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师与戈壁强盗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住所吃了早饭,然后直接去到寺庙上层的那个房间。在那儿看不到任何外部迹象可以让我们认为自己是被封闭在一个房间里或是受到任何限制。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自由移动。当我们准备下去到放文献的房间里时,立刻就置身于那里了。因为我们曾在大师朋友们不在场的情况下完成过这种瞬间移动,所以我们明白了他们的离去所要教给我们的东西,并对自己的成功感到非常自豪。

四月一日很快临近了。我们已经完成了对文献的翻译,也已着手画下大量字符和岩石外侧凿出的雕刻,并给它们编了号。因为对这项工作兴趣很浓,所以我们干起来状态极佳。

一天下午,一位信使来到了这个村庄。看到村民们那样聚集在他周围,我们知道一定出了不寻常的事。我们放下工作,下去到了村子里。在那儿我们遇见了女主人。她告诉我们说有一大伙强盗正在山谷下面的某个地方。这在村民中引起了很大不安,因为多年来强盗们总是试图袭击这个村庄。关于“T”字形寺中藏有大量财宝的风声传播得很远。到目前为止,掠夺这个村庄的多次企图都失败了,而那些强盗团伙认为,这些失败主要是由于居住在山谷下方的那些农民的抵抗造成的。

如今,许多团伙聚集起来以汇集他们的力量。这个四千人的队伍真算得上是一支小军队了。他们兵强马壮,在山谷中烧杀抢掠,以消灭离“T”字形寺所在村庄最近的居民的抵抗。强盗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使他们这次袭击比以往那些更为成功。

信使为那些残存的居民请求援助,因为大部分村民都已被杀,其他人也快撑不住了。女主人答复他说,这个村子里没有人可以下到山谷中去。她向他保证:他可以回到自己那儿去,他周围的人不会遇到任何麻烦。我们重又拾起自己的工作,但一直能感受到村民们的不安,而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也和他们一样不安。

第二天早晨,我们又回去干活,希望能完成编号绘画工作,以补全收集的资料。我们确信在其中找到了某些历史事件之间全面、准确的联系,也找到了对其它文献来源的参照。这些加在一起,应该能使我们描述出那个极其先进的古老文明的历史,也能描述出曾居住于世界上如今如此荒芜的这片广阔地域上的人民的历史。一想到有可能在与强盗的斗争中失去自己的劳动果实,我们就感到心绪大乱。我们把所有文稿都集中在寺庙中那个放文献的房间里——毕竟这座寺庙曾顶住了一系列类似的袭击。

这天夜里,我们打算和女主人一起制定出一些计划来帮助村民。对于没有见到那些大师朋友,我们表示吃惊。女主人对我们说:那位信使来求援之后,强盗们将不得不停止袭击,否则就会自取灭亡。当晚我们去睡觉时一心以为,我们对自身安全的担心是过于夸张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了床,准备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但那位信使再次出现了。他带来消息说:对居民们的袭击已经停止。强盗把全部兵力都集结在了山谷下方约三十五公里处,可能要与我们的村庄决一死战。

女主人与那位身边围了一些村民的信使交谈时,一个骑马的人进入了村子,朝我们走来。他一路上经过一小群、一小群的村民旁边,而他们似乎认出了他,立刻四散而去,像是被吓坏了。这个骑马的人靠近我们时,那位信使叫出了他的名字,随即和其他村民一起逃走了,显然是害怕强盗们会紧跟在这位骑手后面到来。

这样就只剩下我们和女主人留在那儿,等着那个人来到跟前。这人勒住了马缰绳,口若悬河地对托玛斯讲起话来,告诉他说强盗们很清楚我们是外国人,也了解我们工作的目的。他讲的是一种我们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见我们神情茫然,他问是否有人能当翻译。女主人转过身去面对着这个仍骑在马上的人,问他可否由她来做翻译。他一朝她看去,就像受了强烈的电击一般。不过他让自己尽量镇静下来,颇有风度地跳到了地上,伸出双手快速向她走去。他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叫道:您在这儿?随后他双手放在额头上,跪在她面前请求原谅。

女主人命他站起来说出他带来的口信。我们看到她身体变得僵直,脸一度气得通红。她表现出那么强烈的情绪,让那位骑手感到害怕。我们也跟他一样害怕,以致全都失去了常态。卑鄙的家伙,杀人凶手,上前来说出你的口信!这些话从女主人口中猛烈地迸射出来,使那男人又跪倒在了地上。这时她再次说出斥责他的话:起来。你卑贱得都站不起来了吗?

那位骑手被吓成那副熊样儿并不使我们感到吃惊,因为我们也和他一样呆呆地动弹不得,像是被钉在了地上。我确信:假如他作为一个人能办到的话,肯定会撒开腿尽全力逃掉。但眼下,他和我们一样什么动作也做不出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像一块破布似地瘫倒在地,瞪圆了双眼,嘴巴大张着。

在与这些能力超凡的大师们交往中,这是我们唯一一次有机会看到他们中的一位表露出某种强烈的情绪。我们和那个强盗一样受了惊吓。女主人声音的振动如同巨大的爆炸伴随着电击打在我们身上,使我们的嗓子和所有肌肉都瘫痪了。我找不出别的词来形容我们的感受。

读者或许会感到奇怪:我们女主人的身体是那么纤细、轻盈而又柔弱,从这样一个身体里发出的振动竟能使我们变得虚弱无力。然而事实就是那样。尽管这种状况只持续了片刻,但我们感觉像是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才放松下来。我们那时如泥塑木雕一般,可心里充满了对那个强盗的巨大怜悯。我们强烈地感到想给他提供救助。这是我们所有人内心的反应,但事实上我们只是站在那里,眼睛直直地望着女主人。

突然间,一切都变了。她脸上先是显出了一丝惊恐,随后表情转化了,又恢复了惯常的优雅。一股强烈的同情感如浪潮般吞没了我们,使我们向那个躺倒在地的人跑去。女主人也朝那个强盗弯下腰,向他伸出手去。我们再一次惊呆了,只能这样去想:看来奇迹从不会停止发生吧?

那个人很快恢复了知觉。我们帮他站起来,让他尽可能舒适地坐在附近一条长凳上。他绝不肯进入任何一所房屋。女主人这时注意到她刚才给我们造成的影响,为自己的激烈态度表示抱歉。我们仍有些胆战心惊,过了一会儿才恢复常态。

她解释说:这个人是侵扰这片戈壁地区最出名的强盗团伙的头领。只有极少的几个人敢战战兢兢地说出他的名字,因为他那冷酷、野蛮的性格尽人皆知。他的诨号照字面翻译过来就是地狱放出来的地道黑魔。在很多地方人们都照他的样子制成面具,在驱魔仪式上使用,以赶走村子里或村民身上的恶灵。

女主人已经在两次未遂袭击中接触过这个人。他每次都对她、也对几乎所有大师朋友表现出深深的仇恨。他常绕道来骚扰他们,并时不时地给他们送来恐吓信,而大师们对他那些恐吓丝毫不予理睬。他刚才的突然出现,使女主人清晰地回想起了他过去的那些卑劣行径,以致她一度失去冷静。不过她很快恢复了镇定,朝那个人走过去。

当她走近时,他徒劳地试图站起来,但结果只是身子抬了抬,坐得更直了一点儿,看上去还是一副吓坏了的熊样儿。他身体颤抖着,像得了风瘫一般,但每个动作中仍流露出恨意。女主人与他形成鲜明对照,因为她已恢复了平静,不再表现出激动不安的迹象。她脸上的线条像最娇美的康乃馨那样精致,身材也极其优美。

我们产生了要把那男人带走的想法。在我们开口前,女主人已看出我们的想法并抬手让我们保持沉默。托玛斯明白她要负责处理这事,而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只会干扰她。于是我们后退了一段距离。她平静地和那男人低声谈了很久,才终于得到了回应。

那人一开始做出回应,女主人就做手势让我们过去。我们坐到他们面前的地上,很高兴能采用这么一个让自己放松的姿势。那强盗说他的首领们准许他作为和谈使者,前来协商把那笔应该是藏在“T”字形寺中的财宝交给他们的事。如果村民们愿意交出这笔财宝,强盗们答应不再来打扰他们并释放所有俘虏。据他说,那些俘虏的人数超过三千。他们还承诺离开这个地区,绝不再对山谷里的居民作恶。

女主人向他说明:寺庙里不存在任何会让强盗感兴趣的财宝。她给他做了详细解释,还提出可以带他走遍寺中的所有房间以及他想去的任何其它地方。

他冷淡地拒绝了,担心被作为人质扣押起来。我们做出的任何保证都无法使他放心。女主人再次向他表明了我们的诚意,而这回他立刻就信服了,认定我们是诚实的。

但他此时陷入了一个令他恐慌的困境,因为他是阴谋的策划者。正是他点燃了其他强盗的巨大热情,使他们幻想着可以夺取财宝。他给他们描绘了一幅诱人的图画,让他们看到一旦成功会拥有多么惊人的财富。事实上,正是对这笔财富的许诺使得他父亲及他本人能够维持这伙强盗的团结。他领导的那个团伙是集结起来准备实施袭击的五个团伙之一。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如果他此时回到自己团伙那儿宣布说这里没有财宝,那别人会立刻把他当作叛徒来加以斥责和惩处,因此他无法阻止那个团伙发动进攻。由于他前面那么卖力地做了种种准备以把事情推进到这一步,别人不会再相信他此时所说的话。他的处境真是很尴尬。

令我们大为吃惊的是,女主人自己提出要陪他一起去他的营地。她不顾我们的反对,准备立刻就动身。她向我们担保:如果她一个人去的话,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可如果我们陪她去,那我们的出现会引起强盗们的怀疑并使我们全都陷入险境。我们没别的办法,只得老老实实服从她的决定。

那男人跨上他的马。我们帮女主人坐上安放妥当的第二副马鞍,眼看着他们两人出了村子。那情景此后一直活生生地保留在我们的记忆中,令我们永生难忘。那个强盗满脸都是疑惑的神情,而女主人转过头来对我们微笑,平静地向我们保证天一黑她肯定会回来。

这天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再没心思干活了。我们在村子周围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直到日落时分。随后我们返回住所,想在那儿等着那位远行的女士归来。一进门,我们就发现桌上摆着美味的菜肴。读者可以想像得出:当我们看到女主人坐在桌子一端、带着她那特有的灿烂微笑凝视我们时,该有多么惊讶。我们默不作声地待在那里。她开玩笑地露出庄重的神态,故作严肃地说道:先生们,进门时通常该向人问好。我们照做了,重新开口讲话以向她致意。

她继续说道:我试着让那些强盗改变主意,但彻底失败了。他们曾答应三天内给我答复,可我现在知道他们的答复将是准备进攻。不过我至少眼下救了那可怜的家伙一命。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以抵抗围攻。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们的这个企图。

我想我们每个人这时都隐约看到自己实现了心中关于维护正义的最可贵的梦想,尽管不太清楚将以怎样的方式去实现。女主人看出了我们最隐秘的想法,于是念诵出这首诗:

 

当我们在尘世到达红海边,

 当我们竭尽全力

也不能使障碍后退,

亦不能绕道而行,

而只能将其战胜,

 那就该以一颗平静之心

 去认识上帝,

 以驱散暴风雨的黑暗。

 上帝会使风缓和下来。

 上帝会使浪平静下来。

 前进,前进,前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