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2

 

 

 

 第二十八章 阿卡西紀錄

 

沒有被稱為阿卡西紀錄的東西的話,對心智層的描述就完成不了。它們構成世界唯一可靠的歷史,並且經常被稱為大自然的記憶、真正的業力記錄、或利比卡之書。阿卡西這個詞語有些誤導,因為儘管這些記錄是從阿卡西或心智層的物質讀取,但它們並不真的屬於這個層面。

 

有個更差的名字經常在關於這個主題的早期文獻被使用,就是「星光記錄」,因為它們是位於超越星光層得多的地方,在星光層只會找到它們的支離破碎的碎片,就像我們將會看到的般。

 

阿卡西這個詞語會適合只是因為我們首次明確接觸到這些記錄和發現可以與它們做到可靠工作的就是在心智層。學生早已熟悉這一個事實,就是當人發展時,取決他光環大小極限的因果體會增大,以及色彩會更加光輝和純淨。將這一概念推向更高的層次,我們得出一個想法,即太陽邏各斯祂自己內在包含了我們整個太陽系。

 

因此,任何發生在我們星系中的事情,都是在邏各斯的意識之中。所以我們所看到的真正記錄就是祂的記憶。此外,無論記憶存在於哪個層面都是一樣地清晰的,但它不能夠比我們所知道的多太多。

 

因此,我們發現自己能讀取到的無論是什麼記錄,都一定只是很大的原件的反射,較低層面的較稠密媒介中的鏡象。

 

我們知道這些在菩提層、心智層和星光層的記錄,那我們就以倒序來描述它們。在星光層上,這個反射是極之不完美的;能在這裏看到的這些記錄都是極度支離破碎的,並且經常是嚴重地扭曲的。

 

在這種情況下,水的比喻非常適用,而水的比喻經常被用作星光世界的象徵。止水的一個清晰倒影極其量就只是一個倒影,用二維去代表一個三維的物體,而且只會展現出它們的形狀和顏色;

 

還有這個物體是反轉的。如果水的表面被快速翻動,這個倒影就會破碎和扭曲得幾乎一點用處也沒有,而且甚至會誤導人反射出來的樣子就是物體真正的形狀和外觀。

 

現層上,我們從沒能夠有任何與靜止表面扯上關係的東西;反之,我們要處理的是處於快速且狂亂的運動的東西。因此,我們不能旨意於獲得一個清晰明確的倒影。

 

所以,只具有星光視力的靈視力者永遠不能依賴於出現在他面前的過去圖像是準確和完美的。可能這邊和那邊會有它的一些部分,但他無法知道它是哪一部分。通過長時間和謹慎的訓練,他可以學會分辨出可靠和不可靠的印象,並且從破碎的倒影建造出物體反射出來的某些類型的影像。

 

但通常長時間得在他掌握到這些難處之前,就已發展出心智視力,這使得這種勞動變得不必要了。在心智層上,情況就非常不同。在這裏,這個記錄是完整而準確的;在讀取時也不可能犯錯。

 

就是說,無論多少位使用心智視力的靈視力者去檢視某一個記錄,都會精確地看到同一個倒影,並且每人都在讀取它時獲得一個準確的印象。運用因果體的能力,讀取記錄的任務就更容易。

 

事實上,似乎要讀取得完整 - 【在心智層上所可能的】 - 自我必須要完全覺醒,他從而能使用心智層的原子物質。

 

眾所周知,如果一個數量的人見證了物理層上的一個事件,之後他們的說法經常會有很大差別。這是由於觀察的失誤,每個人經常都只會看到事件中最吸引到他的那些特徵。

 

在心智層的一次觀察中,這種人為誤差不會在感知上影響到接收到的印象。所有觀察者都會徹底掌握到完整的主題,而且他不可能只看到一個比例而已。但是,傳送印象到較低層面就可以很容易發生失誤。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我們大致可以歸結為觀察者本身的原因,以及歸因於要完美執行任務的固有困難或根本不可能的原因。在大自然的事物中,只有小部分心智層的體驗能在物理世界中表達到;

 

因此,由於所有印象都必定是一部分,明顯會有選擇表達那一部分的可能性。因為這個原因,領頭的證道學家做的靈視力調查要不停被多過一位調查員檢查和確定。

 

但是,除了人為誤差外,還有將印象從較高層面帶到較低層面的固有困難。為了理解這一點,繪畫藝術的比喻會很有用。畫家必須努力將三維的物體重現於當然只有二維的平面上。即使是最完美的圖畫在現實中也幾乎與它要代表的重現畫面差天共地;

 

因為一條線或角從來都很難能與要複製的物體一模一樣。僅通過平面來源的線條和顏色來令人感覺到所描繪的實際場景的印象,是一種非常巧妙的嘗試。除非通過取決於我們自己之前的體驗,例如大海的怒號、花朵的香氣、水果的味道、表面的軟硬度,否則只會什麼都傳遞不到。

 

靈視力者所體驗到的更加大的困難是用物理層語言去表達出心智現象;因為在較早的章節中提過的那樣,心智世界是五維的。這些記錄的外觀根據看到它們時的情況,會有一定程度的變化。

 

在星光層上,倒影通常是一幅簡單的圖像,不過偶爾所見到的人物會賦予動態。在這種情況下,不僅是一張快拍照片,還會是更長更完美的倒影。在,它們有兩種相當不同的面向。

 

第一種:如果觀察者沒特別想著它們,記錄只會構成發生情況的背景。在這種狀況下,它們實際上僅僅是來自高得多的層面的偉大意識無休止活動的倒影,並且在很大程度上以照片般的圖像出現。

 

倒影中人物不斷作出行動,就像有人在看遠處舞台的表演者般。第二種:訓練有素的觀察者故意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任一場景,然後,這不受阻礙的意念的層面會立即他面前出現。

 

因此,如果他希望見到凱撒大帝登陸拜占庭,他會在那一刻發現自己不是看著一幅圖畫,而是確實站在處於岸邊的軍團之中,整個場景在他四周上映,正正就像他就那裏看著公元前55年發生的事一樣。當然,表演者們都完全察覺不到他,因為他們只是倒影,而且他的任何努力完全不能改變到他們行動的結果。

 

但是他有能力控制這齣戲的放映速度。因此,他能夠將一年的事件縮短成一小時。他還能夠隨時暫停在一個畫面和想停多久也可以。他不僅看到當下事件發生時,一切物理上看到的東西,還聽到和理解到人們所說的,以及意識到他們的意念和動機。

 

有一個特別的個案,有位調查員能夠對這些記錄更加有同感。如果他在觀察一個自己在前世參與過的場景,會出現兩個可能性。

 

1】他可能像平常般將自己視為一個觀眾,不過[如上所述]會是一個有完美洞察力和同理心的觀眾;

 

或者【2】他這一次可能更代入他這個已死去多時的人格,並且再體驗一次那時候的意念和情緒。實際上,他從宇宙意識中恢復了與自己相關的那部分。學生會很容易感受到,完全擁有隨心所欲地閱讀阿卡西紀錄的能力所帶來的奇妙可能性。他可以悠閒地回顧所有歷史,糾正歷史學家流傳的許多錯誤和誤解。他也可以例如看到發生過的地理變化,以及改變了地球表面很多次的大災變。

 

通常可以判斷出被檢視的紀錄的日期,但可能需要很大的努力和天才。有幾種方法可以做得到:

 

1】觀察者可以看進圖像中出現的一個聰明人的心智,然後看他認為是哪一天;

 

2】他可以觀察到寫在信件或文件中的日期。一旦他根據羅馬或希臘的年表系統確定了日期,剩下的當然就只是將其簡化為當今公用的系統的運算了。

 

3】他可以參考一些當代的紀錄,可以從普通的歷史資料中輕易地確定其日期。在相對較近的時間裡,通常不難確定日期。但是在更古老的時間,就必須用其他方法。即使能夠從圖像中的人的心智讀取到日期,也很難將他的日期系統與觀察者的連繫得到。在這些情況中:

 

4】觀察者可以播放這些紀錄【他能夠用任何速度播放,如以年計或以秒計,或者他想的話可以更加快】,再從已知的日期計起。在這些情況下,當然必需從總體外觀和四周事物形成這個時期的一些大約概念,使他不用數年入數太長時間。

 

5】當年數以千計時,上面的方法就太不切實際了。作為另一種方法,觀察者能夠注意到天堂中的點對地球的軸線的指向,再計算出從關於地球二次旋轉得出的數據而來的日期,被稱為二分點的歲差。

 

6】在發生於幾百萬年前的事件紀錄中,二分點歲差的期間【大約26000年】可被用作單位。在這些情況下,並不需要絕對的準確度,因此,日期的大約數字就此類遙遠的時代而言,就足以應付一切實驗目的。只有在認真訓練後才有可能準確計算到這些紀錄。正如我們已看到的那樣,要做到可靠的解讀,心智視力必不可少。

 

事實上,要令犯錯的機會最少化,調查員的心智視力就需要在肉體中清醒時,完全為其所用;並且要得到這個成果,經年的努力和嚴格的自律性是必要的。此外,由於目前真實的記錄存在於一個遠遠超出我們眼界的層面,要完全理解這些記錄,就需要人類尚未進化出來的高層次得多的能力。

 

因此,我們現在對整體的觀點一定是不完全的,因為我們正在從下面看向上面,而不是從上看向下。阿卡西紀錄一定不要與人造的意念形體混淆,意念形體都是大量存在於心智層和星光層。

 

因此,例如我們在第八章看到的那樣,任何被大量人不斷去想和生動地圖像化的大型歷史事件,都會以一個明確的意念形體存在於心智層。同樣的情況發生在戲劇、小說等等的角色上。

 

這些意念的產物【經常被人注意到,思想很愚昧或不準確】比真正的阿卡西紀錄更容易被看到,因為正如我們說過的那樣,讀取這些紀錄需要訓練,而看這些意念形體什麼都不需要,只要窺見到心智層就行。

 

因此,聖人、先知等等的很多預視都不是真正的紀錄,而只是意念形體。其中一個讀取紀錄的方法是通過心靈占卜術(psychometry)。似乎是任何物質粒子與包含歷史的紀錄之間的一種磁性吸附或吸引力。實際上,每個粒子都永遠在其內部留下它周圍發生的一切的深刻印象。

 

這種吸引力使它能夠充當紀錄與任何能讀取它的人之間的一種導體。沒受過訓練的靈視力者沒有一些與所需主題有關的物理連結,就不能夠讀取到紀錄。這種使用靈視力的方法就是心靈占卜術。

 

因此,比方說,如果給心靈占卜師一塊屬於巨石陣的碎石,他會看到和能夠描述這個遺跡和它們四周的國家;此外,他也可能看到一些在過去與巨石陣有關的事件,例如德魯伊教儀式。

 

普通的記憶相當有可能只是相同原理的另一種表達方式。我們在生活中經歷的場景似乎用這種方式作用於腦袋的細胞上,從而建立了這些細胞與我們相關的這部分紀錄之間的一個連結,然後我們就會「記得」我們見過的事情。即有素的靈視力者也需要一種連結,使他能夠找到之前並不知道的事件紀錄。有幾種方法可以這樣做到。

 

因此:【1】如果他去過這個事件的場景,他就可以喚起這個點的圖像,然後播放這個紀錄,直到他到達想要的時期。

 

2】如果他沒看過的有問題的地方,他可以回到事件發生的時間,再從中搜尋他想要的東西;

 

3】當他在辨認與事件有關連的任何重要人物並沒困難時,他就可以檢視這段時間的紀錄;然後他能夠播放這個人的紀錄,直到去到他在找尋的事件。因此,我們看到,人類在許多程度上都具有閱讀大自然記憶的能力。少數訓練有素而可以隨時自己查閱紀錄的靈視力者;需要與過去有關的物體來接觸過去的心靈占卜師;偶爾瞥見過去的人;

 

有時可以指引不太穩定的星光望遠鏡【看《星光體》第235頁】到很久以前的一些場景的凝視者。這些力量的很多較低顯化都被無意識地使用。因此,許多凝視者看到過去的場景,卻分辨不出屬於現在的畫面;

 

其他念能力模糊的人發現不停有畫面在他眼前出現,卻從沒發覺實際上是他們在心靈占卜出現於四周的各種物體。這類念能力者的變體是只能對人,而不能像大多數心靈占卜師對死物進行心靈占卜。

 

在大多數情況下,這種能力表現得很不穩定。當這些念能力者遇到一位陌生人時,他們有時會看到這位陌生人生命中的一些重要事件的片段;在其他時侯,他們不會接收到特別的印象。

 

較罕見的是發現有些人會獲得他們碰到的每一個人前世的詳細畫面。其中一個這類人最好的例子可能是德國人撒母耳,他在自己的自傳中詳盡地描述了他傑出的才能。雖然它出了本書的範圍,去到菩提層,但為了完整性,在這一個情況下,最好簡要說一下菩提層上存在的紀錄。

 

這些稱為大自然記憶的紀錄位於菩提層,它的意義遠大於記憶這個普通詞語所包含的。在這個層面上,不再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觀察者不再須要在回顧中經過一系列事件,因為過去現在以及將來對他來說,都是一樣和同時存在的,他就在被稱為「永恆的當下」的狀態 - 在物理層上這句說話聽起來是毫無意義的。

 

即使像是無限地低於邏各斯意識的菩提層般,很明顯這個「紀錄」也不只是記憶;因為在過去發生的一切,或在將來發生的事,都現在發生於他的眼前,就像我們稱為當下的事件般。

 

這可能聽起來很不可思議,然而卻是真的。有個簡單而純粹的物理比喻可能有助於理解到一部分,不僅將來,過去和現在也同時看到的現象。讓我們容許以下兩個前提:

 

1】物理的光能夠以其平常的速度,進入空間而絕對不被減速。

 

2】無處不在的邏各斯必定是在空間中的所有點,不是連接起來,而是同時存在的。容前提,接著就必定是由世界的最初開始發生過的一切,都在此刻發生在邏各斯的眼前 - 不是僅僅祂的記憶,而是在祂的觀察下實際發生的事情。

 

此外,通過意識穿過空間的簡單運動,祂不只會持續地意識到發生過的所有事件,還會意識到所有在發生的事件,它們會以祂選擇的速度發生,向前進【當我們估計時間】或向後退。

 

然而,如前所述,除了形而上的考慮之外,僅基於那些能夠使用某程度預見未來能力的人的陳述描繪出來的未來的問題,而且那些問題於現在一定是仍沒被解釋的,這似乎並不會為所看到的帶來解答。看未來不能像看過去般清晰,預見未來的能力屬於更高的層面。

 

此外,儘管預想在心智層上有很大可能做到,但它並不完美,因為發展發達的人的手每伸到命運之網的一個地方,他強大的意志可能會引起新的命運之線,並且改變了即將到來的生命軌跡。

 

只有幾乎不足為道的意志的未發展普通人的最終結局經常可以被完全預見得到,但當自我大膽地將他的將來掌握在自己手上,要準確預見變得不可能。一個可以使用自己的亞特瑪體的人甚至可以超越自己的鏈的極限接觸到宇宙記憶。在第88頁中,我們提過抄襲的其中一個起因。

 

另一個有時發生的起因是兩位作家同時看到同一個阿卡西紀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只明顯互相抄襲對方,而且他們都認為自己是一個方案、一套劇集等等的創造者,實際上大家都在抄襲世界的真正歷史。待續。。。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qm6MbBwNBchgHx5li4dil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