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是我的至爱,如果你接受这点,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如果你选择以我的方式思考,那还能有什么事?

我的孩子们,当你相信你的心与我的心同步跳动时,还有什么可恐惧的,会影响到你吗?

当你更坚信自己的想法,世人的想法,而不是我的想法时,你在想什么,期待什么,酝酿什么?

对天父,你想信任,也是愿意去信任的,然而当你信任恐惧胜于信任我时,你又能期待什么呢?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很愿意接受信任我的。亲爱的,你不信任我,却信任这世上的混乱--你看到的,听到的和读到的那些。一般来说,混乱比和平更吸引人眼球。在你眼里,和平更像一块空白的白板,或某种虚无的感觉。和平不像哨兵紧守防线那样让人警觉,它不是很容易能引起人的注意。

最后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尽管这个世界很无辜,但当和平被宣告时,人们到街上载歌载舞!从战争走到和平,多么辉煌的一天。和平,当时多么引人注目。

哎,现在和平已变成一顶破草帽,再不像当初那么充满活力。混乱越来越多,和平势头减弱,弱到都快看不清了。

我的孩子们对混乱的关注,比对和平的关注要多,是不是这样?对吗?

为了感受疼痛的离去,庆幸从痛苦中解脱,如果脚趾没有被砸到过,你怎么可能理解什么是无痛

对生活的这种关注是否应该扭转呢?如果无需经过愤怒的释放,就可以体验和平的解决和它带来的喜悦,会怎样?如果能让你呼吸的更深,而不必去吸二手烟,你觉得怎样?

为什么不直接进入和平?我的孩子们为什么一定要先经历痛苦,然后才站起来?情况似乎就是这样,总是要先经验某些风险,然后再在祝福中得到慰籍,你们把这种经由恐惧的解脱叫做幸福。

这世间的一些惯例让人引以为豪,然而,你本来真正想要的是和平,但这之前却要先惠顾痛苦,这有什么意义?难道我的孩子们对刺激的偏爱,远超过和平的宁静?一定要这样吗?

今天我问这个问题,是为了引起你些许的注意,让你明白:你对痛苦的期待有多少,和多频繁,好像你为它而活,好像先痛苦然后再摆脱痛苦才是你的真爱

发现自己实际很沉迷某种痛苦,这让你惊讶吗?

我要你们跳出经常与之对抗的思维框框。还有其它种的假设。你一定要被害怕失去的恐惧感伴随着吗?谁说这应该是种常态?我没说。

关键是--梦想是会成真的。你可以更多的去想像在失去的匮乏感中颤栗,而不跟随内心最深切的渴望。更关注你惧怕的,而不是你想要的,这可能已是你的习惯了。

这个世上有无数可能性。任何事都有可能。也有一种可能就是:不需要恐惧在先,喜悦就能到来。

想着愉快的事,呼唤它到来。用那些喜欢的事占据你的头脑。想着你会爱什么,想像这份爱演绎开来,自行带来更多的爱,再给予出去。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your-frame-of-mind.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