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四个屋子(3)

 

 

早上迈克感到休息好了一些,但仍然忧郁。他也饿了,轻松就吃掉了一大份早餐。他仍然感到是前一天的受害者,但不知怎的说服了自己最坏的已经过去了。他很坚强,尽管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必要的,但他决定这不会再让他陷入黑暗和抑郁中。不论今天有什么在等着他肯定会比以往更好。

 

早饭后迈克穿好了衣服。新的紫色衣服神奇的被提供了,替换了他昨晚穿着睡的衣服,而他又准备好了。紫色出现在了门边并保持安静。似乎她在给迈克空间反馈和说任何他需要说的话,或者因为昨天痛苦的经历而责备她。迈克尔知道她在那儿。她看了他一会并最终说话了。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有什么是你想说或想问的吗?”

 

“是的。”迈克尔很坚毅。“还有更多的电影吗?”

 

“是的,”紫色温柔的回答。

 

“那让我们去吧。”迈克站起来等着她先走。

 

紫色吃惊了。在这个屋子中天使关于人类的经验从来没有像这样过。绿色是对的。这个人很特别。他可能会成功。可能会成为少数能走完全程的人之一。她从未见过如此的决心和如此快速的振动转变。她觉得能参与他的训练是特别的,并深深的愛着他。紫色转身并再次带领迈克来到了影厅。

 

迈克知道该怎么做。他坐在了影厅前排大紫色软包椅子上,就像是电椅上的囚犯,等着电流开始流动——或者在他的情况是,等着灯光暗下电影开始。迈克目标坚定意志坚决。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回家。没有!

 

迈克的人生再次在他面前的电影里展开,从小时候开始。这次是不一样的。他很快就发现主题变了。这次他管这个电影叫“我在人生中所干的所有坏事。”小时候的剧集很有趣,其中很多让迈克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起来感觉很好,但他的肋骨处由于昨夜哭的太强烈还有些酸疼。

 

随着在电影中他年龄的增长,一些被光荣放映的他曾做过的事情开始让他尴尬。当然,紫色知道这些事情,但他并不想再一次经历这些。他发现当它们被播放时他正从椅子里往下溜。他退缩了并觉得不舒服。

 

现在他十岁了,正在教堂里调戏牧师并传着上面画有愚蠢,污秽的身体部分的纸条。他和他周日学校的伙伴们觉得画这些东西非常有趣,并把它们放进集物篮,塞进夹美钞的夹子中。他们仿佛能看见那些“蓝头发”的脸,也就是老阿姨们打开夹子数钱时的样子。他们笑啊笑啊。

 

12岁时,迈克偷跑了出去并发动了他爸爸的拖拉机,这是在周日早上,他父母都去教堂了。迈克装病并被允许留在家里。拖拉机正常启动了,但迈克不知道该如何让它跑;他沮丧的尝试了所有操纵杆和踏板。他不知道手动档是怎么回事,以为它就像是家里的车那样有着一个前进档和一个停止档。很多噪音被制造了出来,而在他的拖拉机冒险中,他毁掉了变速箱。

 

当他爸爸发现问题时,他来到迈克面前。他问他儿子事情的绝对真相。

 

“迈克,你又没有尝试发动并开跑拖拉机?”

 

“没有,先生。”迈克对他爸爸撒谎。

 

迈克现在和当时都对此感到惭愧。他的父亲是知道的,迈克能从他的眼中看到。这是让迈克感到违背了家庭中的诚实是什么样的感觉的几次经历之一。这感觉很不好,迈克这一生都记得。维修费用很贵,迈克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愚蠢让父母花费了什么。在这之后他们吃了一个星期的午餐肉和豆子,好从这个意外的开销中恢复过来。每次迈克坐下吃晚饭时,他就会看见他犯傻的结果并真的是在这段时间里咽下了他撒谎的苦果。现在他又经历了一遍——在生动鲜明的3D电影中。他往椅子里陷得更深了。再次的,这看起来太真实了。

(译注:12岁撒谎,14岁在学校被诬陷偷卷子时回家没被信任,似乎都是有前因后果的。这些经历都是有关联的。)

 

随着迈克长高,他也变得强壮了。在那个时候的学校系统中,只要他们的父母住在一个区中,他们大部分就会一起从一个学校升入另一个学校。因此,迈克小学时候的“恶霸”亨利也在这一起。小学是一种情况,但到了高中亨利就不那么大块头了。其它大部分男孩的个头都赶上了早熟的恶霸,而青春期的戏弄水平则更高。恶霸亨利在学校表现的不好差点都没毕业。迈克尔则用尽他的一切手段让亨利的学校生活更悲惨。他用他的身高和名气作为恐吓工具,常常当面辱骂他或用暴力威胁他。

 

作为高一的主席,迈克用他的权利把这个前恶霸排除在一切好事之外。他像个老手一样运用着他的影响力,而这个前恶棍被很多好事都拒绝了——从参与舞会到选修他擅长的选修课。迈克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他所做的这一切,但对毁掉这个男孩高中生涯的一切事情都很高兴。尽管亨利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也无可奈何。后来他终于能实施报复了,但迈克并不知道直到他现在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切发生。就是亨利在高三时污蔑了他!亨利成功的煽动了毁掉他成为高三学生会主席机会的破坏性谣言。

 

后来在真实人生中,迈克知道成年后亨利变成了一个流氓并现在进了监狱。迈克常常想如果他在高中的时候放过了亨利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迈克对他的所做感到羞愧,而现在他又看着它们重现。

 

迈克感觉很蠢。这是一部很长的关于他曾经有多坏,他年轻时变得有多不道德的电影。他可能甚至伤害了一个人的人生机遇!迈克感觉很渺小,的确是。他继续看着。

 

在高三,迈克真的在一场考试里作弊了。他的其它科成绩都很好,但就是美国历史这门成绩不好。他把这个怪罪于枯燥的老师,然后用他上一年当主席时私自配的钥匙提前偷看了试卷。迈克觉得这是史诗般公平的,他清楚的记得他已经在小学的时候因为他没犯下的过错而被“惩罚”了。因此,不知何故他觉得这没什么。

 

但这变得更糟糕了。正如命运弄人,老师发现了迈克的成绩忽然提高并指控他他的确犯下了的事情。而迈克则用他的人格魅力,在其它课程中的好成绩,以及以前的名声,把这位老师告到了管理机构那里并让他受到警告。这会记录在这位老师的档案里并可能会阻止他的晋升。迈克也不知道这个直到他现在坐在这个大软椅子里。

 

Damn!这很痛苦啊。成为人生的受害者已经足够糟糕了;而看着你自己撒谎和作弊则是更有甚者啊。迈克不想再看更多了并希望这全都停下。

 

它的确停了。因为当迈克成年之后,就算有的话也很少。当他父母过世之后他的整个人生都改变了。他们的过世让他快速成长并唤醒了他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内在的坚定诚实。就好像他把他的家姓,以及他父母所有的辛勤劳动都承载在了他的袖子上。当迈克再次听到最后一卷放完的声音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次放映机停止了,灯光也渐渐亮起。紫色从影厅后面靠近了他。

 

“迈克尔,请跟我来,”她温和的说。

 

迈克什么也没说的照做了。因为在椅子里呆了很多小时,迈克起身时觉得很疲惫!他希望他再也不要看这些了,并讨厌这个他人生电影被放映的地方。当他被领出房间的时候他看了看放映机所在的地方。他期望看到过去两天播放的电影胶片堆的到处都是,但那里一个也没有。那个地方是干净空旷的。

 

紫色是迈克认识的最和蔼的存有。这不是说她比蓝色;橙色;或甚至是他的天使兄弟绿色要好。而是说她很不同。每个天使都有迈克喜欢的品质。这一个散发出关怀和爱护。迈克想留在这儿并活在她父母般平静的臂弯下!坐在她对面,听她说话都感觉很好。只要她在那一切都很好。这种感觉迈克没有忘记。他意识到这就是作为一个小孩没有责任时的感觉。因此,在责任之屋里她这样的容貌是很合适的。这儿有着父母,而迈克又成为了小孩,感到从人生中解脱了出来。

 

紫色带迈克来到了一个大房间。要是在别的场合,你可以说这就是一个会议室,但在这里它只有两个椅子。在一面墙上有某种展板,在其它墙上还有很多符号和图表。

 

在别的屋子中,天使并不会经常坐下。因为他们不会疲劳也不用睡觉,他们不需要像人类那样坐下。通常坐下只是为了让人类舒服,这次也是这样。紫色优雅的坐下并面对着迈克。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感觉如何?”她用这个问题开启了谈话好让迈克发泄这两天看电影的感受。他的确这么做了并加入了他前一天晚上很多的所想。

 

“紫色,哦珍贵的。”迈克的确很爱这位慈爱的天使。“我知道你无法有意的伤害一个人类。我知道制造痛苦,折磨,困惑或恐惧并不在你们天使的意识中;但通过放这些电影,你把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做了,所以我知道所有这一切必然会有一个很好的原因。而我感觉如何?”

 

迈克停下并想了一会,尝试对最近两天他的情绪完全的诚实。

 

“被冒犯了,”他又暂停了一下。“感到这很可怕,我就是受害者,被我自己的失败刺伤,对我的所做感到愧疚,对那些伤害我的人感到愤怒,感到被那些自己无法控制的境遇摧毁,被吊打,反省。”迈克继续向紫色倾倒自己的心声。这里没有多少情绪,因为在前一天晚上已经被拧干了。迈克是在尽他最大的努力真实的告诉紫色他的人类一面的感受。这些话语不断的冒出,然后他又开始重复已经说过的。紫色没有让他停下。他的宣泄也开始没气了。他表达了他自己,抱怨了所有这一切,然后又抱怨了一遍。他从没问为什么他会被看电影。直觉上他知道紫色会告诉他的。而他是对的。

 

当他结束后,他需要水。不知如何水就在那儿。他喝了水并示意他安静的陪伴,他已经结束了。紫色起身并开始了她温柔的演讲。

 

“迈克尔,”她用一种强烈的关怀深深的看进他的灵魂,而他知道这绝对是来自神的意识。“作为一个为了回家而受训的人类,这是最后一次你会感受到这些。”她让他想想这个,当她起身并走向一面看似空白的墙时。她拉下了一个原本卷着并安装在天花板上的图表。这让迈克想起地图是如何在教室里被展示的,收起来后可以让黑板被使用。在图表上有着文字。而这个文字又是和他在地图之屋看到的标识那样,是奇怪的长得像阿拉伯字的文本。他一点都不认识。

 

“我在这要向你解释的是你,还有所有你人生中的其他人,仔细计划了过去两天你刚在‘人生影院’中所看到的每件事情的可能性。”迈克让这沉淀了一下。他真的不懂怎么会是这样。

 

“计划的?”

 

“是的。”

 

“这不可能的。这里有着意外,偶然,一些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要有很多因素才能创造出某个可能。”迈克暂停了。

 

“是你和其他人一起计划的,迈克。”

 

“怎么计划的?”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