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0

 

 

这天早上,云层很低。昨晚刚下过雨,雨不大,但足以灌溉土地,让大地显得富饶、肥沃。群山在云层里蜿蜒出没,绵延到天边,在这样的一个清晨,思考人类在这个地球上所耗费的能量,过去五十年来巨大的科技进步,所有的河流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污染,人们把能量浪费在了无止境的消遣娱乐之中,这看起来都是那么奇怪、那么病态。

 

在今天清早的露台上,时间似乎远离了人类——作为运动的时间,由此及彼的时间,用来学习、行动的时间,时间是日常生活中实现从这到那的改变所用的工具。你能明白学习一门语言、一门技术,建造飞机、组装电脑、周游世界,都是需要时间的;年轻的时间,年迈的时间,太阳落下又缓缓爬上山顶的时间,一棵日渐成熟的树垂下长影和成长所需的时间,成为一名优秀的园丁、一名好木匠等等需要的时间。在物理世界中,在身体活动中,学习的时间是必要的、有用的。

 

然而,我们是不是把时间的这种用途原样照搬到了、延伸到了心理世界?把这种思考、行动和学习的方式,以希望、成为什么和自我改善的形式,延伸到了体肤之内的世界,延伸到了心理领域?这听起来真的非常荒唐——从这变成那,从“现在如何”变成“应当如何”。人们以为,从这整个错综复杂的暴力变成非暴力,时间是必不可少的。

 

独自安静地坐着,俯瞰宽阔绵长的山谷,你几乎能数出橙树和打理得很漂亮的果园有多少排。望着美丽的大地和山谷,并不涉及时间,但是要把这份感知诉诸画布或者诗篇,就需要时间了。也许我们把时间当成了一种手段,用来逃避“现在如何”,逃避我们实际的样子,逃避面对我们自己以及全人类的未来将会如何。

 

心理世界的时间是人类的敌人。我们希望心智能够进化、成长、扩张、达成,把它变成某种超越它自身现状的东西。我们从不质疑这种愿望、这个概念的合理性;我们轻易地,或许还很开心地就接受了心智能够进化、茁壮成长,相信和平跟幸福终有一天会到来。然而事实上根本不存在心理上的进化。

 

有一只蜂鸟流连于花丛之中,在安详的晨光中显得格外明亮。那个小东西身上有着如此非凡的活力,快速扇动的翅膀,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韵律感和稳定感;它看起来似乎可以随意地前后移动。看着它,感受它的优雅和明亮的色泽,真是一件奇妙的事,你会讶异于它的美,它是如此小巧、如此迅捷,然后又如此快速地消失在你的视野。电话线上站着一只知更鸟,另一只小鸟则坐在树顶俯瞰着全世界。它已经在那里待了半个多小时了,从未离开,只是看着,偶尔动动它的小脑袋,看看是不是有危险。现在它也飞走了。云层开始飘离群山,而那些小山是多么青翠!

 

正如我们所说,心理上不存在进化。心智永远无法变成或者成长为某种它所不是的东西。自负和傲慢无法成长为更优越、更严重的自负,自私——这一全人类共同的命运——也无法变得越来越自私,越来越合乎它的本质。意识到“希望”这个词本身就包含了未来的整个世界,真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

 

从“现在如何”到“应当如何”的这种运动,是一个幻觉,实际上是一个谎言——如果我可以使用这个词的话。我们把人类世世代代以来重复的模式当作事实接受了下来,但是当我们开始质疑、开始怀疑,我们就能看得很清楚,如果我们想看清楚心智、自我、“我”的本质和结构,不想躲在某个形象或者某个异想天开的说法背后的话。

 

“我”永远无法变成一个更好的我。它试图这么做,它以为自己能做到,但“我”还是以微妙的形式留存了下来。自我藏在各种外衣、各种架构之下;它随时在变化,但始终存在这个自我,这种分裂性的、自我中心的活动,想象着自己终有一天会变成一副与如今不同的样子。

 

所以你看到了自我成为什么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有自私、焦虑、痛苦和悲伤的终结,这些都是心智、“我”的内容。存在的只有它的终结,而这种终结是不需要时间的。并不是它会在后天终结,而是只有当你洞察了它的活动时,它才会终结。

 

不仅要客观地洞察,不带任何偏见和成见,还要抛开过去的所有积累;见证一切而没有一个观察者——观察者是属于时间的,无论他多么希望让自身发生突变,他依然始终是个观察者;无论回忆有多么愉快,都没有丝毫真实性,它们是属于过去的、消失的、完结的、死去的东西:只有在没有观察者的观察中——观察者就是过去——你才能发现时间的本质以及时间的终结。

 

那只蜂鸟又飞了回来。一束穿破云层的阳光俘获了它,它多彩的毛色、狭长的尖喙以及飞快挥动的双翼显得光彩夺目。纯粹地看着那只小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观察它,就是在看着这整个美丽的世界。

 

《最后的日记》,欧亥,1983317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JQ0GG4aQfZgYO3ksIHBXL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