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访客不确定要不要成为门徒。奥修告诉她,她的心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她回答:我有跟过另一个老师,但你非常吸引我,这有一段时间了。 ]

 

奥修( OSHO ):

 

不不,它在那,有些东西正在边缘上,前面是纵身一跳。心已准备好了,只是脑袋有点犹豫。

 

脑袋总是犹豫不决,它是个懦夫。它总是犹豫不决,如果人让脑袋来做决定,它会一事无成。它是没有结论跟结果的:它只是假装自己能达成一个结论、决定(注: conclusion 意为结论、结果,下文统一译为结论),但它永远达不成。

 

每当你下结论,你都是从心里下。

 

这很奇怪:脑袋争辩,心下结论。心永远不争辩,脑袋永远不下结论;它们是两个不同的过程。

 

通常人们认为结论来自于争辩。事实上它们是截然相反的,它们是两条永不交汇的平行线。所有来自脑袋的结论都是错的。

 

事实上头脑假装“这是我的结论”,但结论其实是心下的。

 

心先下结论,接着头脑假装这是它自己的结论,嗯?为了留面子,脑袋的无能没有被揭发。

 

心已经准备好了!每一天都是转变之日,每一刻都是瞬变的,因为每一刻我们都在成长。

 

别让它——你在跟一个老师——阻碍你,人必须跟很多不同的老师。一有需要,一个老师就会进入你的生命。需要变了,老师也会变。但我不是老师。

 

所以一旦你被我捕获,你就逃不掉了!所以你完蛋了,它为你的生命画上了句号。我没什么要教的,我只蜕变。

 

教导是那些不知道如何蜕变别人的人做的,它是个可怜的替代品。

 

一旦你允许我,我就会开始摧毁你,创造出一个新人。从你的角度来说,门徒只是个态势——你准备好了,你不会阻碍我,仅此而已。

 

那就是门徒的意义,现在你对我说是,你给了我一张空白支票,仅此而已。接下来我可以任意书写。

 

[ 她说:我看得到呆在这里、能跟你在一起,以及那份连接让我多么受益。我发现很难弄明白,当我离开后,这份连接如何…… ]

 

别担心未来,嗯?别担心未来,一切都有被照顾到。这不只是你的问题,全世界我有成千上万个门徒,我正在他们身上开展工作。他们一直跟我连接着,时空不会产生任何区别。

 

一旦心相连了,那么什么也产生不了任何区别:时空,甚至生死——什么也产生不了任何区别。

 

一旦两颗心焊接在一起,那么即便我离开我的身体,或是你离开你的身体,也不会产生多大区别。

 

有时候离开身体会变得更容易,因为身体始终是个障碍。有时候身在远方你却感觉跟我更近了,因为心一直在渴望,一直在想着,一直记着。当你在这里跟我近在咫尺,你开始把我视为理所当然。

 

所以别担心那个,无论你在哪儿,我都是敞开(唾手可得)的。唯一的关键是你必须对我敞开、唾手可得。

 

Prem 意思是爱, Sharda 是智慧女神的名字——爱与智慧之女神,这是那个名字的完整意思。爱就是智慧,记住:没有别的智慧。只有爱明白,也只有爱能明白,只有爱能明白。

 

这是一个爱能变成智慧的年纪。人年轻时很难明白爱能是智慧,因为爱更尘世。

 

对于年轻人,爱更多的是性欲、更尘世,扎根于身体,它也混杂着激情和欲望。随着你长大,爱也变得成熟起来。

 

孩子有一种爱,那是需要、依赖:他们爱你,是因为你维持他们的生存。他们的爱只是一种感谢、感恩。

 

因为他们离开你活不下去,所以他们爱你。他们的爱是一种交易,一个生存措施。

 

当人再长大一点,另一种爱出现了。它是激情,它是无意识的欲望,它是一种占有欲。

 

人不再是自己,他被某些未知的能量占有了,这些能量驱动着他。年轻人的爱里有驱动,孩子的爱里有需要。孩子想得到,年轻人想给予。

 

一旦你更大了,当两种爱都过去,孩子没了,年轻人没了——爱便不再是需要或激情。它有了一种非常不同的态度,变得非常纯粹:它只是爱。

 

所以只有老人明白爱是什么。只有他们能明白,因为他们已经走过了生命所有的混乱与骚动,一切都消失了,只有爱还在。那份爱是智慧。那份爱是通往神、通往神性的门户。

 

Soma 意思是月亮, Ananda 意思是极乐——月之极乐。

 

在东方我们把极乐分成两种:一种是日之极乐——它来自激情,它充满性欲,它是火热的;另一种是月之极乐——它是清凉的,它没有狂热,它跟月亮一样平静、清凉(清静)。

 

当极乐清凉了,它就是永恒的。当极乐是一种狂热(发烧),你只能暂时拥有它,因为你无法在那种狂热状态太久,它会把你逼疯。

 

所以日之极乐只是短暂的。那就是性高潮里所发生的,它是日之极乐。有暂短的一刻,有一种强烈、高峰,但接着就没了,你被留在黑暗里,你被留在悲伤之中。

 

山谷现在更黑暗了,因为你看到了山峰。你渴望山峰,山峰永远是暂时的。它不狂热了,它不像山峰了,它很平原。月之极乐有着永恒的品质。

 

在东方,清凉(清静)很重要,那是西方语言无法明白的,这也很自然。

 

在英国,有一种接待叫做“热情接待”(热烈欢迎);在印度我们无法称之为热情接待。我们根本没有一个词能用来翻译热情接待,因为热情接待根本不是接待!

 

在英语中,就像有“温暖”( warmth )一词,也有“凉爽”( coolth )一词。该词存在了四百年,但它只存在于大词典里。没人用它,它没用处,人们从没用过这个词。

 

温暖众人皆知,但冷静根本无人知,这是因为气候。西藏人有非常温暖的天堂,印度有火热的炼狱。印度人的天堂很清凉,它必须如此。

 

所以月之极乐是清凉(清静)的极乐。通常我们无法理解清凉的极乐,我们无法理解清凉的爱,我们只理解火热的爱,但火热的爱跟清凉的爱完全没得比。

 

清凉的爱并非冷漠的爱,它并不狂热,它没有激情,它有着深深的慈悲,但是没有激情。

 

所以这必须是你的探索: Soma ananda—— 月之极乐。你必须探寻一种可以永存于你、不需要来来去去、成了你的生活方式、成了你的呼吸和你的心跳、无论你身在何处都与你同在的极乐。

 

我能帮助你让它成长。每个人都有能力和潜能,只需要对其做一点点功课。

 

译自: OSHO Believing the Impossible Before Breakfast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