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对我们而言,常常最大的框架就是我们自己。一开始我们以为是被框架在身体里面,其实,身体是我们的内我和本体的一种表达方式,只有透过身体才能进到物质实相。后来恐怕就是我们认为的角色的框架,我们被框架在角色里面不得解脱。就好像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如果我们不做自己,那该多自由啊!”

 

很多年龄大的人都很担心自己会患老年痴呆症,可真正患老年痴呆症的人其实是蛮开心的。比如,他们一出门就不回家了,因为找不到家了。所谓的框架,其实是一直被我们所认为的自己局限住了。

 

打个比方,假设一棵树,它是树根还是树干?是树枝还是树叶?是果实还是花朵?所以,最大的限制是我们所知道的自己。学习赛斯哲学思想就是要我们逐渐达到如何“忘我”才能“懂我”。

 

最大的框架就是旧的执着的我们,如果突破不了我们的惯性、执着,我们不可能找到新的自己,“新我”也无法扩展。所以,最大的限制就是我们所认为的自己。如果我们肯忘掉自己是谁,忘掉自己框架式的想法,我们就能打破很多的限制性信念。

 

原来最大的限制就是我们脑海当中的想法、对自己的看法或者认为自己做得到和做不到的。我的老师赛斯讲过,所有的自我都是假的,唯一真正的自我是心灵和思想上的自由。

 

比如,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故事发生在1947年,银行家安迪被指控枪杀了妻子及其情人,最后被误判了无期徒刑,这意味着他要终生在监狱中服刑。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框架自己。所以,唯有自己大胆的想法才会带领我们超越一切的限制,甚至是监狱。

 

 

 

假设我们坐在会场听许医师的讲座,我们的心是自由的吗?如果我们偶尔出去玩,我们的心会不会还在烦恼家里的事情?即使是出国游玩一趟回来,是不是觉得更累?因为家里的厨房里还有好多的碗盘没有洗。

 

如果我们不能够跳脱自己、解脱自己,不能够把限制拿掉,我们就会陷入生命的痛苦。可是,我们的身体、性别、身份、职业等,都是多重身份的一部分,所有的角色都是限制和框架。而通过学习赛斯哲学思想,就能够解脱我们人类生命的痛苦。

 

心灵是没有受到任何限制的。在《个人实相的本质》这本书中,我的老师赛斯讲过,他自己是没有受到任何限制的,一直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而且根本没有一个框架的形象。比如,我们在赛斯书里会看到赛斯的画像,我的老师赛斯说:“那是我最接近于宇宙人类阶段的外貌,其实我根本不是那个形象。”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本体、心灵。

 

 

 

唯有真正思想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也许在梦境当中,才会突然发现我们的大自由和大自在,或者突然发现所有的局限会导致我们自己的假设,觉得自己可能做到或者做不到。其实做梦也是我们人生的一个感觉,一个引导,最后就变成了我们的一个框架。比如,就像“家”一样,本来是个温暖的比喻,而有时候却会变成一座监狱。

 

我的老师赛斯将我们身处的物质世界称为架构一(物质实相),而架构二就是物质实相的源头,由内我主管,内我是核心,是一个精神性的领域。它没有在任何的确实性的次元当中,可是,它是所有在确实性次元当中的所有自己内我核心。也就是说,内我不同的联系和展示会彼此透过内我而交流。比如,这一辈子所有的经验、爱恨情仇、冒险等,都会回到内我的领域,而内我会在所有的背后支持着你。所以,内我是我们所有背后内在的精神力量。

 

所以,我们要去觉察:“我是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还是被不得不做的工作所捆绑,以至于我们不得自由?”自由等于创造力,有了自由,我们才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有了自由,我们才能去创造。所以,从我们的内我开始,对自己所拥有的心灵的自由越来越开始觉察,慢慢地我们就可以拥有越来越大的创造力。就像许医师我这一辈子觉得最开心的事,就是在做我最喜欢的事情。

 

 

 

心灵不但给了我们自由,还给我们指明了方向;不但给了自由的力量和智慧,同时还给了我们在人生奋斗当中所需的全部资源;不但给了我们所有的力量,而且还把我们需要的贵人给吸引过来。心灵把所有对我们有利的因素都给带领了过来。

 

有时候“自我”会问:“我们要干什么?”我们是来发挥生命的最高创造力的,是内我的力量把我们派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从而让我们做最大的冒险、体验和价值完成等。我们觉得自己好棒、好幸福!因为我们能为社会和周遭的人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能够利己、利人、利益众生。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演讲《真正的身心健康来自身心的自由——谈健康之道》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