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4 奥修每日分享

 

 

[门徒Radha说,她有一些紧张,比如“贪求上帝”,同时接受不了自己的愚蠢。]

 

奥修:

 

什么也不需要做。它们是需要的,它们也充满趣味!如果你一点也不蠢,你会变得聪明十足,生命就会变得太沉重。一点点愚蠢是好的,这样你也能享受。每一个伟人……他们并没有丢掉愚蠢,他们加以利用。他们将其转化成了自己的智慧。

 

什么也不需要丢掉,什么也不需要斩断,否则你始终会支离破碎,你永远不会完整。那个愚蠢的部分也是你。是谁在谴责它?是自我。事实上,那个愚蠢的部分比这个不停的谴责它愚蠢、必须把它丢掉的自我更加自然。

 

不要严肃——没必要,根本没必要。无论你是否接纳自己,你就是你。你的拒绝不会带来任何改变。它只会让你痛苦不堪,仅此而已。

 

如果你接纳,你就能跳舞、开心、庆祝。如果你不接纳,你就会变得严肃、紧张。所以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接纳与否,而是你是否想要开心快乐。

 

戴奥真尼斯(注:希腊哲学家)活到了100岁,曾经有人问他,为什么他总是很开心,个中秘诀是什么。他说,“每天早上起床,我都有两个选择——要么开心,要么不开心。我总是选择开心!”

 

让自己痛苦不堪有什么意义?!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开心,你就开始在改变了。开心幸福是世上唯一的炼金术。它是蜕变唯一的秘诀,没有别的秘诀。不开心的人永远不会改变,因为他们不改变,于是他们更加不开心。

 

开心之人不停的改变着,因为他们在改变,于是他们越来越开心,于是有了更多改变的可能性。为什么我说,开心是唯一的炼金术?因为在开心中,你在流淌,你的能量不是冻结的,它没有堵住。你有一个内在的能量、动态能量之舞,蜕变需要它。

 

当你不开心,你是呆滞、僵化的,跟石头一样,什么也不流动,一切都是冻结的。你怎么能够改变?

 

所以别严肃!对于那些寻求上帝的人来说,这是陷阱之一。那些寻求上帝的人几乎人人都严肃。不严肃的人对上帝没兴趣——他们才是找寻上帝的正确之人!

 

他们非常融入生活,融入爱,享受琐碎细小之事——“吃,喝,作乐”(另译:及时行乐)——他们行走在世界上,嗯?他们不去寺庙或教堂——它看起来太过严肃,看起来属于死亡而非生命。

 

他们才是正确之人,欢庆之人,能达成上帝之人。但不幸的是,他们永远没兴趣。有兴趣的总是压抑、悲伤、阻塞之人,那些某种程度上错过了自己生命的人:自我主义者,道德家,清教徒,各种病态之人。

 

他们去教堂,因为这些人,上帝进不了教堂。我能理解上帝的难处,因为你能拿严肃之人怎么办——他们会杀了你!

 

上帝就是生命所在之处,在那里,舞蹈仍然发生着,花朵仍在绽放着,河流仍在流淌着,繁星满天。他就在那里,在生命/生活里。上帝就是生命/生活。你可以忘记“上帝”这个词,但什么也不会缺失——“生命/生活life”足矣。

 

当我说“生命”,我指的不是大写字母“L”开头的生命,一个小写字母“l”就够了。只是一个简单的生命,甚至没有大写字母“L”。那种生命就是上帝。

 

所以这是一个问题,我每天都得面对这个问题。我想要你开心、快乐、欢快。我想要你疯狂的爱上生命/生活,因为那是知晓上帝为何的唯一方式。

 

当你迷失在了爱和生命/生活里,你就发现了他。当你头脑太过严肃,你太过追逐他,你可以继续追他,但你永远也找不到他,因为你不是那个正确之人。他不想见你。跟你为伴太严肃了。

 

上帝总是在躲开圣人,在躲避圣人上他做的很好。所以别当圣人!即便你是个罪犯也没问题。但要开心,因为一个开心的人不会犯罪。渐渐地开心会蜕变你。

 

你或许是一个圣人,但如果你不开心,你就已经犯了一个人能犯下的最严重的罪行了——不开心之罪。一个不开心的人也倾向于让别人不开心。你只能给别人你有的。

 

所以放下所有这些荒唐的想法!如果你想虔诚,放下所有的宗教。如果你想有一天知晓上帝为何,就彻底把他忘了——生命/生活足矣。更欢庆一点,嗯?这不难,只需要一点简单的了解。所以从这一刻开始开心起来,嗯?(Radha提问者笑了下)

 

那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还不允许你进社区。当我看到你真的在舞蹈、开心时,我会让你进来,否则你必须在门口再等等,嗯?你知道那是栅栏,因为我害怕严肃之人(奥修跟团体一起笑了)。他们能进来,把我正试着创造的一切给毁了。

 

我不认为你天生是个严肃之人。有些人天生就是病态,天生就是严肃的。要让他们放下这一点非常困难。但对于你来说,我看不出有任何困难。你能直接摆脱它,就跟你脱衣服一样简单。你就做你自己,不要纠结于严肃。很好,Radha(提问者),从这一刻开始,嗯?

 

译自:OSHO Hammer on the Rock,译者Aashn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