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ela Kribbe通靈傳導

譯者 U2覺醒

 

 

在宇宙中內存在著一“偉大的神秘”,這神秘是存在著某件事物,而非什麼都沒有 -- 確實,某件事物存在著。在這個宇宙中存在著生命,光和意識;生命在舞蹈和行為。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重要的是你對於生命,光和意識之神秘的首次驚嘆。這些因素無法孤立的存在;只要有生命存在的地方,也是有著“光”和“意識”。光所造就的是,讓生命得以呈現。 “在光中”是一份不斷驅動的力量,引領著意識被提升得越來越高,直到它抵達某一點,在這時它能夠映照出它自己,成為“自覺意識”。當意識觸及到那一點,生命便產生了覺知,且有能力給予它自己形態。生命能夠選擇和發展,隨之存在著一件事 -- 諸如,我,一個自我形式。而這就是靈魂的誕生。

  

不過我應該往回一點,同時描述生命,光和意識的原則。它們到底來自於哪裡?什麼才是生命的起源?在這宇宙的“圓”中是一個空境,一個在呼吸的虛無:一個全然在寧靜中的圓滿。是這個生命的起源,你能夠通過寧靜的呼吸與它連接。當你在寧靜與祥和的境地呼吸,同時把你的意圖帶入這一呼一吸的韻律中,你就連接了這個最初的存在源頭。

 

這寧靜的開始,所有生命的基礎,繼續的在你們每個人之內體現。它是活生生的,在你之內呼吸著,無關於你在做什麼或是什麼都不做。這個起源,這個開始 -- 這空性便是每件事物誕生的地方 --- 也依舊存在於你的心中。為了能明白這可以讓你自由,也就需要你從“你是誰”的限制中釋放自己。它揭示這相關的,你個性特徵的雙重性。

  

在那虛無的最初,在那個空間裡,還沒有存在個性的特徵,也沒有獨特的靈魂。只有純粹的“全在”或“存在”。請感受這“存在”的神秘;它包含一切事物。沒有這個存在的根基,你無法存在;它滲透並滋養你。

 

那它是什麼?在這寧靜中鮮活著神的呼吸。神是這不可確定,不可定義,且永無終結的祂。它是無形的;也沒有個人化的特點。神是萬物的覺知,但在神所是的這無限覺知的偉大場域中,存在著一些口袋,或是空洞,在其中覺知的缺乏佔據著優勢。這種覺知的缺乏帶入了一種可能,讓生命在那裡得到成長和繁衍。

  

神,這存在,已創造了一些地點,那裡的生命還未有覺知,從這裡產生了一種意願 --- 讓覺知能夠得到發展並成長朝向“光”。你們正是被定位在了這一意識場域的一個空洞內,它來自神。神不得不創造一種意識覺知的缺乏來讓個性的特徵浮現。

 

為了創造個人化的生活,神不得不做某件看似矛盾的事情,因為在祂的本質中 -- 神是一切。每件事物都存在於神之內,同時也包含那些可能的,以及那些不可能的,如此神就不得不創造那些缺乏意識的地點來允許靈魂得以誕生。這個靈魂是一個被定義明確且意識受限的個體,通過時間與空間去發現他 / 她的道路,總是去尋找自他 / 她誕生之地的與神的聯合。這個靈魂的誕生曾是一次跳躍進入遺忘之黑暗的旅程。

 

通過在個人的層次不斷建立覺知,便是出現了新事物,某件在神之內的偉大事物:一份活生生的覺知在成長,它是動態且不斷變化的 -- 生命就是改變,處於一種變化的狀態。如果覺知包括了每件事物,那自然也包括了所有可能,那麼就不存在動態勢能的成長來成就圓滿的覺知。所以只能通過這動態的發展,讓光建立,作為這個靈魂成長的螺旋:從他 / 她的誕生,到幼年,到成年。正是這種在時間和空間領域的成長,將給神的覺知增加色彩。

 

這個靈魂生活在與神的愛的關聯中。神是這個靈魂的源頭,它的根基和母體,以及由它所追求朝向的目標。神創造了這個靈魂,如此神也能夠從這個靈魂渴求的成長,變化自己,伴隨著結果的深刻感受來發現喜悅的滿足。這份神秘是神自己,以這種方式,變得可見,有形,通過此靈魂他 / 她之內的個體覺知在體驗。而這也是這個靈魂誕生的目的。

  

這個靈魂被吸引向 -- 迷失他 / 她的道路進入到覺知的空洞之中,至少部分如此。這是靈魂需要的道路,因為重要的是由他 / 她去主動觸及,以完全自由的方式,返回到“神聖覺知”,回歸“無限覺知”,返回到“全然的知曉”。這也是為何惡魔被視為“壞”,作為他 / 她旅程的一個部分。

 

當靈魂主動的觸及這“最初的開始”,朝向了他 / 她所是的本質,朝向了他 / 她之內的“神”,也是恰恰在那個空性之內 --- 這不受限定的,包括一切所有本質的神之本色 --- 成為了他 / 她自由的體驗。而這個靈魂也隨之歸家。

 

光明與黑暗都是隸屬於這位靈魂的旅程部分。這個光明與黑暗遊戲的上演是因為神收回了祂的覺知,或是隱藏了起來,在這個宇宙的某些部分,給靈魂提供了自由嬉戲的場地。靈魂的創造確實是一次收縮,一種意識上的收縮。但這個過程有著一個目的,因為它精確的收縮便是帶來一種勢能,一個明晰覺知的過程,它是重要的,也是有價值的,正是這個過程創造出“光”。

 

光的浮現在個體覺知向神聖之源頭敞開的時候出現。光變得越發強大,更多的覺知便得到了成長,更多的與“合一”的連接被感受,“收縮”隨後逐步的敞開面向“圓滿的覺知”。這“收縮”與“無限覺知”的相互作用就是創造的本質。在這兩種極性之間的舞蹈中,神獲得了祂最為偉大的擴展。

 約書亞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