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大师谈人类合一及灵性成长

第二天早晨,我们离开了那个村子,只有埃弥尔和贾斯特陪我们同行。我们朝着更靠北边的一个村子走去。那儿是我们选定过冬的地方。在这个地区,冬天是很严酷的。我们想在寒冷到来前确保自己能住得舒适些。这一回也和在其它许多情况下一样,我们的担心被证明是没有理由的。我们一到那儿就得到了舒适的住所,里面一切都布置妥当,只需搬进去住就行了。

我们离开埃弥尔出生的村子后所走的那条小道先是穿过高原,然后沿着一条长长的溪谷蜿蜒前行,直到这第二个村子所在的山口。这里筑有堡垒,以护卫那片高原。溪谷边的岩壁是直上直下的,有一百到三百米高,此外还有一些比岩壁高出七百至八百米的山峰。在山口顶端,有两块巨大的岩石向外凸出。它们相距两百米远,俯瞰着一片约有一公顷的平地。人们用一道围墙将它们连接了起来。这墙有十几米高,底部宽二十米,顶部宽十米。

这堵墙构成了一道有力的屏障。它的顶部形成一个通道,可以在那里滚动巨大的石块。从这里,人们可以让石块落到外面的一片坡地上。那片坡地又与一个陡坡相连。我们走过的那条小道在山口另一边就延伸到了这个陡坡之上。这里每隔三十米就安排有一处落点,并能保证石块以足够向外的角度落下去,不会撞到墙基。一块石头这样被抛出去后,先是落在斜坡上,然后滚到那个陡坡,再沿着溪谷滚动至少六千米才会停下,除非在此之前受到猛烈撞击而炸裂开来。

这一切构成了一个强大的防御系统,因为那条溪谷在这六千米中没有一处宽过二十米,并且其坡度足以使石块加速。在这条溪谷上还分布着四个平台。它们各自经小道与围墙顶端相连。从这些平台上,人们也可以使石块落入溪谷中。我们在围墙顶上看到,那里备有大量石块以防万一。它们的直径有大约四米。人家告诉我们说:从未有过使用这些石头的必要。只有一个部落曾试图未受邀请而擅自进入这个村子。从坐落在溪谷岩壁上的那四个平台处抛出的石块,就几乎把他们全部消灭了。第一批石块一落下,后面的石块便紧跟着自动滚落,于是大量石块如雪崩般扫荡了溪谷,将一切都席卷而去。我们在围墙顶上看到的那些石块待在那里已有两千多年了。从那时起在这个地区就没发生过战争。

这个村子有六栋建在围墙里的三层房屋。它们的屋顶平台与那道围墙的顶部齐平。人们可以从屋内到围墙顶上去,因为屋里有楼梯通到屋顶平台。窗户就开在围墙上,在第三层的高度。这些窗户俯视着那条溪谷。从这些窗户里和围墙顶上,我们看见那条小道沿着群山蜿蜒伸展达数公里。

人们安排我们住在一栋房屋的第三层,让我们可以舒服地过夜。我们早早吃了晚饭,然后都到平台上去看日落。过了一会儿,有位五十多岁的男子从楼梯走上来加入到我们中间。贾斯特把他介绍给我们。他和我们聊了起来。他就住在我们要去过冬的那个村子,并且正要到那儿去。我们以为他旅行的方式和我们一样,便邀请他与我们同行。他谢了我们,说他可以走得快得多,还说他停下来是为了拜访一位近亲,当晚就要回家去。

我们谈起了埃弥尔、贾斯特和我们中的三位一起参观过的那座寺庙。这时那男子平静地说道:那天夜里我看见您坐在那寺庙的护墙上。他继续说下去,向我描述出我的那个梦境或者说幻觉,就和当时发生的完全一致,也和我在前文中记述的完全一致。这让我的伙伴们和我都吃了一惊,因为我从未跟他们讲过那个梦。这男子与我们素不相识,却把那个幻境讲述得如此生动,以至于它又重新浮现在了我眼前。

然后他接着说道:这是向您、也向我们展示出:人们来自于上帝——那唯一的实体。当人们意识到这个事实并正确使用他们的支配力时,就能井然有序地前进。可一旦他们的世俗人格构想出力量的二元对立,他们就开始看到分裂,开始滥用他们的正当权力,开始引起分化。由此产生了遍布整个大地的分歧和深深的隔阂。人类确实是享有自由意志的,可以让他们所想的事真的发生。

然而一个转变将突然到来,因为那些分歧已几乎达到了极限。人们正在彼此靠近。他们开始认识到他们的共同起源,开始将每个人都看作自己的兄弟,而不再是自己的敌人。当这个观念被很好地吸收后,他们就将发现他们都来自那唯一的源头,而且都得回到那儿去,也就是说真正成为兄弟。那时他们将置身于天堂,并将懂得天堂就意味着各个方面的内在平和,也意味着由他们自己在下面、在大地上创造出的完全的和谐。他们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创造着自己的地狱和天堂。他们把天堂构想得很好,却没有将其很好地落实在大地上。上帝的确居于人们自身之中,却也居于人们周围的一切事物当中——在每一块石头里,在每一棵树里,在每一株植物里,在每一朵花里,在每一个造物里。上帝在人呼吸的空气中,在人喝的水中,也在人花的钱中。上帝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当人呼吸时,他既呼吸着空气也呼吸着上帝。当人进餐时,他既吃着食物也吃着上帝。

我们不想形成新的教派或信仰。如今教会已经够多的了。它们是必需的宣传中心,可以帮助人们通过每个人内在的基督来靠近上帝。这些教会的成员应该懂得:他们的教会只象征着一样东西——所有人内在的基督意识。假如他们懂得这一点的话,在教会之间就不会存在分歧,而只会在人们的世俗想法中存在分歧。

一个教会或协会与另一个有什么区别呢?今天人们以为存在的那些分歧,其实只存在于人们的世俗观念中。看看这些分歧导致了什么结果吧——一场场大规模的战争,还有民族之间、家族之间、甚至个人之间难以消除的仇恨。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或那个教士组织认为他们的教义或信仰比别的组织的更好。然而这些教义和信仰其实都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殊途同归。

不可能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天堂。否则的话,一个获得了天堂准入标记并准备领取奖赏的人将怎么办呢?他将不得不把余生都用来在天堂迷宫中寻找那个专门留给他的天堂。那些教会组织及其信徒正在一天天地相互靠近。总有一天他们会融合在一起。那时将不再需要有组织,一切都将消溶在合一之中。

然而,也不应把一切错误都归咎于教会。已经觉醒从而能意识到生命真的是为他们保留着的人为数极少。大多数人都满腹牢骚地在生活中忍受着煎熬。他们迷失了道路,被生活的重担压垮了,至少也是感到茫然无措。其实每个灵魂都该学会表达生命、抓住生命,都该学会从自己的生命中心闪耀出光芒,从而为了明确的目的、以准确的行动来显示出上帝赋予他的种种才能。

每个人都应该使自己的生命充分绽放开来。一个人不可能代替另一个人去活。没有人能代替你们去展现你们的生命,也不能告诉你们该怎样去展现它。就像天父在其自身之中拥有生命一样,天父之子也一定在其自身之中拥有生命。一个明白了这一点的灵魂就不会再随风摇摆了,因为生命存在的整个理由都在他的天赋与能力中显露了出来,以使其展现出他内在的神圣自我。上帝的目的是使人保持其神圣的形象,保持与祂的相似性。因此一个人生命的主要目的,应该是显现出上帝对他的设计。

当耶稣在山顶上而其门徒来到他身边时,听听他对他们说出了哪些智慧的话语吧。只有当人在生活中拥有真诚的理想、真实的目的时,才能使其各种能力完全发展起来。耶稣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下定决心据此而采取行动。一粒种子只有牢牢植入大地之中,才能开始生长。上帝的内在力量也只有牢牢植入人的灵魂之中,才能产生出正确的愿望。我们都应该像耶稣那样知道:自我展现的明确愿望是促使人走向那展现的第一个灵性推动力。

耶稣曾说过:穷人是幸运的。这意思是说:生活中的一切限制如果能使这个人产生超越它和摆脱它的愿望,那这限制就是有益的。他知道需求预示着它将被满足。他把一切需求都看作为种子准备的土壤。如果人们种下这颗种子并允许它成长的话,它就将满足那个需求。需求这个概念通常都被严重地误解了。需求是发展生命的愿望。某些伟大导师曾教导说应该把这个愿望从心中连根拔除。然而耶稣说过:你们这些心满意足的人是不幸的。无论谁只要感到满足就会变得停滞不前。而要想与生命有更广泛的接触,就得不断力求去充分地展现它。与之相应的愿望表明人在这方面受到了推动。

由于厌倦了在大地的尘土中爬行,人才想要飞翔。人的这个愿望推动人去发现那使其超越自身局限的法则。人有能力通过消除时空观念而前往他想去的任何地方。人们曾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实际上恰恰相反,因为是谋事在天,成事在人。人可以做上帝所做的一切,如果他打算去做的话。天父之子可以做与天父相同的事,难道不是吗?

因为世俗事务无法使灵魂感到满足,所以这促使灵魂去寻找内在的力量。于是这个人就可以发现我是,并知道能满足灵魂、能响应其所有需求与愿望的一切力量,都存在于他自身的内在。一旦他知道我是是对其愿望的实现,那这个愿望就已经实现了。为了满足某个愿望而看向神圣自我的外部,这是很荒唐的。要想使人完全成长起来,他的自我就要得到充分的发展。

因此对我是的认识会带来难以置信的领悟和觉醒。它表明在自我内部存在着力量、本质和智慧,而一切形态都是由此诞生的。一旦人们能明智地表达出一个适当的愿望并确定相应的想法,那么力量、智慧和精神材料就必定汇聚而来以将其实现。这不就是人眼所看不到的天堂的财宝吗?在那里、在无形之中,有着隐藏于我们自身之内的无限财富。对于已找到这颗昂贵珍珠的人来说,这一切是多么清楚、明白啊!

你们想想这句话:先寻找上帝的王国及其公正(指对其加以善用),那所有这些东西都将加倍给予你们。为什么会加倍给予这些东西呢?因为它们是用和圣灵同样的本质做成的。得让意识先发现圣灵,然后才能形成想要的事物。

明白人觉察到这内在的创造原理,然后就有了洞察和领悟。那时他就会碰到自己人生的机遇。他会看到自己的潜力,开始认识到在自己面前打开的领域。因为他知道这个创造原理是内在的,所以他会重拾内心的种种愿望,而这些愿望会变成一个个理想、一个个模型,吸引着力量和材料来将其填满。我见是灵魂的构想,是应许之地,是会变成现实的梦想——这梦想是灵魂可以满怀信心地去注视的。

人也许无法清晰意识到这个实相,但当他执行了那个法则时,这实相必定会显现出来。他可能必须经历荒漠中的种种考验并战胜它们。当灵魂懂得了那个意向是应许之地、是应该实现的一个理想时,这灵魂就会只看到其益处,只看到自己想达成的目标。到了这一步,灵魂就不应怀疑、犹豫、动摇。那必定会带来不幸。应该忠实于那个意向并向前进。那个意向是这灵魂所特有的。它对于生命来说必不可少,就像建造一栋建筑不能没有图样和设计一样。人应该忠实于这个意向,正如承揽工程的人应该忠实于建筑师的图样和设计。一切不真实的东西都应除去。

所有伟大的灵魂都忠实于自己的意向。一切成就最初都是一个意向,都是一粒被植入灵魂之中、被允许生长和绽放的思想种子。那些伟大的灵魂从不让他人的怀疑影响到自己。他们已准备好为自己的意向而牺牲一切。他们相信自己的意向,而那意向最终按照他们所相信的被实现了。耶稣一直坚定地忠实于自己的意向,致力于实现自己的蓝图,即使当他的亲人表示怀疑、当他最好的朋友不忠于他时也是如此。他的蓝图如他所相信的那样完成了,对每个人来说也都会这样。

当一个人出发前往应许之地时,他得放弃黑暗之乡并将其遗忘。必须离开黑暗,才能走向光明。人不能同时既留下又出发。必须放弃旧的想法,接受新的;必须忘记我们不愿记起的,只记住我们想要记住的。这两件事缺一不可。只有那个意向应该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假如我们想让它实现的话。我们回想着它,把那要再现的事物保持在思想中。我们把那不想再现的事物割除掉,拒绝去想它。为了让那意向显化出来,必须使我们所有的念头、思想、话语、行为都与之保持一致。这是真正的专心致志,是虔诚的全神贯注,是将所有力量都集中于最重要的部分。这表明我们爱那个理想。而理想只能通过爱来显现,因为事实上爱才是理想。

即使人在开始时遭遇失败,也得坚定地继续下去。这是对意志的运用,是自信的呐喊,是信念的流露,而这信念会将力量引向理想。人如果不有意识地把力量引向理想,不运用自己的意志,就永远达不到理想。但如果那理想不是完美的意愿,这对它来说注定会不幸。完美的意愿和理想都应该是有益的,否则灵魂便无法释放出意志想要引领的那股力量。如果那意愿不是服务于人而是被人所服务,这就会使生命之流回过头来冲击自己。服务于人的意愿则会通过灵魂保持生命之流的流动,并会保持住人格的光辉。

服务于人的意愿给那个意向提供了目标,并使爱得以在生命中展开。爱只有通过表达生命的人才能显露出来,难道不是吗?当爱通过意识时,人的整个机体都会做出响应,使每个细胞都因这机体所表达的爱而振动起来。这时身体和谐了,灵魂闪光了,思想变亮了。想法变得精辟、鲜明、生动、清晰。语言变得积极、真实、有创造性。肉体得到更新、净化,充满了生气。种种事务得到顺利的解决。一切都呈现出其真实的面貌。

“‘我是通过显现出来,而不再被允许取消我是。如果肉体不服从精神,它又怎么能显现出圣灵呢?有觉悟的智者应该渴望和寻找圣灵,以便了解圣灵的力量。这样人就会知道:圣灵是对需求的实现。当人允许圣灵去满足他人的需求时,这圣灵就得到了最高的表达。当人允许圣灵流向他人时,挡住圣灵储藏的大门就会打开。服务他人的意愿是连通着上帝所有无限储备的。这意愿可以使灵魂充分地成长起来。

一旦灵魂感知到了服务他人的意愿,这灵魂就已回到了天父的家。这提供服务的浪子变成了天父的宠儿。这吃残羹剩饭的雇工变成了皇家的王子,而那座皇室豪宅便是他自身能力的居所。他了解上帝之爱,懂得天父赠予他的才能并善用这才能。除了儿子,没人能收到这份赠礼。没有一个仆人、一个雇工能体验到儿子继承产业的那份欢乐。仆人总在寻求收益,而那儿子已继承了天父所拥有的一切。

当我们知道自己属于天父的家并且是祂所有财产的继承者时,我们就可以开始按照天父的愿望去生活了。喏,我们现在是上帝之子了。做儿子的意识会引来成就,而做仆人的意识会引来匮乏。一旦我们在思想、言语和行动中扮演天父之子的角色,我们就会发现天父已满足了我们心中的所有渴望。

说到这里,这位演讲者站了起来。他祝我们晚安,并表示希望在我们到达冬季宿营地时与我们的许多伙伴再见。然后他就离开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