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夕阳 无古亦无今

 

 

大家知道四个果位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这些专用名词对大家来说,可能有点陌生,我大概解释一下。

所谓初果,是指见道位,也就是一个初果的圣者,他已经见到了最初的空性,最初的心灵的本质,那个空性的背景,但还是最初的。在经典里有一句话:初果眼见涅槃,四果身触涅槃。如果把涅槃比作一个池塘的话,初果只是用眼睛看见了这个池塘,一汪清水。而四果是什么呢?四果罗汉是身处——整个人都跳进去了。这是个比喻,并不是说初果真的是用眼睛看见的,因为涅槃是不能用眼睛看到的,涅槃并不是一个客体存在,能够被你看见,这只是一个比喻。初果是领悟到了,我们用更精确的词来讲,它是一个对于空性的领悟。也就是禅宗提到的开悟,它是一个悟,而不是一个被看见的东西,涅槃是看不见的。初果是最初的领悟。

二果是什么呢?二果是当你有了最初的空性领悟以后,你渐渐地开始自动地摆脱曾经在你身上的那些欲望和习气。一个人一旦最初领悟到了空性,他渐渐地会发现这些习气是没有必要的。比如说,你仍然有贪婪,仍然有愤怒的倾向,仍然有贪嗔痴,对于一个初果圣者来说,这些习气、这些烦恼依然是在的。他虽然领悟了空性,但习气没有断,就好像我以前讲过一样,一个初果圣者就好像把瓶子盖已经打开了,然而瓶子里的臭气还在,还需要一定时间散发,初果只是一个打开瓶盖的人。但是,一个人如果靠心理学的方式、靠强迫的方式,或者我们这样讲得更彻底一点——除了领悟空性以外的任何方式,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无论是心理学的、灵性的,还是禅定的。因为你可以通过禅定来压制你的习气,在愤怒的时候,你如果能入定,这个愤怒就没了,但它仍会在你出定的时候再次显现。

印度有个公案:一位伟大的瑜伽士,他可以入深定,而且入深定的能力是如此娴熟。有一次,他到了皇宫门口,为什么要到皇宫门口呢?他希望入定以后能够向皇帝要一些钱,他现在需要一些钱,所以他就到皇宫的门口入定。他一坐下来入定,就整整入了七天。当时整个宫廷震动了,这么一个圣人,在皇宫门口入定一星期,一动也不动,这是件非常令人惊讶的事,连皇帝都出去看他了。一周以后,这个圣人出定了,皇帝召见了他,并非常尊敬他。而他出定后的第一个念头是——请皇帝赏赐。所以一个人可以入定一星期,但是当他出定的时候,第一个念头仍然是贪婪。天台宗讲过,禅定就好像以石压草,你把这个草压在下面,但草依然会长,它可以突破阻力,渐渐地从石头缝里长出来,所以禅定只是暂时地抑制住它而已。

你也可以通过其他近代的一些方式,释放啊,哭啊,心理学的方式,分析法啊,以这样的方式。你可以分析一下,你为什么要恨你的父母啊,你从小对你父母的恨,等等等等。然后分析完了,你觉得释放了。或者你干脆不要分析,你干脆痛哭一番,你干脆把他们的照片贴在墙上,用枕头痛打他们一顿,等等。以释放的方式、以分析的方式、甚至以禅定的方式,但你将知道这些方式都是治标不治本的,都是暂时的,而不是根本的,它们可以用来治疗那些病入膏肓的人。病入膏肓的人需要一些猛药,你再不让他释放,他要崩溃了,那么你可以让他释放,让他痛哭,让他痛骂,都可以释放。但是难道他释放完了以后,这些东西不会再产生吗?一定会再产生出来的——他的恨、他的贪婪,他对世界的看法,会因为生活的各种各样的刺激又一次产生出来,并没有真正地去掉根,根还是在的。

而唯一能够拔根的方式就是悟入空性!当一个人悟入空性以后,他会渐渐地发现:贪婪是没有必要的!我这样讲好像听上去非常轻描淡写,它就好像是一个人从幼儿园经过几年以后长大了,然后那个玩具就对他没有吸引力了。他并没有去释放它,并没有把那个玩具敲碎,没有,他只是觉得没有意思了、没有必要了。这个玩具是适合一到两岁的小孩儿玩的,我已经二十岁了,我为什么还要玩它呢?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所以,当一个人领悟了空性,他就好像站到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上,他的高度升高了,你明白吗?他的高度升高了。当他再往下看的时候,那个低很多层次的平台上的一些事情,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他并没有去克制它,并没有去反对它们,他也并没有去释放它们,他只是很轻松地、没有任何负担地放下了它们。所以一个在空性当中的人,他突然发现,贪婪是没有必要的,生气是没有必要的。为什么要生气呢?他甚至找不出要生气的理由,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很可笑,所以渐渐连这些种子都没了。

当这些种子变得薄弱的时候,就是二果,也就是贪嗔渐薄。对二果圣者的一个称谓,叫“贪嗔渐薄”,贪婪、嗔恨自动地变得薄弱了,你觉得它们跟你好像没有什么大关系了,你没有去压抑它们,也没有释放它们,它们只是变得跟你没关系了,很简单,仅仅是没关系而已,仅仅是你跟它们拉开了距离而已。所以在空性当中的人,意味着你跟所有的一切都拉开了距离,你变得跟它们有一种遥远的感觉,拉得很开。而它们就变淡了,你都没去注意它们,它们就已经变淡了,这叫“贪嗔渐薄”。

而这个薄,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注定会来到第三果,叫“贪嗔永断”。贪婪和嗔恨永远地断干净了,叫“贪嗔永断”,不会再升起来了,它们现在好像变成一个非常遥远的概念了。你在空性当中变得如此的娴熟、如此的纯熟,以至于贪嗔变得好像已经遥不可及了,你甚至没有想过如何去铲除它们,它们就已经没有了,这就叫“贪嗔永断”。

只有最后一个还没有断——“痴”。贪嗔痴,到第四果阿罗汉,痴也断了,痴的意思就是无明、不明亮。而到第四果的时候,他没有任何一个片刻不是处在明亮的状态里的,他每一个片刻都是明亮的,这意味着他每一个片刻都在空性当中,只要在空性当中,一定是明亮的。

这就是四个果位,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解释起来其实并不难。

摘自《楞严今释》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