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9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问:钟爱的师父,对我来说,你真的是世人所知的第一个懂得女人并接纳她们的人。请开示。

 

奥修:

 

Prem Bubula(提问者),我告诉过你,女人是要被爱,而不是被弄明白。这是第一个了解。

 

生命是如此神秘,以至于我们的双手无法触及它的高度,我们的双眼无法看透它最深的奥秘。了解、明白存在的任何表达——男人、女人、树木、动物或鸟儿——是科学而不是一个神秘家的职责。

 

我不是一个科学家。对我来说,科学本身是个神秘,现在科学家们开始承认这一点了——他们正在放下自己旧有的顽固、迷信的态度:有一天他们能知晓一切。

 

从爱因斯坦开始,整个科学史走上了一条很不同的道路,因为他越是深入物质的核心,他就越困惑。所有的逻辑都被抛之脑后,所有的理性都抛之脑后了。你无法号令存在,因为它不遵守你的逻辑。逻辑是人为的。

 

在爱因斯坦的生命中,他来到一个点,他记得自己踌躇于要不要坚持理性……但那是愚蠢的。它合乎人性,但并不明智。

 

即便你坚持逻辑,坚持理性,存在也不会根据你的逻辑而做出改变,你的逻辑必须根据存在而改变。你走的越深,存在就变得越神秘。

 

总有一天你必须放下逻辑和理性,只是聆听自然。我称之为终极的了解——那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理解。你知道它,你也能感受到它,但你没办法说它。

 

男人是奥秘,女人是奥秘,存在着的一切都是奥秘——我们要搞懂它的一切努力都注定会失败。

 

我记得,一个男人在玩具店给他儿子买圣诞礼物。他是一个著名的数学家,所以很自然的,店主拿了个七巧板给他。那个数学家试了试……它是一个漂亮的七巧板。他试了又试,然后开始流汗。事情变得让人难堪:顾客、店员跟店主都在看着他,他还没解开这个七巧板。

 

最后他放弃了,朝店主喊:“我是一个数学家,连我都解不开这个七巧板,你认为我小孩能解开吗?”

 

店主说,“你不懂。它就是这么设计的,没人能解得开——不管你是不是数学家。”

 

那个数学家问,“但为什么要这样设计?”

 

店主说,“这样设计的话,孩子从一开始就能开始学会,生命是解决不了,理解不了的。”

 

你可以活出它,你可以欢庆其中,你可以跟奥秘合一,但想作为一个旁观者搞懂它根本不可能。

 

我不懂我自己。对我来说最大的奥秘就是我自己。但我可以给你几个线索:

 

精神病医生是一个会问你很多昂贵问题的人,你老婆则分文不收。

 

幸福之钥:你可以谈论爱、温柔和激情,但真正的狂喜在于发现,原来你根本没把钥匙弄丢。

 

女人从抗拒男人的求爱开始,以阻止男人的退缩结束。

 

如果你想改变女人的主意,就赞同她。

 

如果你想知道女人到底说的是什么,就看着她,不要听她所言。

 

一位女士走到警察面前,说,“警官,街角的那个男人让我很恼火。”

 

“我一直都有在看,”警察说,“那个男人根本连看都没看你。”

 

女人说,“但那不令人恼火吗?”

 

浪漫的小伙子翻过身面对躺在床上的漂亮姑娘,问,“我是第一个跟你做爱的人吗?”

 

她想了一会儿,说,“你有可能是,但我对长相记性很差。”

 

一个年轻女孩跟一个老女佣说,“不结婚,你一定错过了很多东西!”

 

“也就婚礼而已!”老女佣回答。

 

伊甸园里,跟往常一样,夏娃正在跟亚当唠叨。“昨天晚上我看见你在知识之树下面跟另一个女人玩。”

 

“可是夏娃,”亚当说,“你知道伊甸园里就咱俩!”

 

“别跟我撒谎!你每次一跟我撒谎我就知道!”夏娃哭诉到。

 

“夏娃,听着!这只是你更年期带来的幻觉!”

 

“别跟我扯任何狗屎心理学!我亲眼看见了!”夏娃咆哮的说。

 

“好吧,好吧,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你数数我的肋骨好了。”

 

一个男人跟他老婆及岳母一起去打猎。有一天他正一脸忧郁的躺在自己帐篷里,突然他听到老婆大声喊叫。他就跳起来冲了出去,他看到岳母正对着一头雄狮挥拳,而雄狮离她只有五步远,并随时准备开战。

 

“做点什么!”他老婆惊慌失措的恳求道。

 

“为什么要我干?”沮丧的猎人说道,“是那头狮子自己惹上麻烦的——谁惹的谁收拾!”

 

一切都是奥秘的:最好享受它,而不是把它搞懂。到最后,那个总是试图理解生命的人会证明自己是个白痴,那个享受生命的人会变得智慧,继续享受生命,因为他越来越意识到围绕着我们的奥秘。

 

最伟大的了解在于明白什么也了解不了,一切都是奥秘、不可思议的。对我来说,这就是你生命中宗教的开始。

 

译自:OSHO The Great Pilgrimage - From Here to Here。该书无中译文。

 

译者:Aashna,仅对个人译作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