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5 奥修每日分享

 

 

注:此文为OSHO《水中鱼口不渴 The Fish in the Sea is Not Thirsty》(该书无中文版)翻译的连载,此文的上一篇为(可以直接点击蓝色文字阅读):现在你要为自己的成长负责,要成为一个朝圣者

 

“我笑了,”卡比尔说,“当我听到水里的鱼儿口渴了。”

 

他说的是你,而不是鱼——你就是那条鱼。卡比尔说,“我笑了…”诸佛一直在笑。

 

据说一位日本的佛,布袋和尚——世人称他为笑佛,打从他开悟的那一天起,他就开始笑,他一直笑个不停。他活了很多年,他会笑着从一个村镇来到另一个村镇,笑着从一个集市来到另一个集市。

 

他会站在集市上,他的笑声很吸引人,很有感染力,人们会聚集过来,开始跟着笑。笑声会继续蔓延……很快的全村的人都会加入进来。

 

人们经常问布袋,“你的讯息是什么?”他说,“笑就是我的讯息。”人们经常问他,“你为什么笑这么多?”他说,“我还能干什么?人是如此可笑,人是如此荒谬!”

 

那就是卡比尔所说的,“我笑了,当我听说水里的鱼儿口渴了。”

 

生命用其所有的喜悦、无限的可能性与机会围绕着你。你却哭个不停!随着你老去,你的痛苦也不停的加深。孩子们能笑,但你越变老,笑声就越消失了。每当你笑,那是虚假的,它只是一场假笑,它在你心里没有根。

 

为什么人们变得如此严肃?他们知道自己错失了某些东西。他们知道生命正从他们手中逝去。他们知道这不应如此,但事情就是这样——他们痛苦不堪。当有人达成了,比如卡比尔,他注定会笑。

 

如果一条鱼游到你面前,说,“我渴了,”你会做什么?你会同情这条鱼吗?你会对这条鱼感同身受吗?你只会大笑,你会说,“如果你渴了,那你真蠢。没必要口渴!你已经在海里了。你为什么要口渴?”

 

人活在痛苦、极度的痛苦之中。我们不停的隐藏它,因为把痛苦带给别人有什么意义?没人能帮得上忙。

 

我们心中继续怀揣着暗夜、极大的混乱、巨大的痛苦、深深的伤痛。我们藏个不停!告诉别人没有任何意义,没人能帮得上忙。最好别谈你灵魂里携带着的伤痛,最好把所有的伤痛都忘掉。

 

那就是为什么自古以来麻醉品这么重要。一直以来,人们利用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忘掉内在的伤痛,我们从生命/生活中制造出来的整个荒谬。

 

人们不停的谈论戒酒、戒毒,但他们不明白其背后的心理学。光嘴上谈戒阻止不了人们。你可以将其合法化,你可以明令禁止,但人们还是会用各种麻醉品。

 

除非人们变得喜乐,否则麻醉品禁止不了。如果人活在痛苦中,他需要一些东西好让自己忘掉痛苦。否则,他会受不了!

 

事实上,我自己的洞见是:如果所有的毒品、所有的麻醉品直接从地球上抹除了,人们立马会疯掉。全世界会变成一个疯人院。某种程度上人们把自己拼凑在一起。

 

他们可以喝酒,有几个小时他们能忘掉世界,以及这个世界带给他们的痛苦,他们能忘掉自己,他们能忘却自己。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不会改变任何事情。但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事情有所改变。至少有几个小时他们可以彻底遗忘。

 

唯有当静心变成全世界流行的现象,当每一个人都在自己内在创造出了某些静心品质,当每个人都觉知到,“没必要痛苦。痛苦是我创造出来的。生命并非痛苦。生命的本质是极乐。因为我的愚蠢,我才从中制造出了痛苦”时,麻醉品才会从地球上消失。

 

译自:OSHO The Fish in the Sea is Not Thirsty。译者Aashn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