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8

 

我的老师赛斯在《早期课》讲到“解离”(dissociation),我先解释这个名词:解离。在精神医学里面,解离指的是一种精神病态,它指的是一种类似歇斯底里的发作。解离有点像失忆症,或是突然耳朵听不见,可是再怎么检查都找不到原因。

 

我记得在台北市立疗养院的时候遇到一个个案,她眼睛闭起来怎么叫都张不开,然后就被家属送到医院的急诊,做了所有的检查,比如,抽血、X光,包括电脑断层,全身找不出任何原因。可是,她就是躺在那里叫不醒,眼睛紧紧地闭着,后来被送进精神科。原因是她受到重大打击,情绪受到重大刺激,所以完全没有办法把她叫醒。

 

所以,解离在精神医学里面,是一种病态。突然看不到东西,或听不到声音,有些人是半边不能动,可是完全不知道原因,怎么检查都找不出来问题。

 

 

 

但是在赛斯哲学思想里面,解离有点像是入定,有点像是脱离我们自我的掌控,或者我引用奥修的说法:解离意味着放下头脑。所以,解离更像是一种思想上的解脱。

 

举个例子,你们有时在睡觉前,或是清醒后,你觉得自己已经醒过来却没有完全醒,觉得全身很舒服,那就是解离。或是有时候你们躺在沙发上,坐在高铁或车子里面,你在一种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状态,你会听到周遭的声音,可是你的心中没有任何的烦恼,你觉得自己非常的放松。这其实有点接近我们所谓的催眠状态。

 

解离的好处是什么?它让我们学会放下烦恼。

 

解离意味着你不再被你的自我“吊”在所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比如说,对过去的后悔,对未来的担忧。它有点像是“活在当下”,这是现代人最需要的。我们要么活在对过去的后悔,要么活在对未来的担忧,每个人都在害怕生病、害怕没工作、害怕没钱。所以,我的老师赛斯说你需要做解离的练习。

 

 

 

我的老师赛斯把自我比喻成树皮,他在书中提到:“自我(Ego)是内我的物质具体化,但不是用来消灭内我的。”内我就是我们的本心、本来面目,是内在本自具足的神性和佛性。

 

举例来讲,如果我们的树皮害怕暴风雨,而把自己变硬来对抗天气。虽然树皮是善意的保护,却因为树皮把自己硬化了,让从根吸收的营养无法往上输送,阳光和其他的自然力没办法穿透,树就会死掉。它过度保护自己,偏执的好意杀死了这棵树。

 

我再打一个比喻,同样的道理,过度保护孩子也会害死孩子。你应该让孩子有能力,应该爱他、鼓励他、让他自己做,而不是什么都帮他做,过度地保护孩子会害死孩子。

 

 

 

刚才提到的树皮和自我的比喻说明,当自我在人类的层面对纯粹的物质资料反应太过激烈的时候,就会做这件事(指自我僵化后,内我无法成长)。

 

意思是当你太过于关切现实(当然我不是指关心现实不对),举个例子,比如,要嫁女儿了,直接问女儿对方的条件,你就设一个条件叫“有车有房父母双亡”;比如,你找工作,你只找钱最多的,你不管兴趣;比如,你上大学也不管你爱什么,就直接找将来赚得到钱的;比如,你结婚找男朋友女朋友,你也不管你爱不爱她,只找符合物质条件的……当你什么事情都只用现实考量,当你过度自我的时候,就会用单纯的物质做考量。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早期课(卷一)》读书会

文字整理|莼境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