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9

 


 

 

第三十二章 重生

 

我们现在于高等心智层的生命周期完结的时间点来继续自我与他的载具的故事,时间来到即将进行新一次转世的时候。大家会记得当自我退回因果体时,他会带着自己的物理永久原子、星光永久原子和心智元件或分子。三个较低层面中每一层的这些物质粒子都会在他整次人类转世中陪伴着自我。它们在退回因果体的同时,也会处于静止或潜伏的状态。

 

当转世的时刻来临时,自我会将注意力转向外在,于是,来自他的生命之喜悦唤起了心智单元,生命之网开始展开;这个生命之网包含菩提物质,并且在闪闪金光中呈现出精致细腻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美感;它由一条线形成,这是灵线的延伸。但是,我们不能够在这里探究这些问题更进一步的细节;本作者希望在下一册中才处理它们。

 

现在,心智单元重新活动起来,因为自我再一次寻求于低等心智层在其可塑性允许的范围内表达自己。

 

于是,心智单元充当一块磁石,吸引它周围具有类似于或符合其自身的振动的心智物质和心智元素精华,并因而适合表达其潜在心智素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过程是自动的,尽管第二元素王国的神灵通过将合适的材料带到心智单元的手中来协助这一过程。

 

物质首先在心智单元的周围形成一团云雾;它还不是心智体,而仅仅是建造出新心智体的材料而已。

 

还没有素质在起任何作用。它们纯粹是素质的胚芽,并且它们在当下唯一的影响就是通过提供小孩心智载具去表达的足够物质,来确保自己有可能的显化场。

 

过去带来的胚芽或种子被佛教徒称为五蕴;它们包含了物质素质、感官、抽象想法、心智倾向、心智力量。正如我们见到的那样,在我们学习的过程中,这些纯净的香气与自我一起传到德瓦查中;一切粗糙、底层和邪恶的东西都停留在说过的动作停滞的状态中。它们会在自我向外去到俗世生活时,被一起带着并且建造出真人栖身的新「肉身」。

 

当然,过去的体验并不会在新的心智体中以心智影像存在;因为心智影像在很久以前旧的心智体消散时,就一起消散了;只有它们的精华、能力的影响会遗留下来。

 

当自我将注意力转向星光永久原子时,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并且将他的意志放进它。因此,心智单元和星光永久原子会将能够产生出人在前一世心智生活和星光生活完结时的同类型心智体和星光体的物质吸引过来。换句话说,人会重新开始在上一世离开时在心智世界和星光世界中的生活。

 

因此,人在新一世使用的心智体和星光体就是他过去世的直接结果,形成他的「果」或随伴业力当中最重要的部分。

 

心智物质首先平均分布在整个鹅卵上。出现的这少许物理形状只是它吸引来的心智物质和星光物质;接着,它们开始将自己塑造成它的形状,再稳定地依它成长起来。同时,以这种排列的变化,心智物质和星光物质被唤起而活跃起来,并且情绪与意念就出现了。

 

要注意的是建造成心智体的心智物质种类越粗糙,心智物质与星光物质的联系就变得越紧密,从而加强了卡玛末那识的元素【看第六章】。因此,并不可以说年幼的小孩会有一具明确的心智体或明确的星光体;在他周围和他内在的都是将会建造出这些身体的物质。

 

他具有一切类型的倾向,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坏的。一旦在新一世出现相同的倾向,这些胚芽会不会发展起来,就非常取决于在早期童年时周围受到的鼓动或带给他的东西。它们中的好或坏很容易受到刺激而活跃起来,也可以因缺乏这些鼓动而枯萎。

 

如果受到刺激,它这一世会变成在人生命中比上一世更强大的因素;如果枯萎了,它就只会继续是没长出来的胚芽,萎缩并死掉,完全不会在接下来的这一世展现出来。

 

在他的早几年,自我只稍稍掌握到自己的载具,因此,他要依靠自己的父母帮助下,获得更牢固的掌握,并且为他提供适合的条件。因此,庞大的责任就落在父母身上。

 

小孩没定形的载具的可塑性是完全没有夸大的。幼童的肉体很有可塑性和很容易受影响,他的星光载具和心智载具就更是如此。他们会为所有碰到的振动感到兴奋,并且热切地接收所有身周无论好与坏的影响。如同肉体的情况,心智体和星光体同时在幼年时都很容易受到影响和塑造,一旦确定地建立起来,它们就会很快定形和稳固,并且获得很难去改变的明确习惯。

 

即使是最宠孩子的父母也远远不足以意识到,他们会掌控到小孩将来的程度有多大。

 

如果我们能想像我们的朋友所有的良好素质得到极大的加强,因而所有不良的特征都从他们的性格中剔除,那么我们就能想像出如果父母为孩子们承担一切的责任时,为小孩产生出的所有结果。

 

在自我降临到胚胎的一刻起,远在出生前,对周围环境的影响无与伦比的敏感度就开始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会持续到成熟的时候。

 

心智体或建造出心智体的物质在产前会与较低的载具一起;这种连结会变得越来越紧密,直到第七年结束,较低载具与自我之间会紧密得如当前进化阶段所容许的程度。接着,如果自我够先进,会开始稍为控制到自己的载具,我们会称良心成为了告诫自己的声音。

 

在产前期间,自我会为在建造他将来的身体的人类母亲而沉思,但是自我只能通过物理永久原子的些微影响,影响到胚胎一点点;胚胎不能够回应到,也因此分享不到自我在因果体中表达的意念和情绪。

 

印度教徒有多种在产前产后用纯净的影响包围母亲和小孩的仪式。目的是创造出消除较低影响并带来较高影响的特殊情况。这些仪式是非常可贵的。

 

小孩在他的永久原子带着的邪恶「种子」常常被称为「原罪」,不过它们被错误地与亚当和夏娃的寓言故事混为一谈。在天主教会中,圣洗就是特别为了帮助将邪恶种子的影响减到最低。

 

为此目的,要使用磁化的或「圣」水;神父藉此就能够强力地设定小孩身体以太物质的振动,刺激脑垂体,并通过它影响到星光体,再随之影响到心智体。倾注过来的力量会向上向下地重复冲刺,直到像水一般找到其所属的水平。

 

神父进行的「驱魔仪式」是旨在紧缚他们当下状况的邪恶胚芽,并且防止它们被各种方式喂养或鼓动,最终使它们萎缩并凋谢。

 

此外,最少在解放派天主教会进行的仪式中,神父将十字圣号从小孩身体的头顶划到脚底以及正面和背面,建造出一个注满神圣力量的意念形体或人造元素【这引起了圣洗守护天使的说法】,也被那称为空气精灵的较高种类自然精灵赋予了灵魂。

 

这个意念形体是一种在小孩前后包裹着的白光胸甲。偶像地,空气精灵通过与渗透了基督本身的生命和意念相连,它最终会个体化并成为一位六翼天使。

 

即使如果小孩几乎在不久后就死去,这个圣洗仪式也可以将它的价值带到死亡的另一端。由于在星光世界中邪恶的胚芽非常可能会受到刺激而活跃起来,这个意念形体可以有助于防止这种行动。

 

因此,圣洗仪式不仅激活小孩的某些中心或脉轮和开放给灵性影响,邪恶的胚芽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压制,而且小孩被赋予了一位像是守护天使的存在,一个新的强大的善之影响力。

 

可以再补充的是,用祝圣油划在小孩前额的圣十字号在整个人生都会在以太分身上看到;它是基督徒的标志,正好是蒂拉卡( Tilaka )点或印度教徒的种姓标志,也是湿婆的标志或毗湿奴三叉戟。

 

小孩的光环常常是最美丽的东西,纯净而色彩光亮,没有经常令成人的整个人生失去光亮的色欲、贪婪、意志薄弱和自私的云雾。可悲的是感受到小孩的光环在年复一年几乎无例外的改变;

 

注意到他的环境如何持续地助长和加强他向坏的倾向,以及如何完全忽略向好的倾向。有了这样的客观经验教训,人们就不会惊讶于,人类的进化为什么会如此缓慢以及大多数自我在较低世界度过的一生中几乎察觉不到一点点的进步了。

 

补救方法就有赖于父母和老师身上了,他们的个人性格、行为和习惯对小孩发展的影响是几乎无可估量的。到了我们这个研习阶段,应该没必要再次重复强调父母和老师的意念和情绪对他们的改变有多重要了。这个主题在 C·W 利德比特的《事物隐藏的一面》第二册第 287 312 页中会详尽地探讨。

 

在亚特兰提斯文明中,人们完全认识到老师这个岗位的重要性,如果不是能够看到他指出的所有潜在素质和能力,因而能够有智慧地让它们发挥作用,再发展出好的素质而改变坏素质的训练有素的灵视力者,根本不会容许他担当此任。

 

在第六根种族的遥远未来中,这个原理被应用得更全面。无论父母怎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小孩,小孩都几乎不可避免在往后一些时候遭遇到世界上的邪恶影响,而倾向刺激起他自己的邪恶倾向。但是好或坏的倾向中哪一个首先被刺激起,就有很大的差别。

 

在大部分情况下,自我在掌控到载具前就有邪恶被唤起而活跃了的话,这样当他要掌握它们时,他就会发现须要对抗走向各种邪恶的强烈倾向。当好的胚芽被缓慢地唤起时,它们要挣扎着去坚决反抗早已根深蒂固的邪恶倾向。

 

换句话说,如果父母在小孩出生前就关怀备至,几年后,就能够只激起好的倾向,接着,当自我接管时,会发现很容易就通过早已确立的习惯表达到自己。接着,如果出现了邪恶的刺激,它就会在善的方向上找到无可克服的强大动力。

 

除非自我是非比寻常地先进,否则他在最初只会掌控到载具一点点;但是必须紧记他的意志总是好的,因为他渴望通过载具来进化自己,因此,他能够发挥平衡的力量总是在正确的一边。

 

在胚胎和婴儿期,自我继续他自己更广阔更丰富的生命,像说过的那样,逐渐越来越与胚胎接触得更紧密。

 

我们在这里可以注意到意识不断发展的真一与宇宙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意识不断发展的自我与他的新肉体之间的关系。

 

由于这个心智体是新的,它自然没有一部分会包含前一世的记忆。这些记忆明显属于在因果体中与永久原子在一起的自我,这些永久原子留存了一世又一世。因此,在物理世界中运作的人记不起他的过去世,他只有通过心智体才能记起。

 

在人类身体的发展中,妊娠期对应于元素王国的下降过程;许多教育学家认为,从刚出生到七岁的孩子的肉体本质应该受到最多的关注;直到大约十四岁为止,主要应该留意情绪的发展;到廿一岁以前,老师应该特别注意心智的发展。

 

这三个年龄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应于矿物、植物和动物王国。在第一个年龄期中,意识是在物理层上;在第二个年龄期中,意识是在情绪层上;在第三个年龄期中,低等心智逐渐获得发展,并且去到人成为真正思考者的阶段。

 

中段的生活这一段长时间才是人真正的人生。晚年应该带来智慧;这在大多数人中还不完美,只是对超人类未来成就高度的一种表彰。这里有必要提到一个奇怪的偶然事件,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在一个人重生时,会有可能发生。

 

在第六章中,我们看到如果人过着彻底降格的生活,完全认为自己就是低等的动物本性,而且无视高等的本性时,是如何完全从低等本质中剪除了高等的,自我在这次转世中连本带利输光光。

 

在这些情况下,自我已变得对他的所有载具极其厌恶,当死亡让他从肉体中释放出来,他也会舍弃其他的载具;事实上,他甚至可能在物理生活时就离开这个已被亵渎的圣殿。

 

在死后,这种没有星光体或心智体的自我会很快转世。这样,旧的心智体和星光体可能尚未分解,但通过天生的亲和力可能会吸引到新的心智体和星光体中。然后,它们就成为所谓「浮沉于两界之间的人( Dweller of the threshold )」这种最可怕的形体。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kWpIMVesAb7SLjSTNOaNE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