我的意思是我们将只有一种语言,我们会在脑海中进行讨论。我想,到2020年,我们应该能到达那个程度。现在,当你谈论语言的时候,语言给人类带来了很多进步,我想说的是,这是人类所经历过的最好的事情,因为语言给人类如此多的层次,我们甚至有不同种类的语言,我们有艺术语言,我们有文学语言,人们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当他们读了一本书并改变了他们生活的时候,对人类来说,这是一件巨大的事情。

同时,语言在过去的30年里,人类在某种程度上【使用语言】也下降了,人们开始使用语言进行操控,所以,它是好事也是坏事。所以,现在对我来说,我们能理解这些话,就像我们说的真主或艾尔·拉赫曼,我们可以说出所有这些话,我们可以在物理中看到它给我们带来好的振动我们谈论爱和仁慈。但是,当我们通过宇宙社区的桥梁某一点时,我希望有一天,我们没有宇宙委员会。因为我们正在用我们任何人的语言去建立联系。但他们会说,我们将到这一点,就是不需要这些了。我的意思是,我们所有人,不管我们在哪里,我们都会通过我们的心灵进行交流。

在那个时候,没有更多的隐藏,没有更多的操纵。因为当我说提升的时候,在同类关系中,我记得,当我来到美国时,我在伊朗学了7年英语,通过初中和高中的【英语学习】,我有很多语法和词汇拼写。但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无法说话,也无法理解,我能比美国人更了解英国口音,美国对我来说太快了,发音也太不一样了。所以,当我上大学的时候,他们让我参加了考试,他们让我学英语,也让我学数学。数学是我的最高【科目】,我正确地选择了微积分。所以,我去听教授正在讲的课,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当她在黑板上提出一个问题时,我明白了,因为我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因此,我在班上得了A+,我决不理解班上这个老师。

因此,在语言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我们可以依靠语言,我们可以传达我们的信息,我们可以用它来教给别人有关我们内心的东西。但是,我们不能永远保留这些,因为我们必须要移动。这只是过渡。如果你还想坐下来谈谈,好吧,说这个词会给你的身体带来好的感觉,你会犯困。我们不能通过任何其他的东西来理解这一点,这只是我们暂时使用语言去教导别人。但不能永远这样,也不能停留在文字上。一旦我们运用心灵的交流,就会有更多的交流。我的意思是比我们看到的更先进,这是一种感觉,就是你坐在一个人旁边,感受他们的感觉,然后通过心灵理解。这是我们期待的不同的东西。不一定用很多词。

当我说到操纵语言的时候,就发生在我注意到美国过去30年,我的意思是30年,因为美国过去,大概三十年前吧,我给你举个例子,当有人想去【美国】的时候,卖掉一些他们想卖的东西,比如一台洗衣机,他们想卖一台吸尘器,推销员会去某家的房子,去某人的办公室,销售员看着这人的眼睛,然后解释:“看这台洗衣机,比如做这个,做这个”,并摆出公认的事实。销售人员做了销售,如果他们可能想卖其他的,但后来出现了,社会(我指的是很多公司)学会了根据我们现在可能买什么的想法,他们如何才能销售。但这是在操纵。所以,他们实际上是教这个的。

我记得当我将上牙科学校的时候,我在找工作,我主修生物学,辅修人类学。无论我到哪里,我都找不到工作。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有人想要的广告,在Maces香奈儿柜台、化妆柜台,想试着成为一个化妆师。我说,好吧,我可以化妆。我只是需要一份三个月的工作。我变成了一个化妆师。所以我去了化妆品柜台,说:“我是一个化妆师。”然后他们说,你有经验吗?【我说,】是的,我有过在伦敦哈罗兹的香奈儿柜台工作的经历。因为我以为没人会叫哈罗德去了解我的经历。所以,我得到了那份工作,所以下一件事,你知道是他们带我们去酒店几天的训练。他们教我们的东西是一个诈骗人去购买的产品。这就像操纵。比如他们告诉我们的一件事,“永远不要问一个没有出路的问题。”比如,“你想买口红吗?”如果顾客说“不”,那你就不能再谈下去了。

因此,我在我的生活中也看到了这一点。人们来到我的办公室里销售软件或程序,因此,他们经常不是真诚地带来软件携带或他们带来的其他东西。他们进来的时候,他们首先在互联网上做了一些研究,或者设法知道你是谁,你喜欢什么,你不喜欢什么,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他们是男性或女性,你也知道的第一件事是,他们会问,“你好,Boujaran博士,你的假期过得怎么样”,或者“你的耳环很漂亮”,或者“看看这个,太漂亮了”。他们会迎合你的个人喜好,如果你很幼稚的话。所以,随着你的虚荣心增长,你喜欢自己不实的外表,你就上钩了,他们就可以摆布你。但是,一旦你明白了这一点,就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糊弄你,使他们可以完成交易。

所以,所有的操纵都是不诚实的。因此,人类甚至在个人层面上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很多人的交流也是这么回事。你知道,他们不诚实地交谈,将心比心,我有什么感觉。大多数时候,当你问某人“你今天怎么样?”每个人都说:“我很好。”但他们未必如此,没有人会实话实说,“看,今天我过得很糟糕。”所以语言是,是个好东西也是个坏东西。所以我们现在必须使用语言,与我们同类的人交流,他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来传达信息,表明我们是谁,我们要去哪。但我们不能受制于语言,因为我们必须【真诚】,这只是一座桥梁,我们目标是成为一个宇宙社区。我们目标是只保留一种语言,通过我们的灵魂达成。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这就是我想说的。

凯史:非常感谢。有其它补充吗?对于我们所说的《宪章》,理事会的进展如何?是否有任何进展,有理事会的成员能启发一下我们吗?

瑞克:凯史先生,乌苏拉早前举手了。我不确定,她有什么想说。从宇宙理事会,西班牙语。

乌苏拉:是的,大家早上好,下午好。我认真听到了很多,有趣的是Azar的解释,我对此非常欣赏。我可以分享很多关于上帝99个的特征,他们不是神,而是特征。我将分享他们,另一个,另一个时间,我认为我们必须去,去做其他的事情。...我是宇宙理事会的乌苏拉,西班牙语。它让我成长的非常多,我在学习,了解,整合,分享。

我和我的朋友斯特纳西博士一起研究了99种特征和其他东西,十年,十年的时间,美丽的岁月。我正在学习,而且他教了我们的一切,我要和你分享,我必须翻译,因为它是法语的。我也听到了第一段视频的介绍,我们看到,从别人那里接受你的位置。从别人那里获得,然后分享,但是我们也需要有信息。和强磁铁在一起。我非常感谢凯史先生,因为你是一个大磁铁,你的声音是磁性的,很高兴听到你所说的,还有凯诺琳,她是一个女人,就像我们很多人一样,她是一种语言,女人的语言我们也很了解。我们都在分享我们的经验,非常感激,而且,我们正在学习更多来确定我们的位置。这是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我们必须付出,也要有爱。我们需要爱,因为有时我们不给自己,我们也在学习。成为自己很重要,它让我们自由。我们所给予的,将返回给我们。我,我非常喜欢这个。这回旋镖是你所给出的,有时它会飞回到你的头上,很疼。在这时,当你在做,一个特殊的事情,当回旋镖回来的时候,当你做的是错事的时候,它会很痛。

我也喜欢丽莎和吉姆,为我们,给我们在欧洲带来每周一早上10点的教学。我邀请所有人来帮助这些教学,因为有第一个基础的起步,非常重要。还有周二,欧洲时间16点的,一个国家,一个星球,一个种族。这是我们正在学习的,也是世界和平会议,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我们必须学习,我们必须整合,我们必须分享。这就是我想说的意思。我感觉就像这样。我想说的是,我也是素食主义者,在阿根廷,我5岁时开始。

所以,你在说的这个非常重要,当我奶奶在圣诞节买这只鸭子时,我很伤心。我看到他们怎么拿这一个,因为我跟他和她开玩笑,她选择了这个,这对我来说很痛苦,我再也不吃鸭子了,在家里这很糟糕。奶牛也挂在树上,在我的德国学校,他的脖子流血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吃肉。在阿根廷,你知道,在那里,在assado,它是一个联欢会。所以,我可以分享很多,但是我,我认为这就是今天想说的,我也可以用西班牙语说,但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时间。

凯史:是的,请。

乌苏拉:好。【乌苏拉用西班牙语说到1738秒】我讲完了,非常感谢。

凯史:非常感谢你,这就是我们提升自己的方式。这就是我们理解更多的方式。我们继续谈论地球的语言,地球,理事会,或宇宙理事会。我们谈论不同的语言。但是,我们必须毕业于理解灵魂的语言。这是这些工作的终极目标。这就是我们不需要语言的原因。因为,灵魂的语言是全世界的。正如我在许多教学中所说的,“太阳是灵魂。”“宇宙中所有的太阳都闪耀着同样的光芒。”不同的亮度,稍微不同的颜色,但它们在相同的法则上闪耀着光芒。所以,它对任何事物都是一样的,它是一种语言,“成为光。”而且,在很多方面,正如之前所解释的,它让接受者,来决定他要把光转换成什么。你的灵魂放射它的能量场,通过你的感觉,把它转化成愤怒,同样的场体成为快乐,同样的场体成为美丽的眼睛,同样的场体成为愉悦,同样的成为痛苦。它是我们根据情感转换的,那个光,那个太阳,那个源头,那个灵魂。

所以,这是重要的,这是我们必须理解的。所有这些,我们从我说的开始,从物质状态,到看见场体。你测试过它,你知道它存在,你把它放在核心,你看到了场体。就是把人类带到灵魂语言这个点。当我们理解这个的时候,我们就会快速前进。这个过程、这个周期的美丽,就是我们不创造【佛】,【宇宙】没有僧侣,也不创造【上帝】,【宇宙】没有牧师,我们不创造不存在的更多的毛拉和其它【宇宙】没有的人。我们成为自己的准则。我们必须判断自己的进步,我们想要我们的灵魂怎样进步到下一个水平,我们成为整体的一部分。否则,【奴役的】游戏将继续进行,但这次不会,因为许多人开悟了,而且很快就会发生。正如我所看到的,我们注意到,正如我昨天在一些通讯中看到的,一些电视频道和广播频道正在安排播出时间给凯史基金会的技术,这意味着突破已经开始了。但是,这次它会像一个球,火球,因为,一旦一个电视台,一个广播电台,国家电视台继续教育,它将持续下去。我们看到的,我看到的照片,他已经开始了。

所以,在很多方面,你们中的很多听众,你们已经学习了,你在学习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会成为老师,因为你先行了一步。你可以教其他人,然后他们可以自学。如果这个过程持续,像我们看到的那样,我们将教学向这些渠道公开。这是我们可能做到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教学的进步来自于我们正确的方式,它可以进入到下一个层次。有任何其他意见吗?

艾泽尔:凯史先生,我想,我能问你问题吗?

凯史:是的,请。

艾泽尔:你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想象你的上帝,你有香菜,你有紫苏,你有……

凯史:你需要想象什么?

艾泽尔:我有一个花园。

凯史:你是你自己的创造者。

艾泽尔:好。如果,如果我们有一个花园,里面有香菜、紫苏和苹果树,每天我都拿出香菜和紫苏的顶部,用它来做食物,根还在那里。所以植物还活着。所以,我在切割手臂,胳膊和腿,然后是苹果,树还活着但是我采摘了苹果。有时苹果掉在地上,然后我吃这些苹果。那么,这是在扼杀他们的灵魂吗?或者,

凯史:在很多方面,我们必须了解苹果是什么。苹果的功能是什么?为什么植物会创造出苹果,给它不同的颜色和味道?否则就只会有一个苹果。这是不是一个过程?我给,我提供这个,这就是我的服务,免费的。因为,它可以用于得到扩展,因为他有一个目的。让动物吃苹果,并带着种子丢到另一个他扩张的地方。这是植物的聪明之处,不是人在那里消耗,也不是动物或鸟。植物重视他的灵魂来理解它的功能,他想要扩张,他可以创造更多的自己。植物是非常聪明的。他们有一个美丽的灵魂。

因此,如果我想扩展,它可以是另一棵苹果树,它是我的孩子,人类作爱,动物交配,植物能做什么?树能做什么?它不能把它的苹果扔出去,它会掉到自己的阴影里,然后它就会导致自己的死亡。它在原地创造了一个苹果,这将被另一个人拿走。种子是什么?当你看着苹果的种子,当你看稻谷时,那里是什么?它是一个有食物供应的子宫。如果你看一粒大米,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把角落里的玉米叫什么?其它的一片一片,我可以分享屏幕吗?

瑞克:请继续。

凯史:这就是,在很多方面,如果你看,如果你看一粒米,他有一部分是硬的,这是种子,在很多方面,这就是作为能量包的部分。当种子想要生长的时候,我就给它提供食物。改变名字。称之为一个鸡蛋。相同的故事,这是孩子,这是婴儿。已经做好准备,和其他地方一样,母亲为它提供了食物,直到他生长。这是苹果准备成长的灵魂。这是相同的。

因此,如果你展开它,那就是这个人的灵魂,但我们称之为大脑。生命的轮回是一样的,是我们无法理解。现在我们理解了。我们创造的孩子,这棵树创造了这个孩子,稻谷和水稻也有这种情况。整件事完全一样。他们都有灵魂。这是活着的。这个也是,这个也是。奇怪的是,如果你现在还不懂的话,他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他们有着相同的情感,是我们对它视而不见。你用正确的方法培养鸡蛋,你就得到了鸡肉。你培养了这个,你得到了另一个生命,你叫它水稻。你以正确的方式培养你自己。它们全都是生命。我们只是没有意识到。现在我们,我们要对此负责。我们不去吃我们的孩子,但是我们去吃一个鸡的孩子或者是米饭的孩子,因为这是我们的权利,我们已经做了那么久,我们必须这么做。

现在,是时候问一个问题了:这是我的权利,它成为了我的权利吗?只是因为别人做错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继续犯错。你去太空,你想要有人来吃你的孩子吗?因为你是另一个能量包。或者,你明白他不能吃,其他生命也是,这样对的吗?然后在太空里,这样对你不行,你这样是对别人也不行。培养一个飞行员,你必须训练飞行员有力去飞行。要把人类带入太空,你必须训练人类了解在太空飞行的规则。这就是这些教学的一部分。我教给你关于灵魂,能量,其他一切的一切,整个目标是,我们确实勉强地行走,我带你走过一个漏斗。底部有一个非常非常低的孔。人类已经在这里,尽其所能,尽其所能。他慢慢地训练。它闪耀着光芒,就像一束光在最后,宇宙。和宇宙中的其他人一样,人类也不是独一无二的。我在宇宙中,当你闪耀时,你就像星星一样。这就是教学的全部目的。我唯一能让你走得更远的办法,就是给你一点糖果。有一点自由的能量,你可以用你的灵魂做些什么。你可以用纳米涂层做一些东西,不管是什么,加热什么的。

但是,你们都走过了那条路。这是一位老师的杰作,我是我所做之事的大师。我在宇宙中做过很多次。我了解学生的弱点,但我不会因为软弱而惩罚它,我赞美它,它是他试图达到那个点的灵魂,但事实上,它穿过了那道门。它不是一个陷阱,是灵魂的教育,是灵魂的自由。当你谈论植物时,当你说,“我吃了,”就像瑞克和文斯刚才在谈芹菜的事,你对芹菜做什么,说:“我能嚼碎你吗?”“我能先吻你,然后再嚼吗?”或者,芹菜会自己创造出来让你咀嚼它,因为它必须有那些叶子可以让植物生长,它可以创造一粒种子。如果这是一根芹菜,它就会产生种子。我们不允许这些叶子和其他任何东西变成叶子,是为了你来拥有种子。因此,植物已经计算“我正在给出一些东西以得到一些东西。”“你不得偷”。

但是,你必须明白一些非常简单的东西,谁作出这个决定?植物的灵魂在哪里?树的灵魂在哪里?正如我们在其他教学中所说,或者你,有人提到过,我们切了树枝,把水果拿走了,但味道还在那儿?我们得到了那个人的手臂,我们得到了那人的腿,但人还在那里。因为人的灵魂仍在人的身体结构之内。甚至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的灵魂。为什么植物会变成这样呢?树的灵魂在哪里?当一个植物不再生长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一株植物,当我们看到一棵树,它的根在哪里?为什么它有根?植物的灵魂是如何变化的,从人的灵魂?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它的生存。人类灵魂的位置,和植物和树木,都是一样的。

但是,在人类中,我们决定走这条路。在植物的世界里,他们决定走那条路。这棵树的灵魂并不是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被创造出来的。植物的灵魂,创造植物灵魂的位置,它与人类的灵魂略有不同。或动物的生命。在人类灵魂的位置上,我们保持着灵魂的自由,但有一些依附条件,对地球。这意味着我们仍然希望获得自由,但我们接受某些连接。所以,灵魂的场体就像太阳一样,如果你看它,你的灵魂就像太阳,向下辐射。与地球磁引力场的相互作用,在改变能量的组合中,因为这个灵魂是独立的,他创造了胳膊和腿。但是,我们的灵魂是它自己的氨基酸来自气态,已经决定保持其质量比以使用一种特定的场强,氧和碳,以及这个环境中的氢。植物的灵魂决定使用相同的东西,但是同一物体的强度略有不同。这使得它更依赖于地球的物质状态,相比于人类的灵魂。

所以,植物的灵魂就在根和茎之间,那是生命开始的地方。当你选择一棵树,你把植物的根拔掉,这是连接他的腿,他想要进行连接。但是,它的灵魂位于地表之下。它自己决定这就是它想要的,为了确保我能传播我的卵子,我有更多的机会。所以,那棵苹果树如此,人也是如此。由于氨基酸的组成,更紧密的连接到大地水平的强度,种子和树木,或者是植物,已经选择了这个位置。但人的灵魂已经决定了不同的方式。我保持独立,我仍然像太阳一样照耀在地球上,但我保持距离,因为我选择了它,稍微不同的强度。从气态部分选择稍微不同强度的氨基酸,让我连接钙,镁和其他许多这个星球的元素以及人类还不知道的东西,在这里,我只能把自己和钙联系起来,如果这里有钙或者锌或者其他什么。

所以,在现实中,我们的灵魂位于我们的头上。在植物生命中,灵魂位于地球与环境的连接之间。所以,实际上有两种方式,成长在我们的经度上,我们决定在不同的高度和经度上进行,”植物决定,“这是我在灵魂层面上的经度。”我的高度,“我决定我能得到什么,我能走向哪里。”有多少场体可以使我离开地面和向上长,成为我想成为的一部分。一个灵魂的存在,是相同的。没有它,就不会辐射任何东西。成为人类的灵魂,成为植物。然后,“我决定,要有这种条件。”“我喜欢戴一顶带有印章的中国帽子,所以任何喜欢筷子和中国帽子的人都和我在一起。“然后我可以有一个中国伙伴,我创造一个中国孩子。它表明我是中国人,我允许他和另一个人结婚,以传播更多的我。”苹果树也是如此。

人类在很多方面都走错了路,不理解这些事情。他看到了人类的历史,我们看到了很多这样的滥用,由于误解,但理解它的人,滥用它。所以,现在我们明白,在我们看来,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我们可以说话,我们制造了电脑和麦克风,有了这个,比苹果树的灵魂更聪明,或者是芹菜,或小麦。因为我们听不到,它们的交流的频率,你以为他们只是一棵树,但很快,当他们睁开眼睛时,作为一个种族,他们将听到每一个实体的灵魂的声音,在听觉上意味着:尊重,在听觉上意味着:理解和适应。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你不能偷”。但是,你被给予了。植物给予,通过它,它们创造的能量,那让你的生命提升了?所以,那就是你的灵魂,你从你那里得到提升他人的力量。

如果苹果选择了红色和甜味剂,那么它就会被吃掉,他可以播撒更多的种子,但它知道对于它的甘甜,你必须要有乐趣,这样它的种子可以传播。那么,他给了权力,或者他牺牲了,去给予,去获取?如果你想了解植物和树的灵魂,“我免费地给你你想要的东西,我拿你的种子,放在你想要的地方,它给你带来了扩张的快乐,你不需要吃苹果。神话语言中的苹果是亚当、夏娃和苹果,就是背叛自己灵魂的人。这是毒药。那是每个人都在寻找的圣杯。背叛了灵魂,你就会明白更多。然后,它是神学的一部分,因为你要接受这些场体,不用获取生命的精华。这就是人类在太空中将要面对的东西。这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的困境,我们活跃于宇宙,试图让这个种族变得正确。

如果有人说苹果,你会觉得好笑,“你要我把你的种子带到哪里去?”但是,你不必说这种语言,你可以问苹果,我们能感觉到它的场体。看看树木是如何在一起说话的。看,当你在树林里漫步的时候,植物会相互适应,“这就是我要住的地方,我得长高点,我必须向左或向右走才能得到阳光。他们彼此适应。走在真正的丛林里,大自然创造的,为植物的灵魂提供便利,你会有不同的感觉。你穿过人造丛林,你会有不同的感觉。你感觉到树木的痛苦,因为,“我们被迫在这里”。就像囚禁灵魂一样。人很快就会学到这些东西,然后你就明白了。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食物世界。鱼是免费的,没有疾病,人类得到鱼并将它们限制在盒子里,它们生长,他们称它们为自由的鱼",然后我们看到它们生病,因为他们不想存在【在盒子里】。我们在加纳看到这个,在捕鱼业。我们在挪威的渔业中看到鲑鱼和其他鱼类。我们在苏格兰鲑鱼产业看到了这种情况。没有一个农学家,没有一个渔业部门去了解,去考虑一秒钟,然后鱼开始生病了。但是,我们关心他们的灵魂吗?我们需要限制他们,还是我们给他们一条河流的自由。让他们在一条河流中成长,就像他们习惯的那样?

但是,我们给予他们帮助。如果他们愿意,他们想,他们给你生命的果子,就是孩子,如果孩子想去那里,他会做什么。或者,你会发现,一段时间后,他们会互相平衡。渔业和农业的最大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能看到这么多杀虫剂和肥料被使用,是因为人类还没有意识到,植物的情感,感觉和灵魂,或动物的。鱼在跟我们说话,树都生病了,因为他们不想处于那个位置,然后我们说,“因为这种疾病,这些树都被毁了。”我们是否可以理解树的感觉?“我需要更多的空间,你给的一米对我来说不够,你把我关进监狱。我喜欢2米。”当我们理解的时候,我们就这样种植,我们会看到树木没有疾病。我们看到农业没有杀虫剂,我们看到农业没有化肥,因为他们会成长,你创造了他们成长的环境。我们在所有的农业教学中都展示了这一点。当我们向它添加甘斯时,它不只是我们给予的甘斯,甘斯为植物创造了一个新的环境,它创造了一种条件,即植物可以从环境中获取它喜欢的东西,所以它长得更大。

我们多么愚蠢,我们还没有看到。我们用化肥来强迫它,“你可以给我尽可能多的钱,【你】没有把正确的东西放在我的种子里,然后你的孩子吃了我的稻谷种子,没有得到正确的情感,你因为吸收了错误的能量而患上了新的疾病。”为了你所做过的事情,我们必须了解整个过程。而且,我们必须了解植物灵魂的位置、工作。如果你理解了,我们就能理解这个星球的灵魂。这个星球想要我们做什么?有那么多次,我说,“大地在哭泣,他的灵魂在流血,因为我们对他的实体做过的事情。它就像一个父亲看着他的孩子破坏他所创造的一切。他的生活被一再摧毁。直到孩子意识到,‘我在毁灭自己的根源,父亲留给我的是什么,是让我提升自己吗?但我摧毁了一切,我怎么能提升?’”

如果人们能听到这个星球的灵魂的呼喊,为那些人类和其他动物在做的事情,人类会停止,会终止在这一点。这就是这些教学的目的,要让人们睁开眼睛去了解更多知识,去使用它,上周六,我在肯尼亚与加杜瓦博士一起教学,在他每星期六授课的大学里。对我来说,我必须解释甘斯如何,对肯尼亚的农业有好处,因为他们能获得更好的收成,但我不能教他们,因为他们此刻不懂,我制造了给小麦的设施,他为我给他的东西而高兴,它可以给我任何东西,我提升,我创造一个快乐的环境,通过正确地做事,植被或树木会给我一种想要让植物生长的能量,来直接满足我的需要,我甚至不需要消耗它,我只是欣赏它的美丽。这是新系统的新创新。当你做一个食物系统的时候,你很高兴有一个CH3在你身上,得到能量。那实体创造出来的灵魂又如何呢?它给你无条件地从它身上得到滋养。我们的飞行系统也有同样的能量,他们不明白,飞翔需要理解你所使用的实体的给你的自由,而不是强迫它。在某种程度上,“我从我的灵魂中给予你,为了你给予我,向我展示能给我带来快乐,对我来说,能飞是一种乐趣。”然后你会发现,每个人都会成为国王。国王是人的灵魂,用它,就变得慷慨大方。不用去要。

在很多方面,我们必须了解这项技术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然后,我们了解了灵魂的结构。那我们就不需要到墙上,把脑袋撞过去,在我们的理解中提升,因为只是我们把它撞向了一堵坚实的墙。是灵魂无法接受的坚实的墙。所以,当你谈论农业的时候,要了解什么是农业,植物的灵魂在哪里?为什么它会这样运作?在很多方面,不管你需要能量的植物是在非洲,而你在欧洲,在亚洲,在美洲。人们需要更多的学习。当我们在上周通过瑞克看到磁铁的时候,或者在其他的教学中,你看看磁体周围会发生什么,但看远一点,这些场体在哪里结束。谁需要它?

所以,当我们研究农业的结构时,我们知道解释了什么,那么是两点:我们不需要吃这些植物;其次,我们尊重灵魂的存在。因为,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如果氨基酸转变成人类容器的灵魂,成为人类的身体。植物也是如此,但强度不同。人类身体的氨基酸的制造,需要铁来制造血液,使它能流动,使它变得有多用途。使用不同的强度的同类氨基酸、镁和其他物质,创建了绿色的叶子和剩下的部分,我们称之为垂直位置。但是,所有这些植物,它们互相交谈,它们在它们灵魂的语言世界里进行交流。因为一旦我们了解了对方的灵魂,有些人会利用其他人的空间,他们需要保留自己的空间。农业是植物的灵魂,如果你能理解的话,将成为生活在太空中的人们的节奏。我们必须明白:为什么?因为,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我们必须明白:怎么做?我们可以把植物的灵魂提升,它就会生长出植物。然后是其他方面,成为其它知识,作为人类,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然后,就像我说过很多次,“宇宙中的每一个能量包,都不会变成食物。”还有其他问题吗?

艾泽尔: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凯史先生?

凯史:是的。

艾泽尔:一只狮子怎么能停止吃羊羔呢?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凯史:你认为你的肉体正在毁灭你的灵魂吗?狮子是人的身体,羔羊是人的灵魂。所以,你转换它,你理解它。它是你的工作或者不是你的工作,它是为了让人明白,能够教导,能够以一种方式传达信息。灵魂在人们大脑中有不同的包裹,存在于接收来的宇宙能量中,并有一个不同的能量包裹给宇宙。然后,它接受它需要的东西,并给予它所要给的东西。宇宙中没有人能像人类那样消耗能量。就像我说的,“它的系统失灵,试图纠正。”但是,它必须得到纠正,(叹气)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从字面上看,要摧毁这个星球所创造的一切。从字面上看,摧毁太阳系将它带入像它经常发生的那一点,没有任何东西离开这个地方。补充,消灭整个星球,但在它里面有一个灵魂,那里有很多灵魂。但这些灵魂并未改变。它们自己表现在另一个维度,然后我们有同样的问题。

这很像摩西的故事。很多人看着摩西和他的生活,你叫他们犹太教,它已经变成了基督教。当你看犹太人的行为,当你看到犹太人的行为,我们比其他人更了解希特勒,把它和摩西的训练相比。难道他没有杀死所有种族的一个物种吗?人类成熟了,【发现】不是希特勒杀了他的情人。我们没有看到用同样的方法杀死我们所说的犹太国家。但是,难道它不是从摩西自己开始的吗?摩西是如何成为摩西的?难道国王下令杀死所有的雄性物种吗?因为他知道可能会有人接替他的位置。他把国王看作是一个身体的国王,但从来没有人知道国王应该是这个人的灵魂。在《希特勒的时代》中,我们看到了同样的重复。杀死一个村庄的所有人,因为它在行为中根深蒂固。Havent对伊斯兰教也有过同样的经历吗?在穆罕默德时代,同样的事情也在重演伊斯兰教的不同名称、形状和形式。为什么每一个种族都把杀戮视为解决之道?这是我们必须改变的。

这来自于知识、教育、美丽,能够拥有一切,那么你不需要犯罪、杀人或犯下罪行。这意味着,去评估你自己的灵魂。这是现在理解的一部分。当你理解的时候,你就创造了一个甘斯,你创建一个甘斯机器。很多人跟着,然后停了下来,这意味着他们还没有成熟。如果你能理解植物的灵魂,那需要提升它并安慰它。现在你已经学会了如何制造甘斯或者创造一个自由的能量。你们中有多少人已经进入转换所需要的能量的过程。你不需要为了它而杀人。你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开始学习,但是,这是学习的过程。回【到过去的教学】去吧,很多东西都是教过的。129【特斯拉】是最好的例子。没有人把它捡起来。

当我几年前开始测试的时候,没有人能理解它的全部含义。我们有一个系统,我们有另一个系统,还有另一个系统。大小是能量的支配。我们有一个弱系统、一个中等的系统、一个强大的系统。了解磁场、等离子体磁场的工作。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我们拥抱弱者,我们从弱者中得到食物。我们拿走了弱者不想要的东西。我们创造了这样一种越来越多食物的组合,因为这是一个饥饿的人,达到了129特斯拉。这是人的灵魂,这是你可以创造的系统。中介是人的肉体。不久,这个人的灵魂就会成长。这取决于你在这台机器里放了什么。它不需要身体,然后它不需要喂饱身体而去杀人。就那么简单。

这就是我最近对政府官员所说的话。我可以建立一个系统,我可以养活全国人。同样,我们知道它需要在机器里,我们知道人的灵魂、人的肉体比机器弱。他们可以拿多少就拿多少。拿得越多,越是得到他们不需要的东西,我就可以把它们转换成更多的东西给他们。但问题是,当我们喂饱人类的时候,人类没有什么可做的,饥饿就结束了,人类会变得更暴力去得到更多,现在他不担心他是如何获得能量的。因为它总是在那里。我们利用人的肉体来提升人的灵魂。所以,当人的灵魂被提升,肉体就会改变。

当你进入太空时,你总要考虑你灵魂的力量,如果你在你所到达的环境中的灵魂力量,在这个层面上,不要把你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你可以证明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在太空的大部分地方,当人类去的时候,它不适合人类,因为他不能显化自己。因为通过展示自己,它可以产生自己的死亡,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想【死】的话,会给他的磁场,但它是由于力量的发展而发生的。所有的教导都是相互联系的。这取决于对知识寻求者如何连接以及如何理解整体。你做得越快,你的成长就越快。

同样的事情,我昨天进行医学教学,我教的是【甘斯】盒子,他们想知道你如何连接它、你会怎么做。我解释得很简单。如果我们知识分子的精英是医生和科学家,仍然纠结于如何制作一个盒子,他们没有看到教学的原因是医生必须是他理解每一个需求的创造者。从字面上看,这变成机器。它能改变,给灵魂,那是一种肉体的疾病离开了。所以,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这是医生的灵魂,而不是他制造的机器。正如我昨天所说,“没有马达,没有反应器。在太空中没有镁和钾。阳光普照大地,与大地的物质性场体相互作用,场体产生,氧气,氢气,氮,碳和金子,以及其他一切。

所以,医生的灵魂必须变成太阳,去与存有的肉体相互作用,没有别的,宇宙的哪一部分,在滋养灵魂,从疼痛的位置提升肉体的位置等等。这才是真正的知识,这才是创造的真谛。不知怎么的,人类与肉体的纠缠太多了。作为一个有耐心的老师,我花了很多时间。你必须做一个测试,它是一个试管。你改变了一些事情来达到别的目的。试图飞行的人也有同样的问题。飞行系统,我给了他们一切,但他们不能,他们会陷入沮丧,“这里有什么事情错了。”是的,有些事情是错误的。你没有理解。机器就是这个家伙,这是这个人的灵魂。你想要飞行,看到机器飞行,你必须了解这个过程。它是我的食物,它是我看到飞翔的愿望,然后一切都完成了。他们还在旋转和观察,噪音。是时候该去把所有的知识和教学的各个方面结合起来了。

那些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那些从事农业的人,那些喜欢钓鱼的人,那些艺术的人,或者其他的,去理解。而理解教学的时间对你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根据你的理解,你把它翻译成你的,看看农业学家,他们正在翻译如何用甘斯促进植物生长。看看医生们,他们让核心如何改变,但是你们有人问过什么吗?我用的是相同的CO2。它是同样的甘斯的氨基酸,无论是锌、铜或其他什么。我们是否已经给出了不同的甘斯生产的说明书?为了农业或是医药或其他的?没有,【都是】相同的。上帝的爱之光照耀一切,平等。它取决于,如果你是一个人,你被淋湿了,你就会跑开,而不想被淋湿。如果你是一株植物,你说“谢谢,我得到了水。”但是,它是一样的。同样的水,同样的知识,它是一样的,取决于你想怎么使用它。你举起杯子,收集雨水的能量,你喝了它,去给予,取悦于你自己的灵魂。或者你躲起来,你不想淋湿。这是你的决定。

  資料來源:http://www.gooo8.com/a/jiaoxuefanyi/zhishixunqiuzhe/20171009/954.html

  ©2015-2017 深圳市凯史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06047597-1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