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19-11-29

 

 

 

学员 A 的分享:

这次禅修课程对我来说是一次跨越性的体验。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这是神的一次巨大恩典。

 

第一天开始禅修的时候,对我来说还是蛮困难的,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和我的头脑做了太多的斗争,一上午我的思绪还是在乱跑。老师讲课的时候要我们把意识集中在眉心轮这里,因为这是个觉知中心。这里纠正了我的一个错误观念,我一直以为觉知中心在后脑勺的位置,所以从来没有正确守住觉知中心,以至于觉知练习了这么久也没有长进。下午我的念头就少了 50% ,也感受到当下心的绽放和喜悦,但是身体的疼痛总是把我拉回到身体当中,阻止我进一步心的扩张。

 

第二天是由外呼吸进入到内呼吸。对于内呼吸的感受我只能困难地体验到一丝丝,因为外呼吸还非常粗重,头脑也不能停止活动。当时我努力地去调整外呼吸到一个非常均匀、细腻、绵长的时候,我感受到整个鼻腔和嘴唇的细微振动,而后振动越来越大,扩展到了整个上半身。原来在内观观了这么久,我都从未体验过葛印卡说的细微振动,今天终于体验到了。但是那种细微的喜悦让我产生了一些执着,想留住它们,它们就消失了。但是它仍然成为一个宝贵的经验。我们的心不断地变得敏感、细腻,才能从粗重的身体进入到更精微的实相里。

 

进入到第四天,止后开始修观。我发现守住眉心轮后,观照能力就开始增强,一开始我没有找到切入点,打坐了一个小时以后,身体的疼痛非常地明显,我就开始观身体的疼痛。之前我总是试图改变我身体的坐姿,但是这一次我决定要好好去体验我身体的疼痛。我把觉知放在腿上,我发现疼痛并不是一个持续的感受,它在每一个当下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当我不用头脑去定义这个疼痛的时候,它就只是一刻接一刻的感受而已,并不是那么无法忍受。我一直这样观着,身体的疼痛就消失了。那一刻我的心进入一个非常开阔、轻盈的状态,我不再去执着于身体的任何感受,因为它们都是来来去去、无常变化的。

 

第五天,我深深体会到老师文章里的一句话:心定是根本。我的心越来越定,越来越能沉下去,就好象外在的事情都与我无关了。打坐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觉知和我的身体和念头产生了一个很大的间隙,我能非常清晰地觉知到我的身体和念头,而不会去认同它们,好象第一次完全感觉到它们不是我。之前都是头脑暗示这些不是我,但是今天是非常清晰地体验到我是背后那个觉知,那个体验让我的痛苦变得非常地小。比起那如天空般广阔的觉知,一切都只是小小的云朵飘过,那就是自性的本质。永远都是如如不动,永恒不变,那是真正的我啊!

 

第六天,老师教我们如何去连接神。当他说到神爱的时候,我感受到一种巨大的爱从内心升起,我感到神正通过老师这个管道把爱带给我,神就在我的面前与我对话,我的眼泪哗哗地开始往下淌。我回顾其这一生所发生的一切,总是有一股力量把我带往神,一切都是神的爱在支持着我,我所有的痛苦都是神爱的伪装。它一刻不停地敲击着我,让我放下世间的一切,回到神。我感到我的渴望在那一瞬间完全都涌现了出来。内心一股很大的暖流往外涌,每个毛孔都觉得温热。傍晚我上完课沿着苍山慢跑,我看到那巍峨的苍山,眼泪又下来了。老师说,只要你向神迈出一步,神会向你迈出九十九步。我突然对回归神有了很大的信心,只要愿意放下身外的一切,真心渴望神,神就会赐予恩典引领我们回归。

 

最后一天,我经验到一个更深次的觉知。我体会到了无念的滋味。只有觉知而无念头,觉知好象跳脱除了这个身体,从一个很远的地方升起来,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不再固着在身体和头脑里。我感到深深地平静,同时有一种清凉的喜悦。我反思之前为什么打坐那么久都毫无效果,因为总是一开始我就和头脑作斗争,我想要平静、排斥念头。导致整个打坐过程都是和头脑在争斗。现在我明白了,打坐先不要去管念头,先要聚集能量。等能量上来了,念头就不会到处乱跑,静下来了才开始真正的觉知和观照。这真是一次革命性的突破,我发现它并没有那么难。

 

课后大家一起聚餐,我觉得所有人都充满了爱意。有股强烈的爱在整个场域流动,我真的发现一切都是爱,每个人也都渴望那份全然的爱。我看看老师,永远都是那么如如不动泰然自若,同时又在源源不断地涌现着某种微妙的无法言喻的东西。最后借用老师第三天开示我们达摩祖师的一句话:隔绝外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接下来,我该明了自己的修行之路,精进用功了。

 

-----------------------------------------------

 

Yachak: 禅修从来都不是一种重复性的工作和苦行。禅修的起点是从时间的线性结构中脱离出来,它不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是线性时间之外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每天不能拿出一点时间去探索内在,我们的生活不过是时间中的囚徒,一直会被时间捆绑直到死亡为止,这样的生命肤浅而表面。在时间世界里头脑主宰着一切,我们所做的一切外在探索和追求不过是生命的一小片池塘,或者就象在沙土上堆积城堡。时间中的剧情大部分都是无奈地循环,这才是重复性的工作和苦行。

 

头脑无法进入禅修,头脑意味着过去、划分、限制、担忧,而禅修探索的是头脑背后的无限生命海洋,这是一个没有时间和分割的世界,必须从不受头脑支配的 当下 进入。而当下需要一只稳固的锚来稳定重心,那就是你的觉知。要想让你的意识城池不被头脑里的千军万马念头攻陷,你必须坚守不出,始终不离开左右。不要离开你的觉知中心,哪怕在生活当中也是如此,一旦稍有松懈,城池就会瞬间攻破。攻破的时间越长,收复的过程就越慢。

 

方法可以有助于唤醒渴望,一旦有渴望头脑的力量就会消退。只有渴望才会带来探索的乐趣和自由。但这渴望并不象激情那样,来自一时的兴奋,那种兴奋来得快也消失得快。渴望来自神,没有神的恩典渴望不会升起,而渴望神就是唯一真实的渴望,其它欲望则是渴望的影子的影子。所以与其渴望开悟不如渴望神,因为渴望开悟会掺杂自私的想法,而渴望神却会消除一切自私,让自我融入到海洋里面。渴望是一种冒险,因为你要进入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但是没有渴望人只能永远活在一片停滞的池塘里面。渴望也是一束火焰,会照亮前方的道路。探索需要一些切实有用的工具,但不可或缺的是渴望的火焰,没有火焰的光明你会迷失在道途当中。

 

一个人来到大海边上,眺望无边无际的海洋,心中涌现无比开阔的心境和欢喜,内心充满了某种向往。这海洋里面一定蕴藏着很丰富的宝藏吧,他想,要是能够进入到海洋里面畅游一番该有多好。这个人并不知道他的心一直都是海洋的一部分,外在的海洋不过是内在海洋的反映,内心的向往正是海洋本身的呼唤。但是不习水性的他还是充满了对水的恐惧,觉得海水实在是深不可测,可望而不可及。

 

终于有一天在渴望的驱使下,他开始下水,学习如何游泳,逐渐熟练以后,体验到的乐趣和满足感也越来越多,心中感受到了十分的自由,因为这是他一直在内心渴望的东西。掌握游泳技巧以后再学习潜水,一次比一次潜得更深。最后一次,他一鼓作气潜到海底,找到了一颗闪闪发亮的珍珠。回想起当初站在沙滩上眺望海洋的那个阶段,以捡拾一些沙滩上的贝壳为满足,实在是很可怜的事情。

 

渴望一旦升起就永远不会熄灭,因为那是神对祂自己的渴望。神一旦醒来就永远不想沉睡下去,因为祂沉睡的时间实在太长太久了。正是这种渴望让人引起灵魂的痛苦和甜蜜的混合感受,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泪水就是一杯神赐的美酒,喝一滴就醉,一旦醉过就不可能不渴望更多。这就是一个人真正回归神的王国的开始,沙土上的城堡终究会塌落,而神的王国却是永恒不灭的光辉。

 

禅修的作用就好比教人如何在自性的海洋里面游泳,有很多人一直站在大海边上充满对大海的欣赏却从未尝试学习游泳,满足于眺望、沙滩、贝壳带给他们的些微经验和想象,认为那就是海洋的全部。只有一部分人会学习游泳,游泳的惬意带给他们很多乐趣,久而久之觉得这样就是体验海洋的全部,但是从未想过要潜入海洋。只有极少数人一次次尝试潜入海洋,进入到一个与海洋深深融合的境地,为了这个他可以放弃自我和生命。只有这样的人最终收获了海洋的珍宝。

 

【全線閱讀】 yachak

【yachak】《禅修心法一》 

【yachak】《禅修心法二》 

【yachak】《禅修心法三:神愿.天地之根》 

【yachak】《禅修心法四:道验.气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