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问题:奥修,我们必须自由。但自由和自私的界限在哪里?

 

奥修:

 

Deva Pagal(提问者),我们需要明白自由。自由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东西,非常微妙,它是最意味深长的东西之一,因为自由等同于神。

 

那就是为什么马哈维亚拒绝了神的存在,因为他接纳了自由的存在,那就足够了。他把终极的自由称为莫克夏。

 

莫克夏意味着绝对的自由,终极的自由,这样就不需要神了。自由是神的另一个称谓。

 

有三件事需要明白。首先,有一种是你熟悉的自由:那是摆脱什么的自由。孩子想摆脱父母。奴隶想摆脱主人,摆脱上级。这是摆脱什么的自由。它是一种反应,它是自我在维护自己。我并没有说这有什么错,你必须观察自由的不同色彩。

 

当你追求摆脱什么的自由时,迟早你会掉进另一个陷阱——因为它是反应而非了解。那就是发生在过去所有革命身上的。

 

1917年俄国贫苦大众反抗沙皇,想要摆脱沙皇统治。他们获得自由只是为了再次变成奴隶,因为他们对自由没有任何积极看法。他们对自由的看法是负面的。他们的兴趣仅仅在于如何摆脱沙皇统治。

 

他们忘记了,他们完全忘了,只是摆脱沙皇统治并没有帮助,还会有其他沙皇等着你。

 

一旦你摆脱了旧沙皇,新沙皇就会骑到你身上——新沙皇会更有权势,他们会制造出更加危险的奴隶制度,因为新沙皇们知道你能反抗。

 

你已经反抗了旧政权:他必须打造出一个更好的更强有力的奴隶制度,好让你无法继续反抗。显然他会更加谨慎。

 

那就是发生在俄国的。斯大林被证明比所有沙皇全加起来还沙皇。他屠杀的人数比所有沙皇屠杀的人数还要多。即便是伊凡四世也不如斯大林可怕。

 

斯大林并非其真名,而是人们起的。它来自人们的赞美,但事实上这不是什么赞美。“斯大林”的意思是“铁人”。是的,我们把强壮、勇敢之人称为铁人。但事实上这成了贬损:结果他是一个铁石心肠之人。

 

真正有力量的人并非铁石心肠之人(没有心的人),因为没有心的话你就是台机器,你不是人。真正有力量的人既像钢铁一样坚硬,也如莲花的花瓣一样柔软。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人。但斯大林只是一块铁,一个机器人——没有心,没有慈悲,没有爱……

 

……

 

所以当你寻求摆脱什么的自由时……比如说,如果你寻求脱离/摆脱社会,现有的社会,那么你会掉进一种替代性的社会的陷阱。你会变成一个嬉皮士、雅皮士什么的,你会掉进同样的陷阱。

 

如果现有的社会不想让你留长发,那么在嬉皮士社区,你就会被要求留长发。如果你不留长发,你就会看起来很另类。人们会嘲笑你,他们会认为你是个愣头青。他们会认为你很蠢,你不是个叛逆者。

 

所以如果你试图摆脱一种奴役,你注定会陷入另一种奴役,因为你的内在机制已经被制约成了要当奴隶。你能改变主人,仅此而已。

 

基督徒能变成印度教教徒,印度教教徒能变成伊斯兰教徒,伊斯兰教徒能变成犹太教教徒——这不重要。你只是改变了主人而已,但你自己还是老样子。

 

一开始你依赖印度教的牧师,现在你依赖基督教的牧师。一开始你依赖《可兰经》,现在你依赖《薄伽梵歌》,但你还是在依赖。这不是真正的自由。

 

摆脱什么的自由,并非真正的自由。

 

(未完待续)

 

注:译者Aashna,仅对本人译文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