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7 奥修每日分享

 

 

湿婆说:用任何舒适的姿势,渐渐地在两腋之间的地方,会充满伟大的平和。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但它的作用不可思议——试试看。任何人都能做,没有危险。用一种舒适的姿势:第一件事就是用放松的姿势——舒适的,无论什么姿势,只要对你而言是舒适的,所以不要去尝试某些特定的姿势或者瑜珈的姿势。

 

佛以一个特定的姿势坐着,这对他而言是舒适的,如果你练习一段时间这个姿势,那么你也会感觉舒适,但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它舒适。

 

其实没有必要去练习它:就从此刻你觉得容易做的任何一种姿势开始。不要与姿势抗争,你可以坐在一把舒适的椅子里,然后放松,唯一的事就是你的身体必须是一种放松的状态。

 

只是闭上眼睛,感觉全身每一处。从腿是否有紧张的感觉开始。如果你感到有些地方有些紧张,那么做一件事:使它更紧张;如果你感到在腿上,在右腿上,有紧张的感觉,那么,使那种紧张尽可能地强烈,将它带到一个顶点,然后突然放松,它会让你感觉到那儿是多么得放松,然后在全身各部位找一找是否还有紧张的地方,无论你感觉到哪儿紧张,就使它更紧张,因为当它强烈时,它就容易放松。而只是在中间状态的话,这就非常困难,因为你无法感觉到它。

 

从一个极端移到另一个极端是容易的,非常容易,因为正是极端制造出移向另一极端的情形。所以如果你感觉面部有一些紧张,那么就将所有面部的肌肉变得尽可能的紧张,并将那个紧张带到顶点,将它带到一个目前再也不可能变得更紧张的点——然后突然地放松。所以这样就能看见身体的所有部分,四肢,都是放松的。

 

特别要关注脸部的肌肉,因为它们带着90%的紧张——身体的其它部分只带了10%——因为你所有的紧张是在头脑中的,而脸部则成了贮藏所。

 

所以尽可能使你的脸部紧张,不要感到害羞,使它强烈地痛苦、焦虑——然后突然放松。这样做五分钟,好让你能感觉到现在整个身体、四肢都是放松的。

 

你可以躺在床上做,也可以坐着做——无论怎样只要你感觉舒适就行。

 

第二件事:当你感觉到身体已经成了一个舒适姿势,不要对此大惊小怪,只要感觉那个身体是放松的,然后忘记身体,因为,事实上,记住身体也是一种紧张,因此我要说,不要对此大惊小怪,放松它,忘了它。忘记就是轻松,因为当你记得太多时,正是记忆带给身体一种紧张。

 

闭上眼睛,只是感觉在两腋之间的地方:心的区域,你的胸部。先感觉它,就是在两腋间,带着你的全部注意、全部的觉知。忘掉整个身体,只是在两腋间心的地方,你的胸部,感觉它充满巨大的平和。

 

在身体放松的时刻,平和就自动地在心里发生了,心变得宁静了,放松了,和谐了,而当你忘记了整个身体,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胸部,有意识地感觉到它充满平和,有很多平和会立即产生。

 

身体中有两个地方是特殊的中心,那儿特殊的感觉会被有意识地制造出来。在两腋间就是心的中心,而心的中心就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所有平和的源泉,无论它何时发生。

 

当你是平和的,那平和就是来自心,心散发平和,那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人,无论是哪个阶级,哪种宗教,哪个国家,文明的或不文明的,每一个种族,都会感觉到这点:爱是来自心,虽然科学无法给予解释。

 

所以当你想到爱,你就想到心。事实上,当你沉浸在爱中,你就是放松的,而因为你是放松的,你会充满某种平和,而那个平和就是来自心,所以平和和爱已是连接在一起、结合在一起了。

 

当你在爱的时候,你是平和的,当你不在爱的时候,你就会被干扰,因为心的平和已经是与爱连接在一起了。

 

所以你能做两件事。你也可以寻找爱,然后,有时候你会感到平和。但这条路是危险的,因为你所爱的那个人已变得比你更重要了,别人是别人,而你正变得依赖这种方式了。

 

所以爱有时会给你平和,但并不始终是如此,会有许多干扰,许多痛苦和焦虑的时候,因为别人已经进入,而当别人进入时,一定会有某些干扰,因为,你与别人相遇,只是在你的表层,表层会受干扰,只是有时——当你们俩无争执地深深地陷入了爱时——只是有时你会感到是放松的,心会洋溢着平和。

 

所以,爱只能给你对平和的一瞥,而永远无法在平和中有任何真正的建树和生根。通过爱是不可能有永恒的平和的,在两个瞥见之间会有深深的冲突、暴力、憎恨、愤怒之谷。

 

另外一种方法并不是通过爱来寻找平和,而是直接地寻找平和,如果你能直接地寻找平和一这是种方法你的生命会变得充满爱。但是现在那个爱的品质会是不同的,它将不是占有性的,它将不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它将不是依赖的,它也不会让任何人依赖你。你的爱会只是一种爱心,一种慈悲,一种深深的融入别人。

 

现在没有一个人,甚至爱人也无法打扰你,因为你的平和已经生根了,而你的爱正成为你内心的平和的影子。整个事情已经颠倒过来了:所以佛也是在爱,但他的爱并不是一种痛苦。

 

如果你去爱,你会痛苦;如果你不爱,你也会痛苦;如果你不爱,你会因爱之缺乏而痛苦;如果你去爱,你会因爱而痛苦;你是处在表层,无论你去做什么,也只能给你短暂的满足,然后会再次陷入黑暗之谷。

 

心自然是平和之源,所以你不要创造任何东西,你只是来到一个一直存在着的源泉。而这个想象会帮助你觉知充满平和的心,不是这个想象就会创造平和。

 

这就是坦陀罗的观点与西方的催眠术之间的不同:催眠师认为,凭着想象你正在创造它;坦陀罗认为,你并不是在创造它——凭着想象,你只是变得与某种始终存在的东西相一致:无论你能凭着想象创造什么都是无法长久的。如果它不是真实的,那它就是虚假的,不真实的,而你正在创造一个幻觉。

 

试试这个:当你能够感觉在你两腋间充满平和,弥散在你自己的心的中心,世界看起来就好似幻象,这就是你已经进入静心的信号——那时世界感觉起来,就显得好像是幻象一样。

 

不要认为那世界是一种幻象,没有必要去想——你会感觉到它,它将会突然在你的头脑中发生——“世界发生了什么?”世界突然变成了梦,梦一样的存在,它在那儿,没有任何物质,就像屏幕上的影片,它看上去如此真实,它甚至会是三维的——它只是看上去像一个投影,其实世界并不是一种投影,并不是真正虚假的——不。

 

世界是真实的,但是你创造出了距离,而这个距离变得越来越大,凭着你所知道的怎样去感觉世界方法,你可以了解这个距离是否正在变得越来越大。

 

所以,那就是尺度,这不是一个真理——所谓世界是不真实的——这是一个静心的准则。如果世界已经变得不真实,那么你已经进入了本性。现在表面和你已经离得很远,以至于你能将它看作某种客体,某种不是你的东西,你不与之认同。

 

如果你试着去做,这个技巧是非常容易的,也并不要化大多的时间,有时即使是你刚刚开始做这个技巧,你也会感觉到它的美丽与奇迹。

 

所以尝试它,但如果你刚开始时,没有感觉到它,不要失望,要等待,继续做。它是如此容易,你能在任何时候做。晚上只要躺在床上,你就能做;在早上,当你感到你现在醒了,你就能做。先做这个,然后起来,即使十分钟也足够了,或者晚上睡前的十分钟。使世界变得不真实,你的睡眠会很深——你或许以前从未曾这样睡过。

 

如果在睡前世界变得不真实的话,那么梦就会比较少,因为,如果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梦,梦就无法继续。而如果世界是不真实的,那你会完全放松,否则世界的真实性会不断地冲击着你、打击着你。

 

据我所知——我曾对许多遭受失眠之苦的人建议做这个技巧——它会有很深的帮助。如果世界是不真实的;那么紧张也就消失了。而如果你能从外围移开,那你已经进入了一种深深的睡眠状态——在睡眠来临之前,你已深入到它。然后到了早上,那时是美丽的,因为你是如此清新,如此年轻,整个能量在震动,正在从中心返回外围。

 

当你变得警觉到你现在睡眠已结束时,先不要睁开眼睛。首先做这个:经过一整夜,身体已放松了,感觉清新和充满活力,做十分钟这个试验,然后睁开眼睛。放松,你已经是放松的,这不会化很多时间。

 

只要放松,将你的意识带到两腋间的心:感觉它充满深深的平和。在那个平和中保持十分钟,然后睁开眼睛,而世界看上去则完全不同了,因为那个平和也会从你的眼睛里流露出来,那么,一整天你都会感觉不一样——你不仅会感觉不同,而且你会感到别人和你在一起时的行为也不同了。

 

对每一种关系,你都起了某种作用。如果你的作用不再存在了,那么人们的行为也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们感觉你已是一个不同的人了,他们或许并不觉知到它,但是当你充满平和时,每个人会对你的行为不一样,他们会变得更富有爱,更好,更少对抗,更开放,更亲近,因为磁铁在那儿,而平和就是磁铁。

 

当你是平和的,人们会更靠近你;当你是被干扰的,每个人都会排斥你;这是个自然的现象,你能很容易地观察到这点。当你是平和的,你会感觉到每个人都想接近你,因为那个平和散射着,它变成了你周围的震动,平和的圆圈在你周围移动,无论是谁来此附近,都会感觉更接近你——就像一棵树的树荫,你会想要到树荫下,然后在那儿放松。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