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系的演化过程及人类的出现(1)

   短暂地休息了一会儿后,那位穆尼站了起来。这时第一缕阳光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上。他说:我身边这些人已学习了天父为人类预备的很多东西。他们是带着精神的领悟力去观看的,因此那广阔的世界整个都包含在他们的视野中。他们看得到人类只能感觉得到的东西,所以能帮助人类实现其愿望。他们听得见数千种通常无法听到的声音,比如蜂鸟的歌声、新生麻雀的啁啾声、田野中的蚱蜢发出的每秒振动一万五千多下的声音,以及其它许多远远超出可听波段的和谐之声。

他们也能感知、控制并发出一些听不见的声音。这些声音可以为整个世界制造出某些有益的情绪反应,比如爱、平和、和谐与完美。他们还能放大并发送与丰盛感和极乐感相应的振动。这些振动环绕在人类周围并渗透到所有人之间,这样任何一个人只要愿意就可以接收到它们。

当人们认识到这些振动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就会与之合作,将其放大并传递出去。那时人类所需的事物就会凝聚在一些人周围,并在人群中显现出来。这样人们的愿望就实现了。当那些适当的振动被运作起来时,人们必会看到其效力。因此,人类的所有完美愿望都会凝结为具体的形态。

上帝的创造空间是一片无限广阔的海洋,像水晶般透明。这片海洋中充满了振动着的能量发散物。这能量被称作以太本质。所有元素都溶于其中,准备着响应那将使它们凝结成形的振动流的召唤。人与这个整体合作时,就可以通过自己的思想使那些适当的振动效应运作起来。这时那些元素因为没有别的出路,便会迅速冲过来填满那由愿望形成的模子。这就是那完美的法则。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它做出反应。

你们听一架管风琴弹奏很低的音符。先把这些音不断地降低,以致我们无法再听见它们。但我们刚才听到那些声音时所产生的感觉或情绪仍然持续着,不是吗?那振动在继续,尽管听不见。现在我们通过音阶把音符升得越来越高,直到它们又变得无法被听见。当那些很高的、听不见的振动继续下去时,它们刚才所引发的感觉也在持续着。我们知道:无论是第一种情况还是第二种情况,那些振动都没有停止——甚至当它们超出肉体听觉范围时。我们正是把这些振动称为圣灵

当肉体感官失去了对振动的控制力时,圣灵便来控制它们了,而祂的控制要无限精准得多。祂确实可以扩展到一个非常广阔的音域,比物理的音域要宽广得多。这个音域对于思想振动作用所发出的指令,会做出好得多的反应,因为思想与灵界的连接要比它与物质的连接紧密得多。

物理仅仅在身体的物质作用中有效,对其反作用则无效。当我们能驾驭身体的反作用时,我们就是圣灵——只要我们把身体定义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物质身体是多么的受限制。圣灵不仅渗透到它所有细胞中,还渗透到其固态、液态或气态物质的最小粒子之间。实际上,那让以太本质得以显现为不同形态的模子,就是以这圣灵的力量建立起来的。那本质无法以别的方式成形。人是那本质的各种模子的唯一投射者和独家调配者。

请允许我说几句题外话。你们看到我们这个世界的太阳闪耀着极其夺目的光辉。而当天际渐渐向后延伸、使一个新的太阳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就会看到一个新时代的诞生、一个新复活节的诞生。我们所说的围绕这个太阳转动的我们的世界,只不过是围绕那个中央大日转动的九十一个类似的世界之一。那中央大日的质量比这九十一个世界合起来的质量还大九万一千倍。它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在完美秩序中围绕它转动的九十一个世界中的任何一个,与它比起来都极其微小,小得就像一个原子中围绕其中央太阳转动的那些极小的粒子。你们把那个中央太阳叫作原子核。我们的世界沿其轨道绕中央大日一周要用两万六千八百多年。它移动时与北极星的完全旋进保持着精确的数学关系。谁能怀疑是一股神圣、有效的伟大力量在统御这一切呢?不过还是回过头来说说我们的观察吧。

你们仔细看:一个影像形成了。你们看见了太阳的白色球体,上面形成一块红斑。再仔细看,你们会看到一块极小的纯净白光的碎片从那个红斑喷射出来。那不是一道光线,而是一个运动的纯净光点,是一个生命的火花。它被发射出来并被封入那应该诞生的事物中。在你们看来那只是一个极小的光点,但对于能靠近去看它的人们来说,它是巨大的。这让你们感到奇怪。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将拥有一种工具。它可以充当你们眼睛的助手,让你们看到所有这些东西。它还会向人类揭示很多其它奇观。

在数千个世代里,中央大日把能量发散物的和谐脉冲吸向自己,而那些能量发散物必定得散发出去或者爆炸。注意看,有一大团模糊的、气态的东西通过爆炸脱离了太阳。这就是行星海王星诞生的景象。它这时还只是由太阳母体强力喷射出去的微小粒子或微粒构成的一个庞大群体。在最后爆炸前出现的那个亮点是一个日心。它也有能力把那些最微小的粒子吸向自己并保持其凝聚力。与此同时,它还将那些来自太阳母体的较大微粒凝聚在自己周围。乍一看,你们会以为又发生了一次爆炸,会以为是太阳的一些部分被抛到了太空中。稍停片刻,注意看真正发生的事。为什么那些粒子和气体会保持凝聚力并呈现出一个精确的球形呢?这是因为形成这些模子的智能法则在起作用。是那个法则在一种完美的和谐中指引着这些世界的整体。这证明那不是一个偶然。一切都在按照一种完美的秩序发生着,而这完美的秩序是由一个确实可靠的法则所决定的。

那个亮点或核心是中央火花,是太阳,是人类的基督——整个人类都围绕着祂转动。这就是圣灵的明确力量,而圣灵的法则是通行于人的所有元件之间的。那中央火花是纯净白光的一个光点,是已渗入第一个细胞中的基督。随后祂长大了,分裂开来,把祂的光传递给另一个细胞。这另一个细胞是从分裂中诞生的,但它与第一个细胞被一种凝聚力联结在一起。这种凝聚力就叫作

这些粒子的养料和凝聚力是得到保障的,就像一个被母亲抱紧并喂养的孩子得到保障一样。其实这形成的就是一个太阳的孩子。它在自身之中包含着那个核心,或者说包含着那个中央太阳。这个核心与那刚把它生出来的母体是一模一样的。这个新的中央太阳一出生就拥有和其母体相同的能力,也能够吸引、巩固和保持环绕在其周围的能量振动,而这些能量振动对于它的生活和成长来说必不可少。它最终固化了,形成了行星海王星——我们这个世界中最古老的行星,也是占据着最远那条轨道的行星。


 

太阳系的演化过程及人类的出现(2)

当海王星诞生出来且其中央太阳开始将能量——主要是来自其太阳母体的能量——吸向自己时,这颗小星星开始呈现出那个模子的形状,而那模子是在它诞生之前便为它投射出来的。那时海王星占据着矩阵轨道,在今天水星轨道的内侧。在那条轨道上,这孩子可以更好地从母体那儿吸引自己的本质材料,因为它离母体还很近。

 海王星一边从太阳那儿吸引自己的本质材料,一边固化、成形了。它不再是一团雾态的蒸汽,其元素开始相互分离并通过化合而聚集起来。在高温、高压的作用下,这颗行星的岩石构造形成了。随着膏状材料的硬化,其表面冷却下来,形成了一个硬壳。这个壳变得越来越沉重和紧密——这既是由于它的冷却,也是由于不同粒子间的同化吸收。

 当这个壳足够坚实、可以容纳旋转物时,它就形成了这颗行星原始的岩石构造并在其中心带有一团膏状物。

 随后,由于某些气体与蒸汽的化合,水出现了。只有在这时,这团星云才称得上是行星。它显现出来了,并朝着能支持生命的状态进化。然而它还得走过数千个世纪,把来自外部的种种元素一点一点添加到自己的构造中。它中心物质的持续冷却使它接近于完善了,但还需等待其表面的大气和化学状态准备好支持有生命的机体。

 在这个时期,太阳母体准备要生出另一个小星星。当其准备好时,行星天王星诞生了。这次分娩所用的多余力量把海王星抛到了矩阵轨道之外,迫使它在今天水星的轨道上运行。必须这样才能在矩阵轨道上给新生儿天王星让出位置,好让它能从母体接收到养料,直至其雾状构造凝结成一颗行星。

 现在开始了一段很长的平静时期。海王星这个头生子长大了,接近了可以支持生命的状态。的确,阿米巴形态出现在它那笼罩着云雾的微咸的内部海洋中。与此同时,又有一颗新的小星星准备好被太阳生出来。这次分娩的多余力量把天王星抛出了矩阵轨道,并把海王星抛到了今天金星的轨道上。

 这时海王星已经充分冷却,从而使其表面能够支持生命了。某些阿米巴必须被挑选出来,以作为人体的生命载体和食物载体。这些阿米巴存在于海王星上,但要让那神圣生命附着于这些阿米巴上,还需要某些条件。当海王星占据今天金星的轨道时,这些条件具备了,于是人类生命出现在那里,与今天地球上的人类生命相似。

 第一个人类种族就这样开始存在了——并非始自那动物性的阿米巴,而是始自人性的阿米巴,其类型和特征是精选出来的,具有一种可加快进化过程的智能。在这个时期,海王星上的事物状态已完全为精选之人的成长做好了准备,而这样的成长也确实在那里蓬勃地出现了。

 那时不存在动物界的内在机体,因此动物生命没有发展起来。海王星上居住着高级的存有。他们很快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人类种族,其中每个人都能直接从宇宙以太本质中接收到自己的本质材料。在我们地球上,他们会被当成神。今天的很多传说和神话就根植于这个伟大的民族中。他们与那产生他们的本源是极其相似的。这个种族具有表达美与完善的才能,所以他们开始把完善、美好的状况聚集在自己周围。实际上,他们使海王星成为了一个尽善尽美的天堂。

 按照造物主的意愿,这个种族应该永远保持在他们所实现的完美状态中——他们是通过对所有元素的完全控制来达到这一状态的。当一个人表达出某一愿望时,那个愿望立刻就被实现了。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些个体开始表现出懒惰和自私,试图胜过自己的同伴。由此导致了种种分裂,而这些分裂又产生出自私与贪欲。自私与贪欲则又引发了纠纷、不和。人们把时间浪费在打架和争吵上,而他们本该用这些时间来进行有益于进步的创造。人们没有与源头保持紧密的联结,而是相互疏远并在彼此间制造出裂痕。只有一小群人保持着高尚的、崇高的精神。其他人则抛弃了那给予他们安全和保护的东西。这使得这颗行星周围产生了一个旋涡。

 这些人本该专心仿效神的完美典范。那会使他们在神圣的行星群上建立起一个具有种种神圣属性的完整世界。然而他们竟退化到如此地步,以致接下来发生的这次分娩行星的爆炸十分巨大。由此产生的星云凝聚后,形成了一颗比以前的行星都更大的行星。这就是木星的诞生。伴随其分娩的过剩能量是那么巨大,以致土星被推出了矩阵轨道并被抛到今天水星的轨道上。这次爆炸如此剧烈,又是发生在一个如此紧张的太阳系中,因此形成了大量小行星。这些小行星排列在土星周围。它们具有与土星不同的极性,无法与它聚合在一起,所以保持着独立状态。它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呈带状聚集在这颗行星周围。这条小行星带被称为土星环。组成土星环的小行星中,有很多都像一颗小型行星那么大。

 我们刚才说到的那股过剩的力量,把壮丽、美妙的行星海王星抛到了今天地球的轨道上。它所有的辉煌和它那些伟大的居民都被清除掉了。不过有少数从未抛弃自己神圣继承物的人还继续存在着。他们组建起一些强有力的团体,在环绕于现存的九十一个世界周围并渗入其间的灵性区域发散物中寻找避难所。

 在这样的状态下,那些幸存者把他们的知识保存下来并传播开去,以使其永不消失。正是因为他们的理想,也正是多亏了他们,我们今天才活着。我们骄傲地说我们与这些伟大的人是同源同种——正是他们的种族形成了人类的根。是他们保存了人类的理想典范并保持住了人类的神性。

 随后,行星木星成形所必需的几千个世代过去了。它是那么庞大,所以直至今天都没怎么冷却下来。

 时间再次飞速流逝,太阳已准备好生出第五个雾状核心。这就是火星——那颗血红色行星——的诞生。当它的分娩结束时,我们看到强壮的木星上发生了一个现象。它侧面突然长出一块巨大红斑,并排出了自身的一大块。它生出了一颗叫作月亮的卫星。这两次分娩放出了大量过剩的力量,以致巨大的木星被抛出矩阵轨道,让位给行星火星。

 当这巨大的木星占据其新轨道时,它那旋雾状的形态完全无力把它出生时太阳排出的大量粒子吸向自己。这些粒子被抛出很远,进入了海王星、天王星、土星和火星的势力范围。然而这些粒子与那些行星的极性不同,无法被它们同化吸收。这些粒子变成了没有行星极性的、独立的小行星。它们不能呈现出行星的样子,也不能在中央太阳周围有序、协调地转动。结果它们就在太空中形成了庞大的流星群——没有特定的步调,以极快的速度行进。它们和其它行星碰撞在一起,要么嵌入行星表面,要么在碰撞后粉身碎骨。这些小行星在太空中疯狂行进时拖着一些极小的粒子。这些小粒子最终逐渐返回到以太群体中。中央大日可以从那里再把它们取出并吸收,将其再次以星云的形态分娩出去,以生出新的行星——或者说新的微粒。

 现在发生的这次爆炸所产生的星云,最后形成了我们的地球。火星被抛出矩阵轨道,而地球取代了它的位置。与此同时,所有行星都被推到另一条轨道上,以给这个新生儿让出位置来。

 


 

 太阳系的演化过程及人类的出现(3)

 

随后出生的是金星。和前几次的情况一样,地球和所有其它行星——或者说所有其它微粒——又都被抛到了更远的轨道上,以便把矩阵轨道上的位置让给这位新来者。然后水星出生了。它的出生把别的行星——或者说别的微粒——抛到了更为宽广的其它轨道上,并凑足了天文学家们今天所能看到的行星数量——总共是八颗。

实际上还有第九颗,因为矩阵轨道并没有被水星所占据。占据这条轨道的是最后的星云或孩子,不过这个星云没有凝结,所以人们看不到它。然而它就在那里,其影响力可以被感觉到。总之,我们地球所属的这个世界包含着九颗行星——或者说九颗微粒。它们在九条轨道上,以一种数学的高精确度,围绕着中央太阳——或者说核心——运转。你们已如实看到了这场极为有序的创造过程的场景。

在海王星——那颗距太阳最远、位于最大轨道上的行星——上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海王星已经成熟并已达到其速度极限。它接收到了满负荷的光,已准备好要变成一颗太阳。当新的星云开始形成而太阳准备要生出这第十个星云时,海王星走向了衰落。在这个星云分娩出来前,海王星在围绕中央太阳的运行中达到了其速度极限。它飞入太空中爆炸了,随后返回到以太本质。在那里,它将被中央太阳重新取出。它将增加这太阳的能量,使其能够分娩出新的行星——或者说新的微粒。

在我们地球所属的世界中,只能同时存在九颗行星——或者说九颗微粒——围绕着中央太阳转动。它们按照一个恒定的周期演化。这个周期包括前面描述的各个阶段:出生、固化、轨道扩展、达到速度极限、飞入太空、爆炸、衰变,最后被太阳重新吸收以便再一次出生。因此土地聚集来自以太本质的种种元素,再把它们发送出去,于是这些元素又会变成以太状的。这是通过一次次新的出生——再生——所形成的持续更新。如果没有这个过程,那九十一个世界的中央大日及其中各个世界的中央太阳早就被消耗光了。那样的话,一切都会返回到包含所有本质存在的无限之中。

一个渗入所有发散物和整个太空的聪慧智能,召唤这些世界形成并将它们抛到其前行的路上。这个太阳永不衰老。这个核心不会死去。祂接受、吸收、保留、加强并生出那个微粒。然而祂永不会缩减,因为祂不断接收到与其发送出去的等量之物,并将其吸入自身之中。因此,这再生与重生是无限期地持续下去的。一个个世界形成、发展并归还它们所收到的。一个个进步的周期通向越来越高的层次。

我们地球及其小星系所属的这九十一个世界的星系,只是更广阔的世界中的一个星系。那个世界也有九十一个星系,围绕着一个中心——或者说太阳——转动。而那个中心或太阳的质量比其中一个星系的中心太阳的质量大九万一千倍。这个程式几乎是无限重复的,每次都增加到九十一的倍数。这个整体构成了一个无限的大宇宙,也就是包含银河系的这些星系。人们常把这个宇宙称作原子热光’——太阳热量的源头。这是产生于我们刚才所说的那个大宇宙中央大日的一个星云。它是由其核心生出来的。

你们在这个星云中所看到的那个太阳,只把中央大日的一部分光线发送给你们。当这部分光渗入物质中时,它们会以某种角度弯曲,然后折射。最后,这些弯曲、变形的光线只呈现出太阳的一个影像并将其置于虚假的位置上。随后,同样的这些光线又如此清晰的反射出去,以致当它们传播到你们那儿时,你们真的以为看见了太阳。同样的现象也引起了很多其它行星——或者说微粒——的扭曲。在星星看起来很多的地方,它们其实没那么多。不过它们的总数还是有好几百万。

仔细看这幅图象,你们会发现这些星云和它们的太阳并不是圆盘状的,而是像地球这样两极扁平的球体。当我们端详它们时,只能观察到它们那扁平的广大极区。

宇宙大日那不可想象的巨大质量深深影响着这些光线,以至于它们完全折射于宇宙的周围。宇宙射线与这些光线的接触也精确地作用于它们并造成它们的折射。光粒子被抛出它们的原位,以至于单独一束光就能反射出行星或星星的几百万个影像。于是这些星体出现在虚假的位置上,由此又反射出数千个影像。当我们透过宇宙去观看时,看到的是那些影像的两面。一面的光直接来到我们这里,而另一面的光——发自几亿年前——则已在宇宙中整整转了一圈。

因此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影像,而是两个。第一个影像是那星体存在于几十万年前的样子,而另一个影像则向我们展示的是它几亿年前的样子。这个现象发生在整个宏大的宇宙调度中。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的确看到了极其久远的过去。按照这同样的法则,我们也可以看到未来。

为了管理所有这些世界,一道道灵性指令被发出。它们通过无形的连接被传送出去,类似于思想的运动和心脏的跳动,只是要放大几十亿倍。

这些巨大的脉冲、巨大的心跳,被那浸透神圣原初本质的智能传送出去。这原初本质环绕着那个宇宙——它的灵性对等物。这些巨大的心跳把生命流发送到宇宙的所有微粒之中,使它们在完美的秩序与和谐中运动。

在这无限广大的宇宙中,不能有任何一个生病的或不调和的细胞,因为那样一个细胞会打破整体的和谐。这会导致暂时的混乱。一个被不和谐思想所扰乱的人的机体也是这样。

“‘神灵这个词被创造了出来,以称呼那个中央指挥部。人的心跳就相当于缩小了的宇宙之心的巨大脉冲。

人来源于那个控制全部原初本质的智能。人是这智能的对等物并与这个源头共存。人从这巨大的原始仓库中直接汲取自己的本质材料。中央大日也是这样,不过要高一个级别,因为它与管理源头的更高智能连接在一起。

人、人类单元是一个组织严密的神圣世界,尽管与宇宙的宏大整体相比是极其微小的。然而人类的角色必不可少。人类必须承担起自己的神圣职责并确实加以履行,因为人属于那个伟大智能的一部分。那个伟大智能先于所有世界而存在,并掌控着这些世界进化的整个神圣计划。

那个原初智能渗透到原始本质的所有发散物之间,同样也浸透那些最初级的物质形态。因此,即使所有世界都被毁掉,与那原初智能合作的人类也可以由光的发散物开始将它们重建起来。如果那样的灾难突然发生的话,人类不仅有力量,而且将成为那股化入原初智能中的力量,而在原初智能那里是不存在毁灭的。

当人类返回到这个王国中时,对他们来说,需要花多少时间来恢复平静与和谐并不太重要。也许要花掉几十亿个世纪,才能恢复初级的完善并重新启动那有规律的进化过程。人类在其神性领域中与无限保持着联通,可以让自己等到时机成熟时再显化那些世界。因为保留了对从前那些经历的认知,所以人类装备得更好以有助于显化出一个更完善、更持久的事物状态。在这方面他们绝不会玩忽职守,因为和所有其他形态相比,他们的存在有更明确的定义。无论在他们的视野中还是在他们的意识里,都没有写入失败这个词。

这无限小的变成了所有形态的无限大。这正是那位深思熟虑的智者所感悟到的。他说:我是不死的、无年龄的、永生的。在非我的生命或光中一无所有。当他确实实现了自己的扬升时,这就是他真正的神性。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