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三日与内在的上帝

   参加集会的人们离去后,我和伙伴们仍留在那里,不愿离开见证了那样一场大转变的地方。语言无法描述我们刚才那几小时里的感受以及我们在灵性上的巨大提升。

那句万有为一,一为万有始终像它刚出现时那样闪耀着光芒。我们说不出一句话,就这样一直待到天亮,并不觉得自己是在一所封闭的房间中。我们的身体放射出耀眼的光。尽管我们置身于一个完全从岩石中开凿出来的房间,但可以不受墙壁阻碍地任意出游。我们脚下的地面似乎并不存在。我们能自由地前往各个方向。语言根本无法表达我们那时的想法和感受。

我们走到了这房间的边缘之外,甚至走到了那座悬崖的边缘之外,完全没有任何阻碍。我们的衣服和周围所有物品都放射出纯净的白光。在日出之后,这光的亮度甚至超过了阳光的亮度。我们就像在一个巨大的光球中,可以透过它的晶体去观看。在我们看来,太阳似乎很遥远,像裹在一团雾中。与我们所处的环境相比,这太阳仿佛冷冷的,不怎么可爱。虽然温度计显示气温为零下十度,而且整个地区都被晶莹的白雪所覆盖,但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却放射出一种无法描述的热量、安宁与美。在这样的环境里,思想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我们在那儿又待了三天三夜,完全不想休息。我们没感到丝毫疲劳或倦怠。过后回想起来,我们觉得那段时间似乎只持续了几秒钟。然而当时我们能相互意识到同伴的存在,也能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在那儿既没有日出也没有日落,只有灿烂、持久的阳光。这并不是一个朦胧的梦境,而是每个瞬间都真真切切的现实。未来的神奇景象展现在我们面前。天际仿佛向后退去,直到没入永恒之中。用托玛斯的话说——它扩展成了一个由振颤的生命组成的、无限而又永恒的海洋。不过,那样的宏伟壮丽并不是单为我们保留的,每个人都注定可以看到它。

到第四天,托玛斯提议下去到存放文献的那个房间,以便重新开始我们的翻译工作。我们刚一做出要去那个房间的动作,就全体置身于那里了。请读者想像一下我们有多么惊奇和快乐。我们的身体没费一点儿劲,甚至都没有一点儿知觉,就从楼梯上飞到了两层楼下。现在我们在那个房间里了,周围都是我们曾翻译过的文献。这个房间被照亮了,温暖而又舒适。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在这里任意移动。

我们拿起一块粘土板,把它放好以便进行研究。这时那文章和意义立刻就给我们完美地翻译了出来。当我们要把那译文写出来时,一张张纸页上忽然满满出现了用我们自己的笔迹写出的文章。我们只需把那些纸页收集起来、装订成册就行。我们就这样继续干下去,完成了一册又一册。到下午两点钟时,我们弄完并整理好了十二册,每册都有四百多页。这个工作我们干得很愉快,丝毫不觉得累。

我们太专注于这项工作了,以至于没意识到房间里有别的人在。托玛斯忽然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打招呼。我们朝来人看去,原来是耶稣、玛丽、女主人以及钱德·森。这位钱德·森是专门负责文献的。我们原先叫他文献老人,但这时叫他文献青年。来的人里还有巴热·依朗和一位陌生人。别人向我们介绍说他叫拉姆··拉赫,但大家都亲热地叫他巴德·拉赫。

一张桌子清理出来,预备给我们用餐。我们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耶稣开始讲话。他说:万能的天父、渗透一切的本源,你从我们自身的最深处照射到整个世界。你是光,是爱,是美。我们今天体会到了这光、这爱、这美的益处。我们只要愿意,就可以永远享受这些益处。我们在这闪耀着永恒火焰的祭台前鞠躬。这火焰便是完美的爱,是和谐,是真正的智慧,是无尽的虔敬,是纯粹的谦卑。这神圣的火焰闪耀着光芒,永不会黯淡下去。它来自这些人的灵魂深处。他们此刻以真正亲子关系的名义、以恭敬子女的名义、以忠诚友爱的名义聚集在一起。这火焰出自于这些对我们来说亲近而又亲爱的人。它在空中散开,照亮大地上最偏远的地区,好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它的光亮,并能从它那纯洁无瑕、永不枯竭的爱中获益。

这光、这美、这纯净所发出的锐利光线,会穿透那些聚在你祭台周围的人们的敏悟灵魂与心灵。我们现在觉知到了这些爱的光线。它们的光辉散播到整个宇宙当中。我们将它们发送出去以转化这个世界并改造整个人类,使他们和谐起来。我们向那居于我们每个人内在的纯粹、真正的上帝之基督致敬。我们与上帝面对面地站在一起,与祂同等,与祂合一。我们再次向居于我们自身最深处的上帝、向我们的天父致敬。

耶稣讲完话后,有人提议再回到我们曾目睹钱德·森复活的那个房间去。

我们刚一转向房门,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这次我们意识到了自己的移动,却没意识到自己想这么做。尽管夜幕已经低垂,但我们的路被照得极其明亮。我们发现那个房间还是那么光辉灿烂、明亮辉煌,跟我们离开它时一样。

对我们来说这房间是一座圣殿。它仿佛是被各种潜能所照亮的。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在这儿我们得以完成了向灵性迈进的一个阶段。而在那之前,对作为世俗之人的我们来说,这是难以想像的。从那一天起直到四月十五日,也就是到我们上次离开的那一天,我们每天每夜都和所有大师在这里聚会至少一小时。在那些聚会期间,这个房间完全没有了岩石构成的外观。我们似乎总能透过墙壁,直看到无垠的太空中。正是在这个房间,那些限制我们意识的屏障被消除了。正是在这儿,未来的广阔景象展现在我们眼前。

此时我们都坐到了桌子前面。耶稣再次开始讲话。他说:要想创造并实现,就得出于真诚的动机,并且要把思想全部贯注于一点,也就是说要集中在一个理想上。你们可以变成这个中心点。如果人们不先表达出一个理想的话,那就什么都形成不了。

曾经有一个时期,人能完全意识到自己就是这个核心动机。那时人在生活中能充分认识到自己所继承的东西以及自己的专长,能活在一种你们称作天堂的境界中。但是除了极少的几个人外,所有人都放弃了这神圣的天赋。如今,他们中大部分已完全意识不到这神圣的才能了,而这个才能是人类真正的继承物。

人一度做成的,还可以再度做成。这个法则支配着你们在自己周围所看到的一连串变幻不定的生活与现象。它也支配着你们的生命以及现存所有造物的生命,因为所有造物都是有生命的。过不了多久,科学就将向你们提供充分的理由,以证明物质并不存在。一切物质都可以归结为一个简单的、单一的元素,而这个元素包含着无数遍布宇宙的粒子。所有这些粒子都处于完美的平衡状态,回应着振动产生的影响。

单从数学方面看,一定得有一个明确的推动力、一个初始的作用力、一个创造性的力量,才能把这无数中性的、普遍的、极具穿透力的实质粒子聚集起来,使它们呈现出特定的物体形态。这个力量不是仅仅产生于粒子之中。它比粒子更广阔,却又与粒子联结在一起。

我们通过思想和明确的行动来与振动体系合作,挑选出那些粒子。物理学按照其推理逻辑,将不得不赞成这种看法。那时学者们将会承认:存在着这样一种因为无作用而尚未被了解的力量。但这种力量之所以显得无作用,只是因为它尚未被了解。

当人们了解了这种力量并与其沟通、对其加以实际应用时,他们会发现这个力量或法则完全可以划定出特定区域,以对通用宇宙能量进行特定的应用。

这一应用经过必然的发展,就会建立起你们眼中的物质世界及其种种现象。

如果一切合乎逻辑地进行下去,那么每一个阶段都应该为下一个阶段打下良好的基础。当人们有条不紊地前进时,当人们在思想与行动的完全和谐中发展时,他们与那个力量是真正协调一致的。这时,那个力量就使你们可以在无限宽广的范围中,去挑选达到某一目的所需的手段。当某项宇宙发展的指令得到承认时,生命和能量就会据此加以分配。

这样建立起来的世界并不是物质的。这和你们以前想的不一样。你们不应该把这个世界定义为物质的。世界是灵性的,因为它来自于圣灵。这个断言是合乎逻辑的,是确实的,也是基本的。既然它是合乎逻辑的,那它就是科学的。如果它是科学的,那它就是理智的。这是与理智生命相结合的生命。而与理智相伴并由其所指引的生命就会变成意志,甚至会由此而变成使命。

灵是振动的、原生的、初始的力量。人可以与之接触并使用其力量,只需要接受它,知晓它的存在并让它显现出来。那时它会完全服从你们的命令,并变成一个永不枯竭的生命源泉。这生命是永远常新的。它会从你们自身的深处喷涌出来。根本不需要长年的学习、训练、吃苦和穷困。知晓这个振动的存在,接受它,然后让它通过你们流淌出去吧。

你们与那创造性思想的伟大实质是一体的。这使你们能够知晓万物的存在。在那伟大、仁善的上帝本源之外什么都没有。这个本源充满了整个空间。你们一旦知道了这个,你们就是这本源了。

当你们利用自己的基督力量去表达这个本源时,就通过自己的思想、话语和行动扩展了祂的活动。你们越多地表现这个力量,它就会越多地涌向你们。你们给出的越多,就越是会被给出的东西所充满,而那储备是永不会枯竭的。

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得去一个秘密地点离群索居,而是要待在原地,处于平静之中,甚至处于你们所说的问题旋涡之中,或是处于最严酷的考验当中。那时生活将不再是一个旋涡——它必定会变得安宁而又沉静。你们现在了解了思想的重大活动并与之联结在了一起。和这个重大思想活动相比,外部活动是微不足道的。这个重大思想活动就是在你们所在之处让自己变得平静安宁。要看到你们内在的上帝——祂比你们的呼吸更贴近你们,比你们的手足更接近你们。把你们的所有思想活动都集中到祂上面吧。

上帝是谁?你们如此专注于祂的这个上帝在哪儿?上帝并不是一个外在的伟大存有。你们用不着先把祂引入自身之中,然后再把祂展现给世界。上帝就是你们通过自己的思想活动产生并扩展的那个力量。这个力量确实就存在于你们的内在和周围各处,但是除非你们想到它并清楚地知道它的存在,否则它就是无效的。而当你们确知它的存在并想着它时,它就会无穷无尽地从你们那里发散出去。这样你们就把它展现给了这个世界,而这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益处。你们得自己去执行天父上帝的行动。祂就是那个执行的力量。你们这样做时,要把向一切仁善推进的这股冲动当作自己每个思想的动机。那时你们就是实现完美的上帝,就是天父上帝——那个耕作者、放大器和发射器,那个真正的、精确的创造者。这时,那百万雄师便会跑来响应你们的召唤。这就是上帝,就是由你们那里发散出来的唯一的、真正的上帝。

要怀着敬意和深刻的思想,诚心诚意地声明上帝就住在祂的圣殿中。这殿堂就是你们纯净的身体,就是你们所呈现出的这个样子,也就是它今天真实显现出的样子。你们就是那真正的基督,与上帝一同住在这殿堂内部。你们这活跃的身体是一个神圣的居所,里面包含着世界。你们是一个能量中心,接收那真正的神圣本源,以使其能够显现出来。你们要知晓这一切。你们将越来越充分地表达出你们所是、所爱的这个上帝。你们将会崇敬,将会赞颂,将会把你们那不断增强的爱散播到人类当中,好使人类能够凝视着基督——那依然存在的、胜利的人神。

那时你们将怀着最纯净的喜悦说:如果有人口渴,就让他进来大口地喝那纯净的生命之水吧。喝了这水的人就再也不会口渴了。你们以这种方式所使用的力量就是上帝。天父之子会立刻做成天父所做的一切,而这要求你们一定得谦卑,得在这伟大力量面前躬身致敬。真正的谦卑不只是一种谦逊的态度,还与那驱动它的力量结合在一起。

凝视、赞美、祝福并感谢这力量吧。你们会因此而使它更多地涌来并变得更加有效。你们也会更轻松地与它接触。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你们说要不停地祈祷。你们的日常生活应该是一场永久的祈祷。

当人知晓这力量的存在并满怀信心地去运用它时,就会对这力量有充分的认识。它是普遍的、万能的。让它显现出来吧。它将在各种情况下涌向你们。它涌来的量与你们散播出去的量相当。因此你们要表现得如同上帝,把这力量散发出去。它是你们内在的天父上帝,而你们与天父是一体的。你们不是仆人,而是儿子,是那个最初起因的孩子。我所拥有的全部我是都属于你们,因为你们就是我是

做工作的并不是我,而是天父中的我是。是我内在的天父做出了那伟大的成就。当你们在工作中有意识地与天父相通时,就不会再遇到任何限制或阻碍。你们会了解到自己拥有成就万事的神圣权利。像我一样地去做基督吧,去当天父所生的卓越的、真正的儿子。通过表现出上帝,我使祂从内在活了出来,好让人们有一天能够说:所有人都是上帝。

从古至今最伟大的布道词就是:看着上帝。这意思是说看那在你们自己内在的灿烂辉煌的上帝。祂出自于你们,也出自于每一个人。当你们看着上帝而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时,你们就会爱上帝,就会只崇拜祂。那时你们就真的看见了上帝。你们就是天主,就是那伟大的立法者,就是那律法的颁布者。

当你们祈祷时,要回到你们灵魂的密室中,在那儿向天父祷告。祂就在那里面。祂会听见你们的话并会公开给你们奖赏。祈祷吧。为了能把上帝更多地散播到世上而表示感谢吧。这会给你们一种更高的眼界、更宽广的视角、更高尚的理想,不是吗?

 

讲话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都从桌边站了起来。大师朋友祝我们晚安,然后离开了。我们又待了一会儿,谈论着所有这些经历,并决定回到我们在村中的住所去。起身时我们立刻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没有灯光我们怎么能找到路呢?

除托玛斯外,我们每个人都表达了这同样的想法。而托玛斯说:看看我们被旧习惯束缚得有多严重。看看我们是多么不可救药地紧抓住旧观念不放。在这儿,我们完全浸没于这个光中。自从那些已成为我们亲爱朋友的大师走后,这光丝毫都没有减弱。这正是一个机会,可以让我们走向前去,表明我们信任自己,信任自己内在的力量,相信自己能做出和他们一样的业绩。难道不是这样吗?至少让我们尝试一下吧,勇敢地朝着成功迈出一步。我们对这些神奇的朋友依赖得太重了,以至于离开他们一会儿都觉得像是受了伤害。如果我们不能变得独立起来,去做成一些小事,那我们将永远做不成那些大事。我确信他们离开我们正是为了给我们提供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让我们凌驾于种种困难之上并战胜它们吧。

动身之前,我们中的一人提出最好先思考一下该怎么做。但托玛斯用坚定的声音反驳说:不。如果我们要走,那就立刻走。在看到了那些征象并参与了那些事件之后,我们必须果断行事,否则就再也不配得到任何尊重。

于是我们走下楼梯,经过各个房间,穿过隧道,顺着梯子下去,到达了村子里。在我们行走时,我们的路是完全被照亮的。我们的身体不再有丝毫重量,移动起来极其轻松。我们到达了自己的住所,为这次成功而欣喜若狂。从这时起直到离开那个村子,夜里我们都可以在没有人造光的情况下,去我们想去的任何地方。我们一进入卧室,那里就被照亮了,放射出一种无法描述的热与美。

我们几乎立刻就睡着了,早晨很晚才醒来。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