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五个屋子(2)

 

和在之前的屋子里一样,迈克起床并穿上了在柜子里为他准备的衣服。衣服是清新干净的——并是红色的。迈克再次想起了橙色的话,橙色告诉他他吃下去的食物不会产生人类排泄物。迈克还发现自从他开始旅途之后胡子就没有长过。就好像是一切发生的事情都以某种方式暂停在时间中,防止他的肉体衰老,或像在他来之前那样运作。好一个地方啊!

 

迈克在隔壁房间享受着早餐并思考着他的旅途,这时他听见敲门声然后红色进来了。

 

“我看你已经休息好并准备好了,迈克尔托马斯。”

 

“是的,我准备好了,红色。”迈克很谦和并感觉很好。他再次的惊叹于红色是有多帅。“谢谢你的款待。”

 

“你值得拥有这一切,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红色笑了并示意迈克起身跟他走到关系之屋的学习区域去。红色领着迈克来到了他昨晚没看到的区域。这个屋子的确和其它的不同。这一切的红色让迈克感到机警和精力充沛。这是一个奇妙的感觉。最终他们来到一个很大的影院并进去了。环抱巨幕和上一个影厅一样,而软包的座椅也还是在那个地方,只是现在它是红色的。还有,和以前一样,椅子离屏幕有点近。红色知道由于迈克在上一个屋子的经历,这个地方可能会导致他紧张。

 

“这不是你想的那样,迈克尔,”红色安慰的说。

 

“谢谢你,我的朋友,”迈克感激的说。“你想让我入座吗?”

 

“是的。”

 

红色像紫色一样走到了影厅的后面,并忙着摆弄放映机。迈克坐在前面受尊敬的椅子上——放映开始了。

 

这次在放映中并没有伴随声音。而是红色向迈克演讲和解释迈克面前屏幕上所放映的是什么。红色是对的。它是振奋的,教育的,启发的和神奇的!没有悲伤或内省,也没有情绪反应从迈克那产生。这更像是有着讲解的幻灯片,而不是电影画面。

 

“迈克,这一切都是关于家人,”红色开始了,屏幕显示出一些静态的画面。“你已经在上一个屋子看到了你在这个行星上扮演的很多角色,还有那些你周围的人也是一样。你同样也学到了所有人在他们来这之前都同意并计划好了他们潜在的人生方向。现在是时候让你理解这些角色之间的关系了。让我们从认识家人开始。”

 

当红色介绍屏幕上27张美丽的面容时迈克怀疑的坐着。他说出了长长的名字而迈克以前是从未听过的。名字是天使发音的,而迈克想这也一定很难拼写。名字就像Angenon, Aleeilou, Beaurifee, Vereeifon, Kooigre等等这样。接下来,红色展示了每一个人的世系图表。图表从上方迈克认识的一些地球名字和面孔开始,然后向下分支出一些迈克不认识的名字和面孔。在顶部的是迈克的父母,来自教堂或学校的朋友,工作的同事,还有很多他几乎不认识的人。还有一些陌生人。迈克花了点时间辨认每一个。他认出了让他映像深刻的老师。他看到了恶霸亨利,还有他真正的初恋,卡洛儿!他还认出了他的朋友约翰。还有那个几乎在公寓把他做掉了的贼!然后,他看到了雪莉,那个他在洛杉矶愛过并失去了的女人。

 

还有其它的照片——一些他不认识的人。其中特别的一个吸引了他的眼球。一个有着迷人微笑的美丽女人。她的头发是红色的眼睛是绿色的——迷人的组合。他在这个照片周围感受到了能量但并不知道为什么。下一张照片让迈克头发直竖——照片上就是那个在命运中的那一天,喝醉了把车撞向他父母的车的那位女性!她也丧生了,而迈克认为她是罪有应得。为什么她也在这儿?看——他自己的照片也在那儿!

 

在最上面一排,如同组织结构图那样用线连起来的照片下面,还有更多人的照片用更多的横线连在一起,而它们就在迈克认识的最上面照片的正下方。

 

“每条横线就是一个生世,迈克尔托马斯,”迈克在查看整个场景时红色说。“一次又一次都是这些同样的演员。名字变了,性别变了,但他们还是那些存有——而他们就是你真正的家人。就像一个团体,你们在时间中松散的旅行着,有的来有的去,但全都是家人。现在是时候去听他们的故事了。”

 

接下来发生的是迈克曾经历过的最神奇最颠覆性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在这个有着红色座椅,奇妙红色天使的红色影厅里会发生什么。他穿着红色的衣服坐在大红椅子里被惊呆的说不出话。

 

图表左上第一张照片忽然放大到全尺寸并变成了动态!忽然间也有了声音,那个叫做雪莉的,迈克的一生挚爱,在屏幕上变活了!然后她走下屏幕并走到了迈克的现实中他前面的地板上。她太真实了——不再是任何电影或幻灯的一部分!她叫了迈克的名字并开始讲她的故事,而她就站在离迈克几尺远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能触及到的完美存在。

 

“迈克尔托马斯,我是来自Quadril FiveReenuei。我是你的家人,而我深深的愛着你!在这一生中我是你认识的雪莉。在那之前我是弗莱德,是上个世纪你的兄弟。在我是弗莱德之前,我是辛西娅,是在那之前你的妻子。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们有一个合约,而它的能量就叫做业力。我们一起计划好在这一世再次相遇,而我们相遇了。你和我完成了我们几个世纪前一起开始的一些事情,而我们做的很好。我们同意在你这里产生会把你带向人生十字路口的感受。它是我给你的礼物,也是你给我的礼物。我们一起做到的!”

 

迈克的嘴吃惊的合不拢。她不是屏幕上的一张照片。她是真实的!他正听着一位非常熟悉的存有告诉他她是雪莉——而在这之前她又是他认识的其他人…而在那之前…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多有愛的展示啊!每一句话都充满了真理和意义。每一个解释都能感到权威和完整。好一个故事!好一个地方!迈克不知道雪莉站在那时能不能听到他,但在他面前无法否认的实体指令他说。

 

“谢谢你,亲爱的雪莉!”迈克感激的向这位他认识并愛过的存有鞠躬。这给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个全新的视角;她更像是一位最好的朋友而不是毁了他人生的女人。雪莉从他面前的空间中渐渐消失了。

 

下一个走下来的照片和一个愛的故事,以及错综复杂的关系有关。它就是迈克最喜欢的高中老师,伯勒斯先生。他解释到他曾作为很多人出现在迈克的人生中很多次。这次只是要在迈克的教育中触动迈克,而他已经这么做了。迈克的戏份也是很明显的,他们实际上以某种迈克不知道的方式互相帮助了彼此。他们也有一个合约,也就是他称作业力的学习能量,即使它是微妙的。迈克口头感谢了他,而伯勒斯先生的影像淡出了,就和上一个一样。

 

忽然,就和生活中一样大,他看到了他父亲的影像。迈克没有悲伤——爸爸是活的!他父亲从屏幕上走了下来并作为一个活着的存有随意的在迈克面前找个个地方站着。他开始了他的讲述,而迈克非常欣喜的听着。

 

“迈克尔托马斯,我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位存有很温和,表情和迈克爸爸的并不完全一样。他继续到,“我是来自Quadril FiveAnneehu,我是你真正的家人。你现在看到的面孔是你父亲的,而我在这次人生中完全按照在我们来到地球之前,我和你母亲还有你指定的计划扮演了我的角色。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合适的,我们离开的早,这样我们就能在另外的灵性领域完成更多的事情。而在我们为了我们自己的工作离开的同时,我们给你了最伟大的礼物,迈克尔。我们的过世是你觉醒的催化剂。我们携带着沉重的死亡业力课程进入你的人生,迈克尔,而它完美的上演了。你坐在这儿就是因为它,而我们因你的旅途——因你现在认识到了这个礼物这一事实而深深的愛着你。”

 

迈克敏锐的感觉到这位存有是活的并正对着他个人讲话。他记住了Anneehu这个名字。他想从现在起铭记这个声音。在真相就在他面前时他怎么还能因为他父亲的死而感到悲伤?当这位曾是他父亲的存有继续说时,最伟大的礼物这个词回响在迈克的耳中。他还说了他们在一起服役过的战争,他们曾做过的兄弟——还有是的,甚至还有姐妹——在很久以前,现在在地球上已经不存在了的大陆上。

 

最后,迈克的爸爸说完了。他微笑着并和其它一样淡出了。迈克被感动了,但没有悲伤或忧郁。这太激动人心了!他对正在消隐的他父亲的影像说。

 

“对于那个礼物,父亲,我很感激。”迈克知道这绝对是真的,并在说的时候点头致敬。

 

妈妈是下一个,而迈克被黏在椅子上张大着嘴巴,听着她和他及其他人在他人生中的业力课程。

 

“我是Eleeuin,也是来自Quadril Five。我非常愛你并在你的过去以很多不同的面容出现过。”她继续解释在一世又一世中她扮演的角色。她曾经杀死过迈克一次当她们都是女人——姐妹的时候!她讲述了从一世到另一世行为中创造出的能量,以及它是如何为下一次构建互动课程的。她没有引发迈克的情绪或者在他的灵魂中创造任何的忧愁。她在她的演讲中是美丽和富有信息的。她是真实的,她是鲜活的!当妈妈开始褪去时,迈克也对她说。

 

“也谢谢你的礼物,Eleeuin。”迈克觉得至少记住他父母的真实名字是合适的。记住所有这些名字超出了他的能力,但他把这两个名字永久的录进了他的记忆里。

 

一个接一个这些面孔在迈克面前变成真人。他们介绍了他们自己并述说他们对迈克尔托马斯伟大的愛。他们常常提到家人——全都是来自那个叫做Quadril Five的奇怪地方——管它是个啥。

 

那天只有27个中的9个向迈克讲述了他们的故事,然后灯光亮起了。迈克沉默的坐着,意识到午饭时间已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红色从影厅后面走来并面对迈克。

 

“累了?”

 

“没有——兴奋极了!”迈克回答说。“我们有必要停下来吗?”红色会心的笑了并示意迈克起身跟他去吃饭。

 

“还有两天将会是这样,迈克尔托马斯。会有时间让大部分家人说话。”当他被领回饭厅时迈克脑中飞过百万个问题。

 

“红色,你能陪我吃晚饭吗?我是说——我知道你不吃东西,但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当然可以。”红色很开心。迈克以为他或许还有别的事情,没有意识到红色在那儿只是为了当时迈克和其他在旅途上的人。

 

他们来到晚餐的地方,在那儿已准备好了两副餐具。迈克疑问的看着桌子。

 

“谁还要加入我们?”

 

“我想是你邀请了我,”红色打趣的说。

 

“但你并不吃啊!”

 

“谁说的?”红色在搞怪,他坐在迈克对面并给自己倒了一杯鲜果汁。迈克仍然很困惑。

 

“我从没想过——我的意思是——没有天使会吃东西啊。我只是想——”红色打断了迈克。

 

“迈克尔,天使并不需要吃东西,但我是在这个人类需求中加入你,因为对你来说有一个同样也吃东西的存有陪伴是愉快的。不是吗?”

 

“对。”迈克无法争论这个。已经有好几个星期他没有和别人一起享受聚餐了。上次最接近这样的就是绿色看着他的时候。至少是有陪伴的。红色很有趣!他或许是他们中最人类的。

 

“你这么想我感到很荣耀,”红色回答说,嚼着面包,完全读到了迈克的思想。迈克犹豫的吃着,不时停下问红色问题。

 

“红色,刚才发生的是真的吗?我的意思是,当他们在对我说话时——还是只是某种我从未见过的新投影技术?”红色又笑了,用纸巾擦了擦下巴。

 

“为什么人类总是不顾一切的想把现实认成是幻象?甚至有时真相展示在面前,人类还是会否认说这只是个把戏。我永远也无法理解这点。”

 

“呃?”迈克继续疑惑。

 

“绝对是真实的,”红色回复说。“比你自己在地球上的现实还要真实,迈克尔。他们是因为你在这个屋子而亲自来到了这里。”

 

迈克不能完全理解这个,但继续问问题。

 

“红色,在所有奇怪发音的名字中——我注意到我的照片并没有——只有那个我以前见到过的奇怪书写。”

 

“你的确也有一个,迈克尔,但现在它被隐藏了。如果合适的话,在某天你可以知道它,或者至少是知道你能说出的那一部分——但这对你的觉悟没有什么影响。毕竟,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但这并没影响你在这里享受时光。”红色又咬了一口。

 

迈克尔从未想过他在各个屋子里见到的天使的名字他其实是不知道的。他只是按照他们的颜色称呼他们。这对大家都很容易,而他们也鼓励这么做。

 

“红色,你真正的名字是什么?”迈克真的很感兴趣。他又吃了一口沙拉并等红色回答。

 

“你做出了一个假设,那就是我的名字是一个声音,迈克尔。”

 

迈克注意到红色的吃相很笨拙。你能看出这是他的第一次。食物不停的从他嘴里掉回到盘子里。他已经在用第四块纸巾了并在极力模仿一个人类吃饭时的礼仪举止。这的确非常搞笑,但迈克太专注于他的问题没有对此有啥反应。过后,他可能会大笑一场,但不是在寻红色的开心。红色又擦了擦嘴然后继续到。

 

“在宇宙中所有存在的名字都是能量,包括你我的。它们有着颜色,振动,声音——甚至是意愿!它们无法像你们地球名字那样完全由在空气中的声音给出。即使是那些写下的以及你今天听到的都只是一位存有完整名字能量中的一部分;它们只是为了你而最好的给出的。当灵性存有们打招呼时,他们能‘看见’彼此的名字。每位存有在他梅尔卡巴的颜色和振动中携带着他完整的世系和成就,梅尔卡巴是天使身体的名字。这比你现在能够理解的还要复杂很多,迈克尔,因为它是跨维度的。”

 

“红色,”迈克还想知道更多,“今天在影院里,为什么最上面一排的照片有些跳过了,当该轮到他们讲故事时?”迈克特别对那个红头发女性的照片感兴趣,她的能量在早些时候完全迷住了他。她出现在最上面一排但被跳过了。

 

“这些是你还没遇见的人们,迈克尔。”红色喝了一口果汁,没能成功阻止果汁从他的嘴角流出来。又用了纸巾——第七张了。

 

“所以这些我没见过的——他们不算吗?”

 

“未完成的合约通常不会在这里展示,迈克尔。你还没有和他们有联系,因为在你的人生中你还没遇见他们。将会向你介绍自己的只是那些到目前为止你见到过的家人。”

 

迈克往后坐了一会并又开始想那个他有段时间没想了的问题。他在想他在这个七屋之地的旅途是不是合适的。如果他留在了洛杉矶,他显然会和那些有着灵性计划要遇见他的人们互动。他有没有打断某种宇宙计划?后果会是什么?红色在“听”并回答了这个没问出的问题。

 

“迈克尔,请听我说。并不是你考虑的所有事情都是能在三维中被理解的。你在这里的思想并不是神的。你尚无法知道我们所知道的。你仍然还是人类,而只是因为这样你都是被深深的愛着的。在这里发生的比你知道的要更多。你选择离开原来的道路,而你这样做是一个荣耀。你选择这样做并没有任何的不合适。如果你这次在这儿不是神圣的话,我们也不会像这样的帮助你。”

 

迈克从未想过他走上这条道路的选择是神圣的。他仍然认为这是一个逃避。他是在受训回家,而由于某种原因他被这些天使尊敬和祝福着。红色是对的。他没有看到更大的画面。

 

“我将来会理解吗?”

 

“当你站在通往家的门前时,你会理解的。”

 

红色优雅的起身并告退。在门关上后,迈克起身并走到红色坐下吃饭的地方。它就像是一个三岁小孩曾坐在这一样!面包屑,果汁,食物碎片撒的到处都是。迈克憋不住笑了。

 

“我愛你,红色!”他说。迈克意识到红色陪他一起吃东西是多么的体贴啊。他累了。我猜即使是天使也有他们不能做的事情,迈克想。然后他开始省思并想,如果天使有不能做的事情,而天使是整体的一部分,我想是不是有些事情神也不能做?迈克立刻在他的脑中听到了一个回答。是紫色的声音!

 

“是的。神无法撒谎。神无法憎恨。神无法在愛的范畴之外做出无偏见的决定。这就是你们在地球上课业的本质原因,这样神就能有一个无偏见的测试。”

 

哇哦!迈克知道一些洪深的信息刚刚被传授了,但他一点也不懂。或许,随着时间,即使是这些也会被理解的,迈克想。再次听到紫色的声音真好。好一个地方啊!

 

迈克睡了,但AnneehuEleeuin这两个天使名字仍不断在他那浮现,伴随着鲜明的色彩和几何图案。这一切都太奇妙了!除了这个不断浮现的灯光秀,迈克睡的很好。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