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各位,我是磁力服务的克里昂,向你致敬。你认为人类感情是从何而来?你认为爱从何而来?我会告诉你——它是你体内神的一部分!当你对其他人有非常多的爱时,为什么你会有那样的感觉?你认为那都是人类反应,不是吗?不是的。那是你体内的神的一部分,它在人与人之间变得更有活力。就算不相信神的人也不能控制那仍是如此的事实。你可能也不相信一个肾,但你还是有一个。你是自由选择的生物,因此你可以自由地选择接受现在此刻正在发生什么,或者不接受。你是完全自由的,而神灵不打算下来并感动你让你相信。这是我们给你的礼物——自由选择。

 

随从们正在充满此地!你瞧,当我进入像这样的地方时,我感觉到对人类的爱。很可能你并不相信我告诉你的这些事?真相就是那样,无论你选择要不要相信真相就是那样,就是有着许多灵体爱你爱得超过你的估量。我在诞生的风里,你到来的能量。在内次元里,没有时间,因此,它允许这种有趣的特性,我可以在你们每个人诞生时在那里,同时在这里跟你们交流。在你的三维空间,你正在说,嗯,克里昂正在此时此地跟我们谈话。但我同样在另一个地方对另一些人打招呼,他们正在进入帷幕的另一边而你们认为是死亡。当他们进入帷幕的另一边时我向他们致意,而我正在人类出生的各地方。我所做的一部分就是成为那接合点,那内次元大门,那些事情发生的地方。

 

这些事情没有一件与任何神的规则有关。它们与任何仪式或协议都无关。只有一件事与它们有关,而那是神的难以置信的爱。在帷幕的另一边,你有一个非常爱你的家族。我们想握着你的手直到你在产道的那一刻。当你穿过帷幕回来时我们想第一个拉起你的手。这是家人对家人所做的,而我想告诉你,亲爱的,当人类死亡时听到的第一个词语是,别害怕,亲爱的,因为你回到家了。那是神的爱在运转!你记得吗?

 

如果我们在此地作一些不可思议的事,那会是将我的感觉传染给你,因为我是克里昂。我代表着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群体。我代表着亿万份认识你的神的片段。我处于许多地方。我是个复合实体,在你所谓的次元之外。那让人难以理解,但当你与我在一起时会同样理解到,你是一样的。

 

很可能你是第一次在这里[或第一次阅读这些?]我知道谁在这里。很可能你和那个叫你来听一下这些演讲的人才进来?我只想让你听一下。这里没有强制你去相信这里所发生的,或者是今晚的讯息。然而,你可以帮我们一个忙吗?去开放你的心灵使你能够有所感受吧。因为这里有确认的能量,而我想让你注意一些事。我们不打算给你某学说。我们不打算给你准则。我们不打算给你某个为之汇报的地方。我们不打算叫你加入任何维组织。原因?你作为行走在此星球的二元性里的神的一个片段,早就拥有了一切,你属于神灵的家族,而你们全部都有此共性。你们全部,甚至是这里不相信的人。我知道你是谁。听我说,不信者:当你离开此地时,你会像此处所有人一样被爱着。仅仅是因为你不相信,并不会阻止天使们与你一起走出门。那就是它如何运作的。你害怕这种爱吗?它没有侵略性。它是被动的,只是等着你去感觉它。

 

我们计划在这两天里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已经整理好信息,使得那么多的信息能在一个相当短的时间内讲完。我今天所讲的,你同样可以在过去20年克里昂的通灵里找到各片段,但你需要查找。如今我们在这两次通灵里把信息统一起来。以下是这两天的培训计划:我打算说明人类的八个转变,从开始的注意到完全提升。它是个大范围的学习。用两个晚上的评论讲述完整的旅程。

 

现在听我说。这里没有准则。这里没有步骤。这些是转变而且并非在特定的时间量上发生。你们每一个都是不同的。你们每一个都必须在你自己的时间里达到自身的意识阶段。然而,人类希望问,这个阶段到那个阶段,或者这个转变到那个转变,之间需要多长时间?而那真的是没有答案,因为真正的知觉是个体的。是你自己与星球实相之间的关系,决定了时间的长短。

 

今天我们打算说四个转变,而最后四个将会在明天给出。这是多么宏大的故事啊!在开始讲故事之前,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关于人类走出他自我次元,并有勇气四处张望和询问自己是谁,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的故事。

 

人类所做的第一个转变是对知觉的好奇。他们问,这会是真的吗?那就是开端。作为治疗师的你,作为在路上的你,你们每一个都已经通过这个阶段。这个周末对你们一些人来说是特殊的,因为这是你通过你在这里存在的同时性得到更大知觉的机会。有不相信或者中立的人有所转变,会问,那真可能是真实的吗?那就是它如何开始的,而你坐在那里让它发生。

 

本周末对你会是特殊的。可能你从未让自己坐在某处而像这样被爱着?你明不明白和谁在一起?你明不明白,你身边有上百人从来没有将来也不会审判你,无论你是谁或者你做了什么?这是真的,由你去辨别(真假)。此地,此培训中,舞台上早已显示出各种颜色。对于那些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人,以及此认识的确认,已经完成了,真的,这是真的。

 

此信息并非不适当。它并不是叫你做任何事。它只是想让你开放你的心灵一会儿。记不记得你所作的第一个转变?记不记得知觉的感受?还记得吗?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接着是什么?此知觉的转变正是你爱上神的地方。通灵人讲的所有都是真的吗?如果还有更大的视角会怎样?生命如果还有更大的目标会怎样?这是个重要的转变,而90%的人类永不会做到。少于人类百分之一的一半的人会进行那知觉转变。

 

但那已经是足够了。算一下,去计算一下。七十亿的百分之一的一半——那是非常多人了!那同样也是非常多光了!那么,当你开始在心里感受到神的爱的那个转变发生后,跟着会有什么发生呢?你想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是吧?有些人类闭嘴不谈,因为他们不相信。但那是真实的。此意识转变发生期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正在决定是否去握天使的手,那天使在你生命里一直与你同在,而那天使有一个名字。那是你的高我。那就是第一个发生的转变,而且是一个大转变。

 

第二个转变是,当你决定那是真实的并且你打算去做一些事。这八个转变是人类精神道路上主修课题……笼统的课题,但这里你必须知道——有许多人从未通过第一个转变。他们会参加类似这样的会议然后离开,只是感受能量。他们会全心地相信它,他们会感受到神穿透他们的汹涌澎湃的爱。但那通常就是他们想要的全部。那就是他们需要的全部。然而,许多人想要更多,并问,我能做什么,使我能更接近那刚在我自己体内发现的天使?是不是有些事是我要在此星球上做的呢?有没有某种与神灵沟通的方法?如果有的话,它在哪,而我如何利用它?

 

该转变是人类存在的意图,去推动通往帷幕另一边的大门。坐在我前面的所有人,大部分已经推开那道门。噢,那里使人有点惊慌,是吧?因为现在你要做一些与你之前所有现实都不一样的事情!你的朋友们可能不再是朋友,因为该转变把你放置在一个知识的发射台上。祝福那些穿越此转变的人类吧,因为这是承诺。你并非处在黑暗中,而且你永远不孤单。因为在门的另一边有着一军团有着你名字的天使,当你推开那门,他们就会注入你的生命。你将有的第一感觉就是对于自己所做的感到平静。就让它成为一个证明,证明这是你生命中爱的适当感觉。

 

好吧,克里昂,我该怎么做?每一个人类都有不同的方式。有些人会冥想并说,我准备好了。告诉我怎么做吧。有些人会查书,寻找提升的步骤并找到某个体系。有些人会寻找知识,使他们对于试图做什么有更好地理解。所有这些都是适当的行动。每一个人类需要自己所需,依赖于他们的文化和在地球上的经验。神不会只是坐着说,你做错了。神很有耐心。如果你想用膝盖跪着爬一千台阶,以去到你准备好的地方,我们会陪着你一起爬。那是神的爱。没有审判。你是想要那过程的人吗?当你那样做时,天使们会坐在你旁边。

 

有人会问,嗯,这根本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嘛。你是在说,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对的。是吧?是的。用你希望的任何一种方式推开那扇门。喜欢多长时间就用多长时间。结果将会相同的。进入后将会流动你掌握的初始感觉。你不会知道该做什么,但你知道它是真实的而且它到达了。

 

这很难解释。这就像是有个永远处在黑暗中的人,打开了某扇通往光明的大门。有些人会等待,并不希望此时发现什么,而有些人会把门打开一点点,看看光是什么样的。然而,其他人,会猛烈地撞开门并说,亲爱的神,我准备好了。让我们去吧!告诉我需要知道什么。那就是第二个转变。八个转变中,这个是关键,因为这个转变真正开始了过程。此过程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因为人类不可能去忘记某事,特别是像这样如此深远的大事。

 

让我问一下:一旦你在此会议里爱上神,一旦你曾经看见我显示的颜色,你能够真的回到过去并避开吗?你能够假装从未见过它吗?你能够假装从未感受过它吗?答案是不可以。你知道发生过什么。

 

然后发生的事很有趣。有时候,从第二转变到下一个转变会有非常长的距离。那取决于人类想要多快前进。因此我们再次说,这里没有审判。有些人会说,嗯,我应该可以在几天或几周内完成此转变。真的吗?他们怎么去测量?你怎么知道它结束了?你怎么知道大门能开多宽?不知道。这是非常私人的。此房间里有提供便利者,他们整个生命目标就是帮你打开那扇门。你能开始接受这种说法吗?他们在这里帮助你在神的爱中放松,帮助你在神的爱中平衡。

 

早些时候,你听到导师,PEGGY[是指早上在会议上发言的 PEGGY PHOENIX DUBRO]。你知道她在此星球的任务是什么吗?这不是很难去定义。她是去帮助你平衡,使你能在内心感觉到神的爱。因此,当你已经通过此阶段并作为毕业生挺立时,会说,现在我更了解内在的掌握。她帮助人类打开那门并理解光。此教导在25年前并不存在。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此星球的振动并没有为此准备好。在和谐聚会之前,在能量里完成此理解会困难得多。此属性的教导有很多……它们作为新发现的能量里的新信息传播给你。

 

第三个转变是最难解释的一个。它是人类终于理解生命中光明与黑暗的意义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过去几个月非常多地谈到它,因为它是人类最难接受的事物之一。为了达到其它转变,你一定要通过这个转变,因为意识是那样的。你不可能进入下一道门除非你通过了这一道,因为每一个转变允许你经历下一个。你以线性的方式通过它们,并非由于它们的复杂性,而由于它们的揭示——以及意识——改变的性质。

 

三维中,人类作了些有趣的观察。如果有些奇妙而且伟大的事发生,例如治愈,他们说,这一定来自于神。我不可能那样做。它一定是来自于神。赞美神。如果某些真的非常可怕的事发生,似乎黑暗要抓住他们并把他们带到某个黑暗的地方,人类说,嗯,那一定是个魔鬼。那一定是邪恶的;撒旦他抓住我并把我从美好事物中拉开。你瞧,在此方面人类很有趣。他们对两方面发生的事都不需要负责,是吧?有好事发生,那一定是神所做。有坏事发生,那一定是魔鬼所为。因此我再问你,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只是中立地坐着,等着两者之一抓住你的灵魂?难道你对任何事都没有责任吗?

 

祝福那些人类,他们认识到好事或坏事中,都有黑暗与光明的力量。神在那里,而神也不在那里。让我解释一下黑暗。黑暗被定义为没有光。让我解释一下光明。光明是强有力的不包含黑暗的照明。黑暗对光没有任何影响,而光却能摧毁黑暗。人类拥有在地球上以自身存在创造黑暗或光明的选择。

 

这里有属于你不可置信的部分,也有你不想接受的部分。你生命中所见、所感或所听到的全部魔鬼都是人类意识创造出来的。此星球上所有最美丽的奇迹,甚至是死而复生,都来自于人类的意识。光的控制在你体内!

 

第四个转变是消除出生的业力以及理解你自身在灵性道路上的参与。

 

如果灵性觉醒从来没在你身上发生,业力的能量就会保留。这是阿卡什系统的一部分。你必须要清楚,你曾经活过许多次而且曾经有过其他生命。这些生命在能量上互相重叠,而且过去的生命经验影响着你当前生命经验的可能性。此古老的系统的名字就叫作业力。

 

在房间里那些已为人父母的人,让我问一下你们的孩子。他们是像张白纸那样出生并让你教任何事的吗?你知道他们不是的。谁教他们妒忌?谁教他们生气和愤怒?谁教他们害怕某些东西诸如水或某种动物?不是你,是吧?那么这些从何而来?为何某个孩子有这么多天赋而那个孩子就一点也无?为何这个如此爱人而那个如此聪明?啊,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是吧?[克里昂微笑]。为何这个是战士而那个不是?答案是业力。他们伴随着预定的能量而来。这将伴随着他们的整个生命,并且随着未解决的能量牵扯着他们的意识。

 

所有人类都有这个属性,除非他们自己选择使它作废,而此种能力只在20年里提供。如今每一个坐在我前面椅子上或者阅读着的人都有此能力。我会告诉你一些事,亲爱的:那些如今坐在椅子上的人,这些事仍然在你体内。他们相对应于某些你拥有的挑战,因为你从未允许它们离开。

 

以下是此过程的回顾:你放空所谓的非完整能量业力,离开预设的道路,并且开始为自己创造一股新能量,就像你毫无业力般来到此星球。你生命中一些特别的特点将会改变。你的恐惧将会离开,因为他们是业力的一部分。我的伙伴做到了。他可以指出他所做的地方。因为这个坐在椅子上的人是个左-脑工程师[是指李]。他曾经对海军兵役有过激情,而且也有作为隐士的特点。然而,当他允许打开放空业力的大门时,那些事离开了。如今,他的右脑已经像左脑那样发达。明显地,他出生就有的许多事如今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希望所有的。祝福那作此选择的人类,因为它一开始是不舒服的,然后才是对他们认识到他们真正地控制自己的未来的回报。

 

我们将以此作为结束:当人类站在他们进来时就有的业力能量之外时,这真的像是他们显露在神之前。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走向何方。他们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同步性将会来帮他们。他们根本不知道需要期待什么以及他们站在哪里。这就像他们是新鲜的而且是全新的,准备好去创造他们从未见过的道路。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不舒服的……然而,这里有我们给你的承诺以及第二个转变。我挑战你去庆祝那个状态——那不确定的状态。我挑战你去庆祝它。嗯,这里我是神。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不是很棒吗?而你的亲戚和你的朋友将看着你说,你真是疯了。而你能如何告诉他们,你站在那里而有一军团的天使握着你的手?

 

你有一个盛大的支持团体,而第四个转变就是那支持团体真正开始显示它自己。此转变允许你走进黑暗,吹一支口哨的曲子,无惧三维系统的缺陷。你瞧,此转变允许理解对你自己创造的自身参与。当某事是你创造时,你怎么会害怕它发生呢?当你创造自己的治愈时,你怎么会害怕疾病呢?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谁在这?

 

现场克里昂通灵,墨西哥城

开悟的八个转变第一部分

翻译:凭什么阻止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