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修:

 

成长之所以会痛苦是因为你一直在避开许许多多生命中的痛苦。藉着避开,你无法摧毁它们,它们会继续累积。你继续吞下你的痛苦,那些痛苦都停留在你的系统里,那就是为什么成长是那么地痛苦。

 

当你开始成长,当你决定去成长,你就必须去面对所有那些你所压抑的痛苦,你不能够只是绕过它们。

 

你以一种错误的方式被抚养长大。很不幸地,直到目前为止,地球上还没有一个社会是不压抑痛苦的,所有的社会都要依靠压抑,他们压抑两件事:一个就是痛苦,另外一个就是快乐。他们之所以压抑快乐也是因为痛苦,他们的理由是:如果你没有太快乐,你就永远不会变得太不快乐,如果喜悦被摧毁了,你就永远不会处于很深的痛苦之中。

 

为了要避免痛苦,所以他们避开快乐,为了要避免死亡,所以他们避开生命。

 

那个逻辑是有一些道理的,这两者一起成长,如果你想要有一个狂喜的生活,你就必须去接受很多大的痛苦。如果你想要有喜马拉雅山的高峰,那么你也会有山谷,然而山谷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你去面对它的方式必须有所不同。你可以享受两者!山峰很美,山谷也很美。有些时候一个人必须去享受山峰,有些时候一个人必须放松在山谷里。

 

山峰是阳光普照的,它跟天空在对话。而山谷是阴暗的,但是每当你想要休息,你就必须进入到阴暗的山谷。如果你想要有山峰,你将需要把你的根伸入山谷,你的根进入得越深,你的树木就会长得越高。树木没有根无法成长,那些根必须深入泥土。

 

痛苦和快乐是生命固有的部份。人们非常害怕痛苦,因此他们就压抑痛苦,他们避开所有会带来痛苦的情况,他们继续规避痛苦。最后他们无意中碰到了那个事实:如果你真的想要避开痛苦,你就必须避开快乐。那就是为什么你们的和尚避开快乐,他们害怕快乐,事实上他们只是在避开所有痛苦的可能性。他们知道如果你避开快乐,那么很自然地大的痛苦也不可能产生,它只能以快乐的影子出现。

 

那么你就走在平地上,你从来不走上顶峰,也从来不掉进山谷,但是这么一来你就过着死气沉沉的生活,你就不是活生生的。生命存在于这个两极之间。这个痛苦和快乐之间的紧张使你能够创造出伟大的音乐,音乐只存在于这种紧张之中。如果你摧毁了这个两极性,你将会变得没有生趣,你将会变得很陈腐,你将会变得满布灰尘,你将不会有任何意义,你将永远无法知道灿烂是什么,你将会错过生命。

 

那个想要去知道生命,想要真正去生活的人必须接受和拥抱死亡。它们是一起来临的,它们是同一个现象的两个面,那就是为什么成长是痛苦的,你必须去进入所有那些你一直在避开的痛苦,它会使你受伤,你必须去经历所有那些创伤,那是你不想去看的,但是你越深入痛苦,你就会有更深的能力可以进入快乐。

 

如果你能够进入到痛苦的最极限,你将能够碰触到天堂。

 

我听说,有一个人去问一个禅师说:我们要如何避开冷和热?

 

其实他是以隐喻的方式在问:我们要如何避开痛苦和快乐?用冷和热来表示痛苦和快乐,那是禅宗的表达方式。我们要如何避开冷和热?

 

禅师回答说:尝尽冷和热。

 

要免于痛苦的话,那个痛苦必须被接受,那是无法避免的,那是很自然的。痛苦是痛苦的,那是一个单纯的痛苦,但是之所以会那么受苦是因为你拒绝痛苦,是因为你要求说生命不应该是痛苦的,那是在拒绝事实,拒绝生命,拒绝事情的本质。

 

成长就是去面对事实,去跟事实碰头,不管那个事实是什么。

 

让我再重复一次:痛苦只是单纯的痛苦,在它里面并没有受苦。受苦是来自你的欲求说痛苦不应该存在,说痛苦是错误的。

 

佛陀教导他的弟子说,当你们头痛的时候,只要说两次:头痛,头痛。注意看着它,但是不要给予评价,不要说: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头痛会发生在我身上?它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当你说它不应该的时候,你就把受苦带进来了。如此一来,那个受苦是由你制造出来的,而不是由头痛产生出来的。受苦是你敌对的解释,受苦是你对事实的拒绝。

 

当你说它不应该如此,你就开始在避开它了,你就开始在逃离它了,你会想要被其它的事情所占据,好让你能够忘掉它,你会打开收音机或电视,或是上俱乐部,或是开始阅读,或是跑到花园去工作,使你自己分心。如此一来,那个痛苦并没有被观照,你只是转移注意力,那个痛苦将会被那个系统所吸收。

 

让这个钥匙深深地被了解。如果你能够观照你的头痛,不要采取任何敌对的态度,不要避开它,不要逃离它,如果你能够只是在那里,很静心地在那里——“头痛、头痛”——如果你能够只是看着它,时间一到,那个头痛就会消失。我并不是说它将会奇迹般地消失,我并不是说只是藉着你的看,它就会消失。时间一到,它就会消失,但是它将不会被你的系统所吸收,它将不会毒化你的系统。它会在那里,你会注意到它,它将会消失,它将会被释放掉。

 

当你在你自己身上观照某一件事,它就不会进入你的系统。当你避开它的时候,当你逃离它的时候,它才会进入。当你不在,它就进入你的系统。唯有当你不在,那个痛苦或疼痛才会变成你存在的一部份,如果你在,你的那个就会使它不变成你存在的一部份。

 

如果你能够继续看着你的痛苦,你将不会累积它们。你并没有被教以正确的做法,所以你继续在避开,然后你累积了很多痛苦,你变得害怕去面对它,害怕去接受它。成长变成痛苦的,那是因为错误的制约,否则成长并不痛苦,成长是非常愉快的。

 

当你从母体被生下来的时候,那并不是出生的结束,那一天只是一个开始,只是一个起点。你离开你母亲子宫的那一天并非就是已经出生了,你只是开始被生下来,那只是开始。一个人继续被生下来,直到他死为止。并不是你在某一个片刻被生下来。你出生的过程继续七十年、八十年或九十年,看你活多久,它是一个连续。每一天你都会感觉到喜悦--长出新的叶子、新的花、新的树枝,长得更高而碰触到新的高度,你将会变得更深、更高,你将会达到顶峰,成长将不会是痛苦的。成长是痛苦的,那是因为你的缘故,因为你错误制约的缘故。你被教导不要成长,你被教导要保持静止,你被教导要执着于那个熟悉的和那个已知的,那就是为什么每一次那个已知的从你的手中消失,你就开始哭。一个玩具被打破了,一个奶嘴被拿走了……

 

记住:只有一件事能够帮助你,那就是觉知,除此无他。如果你不接受生命的所有起起伏伏,成长将会是痛苦的。夏天必须被接受,冬天也必须被接受,这就是我所谓的静心。静心就是去除所有那些旧有的、被教导的和被塑造的,直到死为止,那么你就能够看,或者应该说:就会有洞见——新的诞生了。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src=3&timestamp=1574229644&ver=1&signature=4FVW4km4ia7YZKKnUdX*dimaOVecZG-Dntx4HcKhHKSGKWhVbrLTeQp1XCes8a9kYBAt-O2FgnTajdWazXBAiw69yZqlZcxbc4nicVxNK5E*L4IB3ED2JH9NIU7WCuWdJ7E8cLhgN964B4AWdCLSReJ-EyfaIUrvXrmlx8py-Vk=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