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yon】《光子治疗》(一) 

【Kryon】《光子治疗》(二) 

 

第二部分:继续你的三维想象。那里你正在轨道上涂油漆。你打算造一个物体并让它掉下火车。可能这是显示着某些你曾经请求过的事物。这物体是用于此想象的,当你沿着轨道行驶时创造了它,并把它掉到旁边。这或许是个对真理的顿悟,或许是共同创造。

  

你让它掉下去后,当然你会从它旁边经过,因为你的火车总是在运行。因而,你可以在理解里说,那是我所做的,而它在我身后有一段距离……过去。你有一个日期和时间来回想,因为它现在属于你的过去,那过去是它完成的时候。

  

但某事却发生了,而那是个谜:非常有趣的是,当你沿着轨道行驶时,又遇到了那个物体!因此你用自己的方式将这解释成来自神的某个标记,它说,你必须再做一次。然后你让自己再做一次以前自己做过的,再创造那物体一次。

  

去吧!你说,并感觉到已经完成了一次或显示、或自我治疗、或对神的请求的更新。不用多久,它又来了!你将这标记理解为保持罐子是满的。在三维里,你习惯一点一点地将罐子填满,希望它没有漏水,为它的磨损计算时间。这是非常三维的,因而你不断地重复。一次又一次地全力以赴。它来了,让我们再做一次。保持将罐子填满的感觉真好。让我们再干一次吧。

  

让我告诉真相是什么:事实是你生活在一个内次元的世界里,尽管你们的科学现在不承认。然而,你坚持将所有事物都理解为处在一条笔直的时间线上,它让你变老,并很自然地迫使你持续地更新事物。然而,真正在灵性上和你细胞里发生的事是,无论你创造了什么都是在一个很微小的圆环里。一旦做好了,就永远影响了整个圆环。它从来都不需要再更新,因为你一做完就完成了显示……永远!

  

这里是很难的部分。如果你一直跟着我……如果你的轨道是一个圆环,于是你持续地在相同的地方运动。那意味着当你往后看时,那曾经是你的未来!当你往前看时,那曾经是你的过去。一个圆环就类似那样。如果这是如此,那么我有一个问题:你能做点什么去影响下面的轨道,以达到改变过去的目的?跟紧我了。

  

听着。利用这个想象和时间相对论,我现在将给你三个内次元治疗的特性,从容易到难一点到难以置信。

  

简单级:你能做的最简单的事,是仅用一个内次元的规划,就回复青春。回复青春是我们的词语,作为一个减慢生物钟的含意提供给我的伙伴。你的身体在三维时间框架内。它被设计成这样。它随着地球、太阳系和月亮等你所知的转动而移动。它能够以年来计数。它使用生物钟复制自己(细胞复制),生物钟被锁在你居住的环境里。复制的情况会保持下去直到你改变时钟。

 

你的实相里不可能改变时钟,因为它总是以相同的速度前进。然而,如果你改变细胞对时钟的反应会如何?换句话说,如果你改变内在时钟会如何?你可以的。你可以创造某个情景,在那里细胞被指导着减慢年老的速度。另外(作好准备了),你可以真的想象一条细胞年青时的轨道,并通过想象告诉DNA,去模仿它!

  

内次元地,你将要向你的身体显示一个你年青时的清楚画面。具体年龄不重要,但你要做的是向身体显示一个拼图。往回退。退到着丝点被拆开并复制亿万次之前。往回退。这可能吗?是的。这是要将你放在某个处境,在那里时钟不再用相同的时间框架速度对你的细胞滴答作响。

  

跟紧了!让我们假设你还在火车上。当你打算开始回复青春时,你开始形成思维图像,创造出一个显示你自身力量的物体并让它掉下轨道旁……你将要开始用慢下生物钟的意识将轨道涂红。三维里,你将往后看并说,这就是我开始变年青的标志。但这种理解有点错误:时钟是相对的,不是吗?因为如果你要往后退——就是说,如果你真的要减慢生物钟——那么轨道必须在你身后变红!别去烦恼这个概念……对它必须如此运作只要笑笑就好了。But there's something wrong with that perspective: it's the paradox of the clock, is it not? Because if you're going to go backwards - that is, if you're actually going to slow the body clock - then the track has to be red behind you!凭什么注:我开始晕了……原文是不是写错了,按他的思维,应该是轨道在我前面变红才对……狂晕!)

  

在内次元的状态里,轨道完全变红而你的身体已经对轨道圆环作了某些手脚,虽然这对你而言是个奇迹。它有能力将DNA回复到你得病之前,或者得了年老病痛之前。那听上去是治疗啊,克里昂!哈,是的,那是下一个。但记住:你正在三维之外做事,甚至在三维内连看到它的可能性也没有。

 

回复青春就是将细胞结构退回到某个时间,并将它放进一个表面呈老相的身体里。下面将发生的是:你减慢了衰老的过程。那就是所发生的。噢,它并不回复。你不会突然间变年青。相反,你减慢了衰老。这是因为你,对身体交谈,从一个自出生就默认的系统里取回控制权……你的身体正等着老板改变它!明白了吗?你的身体对时间只有一个输入,那是太阳系(月亮)。有没有曾经想过?突然间,你就负责调节那时钟了。

 

你在怀疑,是吧?你不认为这是可能的,是吧?当你读到这里或听到这里时,你神游太空了。这也太怪诞了,克里昂。讲一些我能做的吧。我已经告诉过你这关乎接受并改变你的实相。还记得我说过想讲三个内次元的方面?这个是容易的。如果你对这个理解不了,最好就别读下去了。

 

你瞧,三维大喊大叫了,但来自神的爱的内次元事物却在低声耳语。如果你要听见那私语声,就不得不把那叫喊声移开。你必须放开在三维中的培训,并暂停你自出生那刻起就学习到的关于万物的思维方式。很难。

 

好吧,克里昂。我们该怎么做?你说过了,你给了我们一列火车,你给了我们一条轨道,你给了我们红油漆,而你还说了什么?涂轨道?我怎么去涂?我怎么将这隐喻置换到现实啊?

 

这就是问题:人类怀疑有什么会跟他们的感知对作。谁告诉过你你的感知就是王?有没有人曾经告诉你,感觉只是你观察事物的偶然方式?它并不总是代表真相。当你第一次听说细菌时,那些对你健康如此重要的不可见的有机体,你们整个医学组织笑得眼泪都出了。不可见的东西包围着你?他们因自己的理解而嘲笑。那是真相吗,还是那只是他们在那一刻的意识?

 

纯粹的意图就是答案。意识改变实相!它是献给神灵的金子,但你却看不见它。你不可能伪造纯粹意图。它是当你跪下时的意图。它是当你有麻烦时的意图。它是当你说,我愿意做任何事!解救我吧!时的意图。那是强烈的。但要记住:你不一定非得有挑战才能有纯粹意图。你可以用心灵、情绪制造纯粹意图,当你准备好并说,我现在准备好了,并正在做时。

 

克里昂,多久我要这样做一次?”OK,三维人类,你想在你的火车上看它经过多少次呢? [笑声] 答案是一次!对你来说不够啊?嗯,我不明白,所以我还是会重做。我会经常做。我会每天做。好吧。这不会伤害任何人,但这会慢慢占用你全部的时间!重复不是关键。它从来也不是。你越是内次元人,你就越明白此中道理。纯粹的意图。一次。那就是它需要的全部。如果你觉得不对头,去再做一次。它不会伤害任何事物。那是容易的一个。

 

难一点的:这是治疗——治愈你身体的某疾病,使它永不再来。永远。你活在一个对抗疗法的世界。它在三维而且在时间线上运作。如果某物出毛病了,你改正它。你贴块创可贴在上面。如果某物出问题了,你提供改变细胞的化学那么问题就可以平衡。这到处都是原因和结果。你这样做的原因非常情有可原,对此没有评价。

 

然而,在新能量中,你现在可以开始做内次元的治疗。我会提供此信息给你,但它是难做到的。你必须已经非常调谐,并稍微出离三维。听好了,让我们假设你身体内有癌症。这只是个比喻而且只是个图像。这不会给你带来癌症,因为你正处于灵性学习意识中,光正在这里。让我们假设你正期待治愈体内的疾病。你认为,存在一个你得病的时间;存在一个病得严重的时间;存在一个身体告诉你它在那里的时间。你的大脑有这个时间概念在一条笔直的轨道上。你在三维里。现在我们出发并说你可以用内次元纯粹意图治愈它。

 

纯粹意图?它不是那么容易的,克里昂。纯粹意图?不。你得找点事去做。你必须得履行医学协议。当然了!你可以!难道克里昂有叫你不那么做吗?很有可能一个完全的治疗在三维和内次元都要做?如果我告诉你可以将你的对抗治疗提高50%或更高,如何?谁告诉过你治疗是这种或是那种?人类喜欢将思想的框框围着他们所做的事。

 

我想给你看点东西。我想你和我一起去某个地方。难道你不知道,此星球上每一个灵性特性都绝对是你用纯粹意图改变的?此星球上每个宗教都赋予你数分数内改变的能力。问一下它们。你出生的宗教就是其中之一[基督教]。你可以拥有一个完全的、即时的转化。你可以将所有事物完全转变,只要你对神说是的。如果你愿意,也可以用伊斯兰教来做。你可以从中选几个先知的名字并发现神的爱与伟大。问一下他们;那经历是深刻的,而它围着你说和承诺而运作。

 

然后三维劳动开始了,是吧?在某些宗教里,你必须还得做其它事。你爬上楼梯,上学,以某种形式祈祷,穿上戏服。但所有这些都源于一个决定,它对你有即时的影响。其中一个宗教,如果你是女性就可以与基督结婚。一个决定,一个仪式,而所有事终生都变了。那么为什么这样做就很好,而你自我身体的神圣殿堂却不行呢?想一想。纯粹意图总是答案,而你细胞内的神性正等着你的委托。

 

想象一下:你有某种疾病。现在你要消灭它。在纯粹意图的内次元状态里,你看见的是[想象]:你的细胞结构正返回到疾病发生之前!明白了吗?超越三维的框框想一想。你正做着回复青春[简单] 相同的事,不同的是现在没有三维证据。它即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那使它变得更难理解,因为现在你正担心自己是否已经做过。你正担心疾病是否还会重来。事实上,完全绞在一起的双手的担心通常意味着纯粹意图从未给出。

 

噢,亲爱的人类,我想告诉你那真正的、纯粹意图将会开始涂轨道。它正带你回到疾病产生之前,任何事发生之前。它正逐步重绕时钟。那意味着对你的细胞而言,你从未有过问题!我说过这并非容易。再一次,这是时间相对论。你总会记得当你治好自己,而疾病永不再来的那天。我们知道它不会再来是因为你从来没得过!你理解人类治疗的能力了吗?你理解此间什么是可能的了吗,带你回到任何事发生之前的意识,回到疾病曾经以不适当的方式入侵你身体之前?

 

现在的内容变得难懂,因为你正涉及实相-世界的证据,以及对抗治疗体系测试一个内次元治疗。他们将告诉你详情;他们将告诉你治与不治好转的百分比——全都是用对抗疗法医生的用语。随他们吧!并庆祝他们的诊断结果!你将不会再得病;它不会来;它不可能,因为你没有在上面贴创可贴。你从来没得过。整个轨道都是红的。那很难理解,亲爱的人类。

 

祝福那些明白这是真的人吧,因为有许多人。你刚才阅读的奇迹在你的灵性历史里从来不是个问题。疾病从未回来。原因?它们就像我们已经描述过的那样。区别?是内在的大师处理的,而不是外部的大师。 

 Kryon通过卡罗李传导

 翻译:凭什么阻止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