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问题:钟爱的师父,

 

听你谈到过去、现在和未来世界的一切痛苦和苦难,让我感到非常难过,因为这个世界如此美丽。既然我还没觉醒,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是无意识的残忍与愚蠢的一部分,我真的想摆脱掉它。

 

有时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做了这么多,这么努力的尝试,现在是时候放松和等待了——允许事情发生。但我好奇,钟爱的师父,我真的做的足够多吗?

 

奥修(OSHO):

 

Prem Anna(提问者),世上有很多苦难和痛苦,这是真的;同时这个世界也美丽极了,神圣极了。

 

是什么导致了这个矛盾?矛盾并不存在于世界本身,矛盾存在于人的头脑里。是人把痛苦和苦难引入了这个世界,否则这个世界纯真极了。为什么头脑会引入这么多的痛苦和苦难?你需要明白一些原因。

 

千百年来,头脑一直被慢慢的、慢慢的训练,要更有效率,要更有竞争力,要更有野心。那些事情本身看起来很纯真,但它们制造出了痛苦和苦难这个副产品,你能看到周遭的整个痛苦和苦难。

 

我们所有的文化、宗教、政治思想,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教育体系都基于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如何比别人更成功。

 

小孩完全不知道这会带来什么结果。然而一旦你开始为成功拼搏——这都快成了人生目标,你就会在周遭制造痛苦。

 

你的野心并不这么纯真——因为它们让你倾向于比别人更有钱,比别人更有权势,比别人更有威望……这一切都基于跟别人比较。

 

要想有钱,你需要周遭有一大堆贫困;否则你无法成功、变成有钱人。几百万的穷人是绝对需要的。

 

要成功的获得权力,你必须摧毁千百万人——他们的骄傲,他们的尊严,他们的人性。你必须把他们丢进各种奴役之中——经济上的、政治上的、心理上的、灵性上的。只有这样你才能手握大权。

 

你必须让这个世界持续处在战争状态,冷战也好热战也罢。

 

希特勒的自传里有很多洞见。他深邃的洞见之一是,历史伟人都是在战争时期诞生的,和平诞生不了任何东西。

 

这简直是自知之明,想一想历史上所有的大英雄。他们是战争塑造出来的,而不是和平。

 

在和平时期你享受生命,你放松自在;在战争时期,那些狡猾、聪明、准备好了用任何手段获胜的人成了大领袖。他们用千百万人的鲜血开辟通往领袖之路。

 

树木之中没有伟大的树木,所有的树木都是美丽的。小树跟大树不会相互比较,它们不会受苦于自卑或优越。只有人受苦于自卑、优越,因为他的理想是成功。

 

一切都必须按照成功的标准来评估。如果你成功了,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是对的。成功让一切都正确无疑。如果你失败了,你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似乎成功跟失败是人类价值观的唯一标准。

 

但这是我们的教育一直在教导的……我们的教育极有破坏力。打着教育的旗号,它其实是误导。它需要彻底的改变和蜕变。

 

像野心、成功、比较这些东西,必须从人类的头脑里彻底清理掉——这是可能的。

 

与其教导这些丑陋的东西,教育应该给人们更好的生活方式,如何更全然的、更尽兴的生活,更好的爱的方式,更好的美丽优雅的活着的方式——完全不跟别人比较——只为你自己的满足。

 

爱、歌唱、舞蹈——不是作为竞争者,而是作为一个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喜悦、自己的歌和自己的舞蹈的人。无论你有什么——每个人都有一些可以贡献给这个世界的独特之处……

 

然而你们的教育教导你们要模仿,你们的宗教教导你们要模仿。没人跟你说,“做你自己就好——那里才是你的天堂所在。”

 

他们不停的跟你说,“遵循这个,效仿那个。”他们给你各种模范:“变成佛陀,或是耶稣基督。”

 

但即便是说错话,他们也从没跟你说过,“做你自己就好,放松、享受你的存在,让你的潜能完全绽放。”

 

你不会成为佛陀,你也成不了。但没必要有太多佛陀——1个足矣,远远足矣。你必须做你自己……

 

但整个社会都谴责你。你不配做你自己,你的工作在于背叛你自己。背叛自己的人注定会痛苦一生。他已经犯下了最严重的罪行,或许也是唯一的罪行。

 

没有什么神要背叛,没有什么宗教教义要背叛——它们全是虚构。你唯一能背叛的实相是你自己。

 

通过背叛自己,你丧失了自尊,人一旦丧失了自尊,他活的就像个伤口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口会越来越疼。

 

所以你是对的:这个世界很美,鸟儿的歌声很美,树木、花朵、雨、海洋、群山。它们全都美极了,原因很简单,它们是它们自己。

 

只有人通过竞争,通过比较,通过成功的想法,通过模仿,通过谴责自己、赞扬别人,把事情的丑陋状态带进了这个世界。

 

我教导你要有自尊。它不是自我(小我),因为你并没有在通过跟别人比较来宣称自己的自尊。

 

自我是比较,尊严只是自尊——一种存在需要你、你必须满足存在的希望的尊严感;一种你必须做你自己,不是畏畏缩缩,而是全然、尽情的做你自己的尊严感;一种你必须让所有花朵盛开、让你的花朵盛开的尊严感。

 

它们或许是菊花,它们或许是玫瑰,它们或许是莲花——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应当盛开。你的生命应该变成春天,一场持续的庆典。

 

你问我,“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做了这么多,这么努力的尝试,现在是时候放松和等待了。”任何困难的事情,任何累人的事情,任何看起来是负担、你想摆脱的事情,首先都不是自然的。

 

你违反了自然。你违反了生命本身的潮流——那就是为何事情变得如此艰难。

 

如果你顺流而下,而不是逆流而上,你就会享受河水的清凉、河水的活力、岸边的树木、夕阳、日落、美丽的白天,星辰满天的美丽夜晚。你的生命会自然的放松,处在放下的状态。

 

你拼命努力的那么多年只说明了你的无知,仅此而已。你不明白自然放松极了,一旦你变得不自然,紧张、焦虑、痛苦就会在你内在浮现。

 

你或许会因为非常好的理由而焦虑、紧张——让世界远离痛苦,让世界远离战争,让世界远离一切苦难——非常好的意图。

 

但记住,地狱之路是用好意图铺成的……光好心好意不管用。

 

有帮助的是对存在的放松有深深的理解,以及跟它同频。这样你就能做很多,同时人不累。

 

现在你想放松、等待!你要拿那些对抗、努力工作的习惯怎么办?它们不会允许你轻易的放松下来,它们已经成了你的第二天性。

 

学习错误的事情很容易,摆脱它们则很难,原因很简单,它们已经深入你的血液,深入你的骨髓,已经让你刻骨铭心——它们快成了你的一部分。

 

放松本应是世上最简单的事情——但它是最难的。并不是它难,而是因为人们非常习惯于辛苦努力,如果你告诉他们放松、什么也不做、只是等待……

 

它听起来简单,但他们等不了。他们会做些什么,他们必须做些什么。现在它几乎成了一种占有——他们被一种生活结构占有、控制了。

 

但还为时不晚。如果你想要放松、耐心、等待,就别浪费时间。那是生命之道。你已经误入歧途,你回到了容易上,容易才是对的,保持简单,简单才是对的。

 

你问我,“钟爱的师父,我真的做的足够多吗?”

 

你已经做的太多了!你应该什么也不做,因为那不是改变之道。放松会带给你蜕变,一旦你蜕变了,你就像是变成了火焰,它可以跟那些没点着的火焰分享自己的火焰。

 

它会吸引那些渴望光明的人,无需你努力。它会吸引那些错过生命所有的喜悦、生命所有的美的人,那些一直把自己的时间和能量浪费在毫无必要的努力上的人。

 

伟大的事情会发生,不是通过你的作为和努力,而是当你只是等待、心门敞开时,它们自发的、自行发生了。

 

一旦你学会了自发的秘诀——存在慈悲极了,充满了爱与喜悦,洋溢着你一直在寻找的一切——一旦你不再跑这跑那,整个存在都会对你敞开。

 

你不只是做太多了,你似乎还为之骄傲。结果是什么呢?这个世界少了多少痛苦?这个世界少了多少苦难?你的努力让这个世界美了多少,让它更舒适了多少?

 

忘掉世界……它给了你什么?你的努力、艰辛的努力——它们给了你什么?你有多更成熟,更归于中心,更喜悦,对生命(生活)更自在?你对自己有多少了解?

 

你穿透了多少你存在的诸多奥秘?你一共得到了什么?只是疲惫、精疲力竭……或许对很多人来说,你的辛苦努力证明是危险的,尽管你不知道。

 

我听说:在一所主日学校(注:星期日儿童接受基督教教育的场所),老师提醒小男孩小女孩们,“我上周有告诉过你们,不要一件好事(善举)也没做,就让这一天白过了。”

 

上周她就服务人类、做善举进行过布道:“因为那是你在上帝的眼中变得灵性、善良、虔诚、有价值唯一的方式。”

 

一个小男孩说,“我明白你所说的,但我想要一些具体的例子。我做什么,才会被认为是好事儿?”

 

作为举例,她告诉学生们,“比如说,一个老太太想过街。现在是交通高峰,或许她是瞎子——那么你得帮助她,把她带到对面。这是有道德的善举、好事儿。”

 

所以她问他们,“上周你们有做什么好事吗?”一个男孩举手,接着另一个,然后是另一个。全班只有三个男孩做了。她很生气,一周过去了,只有三个男孩有做过好事。但她想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

 

于是她问第一个男孩,他说,“我完全根据你告诉我们的做的:我帮了一个瞎老太太过街。那活儿真难,太难了。”

 

老师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难,但或许是交通太拥挤。她问另一个男孩。

 

他说,“我也帮了个瞎老太太过街,这是我这辈子干过的最难的活儿了。”老师无法相信那两个男孩能找到两个瞎老太太,但这可能是个巧合。她问第三个。

 

他说,“我也一样。我帮了个老太太过马路,我想告诉你,我再也不做这种好事儿了。太难了。”

 

老师说,“我很惊讶!你们是怎么找到三个瞎老太太的?”

 

他们说,“谁说三个了?只有一个瞎老太太,我们三个人帮她过马路,但太难了,因为她不想过去。她开始拿拐杖打我们,但我们都决定要做点好事儿。

 

尽管挨了揍,我们还是强迫她到了马路对面。她跟疯狗一样大声嚷嚷:我不想到对面去。但我们都想体会一下做好事儿的感觉。够了,我们再也不干这种事儿了。我们的骨头到现在还疼着呢。”

 

所以你或许已经做了很辛苦、累人的工作来提升人性,为了人类的提升。但它有帮助吗?还是它更每况愈下了?你决定放松,这一点很好。

 

放松。别帮瞎女人过马路。她们会自己想办法。

 

那些一直强调服务你的人不在乎你想不想被服务。我过去常常在印度旅行,我很多次都遭到麻烦,我无法相信人们对自己的行为这么无意识。

 

一天晚上,正好半夜,我坐的火车到了一个地方。我一个人坐在卧铺仓里,一个男人进来开始按摩我的脚。

 

我说,“我不需要按摩,别打扰我睡觉,这样你就对我很好了。”

 

他说,“当你在Udaipur带静心营时,我努力想靠近你,但你的秘书们跟别人不让我进去。我已经决定要用什么方式服侍你。我来这里发现你一个人。你可以继续睡,但我会继续按。”

 

我说,“你这样我,我怎么睡得着?”

 

他说,“那是你的问题。”

 

我接下来一小时都得忍受他的按摩,因为火车要在那里停1小时。看到没别的可能,那个人铁了心要做点好事,我不得不受罪。

 

它发生过很多次,以各种方式。我正从加尔各答去瓦拉纳西。我发烧了,也累坏了——在加尔各答带了7天的静心营。我只想吃点药、睡一觉,一个男人进来了。

 

我问,“你想干嘛?”

 

他说,“我什么也不想。我会坐在地上,我一直想坐在你脚边,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了。”

 

我说,“听着,我发烧了,我想睡觉,你在这里对我来说是干扰。”但他不听。

 

在印度,人们认为灵性之人不会发烧,他们不需要睡觉,他们不需要休息。他们应该一天24小时都对各种白痴开放。这不只是没受过教育的人。

 

一天下午,我正在睡觉,突然我看见有人在屋顶上走动。接着他揭开一片瓦、看着我。我说,“你在那里干什么?”

 

他说,“没什么……我从没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你。你的会议总是有5000来人,我坐的很远,根本看不清你的脸。你可以休息,你可以睡觉,但我会在这里等。”

 

然而屋子的园丁看到了那个人,于是他冲进来,强迫他下来。我问园丁,“你认识这个人吗?”

 

他说,“认识,他是个官,受过很好的教育。”

 

但在印度,人们认为只要闻法(参加开示)、看见圣人,就会有很大的福报。圣人会怎样无所谓,那是他的问题。可现在如果有人坐在你脑袋上面看着你,你怎么能安心休息、入睡?

 

你做的够多了,太够了。可怜可怜你自己和别人吧。放松——你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结论。你无法比放松自己更能帮助世人。

 

安阿姨92岁高龄了。她比自己八个丈夫全加起来都活的久。在她的葬礼上,她的一个侄子说,“TA们终于在一起了。”

 

“一起?”他们家的一个朋友问,“你指的是哪个丈夫?”

 

“我指的不是丈夫,”他说,“我指的是她的双腿。”

 

一个女人耗死了8个丈夫,她做的够多了。是时候放松了。

 

译自:OSHO The Rebel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