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9 奥修

 

 

  阿克巴皇帝在出游畋猎后回到皇宫。黄昏时,他坐在一个村外,在一棵树下铺开了毯子,开始祈祷。当他正在祈祷时,一个女人朝着他跑了过来——一个年轻、狂喜、无忧无虑、几近疯狂的女人。她踩过他的毯子,她的莎丽从他身上拂过。阿克巴受到很大的打扰。他非常生气。但是他无法说话,因为他正祈祷到一半。

 

  他很快结束了祈祷。并且让人备好马,以便去寻找那个女人。多么的无礼!对任何一个正在祈祷的人做这样的事是不对的,而且还是对一个皇帝!但是他不用去寻找她,因为她又回来了。皇帝拦下她说:「妳这个无礼的女人!妳完全没想到吗?妳不知道如果某个人在祈祷,妳不能去打扰到那个人吗?妳看不到皇帝在祈祷吗?」

 

  那个女人仔细的看着他。她说:「现在既然你提到了,我确实想起来当我跑过这条路的时候,有个人正在祈祷。我记得我的莎丽触碰到他。你是对的。但是我的爱人来了,我要赶去见他。我无法思考任何事,我没有看见任何东西。请原谅我。」

 

  「但是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你正要去见神,最终的爱人——然而你仍然感觉到我的莎丽触碰到你?我正要去见一个俗世里的爱人,我没有注意到你。你感觉到我的莎丽触碰到你,但是我完全没感觉到你。这听起来不太对,陛下——你是在做什么样的祈祷?」

 

  皇帝在他的自传中提到:「我从未忘记,她的话击中了我的自我。确实,我的祈祷不是祈祷。一个小小的打扰,例如某个人经过,应该不会影响到真正的祈祷。如果真的有爱,就不应该会受到任何打扰!某个人的衣服触碰到你,如果你真的全神贯注在喜乐中,就不应该会打扰到你。」

 

  摘自奥修《最后的晨星》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