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对问题的觉知过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我们有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或内在故事,逃避它,是头脑的策略之一;但如果太想解决它,仍然也是头脑的策略之一。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有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或内在故事,逃避它,我们上了头脑的当;但如果太想解决它,我们仍然上了它的当。头脑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维持它的存在或身份的。如果你的内心没有任何故事,它如何存在?如果你不理你的问题,头脑如何显示它的力量?所以警惕头脑的阴谋,别上它的当。

 

当内心令人痛苦或纠结的故事飘过,我们该怎么办呢?最省心、最少力的对待它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带着觉知,带着觉知对它观照,过正常人的生活——这也就是内观的品质,内观的做法。你不是逃避问题,也不是支持问题,你不以任何方式给问题赖以生存的能量或血液,你只是温柔的看着它,既没忽视它,也没忽略它,但你该干嘛干嘛。这是最好的与问题相处的方式。

 

带着觉知观照你的问题,不和你的问题交配,不给它任何一次繁殖的条件和机会,这样你的问题只是你的问题,除此之外它什么也不是。它不会再繁衍生息,也不会再蓬勃生长,更不会像兔子家族一样一繁衍一窝。问题在那里,得不到你心灵的任何营养支持,最终它会消亡,就像你生命里大多数的故事,没有你的支持都滑过去了,发生了就像没发生一样。当你这样对待你内心的问题,它在或不在,对你没有影响,就像天上的云,路边的花,或枝上的鸟雀一样。

 

人们解决心理问题的倾向习惯分析,倾向于找出问题的原因,好吧,即使你找到了最真正的原因——最能说服你心理的故事,那又能怎样?你得到了什么?我们内心的痛苦往往并非故事本身引起,而是心对问题的一种反应习惯——所谓头脑的习性,头脑就是靠那生存的。我们要矫正的并非仅是具体的故事本身,而是心的反应习惯。遇到内心痛苦的故事,不分析,不深入,不继续,只是保持对它的平等觉知,这就是消除头脑习性反应的方式。这就是解决方法,就是练习,就是修行。

 

用分析故事的方式解决故事,一般一次只能解决一个故事;而利用故事,练习保持对故事的平等觉知,不起进一步反应,是解决一类故事,乃至所有的故事——是解决头脑所有问题的方式。因此这个练习多么重要,这正是内观所强调的,这也正是内观重要性的显现。分析问题,找到问题的根源或症结,是一般人的方式,是用梦解决梦的方式;而不分析问题,不寻找问题的根源,只是对问题保持平等心,不起习惯反应,是修行者的方式,是用觉醒解决梦的方式。

 

如果你用前一种方式不能很好的解决你的内在问题,或你讨厌你有解决不完的问题,那么试试后一种吧。对一些人而言,内观是一种新的解决心理问题的方式。内观不仅是在寺庙里或内观中心的一种修行,你可以将它带到生活中来。当你在生活里遇到令人痛苦的心理故事,你可以那故事为对象,训练你的平等心觉知心,开展你的内观修行。在初中期,内观的要点是去除习性反应——去除我们贪嗔的习惯和对事物没有觉知的现象。

 

用内观解决具体的心理痛苦或心理故事的生活表现就是,带着对你心故事的觉知过正常人的生活。当你的心理故事到来,你该干嘛干嘛,只是保持对它的觉知,不干扰它,不改变它,不改善它,不改造它,不对它有任何企图心。你既不忽视它,也不重视它,只是以平常心对待它。你的心理问题有它存在的权力,为什么一定要消灭它或铲除它呢?不要对它如此暴力。你对待它应像孕妇对待自己腹内的胎儿,爱护它、温柔的抚摸它,比恨它、时时想铲除它、消除它更有利于解决问题。

 

不要再对自己的心理问题做无谓的无用功了,保持对它的觉知过正常人的生活。太想解决问题的心使问题得以持续存在。对问题保持平常心,当你对它平常,它也对你平常。当你重视问题,问题也重视你。如此问题就像恶狗一样咬着你不放。当你对问题持续做功,问题就像蚂蟥一样更加持续深入地进入你的内部。所以放弃对问题的执著,太想解决问题的心就是对问题执著的方式之一。很多时候,不是问题咬着你不放,而是你咬着问题不放。你何时能松口?被狗咬了有时不要赖狗,是你抱着狗头不放。

 

仅仅保持对问题的觉知,保持对问题的平等心,仅仅如此不做任何其他的功就是一种最有力的做功。这种做功常常事半功倍。而其他形式的对问题做功的方式,则往往事倍功半。带着对问题的觉知过正常人的生活,把内观的品质内观的精神带往你的生活,带往你的心理问题、心理故事。千万不要继续“想”你的问题,你知道吗?你的问题恰是想出来的。内观并不是想,它是以觉止想。请练习用内观的品质内观的精神解决你的问题,带着对问题的觉知过正常人的生活……

 

一念行者/

 http://blog.sina.com.cn/xnfm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