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 奥修

 

 

  老子常派他的弟子去一个屠夫那儿学习静心的技巧。弟子们感到困惑——为什么是屠夫?然后老子会说:「你们去那儿看看。那个人的生活方式正是一个人应该有的,总是处于此时此地。那和他做什么没有关系。他完全不是一个做者;他只是一个观察者,他是一个观照。那是他扮演的角色——他在扮演一个屠夫。」

 

  他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屠夫;他是中国皇帝特别指定他到御膳房工作的人。

 

  皇帝曾问老子:「如何学习待在此时此地?——因为你总是在谈论此时此地。」

 

  老子说:「你不需要问我;你的屠夫就是正确的人。即使是我,也派过很多弟子去观察他。」

 

  皇帝感到震惊。他说:「我的屠夫!他懂什么?」

 

  老子说:「你去观察他工作。」

 

  皇帝去看了。即使只是看他工作也是一个非常令人狂喜的经验,他的工具,他的刀,如此的锐利,如此的闪亮,仿佛是新的,仿佛他第一次用它。

 

  皇帝问——他对武器很有兴趣——他问:「你从哪儿拿到这么美丽的刀?」

 

  他说:「这把刀是我父亲给我的,他在四十年前死去。这四十年来,我一直用这把刀工作,用这把刀宰杀动物。」

 

  「四十年!」皇帝说:「这把刀看起来还是这么的崭新!」

 

  屠夫说:「这有一个技巧。如果你非常警觉地、注意地、有意识的,刀就不会生锈——不只是你里面,不只是内在,连外在也不会生锈。我是新的,我的刀是新的。我是年轻的,我的刀是年轻的。我的工作就是在静心。那只是我扮演的一个角色。」

 

  摘自《奥修谈清静经(上)》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