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

 

 

庄子一天晚上梦到他变成了一只蝴蝶,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在花园里飞舞。

 

  早晨醒来时他非常困惑。他是个伟大的导师,是一位大师,是曾经出生在地球上的最伟大的佛之一。他的弟子们聚在一起,他们看着他,他非常悲伤。他们说:「师父,从没见过你难过。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你们要解决一个难题:那个难题就是我,庄子,昨天晚上梦到我变成了一只蝴蝶。」

 

  他们笑了,他们说:「现在梦已经过去了,你清醒了。为什么还要烦恼呢?」

 

  庄子说:「听我说完。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庄子可以做梦,在梦里变成一只蝴蝶,为什么反过来不行呢?一只蝴蝶也可以睡着了梦到她变成了一个庄子。谁才是谁呢?是庄子梦到他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她变成了庄子。这个问题让我非常难过。」

 

  据说没有一个他的弟子可以解决这个迷题,这则公案。要怎么解决它?怎么判断谁才是谁?不过如果有某个深入静心的人,他就能够回答。事实上,庄子提出这个问题只是想知道他的弟子中是否有人真正在静心。因为蝴蝶不是真的,庄子也不是真的,那个困惑的人,那个看着蝴蝶、看着庄子的人:那个觉知,那个观照,那个萨克心( Sakshin )才是唯一的真实。

 

  幻境的概念就是这个意思——你所见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只有观者是真实的。继续往观者转换,否则你就生活在一个魔法世界。你可以从一个魔法世界换到另一个。人类生活在谎言之中,他们把谎言称为哲理。

 

  佛洛依德在什么地方说过一句有深刻洞见的话,人不可能没有谎言而活着。就人的现状,佛洛依德似乎是对的。人没有谎言就活不下去。人要不说谎是困难的,因为你将需要巨大的勇气。你们的谎言让生活比较舒适,它们就像润滑剂一样,让你们更容易运转。

 

  有人相信上帝,那使生活平顺一点。你可以把责任扔给别人。有人相信有天堂。也许我们在这里是悲惨的,但天国正在等候我们,准备迎接我们。这是有用的。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是的,在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对的。

 

  所有的希望都是谎言,所以对未来的期望都是谎言。是的,宗教可以是鸦片,但某某主义也可以——任何带给你对未来希望的事物,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任何让你为了某种不一定发生的事情而牺牲现在的事物;任何让你感觉高尚的事物;任何让你觉得自己是个英雄的事物;任何有助于你喂养自我的事物,都是鸦片。

 

 

图文来源:奥修 微信 公众号 aoxiuosho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