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7

 

 

一个平凡的、没有成道的人要如何找到足够的能量尽可能地停留在觉知里?

 

问题:

 

  你很有说服力地说觉知是唯一的美德,而不觉知是唯一的罪恶。一个平凡的、没有成道的人要如何找到足够的能量尽可能地停留在觉知里?

 

奥修回答:

 

  阿思可,事实上,成为痛苦的比成为喜乐的需要更多的能量。因为喜乐是一种自然的状态。要成为喜乐的不需要能量!它是自然的,而要成为痛苦的需要能量,因为它是不自然的。你越是自然,所需要的能量就越少,你越是想要不自然,你就需要越多的能量。

 

  如果你用双脚站立,它需要较少的能量,试着用头站立,它需要更多的能量。不论在什么地方,当你看到需要更多的能量,你就可以知道得很清楚,你试图在做一些不自然的事。静心不需要能量!因为静心是被动的、不动的、宁静的,你什么事都不做,那么你为什么需要任何能量呢?

 

  愤怒需要能量,思考需要能量,暴力需要能量,因为你在做一些违反自然的事,你在跟自然抗争,它就好像你试图游向上游。如果你顺着河流走,那么是不需要能量的。你可以去河里尝试,如果你顺着河流走,什么能量?为了什么?河流会带着你——但是如果你试图游向上游,那么将需要很多的能量,因为你在跟那个流抗争。

 

  木拉那斯鲁丁坐在他家前面,当时在下雨,有人跑来告诉他说:「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太太掉进了河里!」

 

  木拉赶紧跑到那条河,有一大群人围在那里,但是没有人敢跳进河里,因为它太危险了,那是一个大洪水,木拉立刻跳进去,然后开始游向上游。

 

  群众笑了,他们说:「木拉,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试图游向上游?」

 

  他们说:「你们不要说话!我知道我太太。如果她掉进河里,她一定会去到上游,她不可能去到下游,她永远不可能做任何自然的事,我了解我的太太。」

 

  但是当你游向上游,你将必须抗争。为什么人们看起来那么疲倦?他们都在抗争。你们的宗教教你们要抗争,你们的整个成长过程就是基于冲突,因为唯有透过抗争,自我才能够被创造出来。当你放松,自我就消失了,放松意味着变成无我的。如果你顺着河流走,你不可能创造出自我。自我是一个不自然的现象,它需要很大的能量来创造它,而且它需要很大的能量来继续创造它,它需要很大的能量来维持它。有一个自我是一个非常昂贵的现象,你的整个生命都会浪费在它里面。

 

  所以,阿思可,我想要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是:觉知不需要能量。你将会感到惊讶:不觉知需要能量。静心不需要能量:思考需要能量,放松不需要能量!紧张需要能量,痛苦、焦虑需要能量。

 

  所以,让我们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成道的人没有冲突地在生活,他不需要有任何能量。因为他没有在抗争,因为他没有散发他的能量,所以有一个奇迹会发生:神的能量开始流经他。当你不跟河流抗争,河流就会把你载在她的肩膀上。当你不跟生命抗争,神就会把你载在祂的肩膀上。

 

  不要推河流,河流并不是你的敌人,然后就有很多能量会从你身上释放出来。

 

  再来你说:一个平凡的、没有成道的人……?

 

  没有一个人是一个平凡的人,不管成道或不成道,没有一个人是平凡的人。没有什么东西是平凡的,因为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神——神怎么可能是平凡的?神可能在睡觉,我可以了解,但不可能是平凡的。你跟一个佛之间的差别并不是平凡和不凡,而只是由于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你睡得很熟,在打鼾,而他是清醒的。祂是不凡的,你也是不凡的,或者,如果你喜欢「平凡」这个字眼,那么祂是平凡的,你也是平凡的。

 

  或者是整个存在都是不凡的,或者它是平凡的,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你所喜欢的字眼。我对「不凡」这个字眼没有兴趣。但是要记住,整个存在只有一个味道,不要将它分成平凡的和不凡的。为什么我们一直要划分?这再度是自我的方式。我们想要做伟大的事,所以我们必须将事情划分为伟大的和不伟大的。

 

  没有什么事是不神圣的,每一件事都是抻圣的。事实上,甚至连你的睡觉也是抻圣的,你的不觉知也是神圣的。这是两种存在的方式:不觉知和觉知,但那个人一直都是神圣的。不论你想要给它什么名字都可以,但是要记住:生命的滋味、整个生命,是「一」。

图文来源:奥修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