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光之工作者的系列章節裡,我們已經或多或少地按年代順序講述了光之工作者靈魂的歷史故事以及他們的內在發展。此故事可能給你的印像是:你是從時間A 點發展到B 點,從黑暗走向光明,從愚昧走向智慧。在某些方面,是這樣的。然而在這最後一章,我們希望請你把注意力轉向另一個角度。這個視角把你提升到時間之外,提升至此特定歷史之外,並讓你與自己的永恆存在――你的多重次元性――相識。

 

你有一部分是完全獨立於時空的。這部分可隨時隨意自由地進入任何體驗的次元或領域。它任何時候都可自由地選擇黑暗或光明。從你的世俗角度來看,你以線性方式從A 點旅行到B 點。例如,你經歷了我們討論過的內在發展的4 個階段,一步接一步。然而,從永恆的、多重次元的角度來看,真正的你並不隨時間發展,而是在體驗這發展。真正的你不需要發展。它用自己的自由選擇允許這一經驗進入。此選擇的驅動來源於對二元性體驗的偉大價值的深刻認知。

 

從你永恆的、靈性自我的角度來看,任何時間你都可以自由地體驗從A B Z 線上任何一點和以外之處。你可以在任何時候為自己激活任何意識的現實,因為從終極的角度來說,你卡在內在發展的某一階段的這個想法只是幻象。我們之所以想把你的注意力引向這一觀點的原因是,它可能幫助你突破內心的障礙。它可能幫助你穿透幻象的帷幕,並直接接觸你自己的光我(Light Self ):你真正所是的天使能量。要掌握這個看待你自己的真正角度,我們需要詳細說明時間這個概念。

 

時間

 

在全一的最高層次裡,沒有時間。這是神靈、神、純粹存在的層次。在這層次,沒有發展,沒有“成為”,只有“是”。在全一的最低層次,經歷到的分離是最強烈的,一個空洞的、線性的時間概念被啟用。我說的“空洞”是指時間是一個科學的抽象概念,完全與主觀、感覺無關。此概念內的時間是你之外的一個客觀結構。時間像一個外部框架那樣覆蓋你的經驗。例如,一個你用來申請工作時遞交的“履歷表”,往往包括這種事實的客觀時間表。這一年裡我做這個,那一年我從那學校畢業,等等。你強調事物的可見外部一面。事物的內在一面——動機、意義、主觀——被排除在外。

 

在全一和分離之間的能量層次上,時間是一個隨你經驗而“上下波動”的現實。時間是一個經驗上的概念:劃分經驗的一種方式。在這些層次裡,存在著時間,但它不是獨立於你的經驗或經驗之外的東西。例如,在你睡眠之中和死亡之後遊歷的星光層(astral planes )中並不存在“時鐘時間”。時鐘時間是把時間從主體上解開的最大嘗試,主體即你和你的經驗。它是一個主要的幻像。在星光層,時間是你經驗的節奏。你有時候休息,現在和某人見面,然後自學,等。哪個階段結束和另一個階段開始的時間點,並非取決於時鐘時間——外部的東西——而是你感覺的內在流動,那對你是自然而然的東西。

 

這種對時間或節奏的自然感覺,也可以是地球生活的一部分。時間的主觀性,即時間在不同的情況下體驗起來不一樣的事實,是大家所熟悉的。當你玩得開心時說“光陰似箭”,而當你在牙醫的等候室或在超市排隊時,時間似乎陷入停頓。現在,你內在的懷疑論者可能說:當情況消極地被體驗時,時間被覺得是慢的,反之當情況積極地被體驗時,時間被覺得似乎走得更快。但時間本身總是相同的,按相同的習慣滴答滴答,不論我們如何經歷事情。這是時間的“客觀框架”概念,也被稱為時間的線性概念。它源於對時間的一種理性的科學推論。

 

但請想像一下沒有時鐘,沒有白天黑夜,沒有諸如太陽、月亮和潮汐等用來測量時間的天然影響。然後,你只能依靠自己對時間的主觀感覺。你對時間的客觀測量工具——時鐘——不是真的基於某些外部的東西;它是那些希望劃分和歸類的人類思維的產物。人類思維已經從地球的自然現象裡歸納出事物的一些規律。但是獨立於人的時間是不存在的。它是一種幻像,是某種陷入分離信仰的意識產物。

 

時間本質來說是主觀的。時間是劃分經驗的一種方式,因而你可以理解經驗。例如,你說某人:“他是一個老靈魂。”你真的是指他的年歲或人世的數字嗎?抑或你用“老”這個詞代表他表現的特定品質,如智慧、平衡和安寧,而不是一定量的時間?“老靈魂”一詞裡涉及的時間實際上是經驗。

 

時間在字面上的充分意義是內在層次的“動態生成”。這可能是一個到目前為止的有用概念,因為它可以幫助你闡明事物的自然節奏或流動。但作為一個超越你的客觀事物,這個概念往往局限了你並使你分心。你並不局限於某個具體的時間線。你不是一個線性存在。在你目前所經歷的時間框架之外,還有各種你存在的層次。我們現在希望你注意到的正是你的這個方面:你的多重次元性。

 

多重次元

 

根據時間的線性概念,你不可能同一時間出現在多個地方。在這種概念裡,“你”指的是你的身體、與你身體/ 大腦相關聯的你的意識。(科學還不能解釋身體和意識究竟是如何連接在一起的,但它確實認同一般來講意識沒有身體無法存在。)根據“完全”主觀的時間觀念,你出現在你意識所在的地方。而你在時空中所處的地方則是由你的意識焦點,而不是你的身體位置決定。

 

例如:你在車站裡,等待火車到達。火車還要一些時間才到,所以你只是坐在那裡,發了一會兒呆,你沒有註意到此時自己進入了一種變化的意識狀態。你想起了昨天與你交談的某人。你記起那對話,清楚地記得它如何影響了你。你重溫那對話的某些方面,把它從過去拉到了“現在”。你在這裡實際做的是:回到了過去,重溫了那一刻的能量。而你“現在”的能量與過去的能量相互作用,可能會改變你在那一刻的經驗,從而改變過去。

 

我們說的改變過去,並不是說你改變了任何物理事實,而是你用一種不同的解釋或觀點來覆蓋它們。但是,通過改變對過去特定事件的感覺,你在一定意義上為自己改變了該事件。這裡有個例子。

 

你跟某人進行了一次交談,儘管你對他的評論根本沒有批評的意思,但是他對此很惱怒。他開始罵你,然後掉頭就走。現在輪到你覺得生氣了,你同時還感覺到被誤解、憤怒和震驚。回到家後你有好幾個小時覺得困惑,但之後你放開了它而且睡了個好覺。第二天早上在火車站上,你在等火車,突然之間你回顧起了這次突然出問題的交談。你現在突然用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它,並意識到那個人為什麼對你的評語這麼冒火。你記起了一些他的往事,那些事你本已忘記。現在,你可以用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他的情緒反應了――當它與自己無關。你意識到並不是你造成了對他的傷害,你只不過觸動了他的舊傷疤。這種觀感在你內心啟動了不同的情緒反應。你感覺到解脫、領悟以及諒解。“噢,我明白了,現在我理解了,這個可憐的傢伙。”

 

在那一刻,你正在重新創造過去。你正用不同的解釋覆蓋它,從而取代了你當初的反應。要清楚的是,這並不是說你當初的反應就沒有發生,而是說那憤怒、震驚和誤解的能量,已經被轉化為理解和寬恕。一次“靈性煉金”在過去和現在的互動中發生。

 

真的,物理事實並不是那麼重要。你對那情形的感覺,你對它的能量反應,才真正塑造了你的生活和現實。因而,我們可以恰當地說,你可以穿越時間回到過去處理仍需處理的能量,從而改變過去。當你在火車站進行你的時間旅行時,還有些意識仍然存在於你的身體裡。你可能會在回憶的同時感受到自己的手越來越冷,或聽到一些年輕人正在你身後大聲講話。

 

意識能夠分割自己。它可以在同一時間出現在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說,意識可以在同一時間住在不同的能量實相裡。這就是多重次元的含義。你的意識不受時空限制。雖然你在地球上的一生有一個基本的協議,即意識的某部分始終連接著你的物質身體,但你的意識不會因此就僅限於一個特定的時間點。你不受過去或將來的限制,因為它們也不是固定的。它們是經驗的流動場。它們是可變的,而你可以從“現在”跟它互動。

 

雖然你可能認為自己被囚禁於身體裡,但是你的意識是多重次元的。你可知道這個說法:“她留在過去出不來。”有的人不能放開過去,她的意識中充滿了過去的經驗和情緒,如遺憾、悔恨或悲痛。這個人的確“不在這裡”,她在過去。她正在從現在的時刻跟過去打交道,卻不是以解放、煉金術的方式。她的身體目前出現在這裡現在,而她卻留在過去。時間對她來說是靜止的,儘管時鐘滴答地走過了幾個星期和幾個月。這是因為她沒有在經驗上移動。她沒有與生活和體驗的自然過程一起流動,這是多重次元的一個例子。就算你把自己局限在這種狹隘的意識聚焦裡,你仍是多重次元的。我的意思是:多重次元不是你會變成的,而是你本來就是的東西。它是你的本性,是你存在的自然狀態。

 

真正的問題是:你如何以解放和轉化的方式來做一個多重次元的存在呢?你如何這樣使用你的多重次元性:即你可以自由地穿過次元,而不失去與自己神聖靈性的聯繫呢?從一個智慧和覺察的位置來成為多重次元:這就是你的靈性天命。你的天命是要成為完全有意識的多重次元創造者。

 

成為有意識的多重次元的意思是,你釋放掉了線性時間的幻覺,釋放掉了你只是你的身體的那個概念。成為有意識的多重次元,就是把自己等同於體內的聖靈(神),它絕對自由地進入任何它選擇的經驗領域,即次元。成為有意識的多重次元是新地球實相的本質部分。

 

你苦苦糾纏於多重次元概念的原因是,你用物理的方式考慮“同一時間出現在兩個不同的地方”。你的身體不能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兩個物理地方。然而,次元不是物理地點,或者說,不是“大塊的物質”。次元是意識的領域,是遵守某些能量法則的意識界。你的意識能夠在同一時間參與不同的次元。這發生在“當下”。有過去的實相、未來的實相、星光層的實相、前世的實相、你體內天使的實相,甚至更多,它們全都在你體內交叉和相遇:此時此​​地。你現在就是多重次元的,但是你是有意識的多重次元嗎?你允許各次元進出你嗎,你能接納它們所帶來的能量,並認出它們是你的嗎?

 

你始終與其它你在其中的各次元互動著,但如果你有意識和接納地去做,你實際上是在轉變那些次元現實。通過擁抱那些次元里的阻塞或壓抑能量,並把它們保持在你的意識之光裡,你解放和整合了自己的各部分,從而改變了現在。許多意識的領域在你體內相遇,而你本質上是主人,你可以選擇體驗它們任何一個。你自由地遊歷它們任何一個,快或慢,近或遠。只要你跟自己你體內的聖靈(the Spirit )認同,你就會保持“我是自由的”這個意識。

 

但是,當你卡在局限思維持有以下想法時,如“這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准的”,“這將出錯的”等等,就沉入了分離的幻覺。你陷入線性時間的幻覺,幻想著自己是一個身體,幻想著與神分開。這樣,靈魂暫時地“綁定”到某些經驗領域。靈魂忘記它的真正起源,其神性和自由。這個陷入或“綁定”,也被稱為業力。

 

要“解開”或鬆開,往往經歷所謂的“內在成長”的若干步驟或階段。從人類線性的角度看,你正“釋放業力”,並根據我們在“光之工作者”系列所說的四個內在發展階段慢慢轉變自己。然而,從靈性的角度來看,你只不過是恢復到你神聖意識的自然狀態。從這一點來看,釋放業力沒有別的,只是記起你自己的神聖。

 

你的光我

 

許多次元,許多意識領域,在你體內集合起來。你是真正的主人,是整個次元領域的造物者。你是有許多光線的星星,一個有許多顯化的靈魂意識。你可以自由地激活你選擇的任何現實。如果你放棄了線性時間或年表的概念,你就允許自己相信過去或將來並沒有決定自己。然後,你可以感覺到自己在各次元振動領域的中心,這些振動全部都發源於一個神聖的、永恆的來源:你自己。

 

想像一下自己處在所有這些現實、所有這些可能性的中央,然後為自己選擇帶有最多光的一個。你選擇了領域中最明亮、最可愛的光線,現在,花一點時間,進到光裡面去,並感受一下“成為”那光是什麼樣的。

 

這就是你的光我。這就是你最像神的部分。傳統上,最接近神的存在體被稱為大天使。而那就是你,在這個次元,在此刻。你真實不虛的是大天使。

 

大天使是非常接近神靈或神的存在體,但它們並不是完全與神一體。他們離絕對意識有一步之遙,那絕對意識意味著純粹存在而沒有差異、生成或個性。大天使有幾分個性。他們每一個都有唯一性。大天使可以說具有一定的特點。但人們不能說神或神靈有特點。神是一切和全無。正因為如此,大天使已經進入“分離的領域”,“我”與“其他”的領域。他們是二元性的一部分,但卻很輕微。

 

大天使是神的一面,它作為一個特定存在、某種特定形式顯化自己。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稱之為原型(Idea ),用我們的話來說,是一個基本或“原型”的能量領域,它超越物質世界。大天使是這個意義上的柏拉圖原型。有愛的大天使(原型)、真理的大天使,善的大天使等,每一個都體現了神特定一面的能量。大天使更像是帶有個人特色的能量而不是人。

 

為什麼神靈或神用這樣的方式具像化自己?這是源自於他這樣做時的創造喜悅。大天使能量是神永無休止的創作喜悅的表達。大天使不在神之外。沒有什麼東西在神之外。神在萬物之中。神作為“神靈的一面”(spirit aspect)存在於所有被造的能量裡。正是這一面使所有這些能量歸於一。

 

區別某生命與另外一個生命,使之不同和獨特的東西是,“靈魂的一面”(“ soul aspect)。靈魂的一面涵蓋生命的個性。所有有個性的被造生命,其實是神靈和靈魂的集合,是意識(神靈)和經驗(靈魂)的集合。創造是神靈和靈魂的舞蹈。

 

大天使,可以這麼說,是神最早生的孩子。不是線性意識上的“首先”,而是非常接近神的意思。他們神性之內帶有深刻的認知,“神靈一面”。人類把大天使想像成明亮和純粹的光。有不同的大天使。每一個大天使都散發像太陽那樣的光線。通過越來越遠地散發這些光,大天使接觸未知的空間,新鮮的經驗領域。大天使能量向外延伸,在此自發的創造性動作裡,它偶然發現了那些不同於(Other )自己的東西:不是光、而是黑暗的東西。黑暗在這裡只是意味著:離全一/ 神靈更遠,更捲入個性的領域。

 

神或神靈既不是黑暗的也不是光明的。神只是“是”。大天使是光的存在體。通過創造光,神同時也創造了黑暗。這只不過是因為大天使在二元性的次元里,在全一之外。他們有個性的感知。光我(天使)的創造,伴隨著黑暗自我――那缺乏光的自我部分――的創造。此極性裡存在著美麗,因為它構成了創造的動態性。

 

神,純粹的存在和意識,渴望體驗,而這種體驗是通過創造的宇宙而獲得,通過她臨在於其中的光明和黑暗而獲得。進入二元性領域後大天使會體驗什麼,神不知道。這就是她所渴望的:不去知道一切,只去體驗新東西。

 

邁出了全一,大天使們進入了一個空的空間:潛力的空間,無限可能性的空間。大天使們發現,他們可以創造出許多形式並居住在裡面。你作為一個意識存在而寄居的每一種形式,都擁有特定角度或觀點,使得“未成形的意識”以特定方式去體驗事物。

 

大天使出去體驗冒險的整個過程,可以描繪成一個熠熠閃爍的光的巨大瀑布。大天使的能量從上帝/ 源頭那裡傾瀉而出,像一道閃閃發光的明亮水波洪流,四面八方流去。在這個巨大的水流中,小水流從中分開,劃分成更小的溪流,直至變成液體光的微小點滴。這些點滴可比喻成獨立的意識單元,每一個都有自己的一套體驗。神靈和靈魂的舞蹈,現在正式開始!

 

獨立的意識單元,我們稱之為靈魂,繼續他們的旅程。他們體內深處帶著神靈或源頭的能量,還有他們起源的大天使能量。但隨著旅程越來越遠,他們有可能忘記自己的來源,忘記自己的神性,並迷失在黑暗和幻想裡。這種“黑暗-光明”兩極性的最好體驗方式是成為人類,生活在地球上。

 

當我們描述大天使從源頭散發並最終成為人類的過程時,我們似乎在講一個線性的有順序的故事。但情況並非如此。從神而來的能量散發或瀑布發生在“現在”。這個故事告訴你“現在”你有的各種身份,而不是你在某些遙遠過去的身份。在此非常時刻,你體內有一層純粹的大天使能量,一層純粹的光。你體內同樣也有多層的混亂和恐懼。但你可以選擇,任何時候,成為光我,你所是的天使。這不是某些你需要發展的東西,這只不過是你所是的一部分。重要的是要認識到,你不需要尋找靈性大師,指導靈或天使。你之上沒有權威。你自己就坐在那些“最早出生的”之中,坐在神的寶座旁。你自己就是神和天使。

 

與你的光我取得聯繫的最簡單方式是,連接你內心的純意識層,純粹神靈。這個你通過在內部和外部層面保持寂靜而做到。那時你所體驗到的寂靜其實一直以來都存在於你之內;你只需要知曉它。當你連接到寂靜――你體內永恆的次元――時,你可以感受到靈去體驗的渴望。從這個渴望裡,誕生了你的光我。靈魂在神靈和經驗的相互作用之間、神性和人性的相互作用之間體驗到最大的快樂。這就是宇宙的秘密。

 

當你是純粹的神靈時,你的實相是靜態的。沒有什麼會發生改變。只有與你/ 神靈以外的某些東西有聯繫時,體驗和運動才會發生。當你感知到自己以外的東西時,就有了一個去探索、去感覺、去找出答案的衝動。但要經歷自己以外的其它東西,你得從絕對全一、神/ 神靈那里分開。這樣做時,你成為了一個獨立靈魂。你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靈魂;一隻腳踏在絕對的領域,一隻腳踏在相對的(即二元性)領域。

 

在對相對性(二元性)的探索中,你可能會離家走得太遠,以至於失去了與體內神靈元素的聯繫。然後你的靈魂便在恐懼和分離的幻覺中迷失。最大可能的喜悅是:你參與經驗的領域同時保持著與神靈與家的聯繫。神靈與靈魂之間相互作用的平衡,是最大的創造力和愛的來源。

 

從這個角度看,你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找到絕對全一(Oneness) 和獨立靈魂之間的合適平衡。那些在你們中間的光之工作者們,目前正在努力建立一個對神靈全一性更深刻的認識。他們已經長期而深遠地在二元性裡游歷,而他們,也就是你們,我親愛的讀者,已經準備好回家。然而,不是回到一個靜態的家或純粹全一,而是一個動態的、創造性的現實中。此現實屬於神聖多重次元的人類,他們的經歷將會充滿了喜悅和光。

 

所有閱讀此文的讀者,都有一個強烈的思鄉之情,以及想真正知道“我是誰”的深刻決心。請讓你的渴望和決心保持活力,並信任它們,因為它們將會帶你回家。

 

摘自約: 書亞傳導系列之《靈性煉金術》

 作者:帕梅拉

 譯者:林荊,修訂:阿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