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9

 

 

我的老师赛斯说:“理性之道是与先前提及的科学概念相连的。”科学概念,即生命是被混乱所包围的,宇宙的本质本来是混沌的,生命是混沌所造成的,是为了生存而奋斗。也就是达尔文提出的“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理论。

 

我的老师赛斯说:“我并无意贬义知性,它是非常重要的。”知性就像猫的胡须一样的自然,并非附加于自然,而是自然的一部分。

 

我的老师赛斯讲过,要让知性回归自然。就像《道德经》所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样,最后,人的理性也一定是要回归自然,人类脱离不了自然。所以,我们的知性才可能被柔化,才可能找到它的根。否则我们仅仅只是依靠知性,人类会越活越凄惨。

 

 

 

赛斯哲学体系中的神奇之道认为,理所当然的任何一个个人的生命会完成它自己,会发展与成熟。神奇之道理所当然地认为,每一个生命都会圆满地完成轮回,每个生命会理所当然地完成它自己的成熟与发展。

 

环境与个人是独特的,彼此适合,并且一同合作。所有的环境与我们是相互适合的,而且一同合作。环境从来不是要危害人类,人类也从来不是在环境之下生存竞争,环境对我们是友善的。

 

以赛斯家族的角度而言,我们不用恐惧SARS病毒,因为环境和我们是彼此相互配合的。只要我们不起恐慌心,即使遇到SARS病人,我们也会是健康的。

 

现在的人类和大自然是格格不入的,我们认为有些环境是危害人类的。比如PM2.5、农药、化学物质等,所有的环境好像随时要毒死我们一样。所以,人类整天活在“步步惊心”里面,活在“步步为营”里面。如果我们是一位过于理性的妈妈,我们根本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吃任何一顿外面的食物。我们对环境是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了。

 

 

 

然而,神奇之道认为,环境与个人是独特的,彼此适合,并且一同合作。也就是说,每个细胞都认为自己天生是健康的,细胞认为自己天生在环境里面是安全的。这就是每个细胞对健康的信念,这个信念被印在了每个染色体、原子、分子上面,从而提供了身体对健康与生俱来的信心,渗入到了每个活的生物,甚至是每一只瓜纽与每一根头发。

 

当然,那些根深蒂固的理性之道的信念,在生物上也是合宜的,它们提供了所有成长与发展的推动力。但是身体对健康这个与生俱来的信心,目前人类几乎没有。

 

我曾经问我的一位个案:“你身体有哪一方面的疾病开过刀、住过院?”他说:“许医师,目前我没有病,但是我们家有糖尿病的遗传。”还有的人告诉我:“许医师,虽然我现在没病,但是我们家有三个癌症患者,还有心脏病的遗传。”

 

我们现在连自己的身体都不信任了,身体是嫌疑犯,连我们的基因都是嫌疑犯了。我们没有把基因视为让自己安全、健康的守护力量,甚至把基因当成是让我们生病的一个原因了。难道只是因为人类找出了少数的遗传性基因的疾病,就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吗?

 

 

 

其实,基因真正的本质是身体对健康具有与生俱来的信心。为了让我们更适应这个环境,基因本身会不断地学习,从而来保障我们的健康。可是我们每个人只会把遗传和基因当做生病的原因。人类画出了一幅多么扭曲的画面啊!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好像医药很发达,生病的人却是越来越多的原因。因为医药越发达,人对身体天生健康的信心会越来越薄弱。

 

如果我们去访问调查街上走来走去的那些人,几乎没有人相信身体对健康具有与生俱来的信心,也许具有医学知识越多的人越没有。就像最近天气很热,由于许医师体质比较弱,有时会流鼻血。我就会说:“糟糕,我得鼻咽癌了。”当然,我是带着游戏心开玩笑的。

 

我的老师赛斯说:“其实那些信念是根植在每一根头发、细胞、染色体上面。”每个细胞都相信身体一定会更好,就像我们在唱的那首《明天会更好》的歌一样。

 

假设我们去问一个超过二十岁的成年人,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他们死亡之前,身体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糟?他们肯定会说是越来越糟的。

 

 

 

信念创造实相,有的人相信这个世界只有善而没有邪恶,可有的人却认为,善良与邪恶是相对的存在。只有当我们明确地决定:“我只相信善而不相信恶。”邪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几率就会越来越低,这是一个智慧的信念。

 

所以,赛斯家族是一群有智慧的人,坚定自己只相信善而没有邪恶。从而有智慧地不选择业障、地狱或者魔等信念,以至于有智慧的不创造那些实相,当我们不相信时,我们就不在那个实相里面。

 

世界日新月异,以后这个社会会不同程度地呈现多头马车、多重现象。比如,世界上某个地方的人会特别好,另一个地方的人可能会特别苦;这个地方好像很衰败,隔一条街,那个地方的人就快乐得不得了;甚至在同一家公司里面,有的人会快乐得好像是在天堂,有的人每天都好像活在地狱中。一人一世界,一花一菩提。这样就会呈现出同一个世界互相矛盾的现象。所以,社会上不会有共同现象,再也没有所谓的一般性了。这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信念决定了自己的实相。

 

 

 

我的老师赛斯说:“我承认这里把细胞人格化了,但这个陈述有个稳固的真实性,而且每个细胞在自己内部都对自身的不可避免具有一个信任和了解。”也就是说,每个细胞都知道自己死后永存,精神永生。

 

赛斯哲学思想讲过,我们是来地球出差、旅游、学习、考察兼玩耍的。这不是一个外在的信念,而是与生俱来内在本来就知道的。我们与生俱来就知道,肉体的死亡只是形式的转变,生命的意义、生命的成长、心灵的成长都超越了所有的死亡。因为我们身上的每个细胞都知道,我们天生就有价值,是被宇宙的祝福所围绕的。

 

赛斯哲学体系中的神奇之道认为,最后每个生命都会理所当然地找到自己的出路。所以不管我们的孩子要不要念书、有没有一枝独秀,最后都会成熟且完成。

 

所以,神奇之道认为,最后所有的困难都会理所当然地克服,所有的苦难都会过去,每个生命都会找到自己的答案。这就是我们天生与生俱来的内在的信念。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神奇之道》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