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奇迹小屋并结识喇嘛

 

   第二天清晨,雷蒙是第一个起床的。他急急忙忙地洗漱,像个没耐心的小学生一样。洗漱完毕后,他就站在那儿催促我们大家。最后我们全都进了饭厅,在那里见到了埃弥尔和贾斯特。雷蒙坐到他们俩中间,吃饭时一直在提问题。我们刚一吃完他就站了起来,急着要去再看看那所在片刻间冒出来的屋子。他把双手放在贾斯特肩上说,假如他有两个像埃弥尔和玛丽那样的助手,他会很高兴到处走走,让一些房子冒出来给穷人住。随后他又说:不过我想纽约那些大房地产主会因此而病倒的,因为他们就靠收房租为生啊。

埃弥尔回应道:啊,雷蒙,就算他们阻止你,我还是会那么干的。等房子冒出来,要是那些房产主不愿意用,我就强行抓住他们,把他们放进去,再把他们拴住。

这一切让我们笑得很开心,因为我们以前一直把雷蒙看作一个安静而又稳重的人。后来他告诉我们:当时他实在感到太震惊了,所以再也克制不住要问些问题。他肯定地说,这次考察绝对是他一生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次,尽管他已习惯于到遥远的国家旅行。因此他决心要帮我们组织第二次考察,以便在大师朋友们指导下继续进行发掘。可惜这个计划后来没有实现,因为雷蒙在第二年突然去世了。

任凭我们怎么劝说,都没法阻止他立刻到那所小屋那儿去。最后我们相互做了妥协,商定由贾斯特和另外一人陪他去到一个能看见那所小屋的地方。半小时后他们散步回来了。雷蒙欣喜若狂。他看见了那所小屋——它是真实存在的。这小屋让他回想起童年时的一个幻觉。在那幻觉中他看见自己和仙女们一起漫步,为穷人建起房屋并使他们幸福快乐。

埃弥尔告知我们当晚将有一个聚会,类似于我们上一年在他家乡参加过的那场聚会。他邀请我们全都到场。我们非常高兴地答应了下来。

我们人数太多,不宜全体一块儿去考察那座小屋。因此我们做了安排——由五人或六人的小组分头前往。第一组包括埃弥尔、雷蒙、一两位女士以及我自己。我们经过玛丽的住所时,她加入到我们当中。我们的女主人也是如此。当我们走到能看见那所房子的地方时,那个小女孩跑来迎接我们。她扑到玛丽怀里,说她弟弟现在身体很好、很强壮。

我们走到房子跟前时,那位母亲出来了。她跪倒在玛丽面前,开始对玛丽诉说自己有多么崇拜她。玛丽伸出手去扶她起来,对她说:你不该对我下拜。我为你做的事也会为任何一个人做的。因你所得的赐福而应受称颂的不是我,而是伟大的上帝。

那小男孩打开了门。他妈妈邀请我们进去。我们跟在女士们后面进去了,由我们的女主人为我们当翻译。毫无疑问,这所房屋确实就在这儿,有四个非常舒适的房间。它三面都被极其贫苦、简陋的房屋包围着。我们得知住在那些陋室中的人们正准备搬走。他们相信肯定是魔鬼建起了这座房屋,假如他们继续住在附近的话,魔鬼就会杀了他们。

我们不久便得到了乡长的消息。将近上午十一点,他派卫队长和一队士兵来邀请我们全体在当日下午两点与他共进午餐。我们接受了邀请。一名卫兵等着在约定时间护送我们前往乡长的住所。读者要知道,在这个地方是没有豪华车辆的,所以我们就采用了唯一能用的交通方式——步行。

到达乡长的住所后,我们看到已有一大群附近寺庙里的喇嘛和他们的大喇嘛先于我们到了那里。我们听说那座寺庙有一千五百至一千八百名喇嘛,是个非常重要的寺庙。乡长是这寺庙的长老会成员。我们本以为会听到一些怒气冲冲的恶言恶语,但我们很快便发现,这次午宴的目的是让这些喇嘛和我们考察队的成员相互接触。大师朋友们早就认识那位大喇嘛了,因为他们经常见面,还在一起工作过。乡长似乎直到这天上午才知道他们这层关系,因为大喇嘛有三年时间都不在寺庙里,直至我们抵达这里的前一天他才回来。

在宴席上我们意识到,这些喇嘛很有教养。他们见多识广,游历过很多地方,其中两位甚至还在英国和美国待过一年。乡长给他们讲了昨晚发生的事。宴会开始后不久,气氛就变得很热诚了。我们发现乡长特别和善。他提起昨晚的事只是为了说明他从中受到了很大启发。他坦率地承认,在那之前他是极为讨厌外国人的。我们交谈时不得不借助翻译,可当我们想要深入了解对话者的思想时,翻译的效果不太令人满意。

在我们离开前,喇嘛们真诚邀请我们第二天去参观那座寺庙并在那里做客。埃弥尔建议我们接受邀请。我们与这些喇嘛一起度过了非常愉快而又有教益的一天。那位大喇嘛是个杰出人物。他在这一天与托玛斯结下了友谊。后来这友谊越发深厚,直至使他们成为了终生的莫逆之交。以后当我们在这个地区旅行时,大喇嘛给我们提供了无法估量的巨大帮助。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