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齊瑞爾: 眾志是知覺創造十項原則的第十項。在利穆裏亞數位命理裏,第十項原則包括造物主的能量,因為你有1加0,等於1,造物主的數字。如果你有效進行眾志——意味著你將與造物主能量合作,同時融合了其他所有九項原則——你的生活會變得更好,沒有什麼你得不到。

 

融合前面九項原則到眾志中要比你想像的困難。如果你有一輛1965年的達特桑卡車,你想用眾志把它變成一輛新的卡迪拉克,你得運用第一項真實原則,問問你為什麼正駕駛一輛1965年的達特桑而不是凱迪拉克。你得通過每一項原則並提出這個問題,直到你到達最終目標。當你體驗到體內一陣悸動或者神經質的發抖,你會知道自己成功了。那種神經質的發抖的感覺都是高我的愛。如果你在完成眾志之前從來沒有體驗到體內悸動的感覺,你很可能從來都沒有取得圓滿成功。你可能已經經歷了你想要的四分之三,但不是全部。

 

你有權得到想要的一切,但必須要做完全部旅程。如果你運用眾志得到凱迪拉克,而它只出現了三個輪子,你還沒完成眾志之旅。你不能駕駛一輛三輪汽車。如果你想得到第四個車輪,回到第一項原則,找出在真實裏缺乏的那一點點之處。你的眾志團體將不得不一起在每一項原則裏尋找那失掉的真實,九項原則一起導向那造物者原則,眾志。你必須凝聚起來和集體對齊以獲得預期目標。神造物主從來不會讓任何人失望。它平衡一切。如果你得到卡迪拉克,那是因為你做到了每一次都必須做的事。

 

我用凱迪拉克作為例子,因為大多數人類想運用眾志得到一輛車、某段關係、某疾病、他們的財務、一艘船、一架飛機或其他。然而,事實是你在這裏醫治你的愛,回到神造物主的愛。所以,如果你用眾志獲得某事物,那麼策劃你的旅程,因為那就是你在這裏要醫治的。

 

那就是我關於眾志的陳述,那麼你喜歡從哪里開始提問?

 

問:齊瑞爾指導靈大師,你如何定義眾志?

 

齊瑞爾: 當你和幾個朋友聚在一起實現共同目標時,你們在運用眾志。耶穌大師知道眾志。他知道,當你們聚在一起在愛的光中實現共同目標時,不會失敗。他就是愛的光。那就是為什麼他說:“當兩個或更多人以我之名聚會時,我在那裏。”他說的“我在那裏”是什麼意思?他是指當你們在基督之光裏聚集時,你就是基督之光;你就是神造物主;你就是人類力量,像耶穌,到這裏進行治療。你要知道什麼?你要知道他的能量現身于任何適宜的眾志中。當你能感受眾志過程中的能量時,就會實現你策劃的目標。你會感覺到心裏的悸動,告訴你基督與你同在。

 

那就是我認為的完美眾志,它沒有界限。無論你想要什麼都可以。你只是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以及必須做什麼。一個眾志的群體就是一個“智囊團”,專注能量的集體力量。

 

問:你在任何眾志團體中嗎,如果是的話,和誰在一起以及目的是什麼?

 

齊瑞爾: 我與耶穌大師和佛祖、觀音女士一起運用眾志。我現在所在的眾志是要讓此地球層面從第三次元進入第四次元。在過去的五六千年來,許多人已經加入了我的眾志,知道這個意識大轉變即將到來。他們都不在人世了,有一個例外,但保持匿名。這是一個愛光的眾志。你朝向第四然後第五次元的旅程將帶你到那非常空間,因為你將從恐懼移向愛從愛移向光。

 

我對此大轉變的眾志同樣也和全世界人民一起,從計畫殺人的人到你能聯繫上的最高存在。這是我的旅程,說服想要殺人的人不去謀殺,而是向前邁出一步到達通往神造物主、造物主力量的開口。70億人在這個星球上都是一個眾志,因為,拿開你的顏色、你的DNA、你的原子、你的誇克等等,你們都一樣。當前人類的眾志是為了讓你穿過此三維的過程(從恐懼到愛),進入第四次元(在那裏從愛移到光),然後到第五次元(全都是光),然後到第六次元(即掌握),如此等等。

 

我是一個眾志專家。一個眾志莽漢認為你可以利用眾志讓每個人去第四光,即使他們又踢又叫。好吧,那不是它的運作方式。眾志不是強制力。它是一個充滿愛的力量,只有那些想去第四光的人才會去。不想去的就不會。

 

問:眾志如何幫助我打通所有阻礙我實現願望的一切信仰和觀點?

 

齊瑞爾: 嗯,你的信仰系統覺察你當前所在的世界。你帶著識別、自我和超自我(superego)進入此生。識別是你心靈的無意識部分,根據快樂原則尋找滿足。你的自我,像你的超自我一樣,修改識別,如果你願意的話。所以你瞧,你的自我並非壞事。它指導你通過這個旅程,確保你不會匆忙通過任何東西。

 

要使用眾志打通那些不服務你的信念和觀念,你必須回到開始的地方。去你的真實處問一下:“此信念或觀點的真實是什麼?”你會學到,你的信仰和觀點是基於你的肉眼所看到的以及你的頭腦所知道的,由你的自我培養,但那最高的真實只能通過你的第三眼和你的全腦來認識,而90%的全腦你都沒使用。你也會瞭解到你的自我來到此旅程說:“我知道真實。我只不過把真實轉變成信任,因為信任容易得多。”你不會想踏上自我設置的捷徑。你會想要做完全程。你會回到開始之處知道你的真實是什麼。如果你丟掉你的達特桑卡車並獲得凱迪拉克,當你知道你的真實時會做得到。

 

你不會每一天都誠實。要你在生命裏的每一天都誠實幾乎不可能,因為你在第三次元,當你提出一個問題,你會想要思考後得出結論。那就是你運作此次元的方式。與此相反,當你發現真實時,你的答案將不假思索而出。如果有人問你問題,答案不是老練的。它會輕而易舉地流出,不會冒犯或引起傷痛。

 

請正確獲得眾志。明智地選擇進行眾志的人們。不要根據他們有多少錢或者其他一些膚淺的原因而選擇。請記住,耶穌大師身無分文,然而他是一個眾志的大師。

 

問:你能告訴我如何通過眾志去愛自己?我覺得自己藏在面紗之下,因為我對自己感到羞恥。我有一個自己不配的感覺,因此,沒在真實、信任和熱情裏。它強烈地抓住我。

 

齊瑞爾: 你確實是在面紗之下。我可以看到它,但你不行。你永遠看不到面紗。事實上,每當你說“面紗”之時,它自己折起來所以不被看到。唯一要回答你的問題是:“為什麼我有面紗?”對這一問題的答案將允許你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成為你想成為的一切。當你知道你有面紗時,你可以進入這個真實、信任和熱情的過程,幫助你進化通過面紗,它,順便說一下,就在你腦袋裏本地大腦的所在。

 

做一個五分鐘的冥想,會見你的高我。當你看見它時你會認出來。你高我的“物理”身體是光粒子。當你看到那些粒子時,告訴你的高我你想知道如何去除面紗。問:“你是我的高我嗎?”它會回答:“是的,我是。你想跟我說什麼?”你會說:“嗯,在地球層面上我有這個叫做面紗的東西。”你的高我會說:“你沒有隨身帶著,對不對?”你會說:“沒有,沒帶著。”關鍵是,你不可能隔著面紗跟高我交談。所以,如果你想離開面紗,保持靜心並跟高我交談。

 

問:在眾志裏的每一人是不是要與群體內的其他人處在一個相同的愛的波長上,這是重要的嗎?

 

齊瑞爾: 每一個眾志的成員必須要愛那過程中所涉及的能量。我倒不是指愛群體中的人類,而是說愛上群體裏的高我們。如果你不能愛上你的眾志,你就沒有眾志。如果你有六七人的眾志,而你想接觸他們,你將不得不去他們的高我那裏說:“我愛你。我不愛你的身體,因為我和他或她有一點點麻煩,但我知道我愛你,因為我知道什麼是愛。”當你知道愛,你不會說別人壞話,因為你會發現他們只是正在體驗的人類。如果你真的感受愛,你會覺得它在身體之上。那意味著你必須離開你身體過程去感受。隨著你接觸人們的高我並回到地球層面,讓你的三維肉身放鬆,什麼也不做。無論你相信這個地球層面上的蒙著面紗的人是什麼,你都會感受到愛。那是因為面紗不存在於本地大腦之外。它不能存在於愛與光的全然臨在裏。所以,通過請求你的高我會見你敵人的高我,並在愛與光的全然臨在裏分享你的愛,你可以愛上你最敵對的敵人。如果你接觸你的高我並請求它與別人的高我談話,卻無法感受到愛,那麼那旅程是不正常的。你還沒有接觸到你的高我或他人的高我。

 

你不可能有眾志而沒有愛。你必須經常去所有成員的高我那裏,解釋你在做什麼。那是你擁有一個有效眾志的唯一方式,因為這是第三次元,不大可能眾志裏的所有成員都無條件地愛著彼此。

 

問:我有一個三人的眾志。較小型的眾志更利於處理個人問題嗎,因為那些成員更有可能專注於問題?

 

齊瑞爾: 即使在你的三人眾志裏,其他兩個人也不會完全參與你的旅程,因為他們要處理自己的旅程。不管有多少人在你的眾志裏,其他成員都不會過分參與你的旅程。那就是為什麼你必須在你的睡眠狀態裏跟他們的高我交談。

 

問:對於眾志團體來說,完美的數字是什麼?在眾志裏的成員數目如何影響本團體的預期效果的結果?

 

齊瑞爾: 眾志沒有完美的數字。2以上的任何數字都是完美的。

 

關於你的第二個問題,讓我們假設你有一個七人的眾志而你帶來一個新人。一切都會改變。如果情況不改變,眾志將艱難地進行。每當有新成員進入時,你必須調整眾志。通常,當你把新人帶進已有的眾志團體中,事情不會順利,你傾向于責怪新成員,你認為他沒有為眾志準備好。並非如此。眾志必須重設。在你帶來新人之前,從他或她身上得到承諾以留在眾志裏。接著跟你的高我們交談,告訴他們你需要重新調整眾志,把7變成8。你必須了結舊的眾志並重設。請記住,當你帶入新人時,你失去了一直努力的一切。你的眾志已經完成,消失。你必須重新開始。這是真的,甚至當某位成員離開、另一位元加入,實際數字並沒有改變。你仍然需要重置眾志。新成員改變了能量和動態。如果你不重設眾志,團體的動態將受到影響。你說:“那沒有道理,齊瑞爾大師。我們曾經做過調整而眾志還有苦苦掙扎著。”嗯,也許那是因為你沒有正確去做。當我說重設眾志,我的意思是,當新人加入時你必須知道你的眾志是什麼。利用數位命理學來確定。六名成員將組成一個帶有掌握能量的眾志團體;七個將組成含有能量轉變的團體,等等。

 

同樣重要的是讓你的眾志迅速完成。如果有人退出,你必須讓那人全面離開,並馬上重設你的數字。除非你重設眾志,否則你不會有一個真正的眾志。因此,最佳的眾志是你決定的目標而各成員必須盡心盡力。

 

如果你讓十人加入團隊,你得到了神造物主的能量,那麼你最好一起行動。當你有十個成員時,動態有大幅度的變化,如果自身缺乏理解,你們中大多數人會窒息。用任何2到9的數字啟動你的眾志。我從來沒有在任何眾志團體裏有超過5、6或7名成員。我的選擇並非是對或錯。那只不過是我認為可以在意識大蛻變裏駕馭的能量。

 

所以,不存在魔術數字。你就是數字裏的魔術,而你的魔法就是不管它是什麼。目前,7是一個不錯的數字,因為它關於過渡,而你正從第三次元過渡到第四次元。8名成員也都不錯,標誌著這個世界與其他世界之間的橋樑。眾志是一個第三次元現象。一旦你進入第四光,眾志將不存在。

 

問:引進一個新成員會協助團體進入下一個承諾水準嗎?

 

齊瑞爾: 當你有一組數字時,你想攪動起一點點,你要問自己,為什麼你要攪動它?如果你沒有達到目標,為何要用新數字攪動它?為何不回到那旅程的底線。回到數字1,神造物主,愛和光的真實,並找出你沒有實現目標的原因。另一方面,如果你實現了目標,那麼你可以加入其他人,但必須重設眾志。

 

你可以總是為旅程引進新元素,如鯨魚、海豚、外星人,甚至整個指導靈世界——精靈、昴宿星人、鯨魚、指導靈和眾神——但只是請求拜訪。這些能量現在都對準著你,在你的旅程中如此強烈,甚至會撞到你。他們愛你在這裏做的一切,不管你是誰或做了什麼。當他們已經在眾志裏服務了,請放開他們並重設眾志。那比帶入一個新成員更方便。

 

問:當我們不知道如何進行眾志時,我們如何進行一個有效的眾志?

 

齊瑞爾: 當然可以。假設你組織了四個人在眾志團體裏。你做的第一件事是:“我們不知道眾志到底如何運作,但我們的確知道有十項原則,而且可以查到它。”從第一項原則開始。真實是什麼?你可以閱讀關於十項原則中有關真實的一切或收聽CD上的那節。你們將作為集體看完這些原則,並最終會明白對團體的要求。

 

問:那些說自己已經掌握了原則的人,你會說什麼?

 

齊瑞爾: 宣稱已經掌握了所有原則的人們弄錯了。如果掌握了的話,他們不會談論他們如何掌握。在此次元,不太可能有任何原則掌握。二元性的本質與掌握的原則不一致。如果有人說他或她完美地瞭解原則,讓那人發言。如果對方沒有被自我捉住,那麼他可以告訴你眾志是什麼,它會比以前更有意義。

 

問:眾志的焦點總是治療嗎?

 

齊瑞爾: 當你創建一個眾志,你必須準備好治療;否則,你將浪費時間。你可以治癒或者你可以哭。如果你哭了,請確保你哭著治療。如果你哭出來了,卻覺得它沒有為你做什麼,而兩天后你又哭了,那麼你就沒有治癒。如果你在憤怒或不幸中哭泣,或由於疾病,你不會治癒,而如果你沒有治療,我就不能為你服務,因為我的整個旅程都是為了治療。

 

你和我都知道,這個星球上的每個人在這裏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治療。如果你不治療,你活不下去。你正死去。

 

問:繁榮和富裕往往是人們眾志的焦點。我們如何確定繁榮?

 

齊瑞爾: 許多第三次元的眾志都是為了獲得更多金錢或富裕而形成。如果你眾志集中於不應得的富裕,它會反噬你。那引起海灣地區石油洩漏事件的眾志就是基於富裕:他們想從鑽井油田裏撈錢。為了賺錢而賺錢的眾志是衰弱的。那些得到不應得富裕的人們不會保留它。眾志本身不消極。它服務一個目的。只是你要為眾志的結果負責。因此,請明智地選擇你的眾志目的。

 

至於你的財政狀況而言,如果你按財務金額而測定繁榮,那麼你完全錯誤地判定了它。如果你不再關心的你的財務,那麼這就是完美的繁榮旅程。富裕是你自我強加的信仰體系。耶穌大師身無分文。佛祖大師有一個非常富有的家庭,然而他離家出走。富裕是在旁觀者心裏。如果你不承認你的富裕,那太好了,因為你不必為此付出代價。如果你能認識到你的富裕,請與世界其他地方共用;用它做好事。

 


 

 

(下)

問:海灣地區的石油洩漏,是由獲取財富的眾志團體造成的,還是故意向人類表明我們需要離開石油而使用替代能源,如太陽或光子能量?

 

齊瑞爾:是的是的。漏油是由某眾志團體迫使的,但他們不知道石油會噴進海洋。他們在那專案上尋找各種辦法掙更多的錢。他們有一個想法:“如果……會怎樣”,他們把足夠多的力量置入那想法。也許,他們花了510、或15年去做那旅程。那眾志團體擁有由他們作主的可以扔進大海吞盡每一盎司石油的一大袋東西。他們有那東西,但不告訴你,因為他們執行此計畫使得有錢人更富有。神造物主沒有睡著。它知道你做什麼以及你的行動後果。

 

請找一種不對那些與石油相關的人們發狂的方法,找出你通過此旅程的方法,並理解你在其中的部分是什麼。這與祈禱無關。你不能向神造物主祈禱清理石油,因為這行不通。你必須自己做點事。看看你的政治家和那些作裁判的法官,找出誰擁有石油股票,把他們清出辦公室和法官席位。如果我是一個擁有石油股票的政治家,現在我會賣掉它,因為,總有一天,人們會決定處理那些擁有太多石油股票並只是對越來越富有感興趣的政治家。把沒有石油股票的人放到辦公室。別告訴那新人做什麼,只是讓那人知道,你對她投贊成票是因為她沒有石油股票。不要只是祈求你想要什麼。去做事而且正確去做。

 

問:如何識別眾志團體裏的業力攜帶者,那人總是在團體裏挑戰組裏的一個成員或整個團體嗎?

 

齊瑞爾:你們都是業力攜帶者,因為如果你沒有業力,就不會在此次元了。你就會在第四或第五次元。業力承載是你來到地球層面的唯一原因,是你需要不斷治療的唯一原因。每隔一段時間,你發現一個亮點,然後業力攜帶者將再次向你反映某些要處理的東西。

 

你在一個有678人的眾志團體裏含有業力攜帶者的機會超出你最瘋狂的期望。最好的問題是,在任何給定的眾志團體裏出現了多少業力攜帶者?如果你在團體有78個人,我保證其中5人是業力攜帶者。那5人中,4個是小型的業力攜帶者而1個是個忠實攜帶者。如果你有2人的眾志而又加上第三人,你得找出誰是業力攜帶者。

 

你必須觀察眾志成員所攜帶的業力層次。如果業力攜帶者在第9級,即完成,他或她將是一個鐵杆攜帶者。第9級的業力攜帶者會傷人傷己。這些是真正的業力攜帶者。一個2級的業力攜帶者是最小影響。

 

每個團體都會有業力攜帶者,你們將彼此反映。當你知道誰是業力攜帶者,就可以消除業力並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問:在眾志裏的匱乏會有什麼影響,我們如何治療眾志裏的不足呢?

 

齊瑞爾:如果你有匱乏的問題,你可以在眾志裏治療此問題。通常一個業力攜帶者會有一個主要的匱乏問題,眾志將不得不在治療過程中無情,同時又處於真實。有匱乏問題卻又不缺乏任何東西的人,在眾志裏是最危險的部分,因為匱乏的感覺根深蒂固。如果你想瞭解匱乏,去觀察第五大道上在紙箱裏生活的人們。那就是匱乏。如果你害怕住在那紙箱裏,你不是匱乏,而是恐懼。以下是難題:如果你害怕,就沒有充裕,如果沒有充裕,就沒有治癒,如果沒治癒,你可能要離開你的眾志,因為你會拖累整件事。

 

問:當一個或更多成員是遠距離成員而不是親身在團體裏,對眾志團體的效果有什麼影響?

 

齊瑞爾:遠距離的成員可以起效,但並不容易。如果你的眾志在夏威夷,有一人在亞利桑那州,時區將是障礙。你可能希望遠距離的人在亞利桑那州形成他或她的眾志。大多數遠距離的成員只是暫時有益。如果你一個地方有6個人而另外一個地方有1個人,後者將不知所措,你的眾志將迷失。

 

你在眾志團體裏可以做的最糟糕的事就是不會面。為了眾志你需要各原則,如果整個團體在相同的地點使你們可以親自會面,它會更有意義。如果你有8人,其中一個要離開半年到一年,那麼讓他從眾志裏離開。人們離開只是為一個短暫的假期是一回事,但任何較長的缺席都成問題。如果你在眾志裏有6個人而其中2個只出現幾次,那可以,但如果有4個人很少露面,讓他們從眾志中出去。

  

問:在眾志中,我們通常選擇某個時間與地點,讓團隊在睡眠狀態中會面,以給眾志宣言充電。關於創造一個讓眾志成員會面的最佳地點和時間,你有什麼指導?

 

齊瑞爾:理想情況下,你必須參與整個旅程。每個人都必須詳盡地知道會場,意味著你們都參觀那地點並四處走動,直到你找到一個感覺合適的地方,並挑選為你們高我會面的地方。你將永遠都在精確位置上著陸。

 

如果你打算在鑽石頭山上會面,你需要有一張準確的你在鑽石頭山上會面地點的圖片,而眾志裏的每個人都必須熟悉那地點。靈性上,當你在確切時間飛到那區域時,卻感覺不到其他人在那裏,但你又知道他們正在那裏,你有問題了。我再三強調,不僅知道時間是重要的,還要有確切地點。

 

由於你們的高我正在會面,你們所有人都要在指定會面時間裏睡著。那就是為什麼遠距離成員有問題。他們可能不在同一時區。有人也許會是醒著並過他或她的一天,而其他人卻熟睡著。

  

問:眾志團體如何在某事件發生後有效地轉變事件過程,如重大災害?

 

齊瑞爾:讓我談一會兒神。“神造物主,這裏的姑娘說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讓這場災難發生而她試圖糾正它。”我不是故意要刻薄,但神造物主知道在這裏做什麼。海灣地區石油洩漏有目的。你認為你能集體地抹去神造物主的行動?我不這樣認為。哦,你可以改變這裏那裏的氣候模式,但神造物主改變需要改變的事物。如果你來到這個世界看到不道德的事,如種族隔離或大屠殺,問問自己,當這些事發生後有多少好事發生。美國黑人曾被白人迫害,現在你有一個黑人總統。他是個好人,但人們反對他,因為他們希望其眾志淩駕他之上,那樣的話,如果他變得更高,他們就更高。嗯,那行不通的。

 

對每一件發生的災難,神造物主都有理由,你不能阻止任何不想被阻止的事件。你不能眾志一個超越你理解可能的旅程。花點時間想想。

 

問:請給我們一個眾志宣言的例子,來治療從恐懼到愛然後進入愛和光?

 

齊瑞爾:當眾志形成之後,眾志的宣言就是旅程中最重要的部分。每次聚會的時候你都必須宣讀聲明。你必須有一個明確和準確的聲明。在眾志會議上,你必須讓團體保持平衡,保持聲明簡單簡短。當你宣讀了聲明兩三個星期之後,有人可能想要重組聲明,因為它沒有起效。那意味著那人正在成長,如果那個人成長了而你沒有,那麼要趕上他或她。

 

以下是對眾志聲明的建議:“神造物者,此時在與我同在的愛與光的智慧裏,我要治癒我的整個旅程。”

 

問:進行眾志時我們需要多大程度的明晰?

 

齊瑞爾:你必須留意你想從眾志旅程中得到的一切。假設你想做些事來創造財富,然後某事在之後出現,而你說:“嗯,我不能這樣做,現在因為我在等錢來,”然後錢到了,如果在那一刻你放開眾志會發生什麼?你必須知道想要什麼。也許在眾志中間出現的事物是那旅程的一部分。只有你知道,所以明晰是最重要的。

 

問:眾志中的我們的高我跟其他高我一起嗎?

 

齊瑞爾:你們的高我是一個巨大眾志力。你的高我粘連著造成墨西哥灣石油洩漏的傢伙們,以及耶穌大師,因為你的高我知道沒有審判。你的高我瞭解一切的一切。

 

 

指導靈齊瑞爾通過卡胡傳導

翻譯:憑什麼阻止我 

原文鏈結:http://www.kirael.com/content/view/761/38/

【相关阅读】

【kirael】《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秘密》(一)~(六)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