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奥修

 

 一个完整的人将会是一个科学家、一个诗人、和一个神秘家。毕达哥拉斯是一个完整的人,一个神圣的人。

 

  佛陀跟爱因斯坦一样是一个科学家,你可以深入洞察他的话语,他说:「不要相信我所说的,除非你经验过它,除非它变成你自已的了解,否则不要相信我。」这只能由一个完全科学的头脑说出来。他说:「不要因为它被写在经典里,就相信任何东西。经典也许是错的,谁知道?除非你变成它的一个观照,否则无法保证它的真实。」它也许在吠陀经里,或是在优婆尼沙经里——不需要相信或不相信。实验,经验!变成一个实验室,你自己的实验室。除非你认定,否则所有的相信都只是偏见,都是迷信的、不合逻辑的、没有基础的。真理被相信就是一个谎言。真理被经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现象。真理被相信了即是一个谎言。

 

  这是一种科学头脑的做法。

 

  佛陀也不是一个一般所说的诗人,他从来不作诗,但他是一个诗人!他走路的方式是诗,他看生命的方式是诗,他展现慈悲的方式是诗,他也许不是一般实际上的诗人,但他是纯粹的诗,他的存在是诗意的。有无与伦比的优雅围绕着他,他的生活有着无限的美,以及他带给世界的光辉灿烂——世界永远不再一样。在佛陀之前是一回事,在佛陀之后又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

 

  佛陀带给世界什么样的不同?他走在地球上,但是他属于彼岸。他就像你我一样,是具身的,但是他来自最终的源头。他的芬芳仍然在风中,那些警觉的人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在」,那个「在」是永恒的。

 

  耶稣也是一样,毕达哥拉斯也是一样……他们都是神秘家、诗人、和科学家。真正的人一定是一个完整的人,那也是我的教导:我不想要你们成为部分的,我不想要你们成为偏颇的,我不想要你们只生活在身体里,或是只生活在灵魂里。人们曾经试着那样做!因为那些努力,人没有变成他们与生俱来要变成的样子,人没有开花,他无法开花,除非所有那三个层面结合在一起,否则某些东西是缺失的,那个缺失的部分将会继续萦扰着你,将会继续带给你痛苦。

 

  那个缺失的部分将不允许你真的满足,那个缺失的部分将不允许你对神感激,那个缺失的部分将不允许你在无限的感激和感谢之中释放出芬芳,同时成为祈祷的,它将不允许你祈祷。只有一个满足的人能够祈祷,满足就是祈祷,祈祷是绝对满足的芬芳。

 

  像伊比鸠鲁一样地生活在身体里,像所有的神秘家一样地生活在灵魂里,但是不要拒绝伊比鸠鲁。我对完整的人的洞见也隐含伊比鸠鲁,跟隐含耶稣和查拉图斯特一样多。诗人刚好介于这两者之间,是你里面的神秘家和科学家的会合点。诗人存在于那里——在界线上,在边界上。让你的诗人也能够展现出它的实质。跳舞、唱歌、创造音乐。过着一种根植于科学瞭望的生活,同时具有诗的优雅和美,以及神秘学的深度。

 

毕达哥拉斯是一个完整的人,其他每一个人也都应该是这样。

 

摘自 奥修《毕达哥拉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