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Neale Donald Walsch 著文

译者 U2觉醒

 

 

尼尔:亲爱的朋友

 

改变我们对自身的想法,改变我们的处世方式,它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否它就真的不可能?

 

一位署名为拉斐尔的读者写信给我,提到他观察到的一些有趣发现,关于北朝鲜与美国之间的僵持。他提到 - 在他们中间,男人热衷战争,女人则是崇拜那些好战的男人,而新的一代人,他们总是伴随对战事的一无所知出生,于是认为这是最令人激动且荣耀的游戏。


个人或国家之间冲突的根源在于,以我的观点,一种统治支配的趋向,看起来在人类身上已根深蒂固(ngrained)。那些以其疯狂的想法企图站在所有人头顶上的人,在他们身上不可能存在有任何和平的想法,他们只想做老大,他们是大男子主义者,势必拥有权力并凌驾于他人。。。归根结底这不过是被欲望掌控,也并不智慧。

 

这些话语留给我们细想的空间,难道在人类的行为上真的会有根深蒂固(ingrained的习性?我的回答是,没错。


只是,我们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善于思考,拥抱并分享各自的理解,这几乎已完全超出人类前几代成就的总和,超出那时精神的境界与科技程度。


人类此刻的集体心智是更为成熟的,我们的科技也同样得到很大发展。我们把整个世界的知识都掌握在手里,而且我们只需要在屏幕上动动手指就能把想法传播整个世界。

 

现在所有我们需要做的就是 - 改变我们已习惯传播的种种想法,在今天我们所有需要做的就是在全球媒体和信息流中放置一种全新有益且引人关注的文化基因,让所有人都能自行考虑与省思。

 

一种文化基因被定义为一个文明或行为系统的要素,它基于非遗传干涉,尤其是限制,从一人过渡到另一人。所以我们此刻在这里谈及的是通过非遗传干涉来转变社会。

 

如果我们不满足于静静等待全新且更有益的行为从一代过渡到下一代,通过令人苦闷的缓慢突变或适应调整的过程,我们现在就可能像盲人摸象一般。

 

这就是你与我都能参与进来的时机。如果我们中足够多的人同意成为范本,榜样,为人类余下的成员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向他们展示 - 全人类能怎样体验它自身的和平,如果它真的选择,我们就可以在一代人的时间周期内改变这个世界。

 

当然,这需要领导能力。真正的领导能力不是说:跟着我走就行!真正的领导能力是说,我,先行带路!


我们不得不首先把派别和信条放置一旁,而且我们需要为内心感知为正确的指引勇于承受任何代价。我们不得不拥抱一种灵性的理解,它让我们完全不会彼此割据与分离,而是源于同样的自性善根,返回同一个永恒之源。


这就是我们共同所属的永不停歇且统一能量流动的部分,就像大海中的一股浪花,它升起,表达自己,接着又返回所属海洋的源头。

 

如果我们中足够多处于草根阶层的人能亲身体现这样的行为,我们世界的领导迟早会效仿,因为他们知道 - 他们需要得到那些伴随他们权力地位的人们的支持


所以,问题的关键对于今天的我们也变得简单:我们所奉行的是怎样的行为,我们在向他人展示的是怎样的行动体现,能否鼓舞他人去实际效仿?

 

爱的祝福

 

尼尔

 

 

音頻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wLj8ulME0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