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六个屋子(2)

 

 

迈克早起并做好准备。他的房间和其它屋子里的类似,除了一切都是全白的之外。他一直认为“纯白色”是看起来女性的装饰,但这个经历改变了他的看法。在这个地方,一切白色都传达着一种平静,安详的感觉。迈克找到一些白色衣服穿上,还有配套的白拖鞋似乎就正是他想要的。

 

他吃了早饭——好一顿大餐啊!不仅味道好,看起来也美极了。他坐在一张有着白桌布和白瓷器的桌前;这里有着白杯子和酒杯以及各种白色器皿。食物的颜色和白色形成鲜明对比,看起来就像是画廊里的画作。迈克慢慢吃,吸收进这个新环境中一切的优雅。所有这些白色让他感到他似乎是在一个宫殿中——似乎是在王室中。

 

当他吃完后,迈克深吸了一口气。他完全知道伟大的白色天使就在门外,等待着。在这里会发生什么?如果愛是宇宙中最伟大的力量,而迈克正朝向它提升振动,那会有什么在等着他会让他离开这条道路?

 

迈克打开他的门并迈进白色屋子飘渺的走廊中。他是对的。白色天使正在昨晚分别的地方等着他。

 

“早上好,迈克尔托马斯,”喜悦的存有说。迈克立即就感觉到了白色周围能量的宏大。

 

“早上好,白色。”

 

“你准备好继续了吗?”

 

“是的。”迈克喜欢这里的感觉但略有惶恐。白色领他来到了一个他可以坐下的房间。他被邀请坐下而他也这么做了。这里没有教学工具,没有屏幕,图表,只是一个有着椅子的房间,迈克正坐在上面。天使站在他前面并开始了信息交流。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在这里要向你展示愛的四个属性。当纯粹的神之愛浸润进你的存在时,你的每一个细胞都会完整诚实的振动。你看事情的方式将会不同。你对待别人的方式将会不同。你将会拥有强大的辨识力。它是一切造物的本质,但足够奇怪的是,你的语言里只有一个词来描述这个震撼的属性。”天使笑着说。“我想向你展示它是如何运作的,请随我来。”

 

迈克被接下来所发生的惊到了。他以为他已经在前几个屋子经历了很多并看到了一切,但忽然间天使就带他踏上了一个旅途!就坐在那儿,他被迅速带进了一个跨维现实。他和白色看起来是真实的,但别的一切都变得梦幻般了。他感到了运动但并没有感到任何眩晕。白色,模糊的房间变成色彩和声音的迷宫,就在他面前剧烈的变化着。仍然在他的椅子中,迈克却被带到了别的地方,尽管很吃惊,但他并不害怕。这一切都太奇妙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和白色终于“到达”了天使所想的某个地方。维度转变的模糊感开始褪去,而迈克发现他自己和白色正在一所医院中。这让迈克感到意外。他以为白色正把他带到某个天堂般的地方去看神圣之愛。但他正查看的是一间普通病房,一个病人正躺在床上。很多管子插在病人身上,而迈克意识到这是医院里的加护病房

 

这太真实了!他能听到正在发生的一切,能闻到医院喷在墙上和地上的消毒水的味道。在灵性之地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神圣道路之后,这声音和气味攻击着迈克的耳朵和鼻孔并让他退缩。这非常不同,但仍很熟悉。这两个旅行者呆在了一个他们能观察到房间里所发生一切的地方。他们似乎固定的漂浮在一个角落。这里有着寂静,而迈克也很安静。只有医疗器械的嘟嘟,嘶嘶,嘀嗒声是明显的。迈克看了看四处。床上的男人明显是处在老年。他看起来很苍白,非常老,非常虚弱。他的眼睛是闭着的。

 

“他怎么了?”迈克轻声的对白色说,好像害怕病人听见他似的。

 

“他正在逝去,”白色回答说。迈克正要问另一个问题,而这时一位四十出头的女性独自进入了病房。她在病房里站了一会,看着病床上的老人。迈克意识到不知为何她是特别的。他的直觉仍保持着敏感,尽管是在这看似的幻景中。

 

“她是谁?”迈克问。

 

“她就是这位濒死老人的女儿,”白色说。“你正看到的故事真的就是关于她的。”当白色继续说的时候迈克全都听进去了。“她的名字是玛丽,而她有一切的理由去鄙夷病床上的这个人。”

 

“为什么她恨她的父亲?”

 

“因为在她小的时候他严重的虐待了她,”白色回答说。“这让她在情绪和身体上伤痕累累。毁了她的人生。”白色暂停了,他们同时看着玛丽走向床边。天使继续到,“她妈妈从不知道这点,因为玛丽太害怕了而不敢告诉她。这也影响了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玛丽很早就搬出了家里以逃离他饥渴的父亲。她妈妈以为玛丽不想要她,而她们从未能够享受任何成年的友谊关系。玛丽从未告诉过她什么,而她死的时候还以为玛丽并不愛她。”

 

“这太恶劣了!”迈克真的感到痛苦。他能感到这个境遇的不公平并为玛丽感到非常伤心。天使疑惑的看着迈克。

 

“他们是家人,迈克尔。你当然还没真的忘记你在红色屋子里学到的课程吧?”迈克感到惭愧。不,他还没忘记,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把他所学到的关于他自己的灵性家庭的知识联系到另一个人那里。他意识到白色是在暗示这位父亲和女儿有着一个共同的业力合约这个事实,就像他和他自己的灵性家人所拥有的那样。

 

“这还变得更糟。”白色仍在说话。“当她尝试拥有一个正常的关系并找一个丈夫时,她和父亲早期的经历总是以某种方式把这毁掉。她从未能够成功结婚并有自己的孩子。”

 

迈克叹了口气,然后说。“他们这是好一个安排啊。”他感慨玛丽必须穿越如此的沉重。天使钦佩的看着迈克。他不需要说什么。这是白色夸奖迈克目前在道路上所学的方式。

 

“你明白吗,迈克尔托马斯,在玛丽和她父亲之间发生的是一个不可意思的愛的合约?”

 

“我明白,白色。但作为一个人类,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以理解和接受的概念。”

 

“那就是你的二元性在运作,迈克尔,”白色说。“当你们在人形中时,你们或许永远都无法完全接受这其中的一些事情,而这完全是合适的。”迈克继续观察病房里的情况。玛丽静静的注视着她的父亲,或许在等他醒来。她把她的一些东西放在旁边的桌上。

 

“她一定很恨他,”迈克悲伤轻柔的对白色说。

 

“不,迈克。她非常的愛他。”迈克被这话震惊到了。

 

“在他做了所有那些之后?”迈克问。白色转身面对着他。

 

“玛丽有些地方和你相同,迈克尔托马斯——也有些地方和你不同。”天使暂停并使劲看着迈克的反应。迈克在听。“和你不同的是,她现在是在地球上,但和你一样的是,她完全知道你在前六个屋子接收到的信息。”迈克被震惊了!他曾认为他的灵性训练是一个人类只能通过他现在所经历的旅途才能获得的东西。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天使看到了迈克的苦恼和困惑并继续。

 

“玛丽靠她自己经历了她的振动转变,迈克尔,而这几乎花了她人生中九年的时间。而你只在几个星期里经历了你的!你的确是很特别的。然而,你在前五个屋子获得的信息,再加上在后两个中找到的,已存在于地球上亿万年了。一个人若想获得它,他就必须认识到他的二元性并给出想找到他存在真相的意愿。有很多文字记录着事情的运作方式,还有很多人类导师可以帮助获得理解。”

 

迈克很安静。这是非常新的信息,而他必须慢慢接受并理解它的意义。他开始感到不安。在最初的幻景中,他请求白色允许他离开地球并回家是犯了一个错误吗?现在,他意识到,他所学的一切如果他留下的话也是可以学到的。

 

“白色,为什么这花费了她九年?”

 

“她是按照她自己的节奏来的,迈克尔,而这是被尊敬的。她没有你享受到的有天使们向你解释和教导的好处。她没有你面对面见到你家人的荣耀。她不像你那样知道他们的天使名字。这对她来说花了很长的时间是因为她仍处在三维的振动中并住在一个更低的能量中。她的二元性很强大,因此,她的觉醒和开悟所花的时间要长一些。”

 

迈克坐那看着玛丽。她就在这儿,振动在一个很高的层次,但她看起来很小很脆弱。

 

“不要让外表欺骗了你,迈克尔。每件事情都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白色天使再次读到了迈克的能量。“她是一名光之勇士。她已经杀死了巨人并是很强大的!”

 

迈克真的开始觉得不安了。这到底是啥意思?他刚想问的时候白色又开始说话了。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们在这儿是要看这位看似不起眼的女人教导你愛的四个属性。”迈克非常静定。他直觉的知道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正当他想他正在靠近家时,事情却变得更加复杂。天使继续到,“注意,她携带着和我一样的力量。她理解愛,迈克尔,我的一部分因此居于她之内。没有比这更强大的力量。她也接受了金色的存有。”

 

迈克知道没时间去问更多的问题了。他边观察着边听白色继续解释正在发生的事情。

 

“迈克尔托马斯,愛的第一个属性是:愛是安静的。注意到她没有大张旗鼓的进来。她施虐的父亲已经病重了,他无法自卫并很虚弱。这本是一个报复的最好机会。她本可以大声的闯进来,亮明她自己并让他害怕。他知道他做了什么,迈克尔,而他觉得羞愧和有罪。这也影响了他的人生,而他很多年也无法处理这个问题。他不知道她在灵性上的知晓。他没有她的新力量。看她的平静,迈克尔托马斯。”

 

当玛丽铺平她父亲的床单时迈克和白色静静的看着。她在这个虚弱老人的旁边坐下并把她的头轻轻的贴在他的胸口上。迈克能感到她的感受!不知怎的白色允许这发生。在她的态度和思想中有着平静和安详。在她的心中没有任何报复的想法。她已经如此彻底的原谅了她的父亲,在她的思想和心中没有一丝的受害和愤怒感。多伟大的女人!迈克感到了她对这位老人的慈悲,而他是如此完全的履行了他的合约并在她的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严肃印记。

 

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但最终父亲睁开了眼睛并发现了她的临在。当他醒来后她站起来了。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你能够看见他瞬间感到了害怕和惊讶。她就在这儿!她在这里做什么?他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见过她了!她会对他大喊吗——或者更糟?他开始有反应了。监测他身体的仪器开始加速它们的活动。嘀嗒,嘶嘶声变快了。

 

“看,迈克尔,”白色用他奇妙悦耳的声音说。“这是纯粹的愛的第二个属性。愛没有目的。她现在可以问她父亲要任何她想要的东西,因为他是虚弱和内疚的。他是一个富有的人。她可以要求富足,要求对他所做的法律赔偿,或者或许只是要求他大声承认他过去的所做让她听见。她可以用人身伤害或破产来威胁他——或二者一起。看着她,迈克尔。”

 

玛丽把她的手放在她父亲的头上并对着他的耳朵低语。瞬间,仪器的活动平静了。他松了口气,而迈克能看见他眼中就要涌出的泪水。

 

“她说了什么,白色?”迈克并没听见玛丽的细语。

 

“她说,我愛你父亲,我完全原谅你了,”天使回答说。迈克被这就在他眼前上演的戏码惊呆了。他在想如果是他处在她的处境中,他是不是有力量和智慧做出这同样的举动。他非常敬佩玛丽。

 

“她没有要求任何事情?”

 

“没有,迈克尔。她满足于只是存在。”

 

迈克再次感受到了玛丽的感受。他们之间关于业力的一切都已终结和过去了。她已经清理了,并以某种方式给了他同样的清理,以及他们人生中一个重要事件的终结。她刚刚解除了痛苦和愧疚对他超过35年的吞噬!你可以在他的脸上看到这点。她没有索求任何赔偿,而是给了他一个礼物。现在,眼泪已经涌出,默默的从他的脸颊流下。玛丽再次坐下并用胳膊抱住这位是她父亲的珍贵男人,并再次把她的头贴在他的胸口上。没有对话。这是没有必要的。

 

“迈克尔托马斯,愛的第三个属性是:愛不自夸。现在她已确立了她的成熟是荣耀的这一事实,的确是,她什么也没说。因为她神圣的和解,他现在欠她的太多了,然而她却保持安静。她可以得意于自己的力量并因为她能够原谅他而骄傲的高高站起,但她却保持平静。她完全有权利站起并拍胸口述说她花了九年才走到这一步——而她却保持安静。”

 

迈克敬畏着这位女性。她的确是一名光之勇士,并理解迈克刚学到的东西。想想这个情况!她有全部这些知识却仍在地球上!她会拥有什么样的平静和富足的生活啊。迈克在内省,但他绝对被他眼前展开的这一幕迷住了。

 

父亲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一切都被原谅了,一个殊胜的平静和释放正在被他身体的每一处感受到。玛丽并没有为他父亲做任何灵性上的事情;事实上,她只是提升了她自己——而这就正在影响他。这里还有另外的东西需要仔细看。迈克知道他正看到的有着重大的意义。

 

父亲深长的看着他出色的女儿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脸上的笑容是纯粹的平静。她给了他这一生的礼物——正是时候。安置在这个老人身上的仪器开始发出不同的声调和音量。声音停止了,迈克知道这位父亲刚刚过世了。医生冲进来了,但已经没有什么可做的了。在很多行动和一些最终的准备之后,他们把他的头盖上了并留下他和玛丽。白色继续说。

 

“迈克尔托马斯,愛的第四个属性是:愛有智慧去完美的运用前三个属性!她合适的把握了这一切的时间并在正确的时候到来。她用了她的直觉地图,迈克尔托马斯,以知道确切的在什么时候来。现在看她会做什么。”

 

迈克的注意力从白色那转回到了病房里发生的事情。玛丽并没有因为失去父亲而失控的痛哭。尽管她对这个人的愛是至深的,但她也没有充满悲伤。她请求医护人员让她留下。迈克看着玛丽把她的手放在被盖住的这个人的胸前,而他曾是她的父亲——她存在的种源。她抬起头面对着白色和迈克!她似乎在正对着他们说话!现在他们首次听见了玛丽强大的声音。

 

“让地球记住这个人,我深深的愛着他。”玛丽的声音有着权威,她继续到。“他来这完美的履行了他的承诺。我接受他的礼物!庆贺他的回家。”

 

玛丽静静的低下双眼,收起她的东西,并离开了病房。迈克的嘴巴被他刚才所见到的惊得合不拢。他感受到了刚才的情感并被其淹没了。他刚刚目睹了一个长达一生的合约的完成和终结,好一场谢幕啊!

 

“是愛的智慧让玛丽庆祝他逝世而不是哀悼,”非常智慧的白色说。白色看着迈克尔托马斯并立即问他的感想。

 

“你感受到了什么,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白色并没有不耐心而是等着迈克找回一些镇静。

 

“我感到,”迈克不得不清一下喉咙。“我感到…我在这几个片刻从这位瘦小女人这里学到的,和目前我在旅途中从所有天使那里学到的一样多。”迈克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并瞬间感到羞怯。“这不是说我不感激——”白色举起他朦胧的手制止迈克继续说下去。

 

“你的回答是完美的,迈克尔托马斯。完美的。就是人类才能够做出改变。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并在下一个测试中仍是这样。”

 

瞬间这个场景就模糊了,迈克再次感觉到了他被传送的动态。不久他们就回到了他们所开始的白色屋子中的白色房间。迈克非常安静。

 

“你有什么问题吗,迈克尔托马斯?”白色问到。迈克在想他真正想要的。他知道他没有玛丽那样强大。他知道尽管他学到了很多并理解了很多事情的运作方式,但他仍然没有玛丽那样的力量。他有工具,一个魔力地图,还有很多知识。他有很高的振动并经历了很多,但他还没有玛丽所拥有的愛。他问了这个神奇的问题。

 

“我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愛吗,白色?”

 

“你意愿如此吗,迈克尔托马斯?”

 

“是的,我愿意。”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愛神吗?”

 

迈克站直了,想着这可能是所有天使都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一刻——这样他就能站在这里并回答。

 

“是的,我爱,白色。”迈克尔很正式。

 

“那就让你纯净的意愿创造这个力量!”

 

迈克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作为一个人类他失去了意识。他有梦境…他不知怎的被带到某个地方…那里有着仪式…有着庆祝…他被给与了一些东西…一个他能够在他的细胞生理结构中携带的礼物。他的父母又出现了!这些全都太模糊了。太奇妙了。

 

当他醒来时,迈克发现自己躺在他的白床上,在他的白色房间中。是在晚上,而他很疲惫。他感到自己经历了某种体育上的仪式考验。他的头脑是混沌的,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什么情况?他过后会理清这些。现在他得睡觉了。迈克爬进了被窝并立刻睡着了。如往常一样,他睡的很好。

★★★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