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1

 

第十章 意念传递|无意识

 

在第七章和第八章中,我们探讨过意念波和意念形体的产生,和在某程度上它们对并他人的影响。本主题的后一个方面非常重要,因此有必要进一步阐述。我们将首先探讨一下完全或部分无意识下的这种意念转移。

 

从早已讲过的清楚得出,每个人不管他去哪,都会在他身后留下意念的踪迹。例如,当我们走在街上,我们全时间都在其他人的意念海洋中走过;整个空间环境都布满既模糊又漫无目的的它们。

 

如果人的心智暂时一片空白,这些其他人产生的残留意念就会乘虚而入,只是在大部分情况下会留下很少印象,但偶尔会严重影响到它。

 

有时有一个意念到来,吸引到这个人的注意,然后他的心智就抓住它,再令它在一段时间成为自己的,通过加上额外的力量来增强它,然后再次发送出去影响其他人。

 

所以,漂浮到他心智中的意念不是那人的责任,因为它可能不是属于他的,而是其他人的。但是,如果他获取它,专注于它,再增强它发送出去,那就是他的责任。

 

这种来自多个源头的意念的混合物没有明确的连贯性,不过它们任何一个都可以开展一系统相关想法,因而心智会自己去思考。很多人如果去探究这些经过自己心智的意念流,就可能会讶于发现有多少闲散无用的幻想在短时间内进入并离开自己的心智。有四分之一都不是他们自己的意念。在大部分情况下,它们是相当没用的,而它们一般更倾向于邪恶,而不是善意。

 

所以,人不断地用自己的意念与其他人互相影响,大部分都是没有明确意图而发送出去的。事实上,公众的见解很大程度上都是以此方式创造的;因为公众见解的最大一部分就是意念转移。大多数人沿某些方向去思考并不是因为他们有自己仔细思考过问题,而是因为大量的他人在沿这些方向去思考,并带着其他人这样思考。强大的思考者的强烈意念走进心智世界,并被会接收并作出反应的心智捕捉。它们会重现他的振动,加强这个意念,从而助于影响其他人,这个意念会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影响到大量的人。

 

如果我们在人群中留意这些意念形体,很容易就发觉到这个庞大的影响让它们产生了国家和民族的感受,进而令心智产生偏见和成见。我们全都在一个挤满带有某些想法的意念形体的环境包围下成长;国与国的偏见、以国家的方式看事情、国家类型的意念和感受;所有这些东西都从我们出生,甚至更早时就在影响我们。一切都要透过这环境去看,所有意念都或多或少被它扭曲,而我们自己的心智体和星光体就根据它振动。近乎所有人都被国家环境支配:「公众舆论」一旦形成,就会横扫绝大多数人的心智,无休止地击打脑袋,并唤醒他们内在的回应振动。沉睡和唤醒这些施加在我们身上的影响力,以及我们的完全无意识令它们更有效。大多数人在本质上都是被动接收,而不是主动起始的,他们几乎充当了对意念来者不拒的自动重现机,从而使国家环境不断地加强。

 

这国家事务无可避免的结果就是,接收到来自其他国家的印象的多个国家通过自己的振频改变它们。因此,不同国家的人们看到相同的事实,就增加了自己现有的偏见于其中,并且相当诚恳地互相指责对方捏造事实和实行不公平的方法。如果这个真相及其必然性得到承认,那么比起现在,许多国际纠纷将更容易得到解决,甚至许多战争都将避免。

 

然后,所有国家都会认识到「人为误差」,而不会因意见不合而指责其他人,会寻求两种观点的中间位,不再坚持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大多数人从不为自己努力行使辨别真相的力量,无法摆脱构成公众舆论的众多意念形体的影响。所以,他们真的从来完全看不到真相,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反而接受这个巨型意念形体就满足了。但是,作为神秘学家,第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达到对一切都清晰而没偏见地去看;要去看出它确实所是,而不是一定数量的人所认为的。

 

要确保视野的清晰,无休止的警戒是必需的。侦测到悬浮的意念云的影响与抵抗其影响的能力不同。它的压力一直存在,即使在更大的问题上我们都保持清醒的态度,我们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在各种次要问题上都屈服于它。我们就是在它的压力下出生,就像我们在大气压力下出生,也就像没意识到大气的压力般,没意识到意念云的压力。神秘学家必须当真要学会使自己完全摆脱这种影响,面对现实,并且不因这些巨大的集体意念形体而扭曲。

 

聚合意念的影响不仅仅限于意念对人类精微载具的影响。毁灭性意念形体充当了破坏性的能量,并可能经常在物理层上造成破坏;它们是「意外」,大自然的动乱、风暴、旋风、飓风、地震、洪水等的丰硕成果源头。

 

它们会搅动出战争、革命、社会动荡和所有类型的起义。疾病和罪案的流行、意外的周期也有类似的解释。愤怒的意念形体有助于谋杀。因此,人的邪恶意念在各个方向上以无休止的方式肆虐,对自己和他人做出反应。现在转去看所产生的影响,更具体而言,是根据个人的意念,学生将回想起在《星光体》中,我们描述了例如通过一种虔诚的感觉对一个人的星光体产生的影响。这种虔诚的感觉通常也伴随虔诚的意念;也会为它们自己吸引大量的星光物质,从而它们都在心智世界和星光世界中行动。所以,一个发展发达的人是一个虔诚波的中心,这必然无可避免地影响其他天生的意念和感觉。当然,相同的事情也发生在喜爱、愤怒、抑郁和所有其他感觉的情况。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来自演讲者流过来的意念流,和听众理解与知道的其他意念流,再与来自讲者的意念流联合在一起。

 

经常会发生演讲者的演说中的意念唤起听众心智体中的同理回应,他们从而能够暂时理解讲者;但是,当讲者的刺激之后不再存在时,他们会忘记和发现自己不再能够理解当时看来很清楚的东西。

 

另一方面,批判性意念则建立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振动速率,从而使流动断开并使之混乱。据说,任何看到产生出这种效果的人都不太可能忘记这个鉴戒。

 

在阅读一本书时,人的意念会引起可能在睡着或肉体死亡后而身处星光体中的书本作者的注意。该作者因而被这个学生吸引,令他被强如肉体就临在于此的作者的氛围所笼罩。

 

同样地,学生的意念还会为自己吸引到其他在研究相同课题的人的意念。

 

当有个人因比如是谋杀而遭到处决,以及当他为复仇而发起其他谋杀时,这就是离世的人的意念对活着的人造成影响的一个出色例子。事实上,这是在社区不断重复发生同类型谋杀的其中一个解释。

 

意念对小孩的影响是特别显着的。就像小孩的肉体有可塑性和很容易塑造般,他的星光体和心智体也是。小孩的心智体像海绵吸水般吸纳意念,只是他现在太年幼而不会重现出来,但种子会在合适季节时开花结果。所以,小孩在一个高尚无私的环境中成长是甚为重要的。

 

在灵视力者来说,亲眼看着美丽纯白的小孩灵魂和小孩光环在几年间因在他们身边的大人的自私、汚秽和邪恶的意念,而变得受到玷污、弄脏和颜色变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只有灵视力者才知道惟有身为大人的质素较佳时,身为小孩的会有多大而迅速地改善。

 

即使看来是为了实现一个美好的结果,而用尽方法去支配他人的意念和意志,这也永远是不对的,但将意念固守在人的优良品质上,从而倾向于强化优良的特征,这就总是对的。相反,意念停留在人的缺陷或低劣质素就会加强不良的倾向,或甚至产生出之前并不存在或是原本仅仅是潜在胚芽的这些邪恶素质。

 

所以采用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有一群沉迷于八卦和丑闻的人出于嫉妒互相指责。如果有个受害者早已有妒忌的倾向,很明显它会通过这种意念白内瘴而大幅度加强;同时,即使他完全摆脱了嫉妒,那些想像他做错了事的人会思考和谈论这些事,并且正在尽最大努力将对这个人的想像创造成非常邪恶的存在,非常残酷地对待他们,并且幸灾乐祸。八卦和丑闻所造成的伤害几乎是难以估计的,而学生会回想起针对《在大师的脚下(At the Feet of The Master)》中的那些邪恶法门采取的控诉。真正的神秘学家会采取那种像获取了一颗珍珠而开心的态度去作出批评,就像我们现代的批判一样,人们急切地对一个缺陷去批判而高兴。

 

所以,用意念力量得以影响他人向好或向坏的可能性 - 或用无可避免会更贴切 - 将强大无比的工具放在所有选择使用它的人的手中。

 

星光心智影像,即也与情绪感觉相联的意念形体在与他人建立业力连结方面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所以用一个极端的例子来说,假设有个人通过发出一个深切憎恨和复仇的意念,以助于在另一人内在形成这个会导致谋杀发生的冲动。这个意念的创造者必定会因犯罪者与他的业力而连结起来,即使他在物理层从没见过对方。无知或者失忆并不会令业力法则的运作失效,所以人必须承受他的意念和感受,以及他的物理行动所带来的后果。

 

一般来说,人制造出的心智影像会大大地影响到自己将来的环境。这种联系使人们在以后的生活中为善或恶而聚在一起;以亲戚、朋友和敌人的身份围绕我们;带来了我们的帮助者和阻碍者,那些爱我们的人,但其实我们今生没有要去刻意获取这种爱,以及恨我们的人,尽管在这一生中我们没有做任何令他仇恨的事。所以,我们的意念通过他们对我们自己的直接行动,不仅产生出我们心智和道德的特征,它们也会通过对他人的影响,有助于决定将来与我们共处的人。

 

当然,通过创造一个围绕自己光环物质的屏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保护自己免受外界意念形体的入侵。正如我们所见,心智物质非常容易回应意念的脉冲,并可以很容易塑造成我们想要的形状。正如我们在《星光体》中看到的,同样的事情会发生于星光物质上。

 

然而,为自己使用一个外壳在某程度上是承认有弱点,所有之中最佳的保护是明亮的善意和纯净,这会以一股倾注下来的强大爱之源流洗刷掉一切不良事物。

 

偶尔是可能有必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外壳的:【1】当走进混杂的人群时;【2】冥想;【3】当准备要睡时;【4】在没有外壳的帮助,低等意念就很可能自己入侵进来的特殊情况时。【2】将会在第十六章中探讨;【3】会在第十八章;【4】会在第十三章。外壳在帮助其他人时有不同的用途,并且「不可见的帮手」经常发现它在帮助还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人,无论是面对不断出现的令人厌烦和徘徊的意念漩涡,都是无价的。。

 

居住在情绪世界的动物具有从一个距离发送情绪脉冲到其他同类的心灵感应能力似乎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上,威廉·朗在他出色的书《动物如何对话》中,述说过他有理由相信这种沉默的沟通方法是整个动物王国的共通语言。这位敏锐而富有同理心的动物生活观察者举了许多例子。一位名叫唐的塞特犬似乎总是知道他的主人何时回家,即使是在不寻常和意外的时刻也是如此。

 

他还知道星期六或假日的到来,以及他的主人意图带他去树林。另一只叫怀特的狗被重复观察到在主人回来的时间不停变动下,在他的主人从距离三至四英里外的地方开始回家的几刻钟前,就出去找他,他的主人正在驾着一辆由与狗很友好的马所拉的马车。

 

骑手的恐惧或紧张很容易就会传递到他的马是所有骑手都众所周知的。如果有只小狼脱了队,狼妈妈不会去追小狼,而是保持安静地观察,抬起她的头,再定定看向小狼的方向,这样,后者就会犹豫,停下并速速返回狼群。雌狐似乎不用发出声音,就使她的家人在每时每刻都受到完美的控制;她定定地注视着它们,幼崽就立即停止玩耍,爬进洞穴,一直呆到母亲从狩猎中回来。一头受伤的狼在躲起来数天后,会知道直接走去八至十英里外同狼群杀死的动物尸体,同时当然并没有纵迹去供追寻的。有一条船长规则已经观察到,当他击中一条抹香鲸时,十英里内的其他所有抹香鲸都会潜下去,就好像他也被鱼叉击中一样。某些野鸟会在一定数量的其他鸟急切觅食时出现在后院,但从不会在其他时间现身。欧洲椋鸟的「翼钻(wing drill)」是一种只有通过心灵感应假说才能解释得到的现象。类似的说法适用于成群结队的千鸟。

 

很多猎人都观察到如果他们没带枪或没猎杀的意图外出,他们经常会在非常近的距离看到和接近到很多野生动物,但当他们带枪外出和有猎杀的欲望时,就会发现这些动物会无休止去提高警惕,并且难以接近。有个学习到兴奋会从人传送到动物的猎人压抑了自己的肉体和心智的兴奋,并且发现到他这样就能够接近他的猎物,远比在他学会这样做前容易得多,他所获得的虎皮证明了他所言非虚。

 

这位作者再进一步述说他曾遇过很多印第安人和其他具有被某些非洲人称为「chumfo」的人,它充当一个截然不同的感官,通常是五感没可能接收到讯息的情况下,对接近的危险示警等等。

 

强烈建议对这主题和动物生活有兴趣的读者去拜读《动物如何对话》和威廉·朗所着的其他书籍。

 

待续。。。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資料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6jQn6XQFAUn3Qm-moJjYt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