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

 (1)

问题:爱是什么?

 

奥修:

 

这真是不幸,我们不得不问这个问题。在自然的发展过程中,每个人都会知道爱是什么。但其实没人知道,或者说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爱是什么。爱已经成了最罕见的经验之一。

 

是的,爱可以被谈论。人们为爱撰写了各种电影跟故事,也为爱谱写歌曲,电视上你也能看到,收音机里,杂志上——有庞大的产业存在,为了向你提供爱是什么的各种观念。有很多人身处这个行业,帮助人们明白爱是什么。然而,爱仍然是一个未知现象。它应该众所周知才对。

 

这就好比有人问,“食物是什么?如果有人过来问你这个问题,难道你不会感到惊讶吗?只有当一个人从一开始就挨饿,从没吃过东西,这个问题才相关。它跟“爱是什么?”这个问题是一样的。

 

爱是灵魂的食物,但是你一直在挨饿。你的灵魂根本没有得到爱,所以你不知道它的味道。因此这个问题是相关的,但也很不幸。身体有食物补充进来,所以身体可以继续存活;但是灵魂没有食物补充,所以灵魂已经死了,或者灵魂还未曾诞生,或者它总是命在旦夕。

 

当我们出生时,我们完全具有爱和被爱的能力。每一个小孩一出生就充满了爱,他完全明白爱是什么。没有必要告诉孩子爱是什么。但问题之所以出现,是因为父母并不知道爱是什么。

 

没有哪个孩子有从父母那里得到他应得的——没有哪个孩子有从父母那里得到他应得的;那样的父母在地球上并不存在。当孩子长大为人父母,他也丧失了爱的能力。

 

我听说有个小山谷,那里的小孩出生不到三个月就会失明。那是一个小型原始社会,那里有一种苍蝇会导致双眼感染和失明,所以那里所有人都失明了。每个小孩生下来眼睛都好好的,但是因为这些苍蝇,不出三个月他们就失明了。

 

现在,在随后的生命中这些小孩肯定问过,“眼睛是什么?当你说‘眼睛’这个词时,你是什么意思?视野是什么?看是什么?你什么意思?”这个问题是相关的。这些小孩出生的时候双眼好好的,但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失明了。

 

那就是爱的遭遇。每个小孩都带着满满的爱出生,爱多到他容纳不下,他的爱在满溢。孩子作为爱出生了;孩子是由爱做的。然而父母无法给予爱。他们有自己的遗留——他们的父母从来不曾爱过他们。

 

父母只能够假装。他们可以谈论爱。他们可以说,“我们非常爱你”,但他们实际所做的并不是爱你。他们的行为,他们对待孩子的方式很侮辱人;根本没有尊重。没有哪个父母尊重孩子。谁曾想过要尊重孩子?人们根本不把孩子当人看。

 

孩子被认为是个问题,是个麻烦。如果他安安静静,那么他就是个好孩子;如果他不吵闹,不捣蛋,很好;如果他不碍父母的事,好极了。孩子就应该这样。但其中没有尊重,没有爱。

 

父母从不知道爱是什么。妻子不曾爱过丈夫,丈夫也不曾爱过妻子。他们中间没有爱——反而是控制、占有、嫉妒,还有各种摧毁爱的毒药。就像特定的毒药会让你失明,占有和嫉妒的毒药也会摧毁爱。

 

爱是一朵脆弱的花。它必须被保护,它必须被强化,它必须被浇灌;只有这样爱才能变强壮。而孩子的爱是非常脆弱的——很显然,因为孩子是脆弱的,他的身体是脆弱的。

 

你认为孩子光靠自己活得下来吗?只要想想,人类的孩子是多么的无助——如果孩子没人管,他几乎不可能活下来。他会死,那就是爱的遭遇。爱被扔到了一边,被忽略了。

 

父母没办法爱,他们不知道爱是什么,他们从未活在爱里。只要想一想你自己的父母——记住,我并没有说他们要负责。他们和你一样也是受害者;他们的父母也一样。如此这般……你可以一直上溯到亚当、夏娃和上帝!

 

看起来甚至上帝也不太尊重亚当跟夏娃。这就是为何他从一开始就命令他们,“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和所有的父母一样,他开始讲各种各样的废话。“不要吃这棵树上的果子。”当亚当吃了苹果后,上帝如此的愤怒,以至于他把亚当跟夏娃赶出了天堂。

 

那种驱逐始终都在,每个父母都威胁孩子要把他扔了,把他赶出去。“你要是不听话,你要是不老实,我就把你扔了。”孩子当然会害怕。扔了?把我扔到荒郊野外?他开始妥协。

 

孩子渐渐的变得心理扭曲,他开始控制。他并不想笑,但是如果妈妈在旁边而他想喝奶,他就会笑。这是政治——政治的开端、基础。

 

孩子内心深处开始恨父母,因为他不被尊重;他内心深处开始感到挫败,因为真实的自己并不被爱。父母期望他做某些事,只有这样他才会被爱。爱是有条件的,真实的他是不值得被爱的。

 

首先他得变得有资格才行,只有这样父母才会给他爱。所以为了变得有资格,孩子开始变得虚假;他丧失了自尊,渐渐地他开始感到内疚。

 

有很多次他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他们是我亲生父母吗?有没有可能我是他们领养的?或许他们在欺骗我,因为看起来没爱。”有一千零一次他看到父母眼中的怒火,父母脸上丑陋的愤怒,他无法理解父母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大动肝火。

 

他看到父母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暴怒——他无法相信,这太不公平了!但是他必须臣服,他必须低头弯腰,他必须把它作为必需品来接受。渐渐地,他爱的能力被扼杀了。

 

爱只在爱中成长。爱需要一个爱的环境——这是你需要记住的最最基本的事情。只有在爱的环境里爱才能成长;它需要周围有同样的悸动。

 

如果母亲有爱,如果父亲有爱——不只是对孩子,如果他们对彼此也都有爱,如果家里有爱流动的氛围——孩子就会开始作为一个爱的存在活着,他永远也不会去问,“爱是什么?”他会从一开始就知道,它会成为他的基础。

 

未完待续。译自:OSHO Sufis - The People Of The Path, Vol.1

译者:Aashna,仅对个人译作声明原创。

 


 

(2)

 

但这并没有发生。这很不幸,但迄今为止它并没有发生。而孩子们学会了自己父母的做法——他们的抱怨,他们的冲突。

 

继续观察你自己。如果你是女的,观察——你或许正在重复和你母亲几乎一模一样的行为。当你和你男朋友或老公在一起时观察你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没在重复一个模式吗?

 

如果你是男的,观察:你在做什么?你的行为没跟你父亲一样吗?你没在干你父亲常干的荒唐事吗?曾经你很诧异——“我父亲怎么能这样对我?”——而你现在正在做同样的事。

 

人们不停的重复,他们是模仿者。人类是个猴子。你在重复你的父亲或母亲,而你必须将其放下。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爱是什么,否则你会一直堕落。

 

我无法定义爱是什么,因为爱没有定义。就像生、死、神、静心,爱也是无法定义的。爱是无法定义的东西之一——我无法定义爱。

 

我无法说“这就是爱,”我无法展示给你看。爱是不可见的。爱无法被切割,无法被分析;爱只能被经验,只有通过经验你才会明白它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经验爱的方法。

 

第一步是,摆脱掉你的父母。我这样说并不是对你父母不尊重,不。我绝不会这样说。我也不是说你应该摆脱掉你生理上的父母,我指的是你应该摆脱掉你内在父母的声音,你内在的程序,你内在的录音带。

 

擦除它们……如果你从内在摆脱掉你的父母,你会惊讶的发现你自由了。你将第一次有能力对父母慈悲,否则不可能;你会一直怀恨在心。

 

每个人都怨恨自己的父母。他们做了这么多伤害你的事,你怎能不怨恨?他们并非有意要伤害你——他们的愿望都是好的,为了你好他们什么都愿意做。但他们能做什么?光想不会有结果。光好意,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他们都是好心人,那是真的;这点不假,每个父母都想要自己的孩子享尽生命的一切喜悦。但他们能做什么?他们自己不懂任何喜悦。他们是机器人,无论知道还是不知道,无论有意还是无意,他们都会制造出一个氛围,在这个氛围里他们的孩子迟早会变成机器人。

 

如果你想变成一个人而不是一台机器,就摆脱掉你的父母。你必须保持警觉。这工作很难,很艰辛;你无法立竿见影。你必须对你的行为非常警觉。观照,去看当你妈在那里,通过你在运作时——停止它,离开它。做些全新的,新到你妈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比如说,你男友正陶醉于欣赏美女。现在,观照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在做你妈对你爸所做的那样,当你爸盯着别的女人时?如果你也这样做,你永远不会知道爱是什么,你只会重复一个故事。只是同样的行为被不同的演员重复而已,同样的腐臭行为正一次又一次的被重复。

 

别当模仿者,摆脱掉它。做些新的事情。做些你妈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做些你爸想都没想过的新事情。这份崭新必须带入你的存有,这样你的爱才会开始流淌。

 

所以第一个关键是摆脱掉你的父母。

 

第二个关键是:人们认为,只有找到一个相称的伴侣,他们才能爱——胡扯!你永远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人们认为,只要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男人或完美的女人,他们就会爱。胡扯!你永远也找不到这样的人,因为完美的男人或女人根本不存在。如果他们存在,他们也不会在意你的爱。他们没有兴趣。

 

我听说有个男人一辈子都是个单身汉,因为他在找寻一个完美的女人。在他70岁的时候,有人问他,“你一直在不停的旅行——从纽约到加德满都,从加德满都到罗马,从罗马到伦敦,你一直在找寻。难道你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女人吗?一个都没有?”

 

老人变得很悲伤。他说,“是的,我找到过一次。很久以前的某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完美的女人。”

 

问的人说,“后来怎么了?你们为什么没结婚?”

 

老人很难过的说,“我能怎么办?她也在找完美的男人。”

 

记住,当两个人是完美的,他们爱的需求跟你爱的需求不同。它的品质完全不一样。

 

你甚至都不懂对你来说有可能的爱,所以你也没办法明白发生在一个佛身上的爱,或者从老子身上流向你的爱——你理解不了。

 

首先你必须明白,爱是一个自然现象。甚至这都没有发生。首先你必须明白那自然的,接着才是那超越的。

 

所以你需要记住的第二件事是,永远不要寻找完美的男人或完美的女人。这个观念你也是被灌输的——除非你找到一个完美的男人或女人,否则你不会幸福。所以你继续不停的找寻完美之人,而你找不到,所以你过的不幸福。

 

在爱中流淌和成长并不需要完美。爱跟对方无关。一个有爱的人只是在爱,就像一个活人呼吸、喝水、吃饭、睡觉一样。同样的,一个真正活生生的人,一个有爱的人,就只是在爱。

 

你不会说,“除非有完美、毫无污染的空气,否则我不会呼吸。”即便在洛杉矶你都会继续呼吸;你在孟买也会继续呼吸。在任何地方你都会继续呼吸,即便空气污染严重。你会继续呼吸!你无法因为空气不好而不呼吸。

 

饿了你就会吃,不管什么东西。在沙漠里,如果你快要渴死了,不管什么东西你都会喝。你不会坚持要一瓶可口可乐,什么东西都行——什么喝的都行,只要是水,脏水也无所谓。有人甚至喝自己的尿。当人快要渴死了,他不会在意喝的是什么,为了解渴他什么都会喝。

 

在沙漠里为了水,人们杀死自己的骆驼——因为骆驼体内储存着水。现在危险了,因为现在他们必须步行好几公里。但他们渴得要命,要事先做——水是当务之急,不然他们会死。没了水,即使有骆驼,又有什么意义?骆驼会驮着一具尸体到下一个村落,因为没水人会死。

 

一个鲜活、有爱的人只是简简单单的在爱。爱是一个自然机能。

 

所以要记住的第二件事是,不要追求完美;否则你心中不会有爱流淌。相反,你会没有爱心。要求完美的人非常没有爱心,非常神经质。即便能找到一个爱人,他们也会要求完美,因为这个要求爱被毁了。

 

未完待续。译自:OSHO Sufis - The People Of The Path, Vol.1

 

 


 

 

(3)

 

一旦男人爱上女人,或者女人爱上男人,要求立刻就会出现。女人开始要求男人应该要完美,就因为她爱他。好像他犯了罪一样!现在他必须变得完美,此刻他必须突然放下自己所有的局限——就因为这个女人?现在他没办法做人。他要么必须变成超人,要么不得不变得虚假、伪善、变成骗子。

 

成为超人自然极为困难,所以人们成了骗子。他们开始装模作样、演戏、耍把戏。人们只是打着爱的旗号在演戏而已。

 

所以要记住的第二件事是,永远不要要求完美。你没有权力要求任何人。如果有人爱你,心怀感恩,但什么也别要求——因为对方没有义务爱你。如果有人爱你,这是个奇迹。要为这个奇迹感到高兴。

 

但人们并不为之高兴。为了一些小事,他们就会摧毁爱的所有可能性。他们对爱及其喜悦没有太多兴趣。他们对满足自我更感兴趣。

 

关心你的喜悦。要完全关心你的喜悦,只关心你的喜悦。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爱——作为一个自然机能,就像你的呼吸一样。

 

当你爱一个人,不要开始要求对方,否则打从一开始你就关闭了心门。什么也不要期待。如果有些事情来到你,心怀感激。如果什么也没发生,那就没有发生的必要,不需要发生。你无法期待它。

 

但是看看人们,瞧瞧他们是怎么把对方视为理所当然的。如果你老婆为你做饭,你从来不感谢她。我并不是说要用嘴巴表示感谢,但感谢应该流露在你眼里。但是你并不在意,你视之为理所当然——那是她的分内事。谁告诉你的?

 

如果你的丈夫外出赚钱,你从不感谢他。你没有半点感激。“这是男人该做的。”这是你的观念。爱怎么能成长?爱需要一个爱的氛围,爱需要一个充满感恩、感激的氛围。爱需要一个没有要求、需索的氛围,一个不期待的氛围。这是要记住的第二件事。

 

第三件事:与其想着怎么得到爱,不如开始给予爱。给予,你就会得到。没有其他途径。人们对如何得到更感兴趣。每个人的兴趣都在于得到,似乎没有人对给予感兴趣。

 

人们给的非常不情愿——即便他们给予,他们之所以给予也是为了得到,他们简直是在做生意。这是一笔交易。他们不停的观察,确保自己得到的比付出的多——这样才算是一笔好买卖、好生意。对方也是如此。

 

爱不是买卖,所以不要弄得跟生意一样。否则你会错过你的生命、爱和其中所有美好的东西——因为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完全不像生意。生意是世上最丑的东西——一个必要的罪恶,但存在完全不懂做生意。

 

树木盛开,这不是生意;星光照耀,这不是生意,你不需要为之付钱,它们对你也没有任何要求。一只鸟儿来了,站在你门前歌唱,而这只鸟不会跟你要任何证书或感谢信。它唱完就开心的飞走了,不留任何痕迹。

 

爱就是那样成长的。给予,不要盘算你会得到多少。是的,它会来,它会一千倍的回报你,但它是自然而来的。它自己会来,没必要要求它。一旦你要求,它永远都不会来。一旦你要求,你就扼杀了它。所以给予,开始给予。

 

一开始这会困难,因为你一辈子都被训练成要得到,而不是给予。一开始你必须跟你自己的盔甲抗争。你的肌肉已经僵硬了,你的心已经冻结了,你已经变得冷冰冰。

 

一开始是困难的,但每一步都会带来下一步,渐渐的,河流开始流淌起来了。

 

首先摆脱掉你的父母。一旦摆脱了父母你就摆脱了社会,一旦摆脱了父母你就摆脱了文明、教育和一切——因为你的父母代表着这一切。你变成了个体。生命中头一次你不再是大众的一部分,你有了一个真实的个体性,你自立了。这就是成长。一个成人应当如此。一个成人不需要父母。

 

一个成人不需要执着或依靠任何人。一个成人享受他的单独——他的单独是一首歌,一场庆祝。一个成人能开心的跟自己相处。他的单独不是孤独,他的独处不是离群索居,而是静心。

 

总有一天你必须离开你母亲的子宫。在子宫里呆超过9个月,你就会死——不只是你,你的母亲也会死。

 

总有一天你必须离开你母亲的子宫;然后,总有一天,你必须离开你的家庭,另一个子宫,去上学。然后,总有一天你必须离开学校,另一个子宫,进入大千世界。但内心深处你仍然是个孩子。你还在子宫里!子宫有很多层壁,你必须打破这子宫。

 

在东方,我们称之为重生。当你达成了重生,你就彻底摆脱掉了父母的影响。美的是,只有这样的人感恩父母。矛盾的是,只有这样的人能原谅父母。

 

他对父母升起慈悲和爱,他对父母升起无限的慈悲和爱,因为他们也同样受过苦。他并不生气,一点也不。他眼里或许会有泪水,但是他并不生气,他会做任何事来帮助自己的父母走向高度的单独。

 

变成个体,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不要期待完美,不要要求,不要索求。爱平凡之人。平凡之人没有任何错。平凡之人才是非凡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独特;尊重这份独特。

 

第三,给予,无条件的给予——那么你就会明白爱是什么。我无法定义它。我能告诉你让爱成长的途径。我能告诉你如何把它放进玫瑰丛里,如何浇灌它,如何为它施肥,如何保护它。接着有一天,突然玫瑰长出来了,你的家里充满了芬芳。爱就是那样发生的。

 

SOURCEhttps://mp.weixin.qq.com/s/LfUcbTvXXmKC_SRyDoNeJQ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