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0

 

 

 

Q:不是地域黑啊,但是出来讨生活这么多年,一直跟帝都人民打交道,一直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相处。他们身上那种小聪明儿的得意劲儿,有时候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某天我参加一位同事入党的民主测评,我是群众,会议主持人是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他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因为他跟我的领导是很好的小伙伴。可是在会上,他介绍了所有参会人员的名字,只有我,他用下巴一抬说“就那个”。其实认不认识无所谓,作为他的同事,级别可能不如他,可我比他大十几岁,他不介绍我的名字,请称呼我为“那名员工”总可以吧?我成了“那个”!他的表现,跟上次在我们部门大会见到的判若两人。大会本来安排有两位专职倒水人员,他看见最大领导进来,赶忙主动走过去迎接领导入座,然后要过来水壶给领导倒上水。

 

当然,一个人不能代表整个地域的人,那再举另一个例子吧,就是我们新买了一台仪器,进口的很贵。我们工作环境是洁净区,洁净级别要求特别高。一般一次只有两、三名人员进去工作。这次样品特别多,需要耗时可能会很长。我的领导就安排我进去,这原本无可厚非。但是他最后加了一句,“不是怕新设备有甲醛嘛,所以你进去吧。”

 

这样的例子不是一件两件,而是很多件。他们心里这样想就这样说了,是体现了这个地域的人心口如一吗?我觉得有些话不必说出来我也能理解,何必这么尴尬呢?无论是上升期的年轻人,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都这么聊天。这些小细节真让我无语。

 

 

A:首先,谢谢你对树洞的信任,愿意敞开心扉,在这里诉说你的心情。

 

我感觉你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对很多事都观察细致、感觉敏锐,这是非常好的特质。想必你在与人互动时,会特别照顾对方的感受和长幼伦理,这也是我们一路成长起来所接受的传统教育。

 

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被重视、被尊重。当感受到不被尊重时,心里不爽是正常的。你是老员工,年长他十来岁,当他用那种口气介绍你的时候,你感受到的是被轻视、不被尊重,难怪你会生气。可是看到这种现象,你又不能去教育他,所以你会感到无奈。

 

确实,地方文化差异展现出来的思考方式、行为习惯、待人接物会有所不同。即使是同一个事件的发生,一百个人看到,也许会有一百种反应。因为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

 

通常,我们会用我们所知与经验去诠释外在的人、事、物。如果我们没有核对与讨论的习惯,那通常都会是我们自己的反应,不一定代表是事实。

 

记得许医师讲过一个案例:一位朋友,有一天在路上开车,后面有一辆车一直跟他按喇叭。这朋友就很生气,“按什么按,有本事飞过去啊”,心里想的是后面的人一直在催他。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一位老朋友在他后面,按喇叭跟他打招呼呢。想法一变,心情立马由阴转晴。

 

所以我们所想的,不一定是事实哦。祝福你!

 

 

 

 

树洞推荐相关阅读:

 

1

 

当我们把问题丢给别人、不断怪罪别人,认为都是别人错的时候,同时也在把力量交给别人。

 

有时候你要学会对自己说,“问题在我自己身上”。但这不是要各位自责的意思。

 

如果问题都在别人身上、都是别人造成的、你的不被尊重都是别人害的,那么你就从来没有拿回自己的力量。

 

所以,一切问题都是你自己的问题!

 

把事情投射在别人身上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事实都是相反。

 

例如,“你常常惹我生气”,反过来应该是“我为什么常常会被你惹得很生气”;“你为什么不能肯定我”,反过来应该是“我为什么需要被你肯定”;“你为什么总是糟蹋我”,反过来应该是“我为什么总是被你糟蹋”。

 

也许你会说,难道别人就没有问题吗?

 

老实说,别人的问题是别人的!关你什么事?

 

就好像你可以创造一坨大便放在旁边,嫌它臭,却没有能力离开它,请问是谁的问题?

 

如果一切都是别人的问题,解决问题的办法都在别人身上,你只会对所有的问题无能为力,觉得无奈。

 

请问那个无能为力与无奈是谁的?

 

你自己的。

 

打个比喻,就好像你放一坨大便在身边,但是嫌它臭。大便当然是臭的!那你为什么没有办法将它资源回收?是你离不开那坨大便,所以不要责怪它。大便没有错,它只是全力的做自己,很尽责的发出臭味。那坨“大便”充分的让你很难过、不和你沟通、不称赞你,他只是如实的做自己,那你就要问自己,为什么要选择一坨“大便”?

 

你背后被什么观念束缚?你的信念是什么?你要找出来,然后逐渐开始成为一个有选择权的人。

 

当你生命中越来越多是被允许的,你的人生自然会变开阔,力量也就会回到你的身上。

 

——《怪罪别人,只会把你的力量也交给了别人》

 

2

 

我在《我不只是我》一书中提到海森堡测不准原理:观察本身是一个动作,观察者本身会影响到自己观察的现象。当你用不同的方式跟周遭的人事物互动的时候,你就改变了周遭所感受的人事物。

 

任何外界的人事物本身没有对错,没有高低,没有好坏。高低、对错、好坏只是我们的意识起的分别与判断。

 

你们可以借由改变与这个世界互动的你而改变你眼中的世界;甚至借助你改变看这个世界的心态、信念与眼光而改变你眼中的世界;改变你与家人互动的信念、心态和方式来改变每一个人。

 

通常你没有改变跟别人互动的方式,而希望别人改变,符合你的要求。你没有采取行动来改变你跟这个世界互动的方式,怎么可能要求世界改变?

 

——《全世界唯一让你痛苦的人是你自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