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5

 

 

经过试验认证,活性 DNA 物质会对按照适当的语言规则调频的激光光束甚至无线电波产生反应。这证实了存在一种全新的医疗方式,即 DNA 能够被词汇和频率所影响并进行重新编码。

 

人类 DNA 是一种生物互联网,它在很多方面都要优于我们现在的人工互联网。

 

俄罗斯的科学研究直接或间接解释了诸如遥视、直觉、远程自发医治、自愈、确定技术、围绕人体四周的光线 / 辉光(即精神大师)、心灵的天气模式影响等等。此外,有证据表明存在一种全新的医疗方式,即 DNA 能够被词汇和频率所影响并进行重新编码,而不用挑选出个别基因进行替换。

 

我们的 DNA 种只有 10% 是用来制造蛋白质。

现在让西方研究者兴趣浓厚正在研究并将进行分类的正是这部分 DNA 。而余下的 90% 则为认为是“垃圾 DNA” 。然而俄罗斯研究者认为大自然不是傻瓜,他们冒险投入了语言学家和遗传学家对这 90% 的“垃圾 DNA” 进行了探索。最终,他们的研究结果和结论是革命性的!

 

我们的 DNA 不仅仅用来构建身体

同样也用来储存数据和交流

 

 

 

俄罗斯语言学家发现基因代码,尤其是那 90% 的垃圾 DNA 中的基因代码遵循着所有人类语言的基本规则。为了验证这一结论,他们比较了语法学(单词如何衔接用以构成短语和句子的方式)、语义学(关于语言形式含义的研究)以及基本的法规则。他们发现我们的 DNA 碱基遵循着一种固定语法结构,就像我们的语言那样有规则。因此人类语言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我们固有 DNA 的一种反映。

 

俄罗斯遗传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 Pjotr Garjajev 以及他的同事们同样研究了 DNA 的振动方式。大概内容是:

 

“活性染色体功能就像光孤子 / 全息电脑使用内源性 DNA 激光辐射。”

 

这意味着,比如说他们把一道激光设置为某种特定频率并使之影响 DNA 频率,而这就是遗传信息本身。由于 DNA 碱基对语言的基本结构(正如前面所说)是相同的,因此 DNA 解码是不必要的。

 

每个人都可以轻易使用人类词汇和语句!经过试验认证,它也同样如此!活性 DNA 物质(即组织活体内的,而非体外培养的)会对按照语言规则调频的激光光束甚至无线电波产生反应,只要使用适当的频率。

 

 

这个发现科学地作出了最终解释,为什么誓词、自我训练和催眠会对人类和身体产生如此巨大的作用。这完全是我们的 DNA 对语言所产生的天然正常的反应。

 

当西方研究者还在从 DNA 链中分离单个基因片段到处乱插的时候,俄罗斯人已经致力于用仪器通过合适的谐波调频和光线频率,影响细胞新陈代谢并修复基因缺陷了。

 

Garjajev 的研究小组成功地证明了用这种方法,比如被 X 光破坏的染色体能够得到修复。他们甚至捕捉到一种特定的 DNA 信息样式并把它传递到另一个上,这就是把细胞重新编码到另一个基因组。

 

因此他们成功地让生物变形,比如说,把青蛙胚胎变成了蝾螈胚胎,只要传送 DNA 信息形式就能做到!

 

这种传递整个基因信息的方式不像从 DNA 中分离并重新插入单个基因,它不会引起任何副作用或不和谐。这意味着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全球转变性的革命与轰动!

 

所有这一切都只需要提供简单的振动和语言,而不是过时的分离程序!

 

这个实验展示了振动波遗传学的巨大能量,它对生物体所产生的影响显然要比碱基序列的生化过程大得多。

 

我们的身体是由语言词汇和思想编码而成的:神秘学和灵性导师多年以来早已知晓我们的身体是由语言词汇和思想编码而成的。如今这已被科学证实并诠释。当然,频率必须是正确的。这就是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相同的强度成功并经常地使用它。每个单独的个体必须致力于内在修行直到能够成熟地建立一种与 DNA 自觉的沟通。

 

个体的意识发展水平越高,

他就越是不需要设备辅助

 

 

 

人们可以依靠自己实现这些,科学最终将停止对这些想法的嘲笑,确认并解释它。而这还没有结束。

 

科学家同样发现我们的 DNA 能够引起真空中的扰动形式,从而产生磁化虫洞!

 

这些虫洞是在黑洞(死亡恒星留下的物质)附近的所谓爱因斯塔罗森桥的微观形态。这是宇宙中连接不同区域之间的通道,通过它们信息能够在时间与空间之外进行传输。 DNA 会吸引信息片段并将它们传输到我们的意识中。这种超时空的交流过程在放松状态下更为有效。压力、焦虑或过度活跃的智力会阻碍超时空交流顺利进行,或者将信息变得完全扭曲和无用。

 

在自然界中,超时空通讯已经成功地运作了数百万年。昆虫世界中的群体生活充分证明了这点。现代人只是把它称作一种更加微妙的“直觉”。但是我们同样能够充分恢复利用它。

 

自然界的一个例子是:当一只蚁后从它的殖民地被分离开,一切建造活动仍然会按计划火热进行,而一旦蚁后被杀掉,那么一切殖民地的工作就都停止了。因为没有一只蚂蚁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很明显即便蚁后在远离巢穴的地方仍然能发送“建造计划”的意识给她的臣民。无论有多远,只要她还活着。

 

在人类的超时空通讯中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一个人会突然获得远超过他认知基础的信息。这种超时空通讯就被称为是某种灵感或直觉。

 

例如意大利作曲家 Giuseppe Tartini 某天晚上梦见一个魔鬼坐在他床边演奏着小提琴。第二天早上 Tartini 就凭借记忆把这首曲子精确记录了下来并称之为《魔鬼的颤音协奏曲》。

 

一个 42 岁的男护士多年来一直梦见他迷上了某种 CD-ROM 的知识。各种可信的知识从所有可以想象的领域传送给他,他可以在第二天早晨全部回想起来。似乎整个百科全书的海量信息都在那个晚上传输给了他。多数知识超出了他个人的认知基础,而他对一些技术细节更是完全不可能知晓的。

 

超时空通讯的发生

 

 

科学家用激光照射 DNA 样本,在屏幕上形成了一个典型的波纹。当他们移开这个 DNA 样本,这个波纹却没有消失,它仍然存在。许多对照试验表明这个波纹样式让然从已被移除的样本中显示出来,显然它的能量场依靠自己而存在。

 

现在被称作 DNA 幻影效应。

 

据推测,这种来自时空之外的能量仍然通过激活虫洞流动,即便 DNA 样本已被移除。超时空通讯经常会遇到的副作用同样也作用在人身上,就是当这些人周围会出席莫名的电磁场。电子设备例如 CD 机之类会被断电并停止运行几小时。当电磁场慢慢消失后,这些设备又会恢复正常。

 

许多治疗师和灵媒从他们的工作中了解到这种效果。气氛和能量更好,记录设备停止运行就越容易发生,并且记录会很精确地停留在那一刻。会议结束后反复开关也没法恢复设备功能,但是第二天早上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也许这对许多人来说读到这里会令人感到欣慰,虽然对它们技术上的失职无能无力,它意味着他们在超时空通讯上很在行。

 

人类在更早期的时候就像动物一样,与群体意识的连接很强,并且按照组群行动。然而随着发展和体验个性,我们人类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超时空通讯。

 

现在我们的个人意识非常稳固,我们能够创造一种全新的群体意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 DNA 获取所有信息,而不是被强迫或远程操纵来获得这个信息。

 

我们现在知道了,正如上网那样我们的 DNA 能够将正确的数据送入网络,能够从网络中调用数据,也能够与网络中的其他参与者建立联系。远程治疗、心灵感应或是对亲属状况的“遥感”等等……这些都是可以解释的。

 

一些动物在它们的主人准备回家的时候也会知道。这可以通过群体意识和超时空通讯得到解释。没有鲜明的独立性,任何集体意识都不能在任何时期内被明智地使用。否则我们就会恢复到原始的一哄而起,并且容易被操作。

 

超时空通讯在新千年意味着

一些事物会发生巨变

 

 

研究者认为如果充分张扬个性的人会重新获得群体意识,他们将会有一种上帝般的创造力,去创造、改变和塑造地球上的东西!而人类也会共同走向这种新的群体意识。

 

如今的儿童有 50% 是问题儿童,这个系统问题需要大家一起的调整。但是如今儿童的个性是如此强烈,他们拒绝这种调整并在多样化的方式中放弃了他们自己的特质。

 

越来越多的具有遥视功能的孩子诞生了 ( 参见《中国的靛蓝儿童》 ) 。这些儿童越来越多的借助这种新的群体意识,它将不再被压制。

 

举例来说,天气作为一种规律是很难为个体所转移的。但是它或许会被一个群体意识所影响。(这对于一些缺水部落的祈雨舞蹈来说一点都不陌生)。气候受到地球共振频率的强烈影响,这是所谓的舒曼频率。

 

但是这些相同的频率也能够被我们的大脑制造出来,当许多人同步他们的思维或个人(例如灵性大师)把他们的思维集中为一个光柱的时候,那么他们的想法因此能够影响天气,在科学上来讲也不足为奇。

 

研究群体意识的人已经定义了 I 型文明的理论。这种文明发展了一种新的群体意识,他们既不会有环境问题也没有能源短缺。因为如果它是一个使用统一精神力量的文明,它就会以一种自然的方式控制他们母行星的能量。这包括了所有的自然灾害!

 

当一大群人非常紧密得团结在一起,暴力的潜能也会消解。看起来似乎在这里,也有一种全人类的人道主义意识被激发出来。

 

DNA 储存与虫洞

 

 

回到 DNA 的话题上:很明显它也是一个有机超导体可以在正常体温下运作。所有超导体都能够储存光以及这类信息。

 

另一种现象与 DNA 和虫洞有关。在一定条件下稳定的虫洞能够自行组合起来形成独特的真空域,在这种环境下重力能够转换为电能。真空域是自辐射电离气泡,含有相当数量的能量。一些地区常常出现这种辐射球。许多人把真空域当做天空中的闪光球。好奇地仔细看看它们并且问自己,它们到底是什么。

 

正如许多其他人那样,我也认为它们就是 UFO 。有时候飞行的光球从地上升入空中,这些球体能够被思维引导。有人发现真空域释放的低频波同样会在我们的大脑中产生。

 

许多灵性导师也能够在深度冥想或触发愉快心情的能量下制造出这类可见的球体或是列队出现的光,它们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显然,这也与一些内在需求和真空域的质量和来源有关。

 

有些灵魂导师 ( 比如年轻的英国人 Ananda) 一开始看不见什么,但是一旦有人在他们坐下发言或是与超时空通讯沟通时为他们拍照,就只能拍到一团白烟在椅子上。在一些地球治愈项目上也会在照片上出现这种光效。

 

简单地说,这些现象都与书上描述的重力与反重力有关,甚至还跟更加稳定的虫洞及超时空讯通有关,也就是与我们的时空结构之外的能量有关。

 

早期的祖先接触到这种超时空通讯经历与课件的真空域时声称是天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我们不太能确定当我们在使用超时空通讯时,我们获得的究竟是何种形式的意识。没有科学证据能够证实他们的真实存在(拥有这类体验的人并不是都有幻觉)并不表示不存在形而上的背景。我们只是在理解我们的现实上跨越了一大步。

来源:全息宇宙

 

訊息提供:国际黄金时代团队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