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0

 

 

无聊,

是心想寻找某种东西,与之连接,

然后体验安定感,体验休息,

但它找不到。

 

就像一根钉子,想寻找一面墙,

寻找一面墙上可以钻进去的点钻进去,

然后挂上东西,

借此它想体验把持感、重量感、负担感、成就感,

但它还未找到。

 

无聊,

是钉子找不到可以钻入点前的莫名的焦躁。

无聊是一种隐形的焦躁。

 

无聊是心想与什么来一场深恋,

但它找不到对象,找不到合适的爱人。

无聊是心的爱人未出现前的寂寞状态。

心的爱人可以是一个人、一种物、一件事,

一种意象,一个符号、一种信仰或一个信念等。

 

钉子寻找一面墙上的薄弱点,

它想扎进去挂上东西,

它想体验把持感、重量感、负担感、成就感,

它的最终目的是想体验到自己的存在,

——它想体验存在感。

 

心也一样,

它想与自己连接,它想体验存在感,

当它有段时间未与自己连接,触摸不到它自己,

或未能体验自己的存在感时,

它就会莫名的恐慌、寂落,

这恐慌、寂落就是无聊,就是无聊的本质。

 

无聊就像把你置于荒野,放在雾里,

你没有伴侣,没有方向,找到不路可走,

那其中伴随着隐隐的恐慌,和无处安心的无着落感,

那就是无聊。

 

无聊是心想体验存在感的一种信号。

无聊是心想寻找把持感,重量感和成就感的一种前奏曲。

无聊是心想触摸到它自己的一种无声的呼喊。

 

无聊是心在充满大雾的山谷里,

以无声,大声疾呼,

它想听到自己的回声,但它听不到。

 

无聊也是心想呼唤休息的一种方式。

无聊就像一个人困极了,他非常想睡觉,但却睡不着了。

无聊是一种心灵的失眠状态,

心想休息、想睡觉,但它睡不着。

 

每当你的心想休息、想睡觉,

但它睡不着时,

你就体会到无聊。

心的休息与睡觉并非什么也不做,

做某事专注、宁静和心无旁骛就是它的休息。

 

当你于某时、某刻、某阶段体会到无聊,

不要轻易放过它,

探寻无聊背后的秘密。

无聊是心智戴一张面具走在雾都里,

跟随它,移开它的面具,

看清它的真实面目,

看清这个戴面具人究竟要干什么、想要什么。

 

治疗无聊有三种方法:

一是探寻它的真相,弄明白它,

就像跟随一个戴面目的人,拿开它的面目,看清它的真面目一样,

这是以幻止幻的方法。

 

无聊就像一只饥渴的牛虻,

它因为喝不到血而四处嗡嗡飞翔,感觉不自在,

对治这种情况的方法是,

寻找一只牛,狠狠叮进它的屁股,

深深吸它的血,就像饥渴的旅人卧喝山泉。

这是壮大自我的方法,它是一种转移它,

它可让你暂时性解除一种渴的不舒服,但当你喝饱,

新的更大的焦的不舒服可能会发生。

这种情况犹如喝盐水而止不在渴一样。

 

另一种方法就是,

投入某种奉献或爱而无我。

就像一滴水投入大地,

就像大地里一粒微量元素运移到花朵。

把你的自我投给什么都可以,

只要它不在,无聊就不在。

因为无聊是自我的常见病、多发病。

 

当你探索,无聊给你送来礼物。

修行者,以开放的心,欢迎无聊送来的贵礼。

无聊想要给你的,正是目前你生命所缺的,

无聊飞着转着,想把它的礼物投进你生命的小院,

安静以待,让它的礼物下落,捡起来看看,那是什么。

收下它,吸收它,让你的生命更安定、更丰满。

 

一念行者合十。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