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19-11-16

 

 

无念的世界并非空无一物,无念的世界同样有日月乾坤,一花一草。无念并非丝毫念头都没有,无念只是念头会变得象诗一样朦胧,刹那间来去变灭。无念最终和它的来源有关,无念是灵的语言。如果念头来自于头脑中心的灵光,那它的本质也是灵光,念头不会带来任何干扰,念头会听从灵的指挥。如果念头来自其它地方,比如头脑智力,那它就有分别,属于无意识的一部分。无意识不一定代表着头脑在做白日梦或者呈现人格的未知面,无意识是缺少灵的意识。正因为如此,我们只能体验短暂的无念,无念很难自动维持,无念无法变成一个广阔的空间,因为我们的灵光不够,无法做到让灵的意识完全在场。

 

灵的世界是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无念的世界则是一座桥梁,它给生和死赋予了完全不同的定义。生不一定是生,死不一定是死。有念让我们觉得自己活着,但对灵的世界而言,没有灵的在场才是死亡。灵光高悬在我们的头顶上,极少被邀请回到它的宝座:第三眼,即头脑的中心。因为头脑智力太过活跃的缘故,它阻止了灵的下降。灵是一团光芒,透过光芒,人才变得有意识、完整,有智慧、能分辨善恶。这些善恶并不是一般的道德观念和群体意识,任何违背灵的自知能力的事物和行为都可以定义为恶,有时知识也会成为一种恶。恶会导致痛苦和烦恼,自我膨胀、妄念丛生,一直携带着走向死亡之路。

 

一个人的觉醒和灵光的下降有关,被称为高我的不过是我们经验丰富、潜力无限的灵。永恒活在自由当中的灵,并不是另外一个自我之分身。人格不过是暂时的角色需要,它从来都不代表真实的我。人格自我来自过去的习惯观念和行为模式,甚至是祖先父辈的遗传,它不是永久性的,所以也不是真实的,但是它的智力结构却是异常稳固的。如果不能摇动这些结构,我们只会认同我们的人格角色,要让灵觉醒是不可能的。一旦过分陷入人格角色,就象演员在舞台戏剧当中忘了真实的自我身份,或悲或喜全都是游戏一场。

 

灵的语言只能通过无念来转换,而不是头脑。所有灵的渴望都会变成头脑的语言,灵渴望,头脑则欲求;灵自由,头脑则假装自由;灵有智慧,头脑则假装知道。在没有彻底改变我们的头脑机制之前,我们是无法到达灵的世界的。

 

在某种机缘下我们确实可以片刻瞥见我们的本性,那往往是头脑最无知的时候,但是想要再次回去却不再可能,因为头脑的欲望参与进来了。仅仅一块玻璃就可以把我们和外部世界隔离,头脑的功能也是如此,只要还有头脑,哪怕是最微妙的智力,都无法达到无念、无法证悟我们的本性。关键不在于我们是否拥有优越智力和一些体验,关键在于我们如何下功夫去转变头脑的惯性。比如逻辑的、局限的、先入为主的、负面的等等,有些道理可以顿悟,但是头脑及其机制的转变却是长时间的努力结果。纵使一流的智力和头脑,也难以企及无念的世界,因为头脑始终是有漏的世界。

 

无念也不是仅仅在禅定当中才会有,如果我们的灵光完全觉醒了,日常生活也一样可以自由达到无念。无念的时候,念头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那是头脑的中心,这时候只有觉照留下;有念的时候,仍然带着觉照的意识,但是念头并没有在灵光当中留下痕迹,就象飞鸟划过天空,这就是无念。一般性的有念状态是无意识地造作状态,任何思想念头都会在心里留下痕迹,因为智力把它视为。尽管只是假有但却变成了一股隐性的驱动力,驱动心的作为。

 

无念的状态,有没有念头都不会脱离中心,不会失去观照的灵光,所以它是无所定型的力量,又是始终都在的力量。它可以自由来去,思考、分析、推理都不会妨碍它,唯独不会用在造业。这是它的智慧所在,或者说这本身就是灵的意识,它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不是,知道如何才能保持正确思考,就象头脑会清除违背其根本理念的知识信息一样,灵也会清除任何违背真理实相的思考角度。觉知不会给任何虚妄的事物赋予真正力量,因为它仅仅就是保持有意识。因为没有定型,力量没有分散,念头无法触动我们的心,无法扰乱我们内在的平静。在这种平静状态下心不再作为,但有一种无限的力量生发出来,这是个生命力勃发和创造的时刻。

 

这种力量被称为永生之花。因为在这个无念的空间里面蕴含着永恒的信息和线索,唯独没有头脑以及它所属的一切东西:欲望、激情、贪爱、嗔恨、忧患等等,也没有记忆连续在一起所制造出的幻觉:时间。正是这些看似有形生灭的虚妄力量掩盖了永生的力量。这是无念最后立足的地方。

 

没有觉知的状态,通过思维引起的概念分别、贴标签行为,意识被导入到个人的想象空间并投射到外部世界当中。尽管努力去寻找幸福,终究也无法避免痛苦。因为这是有分别的世界。在有觉知的状态,因为没有后面的思维引起的概念分别、贴标签行为,所以就没有爱憎取舍,我们的意识没有陷入头脑的游戏、世间的幻相,就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痛苦、失望。无念即是如实地看见,如实地体验,这时候看到的事物就是完整的、真实的,体验的也是真实的、完整的。我们不会追求和执着于经过头脑过滤的事物,我们只想更多地看到全貌、看到真相,不会想再次体验类似重复的和肤浅的事物。

 

无念是一种唤醒而不是一种作为,作为来自带有欲望的念头,带有想要达成和欲求什么的冲动。我们怎么可能达成我们自己呢?唯一要做的仅仅是放弃头脑智力的游戏,里面的就是所有的。唤醒意味着你在深深回忆起最真实最本质的你自己,不用理会那些相对的、外围的东西——智力、逻辑、判断都是外围的。关于你一直都是的存在,那个意识中心、那个永恒的觉知一直都在,不然你不可能去认知所有一切发生,你只要懂得如何去回忆它,认出它,慢慢它就会变得有深度,其它一切也会自动到来。

 

 

  【全線閱讀】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