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四个屋子(4)

 

 

“迈克尔托马斯,你已经知道你是一个永恒的存在。你在这里是为了寻求允许和训练以回家——一个神圣的地方——根据你自己的定义,在那儿会有答案,平静和目的。向你隐藏的是你已经在地球上行走过很多次了,曾穿过很多不同种类和大小的人类鞋子。而这次你是身为迈克尔托马斯。”

 

迈克知道过去世的概念,但在这又被一位他信任的存有证实了。他接受了这点,并惊叹这个想法。

 

紫色继续到,“当你不在地球上时,你下一次转世的课程被那个唯一知道你需要的存有——你计划着!你和别人为了你的学习设定了这些可能性。一些同意来戳捣你。一些同意成为你的眼中钉很多年!一些同意成为你的同伴,而是的,迈克尔,一些同意在他们的合约中早逝,以帮助促成你的需要以及别人的。”

 

迈克被这个信息震撼到了。

 

“紫色,我的父母?——他们知道?”

 

“不仅是你们全部都是知道的,迈克尔,而且这是你在你人生中收到的最伟大的礼物。”紫色的眼睛比迈克知道的一切还要慈悲。她知道关于他的太多!她已准备好解释所有事情,期待更多的情绪,以及回答所有的问题。她不可思议。

 

“这很复杂,迈克,”紫色继续到。“每一个人的转世都和其它每一个人的转世有关系和连接。在你来这之前你写下了很多合约以设定好你学习和成长的可能性。你对于别人是一颗刺,也是无价的珍珠。你所称的意外和偶然都是精心计划的。”

 

“这听起来像是提前注定?”

 

“不。你在所有这些中都有着选择。路已经铺好了,但你可以在上面走,也可以不在上面走——还可以创造一条新的,如果你想的话。”她暂停以示强调。“这就是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她对迈克笑着并继续。“当你给出意愿踏上这条路时,你就扔掉了你和其它人定下的所有合约。你超越了你计划的可能发生的以促进普通课程的世俗合约,并决定直奔金冠,迈克尔托马斯。现在你该看到这些并理解整体画面了。”

 

“为什么要放电影,紫色?”迈克必须得问这个。

 

“为了让你能看到在你人生中每一件看似负面的事件,迈克尔,并理解是你帮助创造了它。是你帮助计划了它,并也是你按计划执行了它。换句话说,是你要对它负责任。”

 

迈克被这所有的想法震惊了。他仍然不理解这其中的原理。“如果我要是想改变它呢,紫色?我怎么会选择这样的麻烦和悲剧?”紫色已准备好回答。

 

“当你不在这的时候,迈克尔,你有着神的意识。这现在向你隐藏了,但它就是这样的。死亡和情绪境遇是神的能量。你是永恒的,而人类的来来往往有着比你知道的还要宏大的目的——当某天你加入我变成我这样的形式时你就能再次理解。而现在,你必须理解你所称的悲剧,尽管对你现在的意识设定来说是可怕的,但却可以是行星转变,振动提升的催化剂,是一个无法衡量的礼物。总览才是重要的,而不是实际的事件。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困惑,但它就是这样。”

 

“至于改变它?你一直都有这个选项和选择,但这个事实对大多数人类也是隐藏着的。这全都是人生测试的一部分,迈克尔。可以用这种方式来看:当你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你将会有一个倾向呆在路上。路是最自然的该去的地方。它很简单,它不需要花费太多思考去想你该往哪走。它已经在那儿了,指引着方向,所以为什么不沿着路走。真相是在这个七个屋子的地方,道路总是朝向一个方向的,但就是有点曲折。因此,如果你只是朝着那个方向走而不是沿着路走,你或许可以更快的到达某个屋子。你甚至可能在不沿着大路走的一路上发现奇妙的新事物。在人生中也是一样的。大路代表着你和他人一起的潜在可能计划。它是蜿蜒的,但总是会把你引向同一个方向——朝向未来。大部分人都呆在路上,从未意识到他们可以选择走下来如果他们想的话。就是当人们离开大路的时候所有的各种事情会为他们改变——特别是他们的未来。一旦他们给出意愿离开大路,他们实际上就立即开始书写新的未来。他们在能更好的控制他们的人生中找到平静;他们体验到了这其中的目的。他们中的一些甚至还会经过这里,迈克尔。”紫色会心的笑了。

 

“而这个责任之屋是?”迈克问。

 

“是你学到是你,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直接对你人生中的一切付责任的地方。忧伤,悲痛,看似的事故,失去亲人,别人对你的所做,痛苦,还有是的,甚至死亡。你知道它会来,你和别人一切帮助计划了它,而你也上演了它——直到现在。”

 

“而这样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是愛,迈克尔。最高层次的愛。这个宏大的计划是你将来会知道的。至于现在,要知道这一切都是合适的,是你已经知道的并正在参与其中的愛的总览的一部分。事情并不总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

 

这些话在迈克的耳边回响。事情并不总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是第一个天使的话,在抢劫后出现在幻景中的那个。然后他又在一路上从另外一些天使那再次听到。迈克的大脑正在搅动着这些新概念。然后他想起蓝色在地图之屋说的话。你正在看着的是此行星上每一个人类的合约。在那些蓝色管理的小孔中,有亿万个,装着所有人类的潜在计划,是由每一个人所计划的,并准备着被改变如果人们想要的话。

 

所有这些中的真正信息就像锤子一样忽然砸进了迈克的大脑。要是他年轻的时候就能知道这些就好了!他就能更多的理解人生。他就能改变他的未来。他就能在这样的总览中找到平静。死亡,失去愛人,抑郁——这些会给他多少希望和智慧!选择改变他人生的想法是惊奇的。紫色是对的。迈克一直沿着人生的大路走,让所有他——计划的事情展开?这是一个很难去想的词。这意味着他要对所有发生的一切负责任。这会在所有的一切上面放上一个全新的视角。噢,要是他用了这个视角!他的人生将会大有不同。在教堂里从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些。他愛神,且一直感到那个地方是神圣的,但他一直都被告诉他是一个跟随牧羊人的羊。从没有哪个灵性导师告诉过他他有这样的力量。

 

“紫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我没在教堂学到这些?”

 

“教堂不会告诉你关于神的一切,迈克尔。有时它告诉你很多关于人类以及他们对于神的想法。”紫色并不是在批评或评判任何人,只是在陈述事实。

 

“教堂错了吗?”迈克问。

 

“迈克尔,真理依然是真理,它散落在你们所有灵性系统中的各处。你们所有都因为寻求神的真理而被极度的尊敬着。愛,奇迹,以及事情的运作方式都在你们礼拜的地方某种程度的呈现着。这就是当你去那时你感到神之灵性的原因,迈克尔。神灵尊敬这个寻求,即使所有的真相都不被知晓。记住,甚至是现在当你听到真理的时候,你的真实存在也对你掩藏着。你们的教堂,以及你们行星上所有的灵性寻求,都是被极度尊敬的,因为它们代表了对神的追寻——以及对灵性真理的追寻。唯一的悲伤发生在当人们控制这个寻求并通过限制它以阻止它的进步,并把那些人用恐惧掌控在他们的控制之中时。

 

荣耀是在追寻中,不是在你有的权利中。因此,你们行星上的神圣是在那些行走在它之上的人中,而不是在那些有着尖顶的建筑中。”

 

紫色走到了她之前拉下的图表那里。“你以为你们的圣典是神圣的?来看看这个。”她指向图表上加密的书写。“这是人类的阿卡西记录。它包含着你们人生和你们潜在合约的记录。”她暂停以示尊敬。“迈克尔,这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书写,而它是被那些决定踏上一场作为人类的旅途的存有们书写并执行的!”

 

她在这很多时刻中第一次直接看着迈克尔。这些信息并没有在他那迷失。忽然,他意识到她的姿态是在展现她对他的尊敬——灵性尊敬!角色的互换对迈克来说是惊讶的和不舒服的。他想知道更多,而她也给与他了。

 

责任之屋中接下来的几天在关于人生和人类的深刻信息上是极棒的。迈克不仅了解了更多关于他是谁,甚至还有他曾经是谁。这就像是一个有着太多部分的拼图。紫色向他展示了到目前为止他人生中他的父母和其他一些人的记录和合约。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信息被给与,他没有看到任何可能会改变未来的东西,但他存在的大画面正在开始成形。

 

最惊奇的信息?那就是人类实际上是神的一部分,对这个事实毫无所知的行走在地球上以为了实现一个学习过程,而这能以某种方式改变地球自身的灵性面向和振动!紫色一直指出人类是“尊贵的存有”。人类是能以某种方式改变现实构造的存有;他们能在一个非常大的尺度上改变发生的事情,而这一切都集中在地球上所学习的课程中——那些他们所有人在一起计划的课程!

 

最终,是时候该走了。迈克觉得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新的存在。他关于事情实际运作方式的知识增长了百倍。他保留了所有并觉得似乎被真理赋予了力量。当他穿上战斗装备已开始去往下一个屋子的旅途时,橙色的话响起在他的耳边。真理之剑…知识之盾…智慧铠甲。这些东西开始以一种有着很大灵性意义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他认识到这些武器是仪式上的并有着意愿。很多话语被重现,解释,并最终被理解。

 

紫色把迈克领到紫色屋子的前门。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会想念你的。”

 

“紫色,我觉得我是在离开家,而不是到那去!”迈克在这里感到被照顾,而紫色则成为了像父母那样的家庭成员。到现在他遇见了三个兄弟天使和眼前的这个妈妈天使。接下来还有什么?他想着。

 

“更多的家人,迈克尔,”紫色回答了迈克的所想。

 

在门口,迈克注意到他的鞋子就在他放置它们的地方。他同时也想起了关于它们的尚未回答的问题。他看了看鞋子然后面对紫色。

 

“这儿还有事情没完呢,紫色,”迈克说,想知道他为什么被请求脱掉鞋子这个问题的答案。

 

“是的,迈克尔。我记得。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了,”她对他笑了并耐心的等待着回答。迈克知道,但他不好意思说出来。这似乎有点太自大——太自夸了。

 

“说出来,迈克尔。”紫色又成了老师。

 

“因为人类是神圣的。”看,他说出来了。他继续到,“因为这个屋子是人类要走进一个很高振动的地方。”

 

紫色抒了口气并明显被感动了。“无法再希望一个比这更好的答案了,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她说。“让这个地方神圣的,的确是人类的存在,而不是天使的。迈克尔,你的确是一个特别的人类。我尊敬你心中的神!现在我有个问题要问你。”迈克知道这个问题,但仍然让紫色问了出来。“迈克尔,你愛神吗?”

 

“是的,紫色。我愛。”迈克开始流泪。他不害怕让紫色知道他的情绪状态。他为要离开这个紫色的地方感到伤心,在这里他遇到了他以为当他父母过世时就早已失去了的能量。迈克转身走了几步,然后又回头说。“我也会想你的,紫色,但你将会留在我心中。”迈克开始走上到下一个屋子的路,然后又转身对目送他的天使说了一件事。

 

“紫色,看着我!”

 

伴随着夸张的像小孩一样的动作,迈克尔托马斯忽然冲出道路冲向葱郁的草原。他回头看并对她喊。

 

“看我!我已决定去创造我自己的路!”迈克大笑他正在制造的比喻。蹦蹦跳跳走进未知领域直到他再也看不到紫色屋子。

 

紫色站在那儿一直看着迈克走出视野。就像一位母亲,她的确因为这个叫做迈克尔托马斯的伟大存有而感到骄傲。然后她进去关上门。她回到了她的自然形态,并不是人类的样子,但仍是辉煌壮丽的。她对其它天使说。

 

“如果这是新人类的一个榜样的话,那我们的确是在一个狂野的灵性骑乘中!”

 

★★★

道路往上四分之一英里的地方,一个令人作呕的怪物正处在等待状态。它仔细的准备了陷阱,而它觉得迈克尔托马斯绝对没有办法能戳穿诱骗。它知道迈克已经从屋子里出来并又踏上旅途了。它能感觉到这点。它很激动!

 

用不了多久了,它想。当迈克尔托马斯向后看找我时,我会从前面进攻。他不会知道是什么袭击了他!这个厌恶的东西笑它在这个仙境变得有多聪明。现在随时都会来了…

 

它等了很久。迈克尔托马斯没在路上走。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