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四个屋子(2)

 

 

第二天早上也和往常一样愉悦。早饭很丰盛,迈克尔用他最喜欢的蓝莓马芬总结了这顿,摇摇头表示对它们的新鲜和美味难以置信。

 

“它在我的脚趾里时可没有这么美味。”迈克大笑,又想起他和绿色在上一个屋子饭厅里狂野幽默的放纵。

 

当他刚穿好新衣服时,忽然出现了敲门声。敲门?啥时天使开始敲门了?

 

“请进,”迈克礼貌的回答。紫色似乎飘进来了,迈克对他笑着说。“请替我感谢准备了如此美好的人类早餐的那个谁。”

 

“不客气,”紫色说。

 

“是你吗?”

 

“是我们全部,”她回答。“我们不是分开的。”

 

“我听过这个。某天我会明白的。直到那时,谢谢你们全部,”迈克说。

 

“你准备好了吗?”紫色说。

 

“我准备好了”。

 

紫色转身并带路回到昨天他们路过的地方。这次双开门是开的,迈克跟着她进入了装修精美的紫色电影院!迈克难以置信的停下了。他站着惊叹,而紫色笑了。

 

在它们面前的是一个向内环抱的巨幕。在房间后面,迈克看到了一个现代的电影放映机,还有一卷又一卷的电影胶片堆在大金属罐里,等待着被放映。似乎有好几百卷在那里!

 

“猜猜咋回事,迈克尔托马斯?”紫色问。“我们将要一起看电影!”

 

“我不相信!”迈克说。“这一定是个笑话。”

 

听了这个话,紫色收起笑容并严肃的看着迈克说。

 

“远不是那样,迈克尔。远不是那样。请在前排坐下。”

 

紫色去到了房间后面开始预热放映机。迈克仍然困惑于他观察到的矛盾。天使们不用电影放映机的,他想。他们在神圣的地方没有电影院的。这的确非常奇怪。但他还是遵照请求来到了前排的中间。不像迈克以前所在地方的电影院,这个影院的前排是在影厅的中间。他还注意到了另一些奇怪的地方。前排中间的椅子是豪华软包的。而影厅里其它的椅子却不是,似乎它们被放那只是为了起陪衬效果。迈克坐在了豪华的紫色椅子上并面对着白色巨幕。

 

“我们会看什么电影啊,紫色?”迈克有点惶恐。

 

“家庭电影,迈克尔,”她回答说,继续准备第一卷胶片,没有抬眼。迈克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答案。他感到他的胃抓着他的肋骨。又是这个感觉!他的新直觉一直在加班工作,让他知道即将到来的可能是不愉快的。他想尝试一下幽默——或许评论一下爆米花?他没有机会了。灯光以非常专业的方式暗下来了;迈克听到了投影机的哒哒声,屏幕活跃了。迈克的眼睛被他所看到的吸住了。他的心从第一个画面就悬到了嗓子眼。

 

那天放映的第一卷胶片,以及后面接着的,都是迈克从未见过的最高质量。没有闪烁,画面是以某种方式投影成3D的,但却不要蠢笨的眼镜!声音是自然的,就是从他面前宽幕上声音该出来的地方出来的,甚至当角色移动时也是这样。迈克立刻希望这个电影不要那么真实。他离太近了。环幕把他放在每个场景中。他想后退却不行。

 

投影在迈克尔托马斯面前的就是迈克尔托马斯!如果他不得不命名这个家庭电影的话,那名字就会是“在我人生中发生在我身上的所有坏事。”电影从他还是个小孩开始,而这太真实了!他的妈妈看起来很年轻;而他的爸爸则很英俊。他被这些愛人的回忆深深的感动了。而现在这个紫色影厅让他们在他柔软的心中又变活了。就好像他又重新活过一般!每一集都会占据一整卷胶片并是实时无剪辑的播放的——就像在他真实生活中发生的一样,只是会从一个潜在的负面经历跳到下一个。

 

前几卷胶片实际上很搞笑。迈克三岁时是一个可爱的金发小宝宝,正找着他妈妈的化妆品。他把卫生间弄得一团糟,被妈妈发现了。她很生气,这是迈克第一次被打屁股。坐在那的大人迈克很震惊他竟然又真实的经历了一遍那第一次被打屁股事件的受伤感。他被迫去真实的释放每个事件的情绪!家庭电影,的确是!随着他在电影中年龄的增长,这有可能会变成一部恐怖片。迈克开始感到一辆火车正在靠近——而他就被绑在铁轨上。

 

更多的童年事件被展示,每个都把迈克带到了一个他多年都没回想过的情境中。他在那,六岁时被锁在了卫生间里。他想起那是什么感觉——这不是他的错!门把手不知怎的扣住了,但他爸爸不得不被从地里叫回来把锁下掉。接下来就是父亲的愤怒和另一次打屁股。迈克再次从这个久远的事件中感到了不被信任的痛苦。他没有做错什么事情!爸爸很生气并用他最粗的皮带狠狠的抽了他。这浪费了他父亲在地里一天的工作时间,并影响了收割。成年迈克开始觉得郁闷了。

 

一卷又一卷的胶片被放了,现在小迈克十岁了。他要乘公车去市里上学。他记得亨利的脸,那个校园恶霸,每个学期回来时都会折磨他。所有小孩似乎都恨这个大孩子,但他们都没拿他怎样。他们都害怕。由于迈克是一个来自蓝色地球上某个有着搞笑名字小镇上的农家小孩,所以别的孩子都取笑他。但那个恶霸,则是无情的。学校有着来自各种家庭的小孩,但在现代,农民是少数。他的衣服出卖了他,因为这都是妈妈和爸爸自己做的。他和别的孩子看起来不一样,而这个恶霸从没有让他忘记这一点。他和其他的小孩取笑迈克的衣服,他的气味,甚至他父母的生活方式。

 

随着放映机的转动,迈克看到一群小孩叫他过来一起玩。他对此感觉很好。他们竟然真的想和他一起玩!然后,让他沮丧的是,这变成了戏弄。不是他和他们一起开心,而是他被他们寻开心。他们让他背对着另一个跪趴在地上的男孩。然后,在恰当的时间,他们把他推倒。他向后倒下,翻过了在他后面趴着的男孩。他们使劲的笑了他。迈克也笑了,试着加入他们的笑料,但他们无视了他,在笑完之后就丢下他继续玩。

 

这很痛苦。迈克根本不想看这些。这有什么好处?他发现自己对他的私生活被如何曝光和以这种方式呈现很生气——又得全部重新经历一遍。难道一次还不够吗?

 

还有更多胶片,现在他14了——那是命运中重要的一天,在学校他被指控他并没有犯下的作弊。另外一个学生从老师的桌子里偷了几张卷子然后蹩脚的放回去了,这样老师就知道它们被动了。干这件事的孩子指认迈克说他看见就是他干的。老师相信了他,因为毕竟迈克只是一个可怜的乡下男孩,仍然穿着滑稽的衣服,尽管他的分数很高。他在那天被遣返回家。在回家的路上,乘着一趟特别的公车,他在想他该如何向爸妈解释这一切。他放松了一点,知道他们会相信他的。他们却没有,再次的迈克在他的人生中感到孤独。他知道他们愛他,但他希望他们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与他信任。他感到如此的孤独。

 

迈克已经在椅子里坐了好几个小时了,但电影中的迈克还没长大呢。他想他还要忍受多久这个惩罚。他不再感到这是很灵性的。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在被吊打!电影是极度精确的。迈克无法从中把他的眼睛和思绪转移开。每个细节都在那儿;每个人和声音都和当时一样。这个过程是震撼的,但主题太悲惨了!

 

现在他在约会了,而这里有很多看头!他的衣服仍然很奇怪。尽管现在是在店里买的了,但他妈妈不懂时尚,买的都是奇怪的搭配和面料。学校和教堂里的女孩们认为迈克很可爱,但他听到了她们嘲笑他的衣服。他被打击了!就在那次经历后不久,那时16的迈克,就开始攒零花钱自己买衣服。就是在这时他的自尊心开始胀大,因为迈克知道什么穿在他身上会好看。他研究过这个并总是会带一两个认识的女生来帮他买衣服。女生们很喜欢!想想——一个愛逛店的男生!这是他从青涩少年到受欢迎的年轻帅哥的大蜕变。他的个性也随之改变,迈克变得更加有自信。他的成绩依然很好,并参加了很多校园活动。然后,这件事情发生了——某个嫉妒迈克的人在竞选时制造了污蔑,这让他丢掉了高三时学生会主席的竞选。他们说他被抓到在女厕所里干猥琐的事情。每个人都想相信这个。这太耸人听闻了——并完全是假的。选举本来是稳操胜券的,因为他高一高二时都是主席,但谣言赢了,而迈克输了——很惨!这还让他失去了卡洛儿的喜爱,他的第一个心动。她不再跟他讲话了;他为此事悲伤了好几个星期并放弃了所有学校事物。他又成了受害者!完整详尽的细节展现在他面前的屏幕上。事件以真实时间展开,展示他这部分人生中每一个可怕的方面。它那时就改变了迈克,现在又让迈克更加沉重,当他坐在这重活一遍过去时。

 

电影一直在接着放。没有提供午餐,因为在某个层面影厅后面的大天使知道迈克是不会饿的。她是对的。每次一卷放完的时候,都会有短暂的换片声音,而影厅会变暗。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尴尬的沉默,只会被接下来重新开始放映时机器的声音打破。迈克尔和紫色都一个字也不说。然后屏幕会再次活跃并继续带来发生在迈克身上最糟糕的事情。他知道,随着电影的放映,那个“大事件”就要来了。然后,它就在他的面前——他父母过世的那一天。

 

迈克知道他并不是一定要呆在椅子里如果他真的不想的话。所有的天使都告诉他他有选择。现在,他想跑掉。在他的脑子里,他足够“大声”的祈求好让所有天使都听见他。神啊求求你…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够了,够了!而它还是来了,迈克觉得他被一辆卡车撞了。

 

迈克并没有崩溃在椅子上哭泣。他会等到晚上的时候。他坚忍的看着他的人生电影实时的播放。他又经历了接到电话,震惊,葬礼,哀悼和悲伤;屋子,谷仓,土地的拍卖,以及他父亲的农机具的出售,包括那个旧拖拉机。他又经历了一次整理他妈妈和爸爸的遗物,他们幸福时光的照片,他们婚礼的照片,甚至是他们恋爱时写的一些情书。迈克非常定的坐着并尝试逃避他的感受。当他坐那时他下令他的思想为情绪筑起了一道围墙,但却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他感到不由自主的悲伤情绪涌动正试着一波又一波的袭来,扫过他的身体;他痛苦想要泪崩以释放他的悲伤。展现是完美的,但其中的现实是一个诅咒。这是他被要求做的最艰难的事情。他看了好几个小时的事情每件都让他成为一个非常糟糕的笑话的笑柄。现在他正在这个影厅中被惩罚和迫害!这不公平。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

 

当死亡章节放完了他叹了一口气。再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迈克感到很渺小。他浑身汗透,在这个过程中倍感疲倦。主题仍然是很强势的。他无法停止观看。它太真实了!

 

当他看到“蚂蚱”时,他给雪莉起的外号,他知道他又有麻烦了。接下来展开的故事就是他在洛杉矶最后一次的愛情经历——以及它是如何快速告吹的。他把自己完全的投入进去了,而蚂蚱却把它看的很轻。这不是死亡,但却胜似死亡,因为这是他的心死。再次的,当他看银幕上的画面时他尝试坚硬他的心。她看起来真美!她的声音是如此留恋。这个场景还很临近。毕竟这就是他近期抑郁,缺乏自我价值感,和他糟糕工作的原因。迈克全都看在眼里,重活了一遍他人生中第二抑郁事件中的细节。场景前进到了他工作的地方,高亮了他会骂人的经理,展示了当他住在洛杉矶时非常愿意去工作的幽闭小隔间。

 

电影下午四点结束了;最后的场景是在他公寓的闯入和抢劫,直到他被送往医院时结束。当银幕空白时,他听到了示意一卷胶片又放完了的声音。胶片的头子拍打着放映机。拍打声继续着,但灯光没有亮起。迈克起身,伸手在前额作出行礼的姿势,以挡住放映机灯光的直射好看看紫色还在不在影厅的后面。她不在那儿。这标志着今天课程的结束——和电影的结束。就像在电影的主题中,迈克是孤独的。

 

放映机仍在转,迈克走出影厅进入屋子的走廊,然后到他的房间。他也不需要吃晚饭。他抑郁了。他在情绪上被打成了肉酱,他立刻倒在床上,衣服都没脱。紫色也没出现说晚安。迈克知道天使那晚让他独自呆着是智慧的。他没有心情讲话。

 

迈克的梦境在他睡着时继续放着电影。它们又重放了恶霸,他父母和蚂蚱这些部分。它们就是不放过他,最终他放下了,无法控制的在枕头上哭着。他父母的景象,如此真实生动,让他的悲伤更加剧烈。这是第二次在这个神圣的,天使的,钦点的地方迈克感觉到彻底的孤独和黑暗——一个人生的受害者。现在他甚至还有电影来证明这一点!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