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8

 

 

第二十章 德瓦查(Devachan):原理

 

 

 

在星光层上过的第一部分死后生活早已在《星光体》中完整描述过。因此,我们现在继续研究星光体被弃置在所属层面,并且这个人将自己的意识退到心智体中,也就是「提升」到心智层,进入那被称为天堂世界中的地方的一刻。

 

证道学家通常称为德瓦查,字面意思是闪耀的土地;它也有梵文的名字Devasthân,众神之地;它是印度教徒的天堂(Svarga)、佛教徒的西方极乐世界、祆教徒、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天堂;它也被一般人称为「涅盘」。神灵领域的基本原理就是它是一个意念的世界。

 

在德瓦查中的人被描述为德瓦查尼。【德瓦查这个词在词源上并不准确,因此具有误导性。但是,在证道学术语中,它已根深蒂固,以致本编者在整册书中都保留了它。至少它不像「天堂世界」般笨拙 - A·E·鲍威尔。】

 

在较旧的书中,德瓦查被描述为心智层被专门守衞的一部分,监督人类进化的伟大灵性智者的行动将一切悲伤邪恶都排除掉。它是让人平和地享受物理生活成果的极乐休息站。

 

但在现实中,德瓦查并不是心智层的一个保护区。它却是如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人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外壳中,因而完全没有参与过心智层的生活;他没有像在星光层般自由地移动和与其他人相处。

 

另一种关于所谓德瓦查的人造守护的方法,即围绕着每位个体的鸿沟,它的形成当然是由于所有欲望或星光物质都被扫除而不再在这里的事实。所以,这个人没有载具,也有沟通的媒介能回应在较低世界中的任何事物。实际上,这些对于他而言是不存在的。

 

心智体从星光的最终分离并没有任何痛楚或苦难;事实上,普通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意识到它的性质;他纯粹感到自己温和地沉进一个愉快的休眠中。

 

但是,通常会有一段意识空白的时间,类似于通常在肉体死亡之后那样的;这个时间的长度长短范围很广阔,而且这个人会由此逐渐醒来。似乎这个无意识的时期是妊娠期之一,对应于物理生活来临前,并且是为了德瓦查生活而建立的德瓦查自我所必需的。它的一部分似乎被星光永久原子吸收了要被带到将来的一切,而它另一部分是为其即将到来的独立生活而活化心智体的物质。

 

当这个人从第二次死亡再次清醒时,他的第一个感觉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和活力,一种对活着的另一种愉悦感,他暂时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活着就可以了。这种幸福感是所有更高世界系统中的生命本质。即使星光生活快乐的机会率也比任何我们在物理生活中可以知道的要大得多,但是天堂生活比星光生活幸福更多更多。

 

在所有更高世界中,同样的经历不断重覆,每次都远远超过前一个。这并不只有幸福的感觉,还有智慧和广阔的观点。天堂生活比星光生活更加圆满更加广阔,它们之间完全没有可比性。当人在德瓦查中清醒过来时,最细致的色调会向他睁开的眼睛问候,在空气中看到音乐和色彩,整个存有都被光与和谐所充满。

 

然后,通过金色的薄雾,出现了他在俗世中所爱的人的面孔,被灵化成美丽的人,表达了他们最崇高、最可爱的情感,而不受较低世界的烦恼和激情所破坏。没有人可以适当地描述到从天堂世界中醒来的幸福。

 

这种幸福的强度是天堂生活的主要特征。不仅邪恶和哀伤在这个世界不可能再出现,甚至是在这里的一切生物都是快乐的。这是一个所有存有存在于此就是要尽其所能去享受最高的灵性幸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上,对他的愿望做出回应的能力仅受到他的追求能力的限制。

 

这种普天同庆的喜悦压倒性的存在感从不会离弃德瓦查中的人;在俗世中没有东西像它这般,没有什么可以想象到的;神圣世界的庞大灵性活力是难以形容的。

 

作出过各种意图去描述天堂世界,但全部都失败了,因为它从本质上就无法用物理语言去描述得到。因此,佛教徒和印度教的先知说是长着宝石果实的金银树;曾住在伟大壮丽的城市中的犹太教书吏说了金银街道;更多现代证道学作家从日落的色彩和海天的荣耀来作出了比喻。所有人都试图通过运用他心目中熟悉的比喻来描绘出言语无从表达的真相。

 

人在心智世界中的位置与在星光世界中大有不同。在星光世界中,他是使用自己完全惯用的身体,习惯了睡觉时就使用它。但是,他之前从没使用过心智载具,并且它离发展完全还远得很。因此,这在很大程度上整个世界将他拒之门外,而不是让他看到它。

 

在星光层上的炼狱生活中,他较低等的本质本身都被烧掉了;现在他只剩下更高等和更精细的意念,他在俗世中所获得的高尚无私启发。

 

在星光世界中,他可能有相较愉悦的生活,不过明显有所限制;另一方面,他可能在这个炼狱存在中非常痛苦。但在德瓦查中,他只会收获到这些完全无私的意念和感受;因此,德瓦查的生活除了幸福,就再没其他了。

 

就像有位大师所说,德瓦查「是没有泪水、没有叹息、没有嫁聚,以及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完美的土地。」

 

这些团积在德瓦查尼四周的意念形成了一种外壳,通过这种媒介,他能够对这些精致物质中的某些类型的振动做出反应。这些意念是他自天堂世界吸引来的无限丰盛的力量。它们充当了一个窗户,他能通过这窗户看到天堂世界的荣耀和美丽,也能回应来自外在找他的力量。

 

所有在最低等的野蛮人之上的人即使在他的生活中只有一次也好,都必定接触到一些纯净无私的感觉;并且这现在会是他的一扇窗户。

 

将这个意念外壳视为一种限制是错误的。它的功能不是去将人从层面的振动隔绝,而是使他能够回应到这些在他能力范围内的影响。心智层【正如我们会在第二十七章中看到的】是神圣心智的反射,一个无限大的储存库,由此享受着天堂的人能够只根据自己意念的力量,以及他物理和星光生活中产生的启发来吸引。

 

在天堂世界中,这些限制 - 如果我们在这刻可以这样称呼它们 - 不再存在;但是对于更高的世界,我们在这一册中不会去关注。

 

所有人都只能够在天堂世界吸引和认知到那些因之前的努力而为自己得到的东西。正如东方的寓言所说,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杯;有些杯很大,有些很小。但是无论大或小,所有杯都会装满;幸福的海洋对所有人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普通人在这个心智世界中是无能为力的;他的状况主要是接收性,而他对意念外壳外的东西的视野有着最受限制的特性。他的意念和启发只沿着某些路线,他不能够突然形成新的;因此,逼使他即便很多围绕他的生命力量或心智世界的强大天使住民很容易回应到人某些启发,也获益不多。

 

所以,俗世中主要关注物理事物的人会为自己创造到很少让他可以穿过来接触这个世界寻找自己的窗户。但是,醉心于绘画、音乐或哲学的人会发现无法量度的享受和无尽的指引在等着他,他能得益的范围就纯粹取决于他拥有的感知力量。

 

有很多人的更高意念只与感情和信仰连结。深深地爱另一个人或对某个神灵感到强烈信仰的人创造了一个朋友或神灵的强烈心智影像,并且无可避免他带着这个心智影像进入心智世界,因为它天生就属于这个层面的物质。

 

现在得出一个重要而有趣的结果。形成并维持这个影像的爱是一种非常强力的力量,事实上是强到触碰到和作用于这位朋友存在于高等心智层的自我上;当然是因为真人爱的是自我,而不是只代表了衪很小部分的肉体。朋友的自我感受到振动会立即且急切地回应它,并且将自己倾注到为他创造的意念形体中。

 

这个人的朋友因而比以往真正展现得更加生动。无论这个朋友是我们所称的生或死都不会有差别;因为这个吸引力不是针对朋友有时被囚禁在肉体中的碎片,而是对人本身在真正的层面的自己。自我总是会回应;所以有一百位朋友的人能够同时完全回应到他们中每一位的感情,因为无论有多少较低层面的代表都不会令无限的自我疲累。因此,一个人可以在无限多人的「天堂」中表达自己。

 

所有在天堂生活中的人都受他希望相伴的所有朋友的活化意念形体包围。而且,对于他来说,他们永远是最好的,因为他自己制作了显化它们的意念影像。

 

在有限的物理世界中,我们习惯了认为自己的朋友只是我们在物理层所知的有限显化。另一方面,在天堂世界中,我们明显比在俗世中更接近我们朋友真实的一面,因为我们是在两个阶段或层面,更接近自我本身的家。

 

死后在心智层上的生活与在星光层上的生活之间有一个重要的差别。因为在星光层上,我们见到的是在星光体中【他们的肉体睡着时】的朋友;即是我们依然在跟他们的人格打交道。但是,在心智层上,我们不会碰见在俗世中使用的心智体中的朋友。反之,他们的自我为自己建造了全新的独立心智载具,不是人格的意识,而是自我的意识通过心智载具工作。因此,我们的朋友在心智层上的活动与他们物理生活的人格的活动截然不同。

 

因此,任何可能落在活人的人格上的悲伤或麻烦,都至少不会影响他的自我使用的另外一具心智体的意念形体。如果在这个显化中,他的确知道人格的悲伤或麻烦,也不会对他造成麻烦,因为他会以身在因果体中自我的观点去关注它,即当成一次要学习的课题或要处理的业力。按照这种观点,就没有妄想;反之,以较低人格的观点,就是妄想;因为人格看成是麻烦或悲伤的东西,对因果体中的真人来说只是迈向进化的上升路途的几步。

 

我们还会看到德瓦查中的人并不意识到他的朋友在物理层上的人格生活。它在我们可以称为机制上的原因早已完全解释过。这种安排还有其他同样令人信服的理由。因为如果在德瓦查中的人往回看且看到那些他爱的人在水深火热中或在履行罪恶时,明显地不可能会高兴得起来。

 

在德瓦查中,没有因为空间或时间所造成的分离;也没有言语或升起的意念会造成任何误会;反而会是灵魂对灵魂这种永远比在俗世的情况下紧密得多的联系。在心智层上,灵魂与灵魂之间没有隔膜;与我们灵魂生活的现实成正比的是德瓦查中灵魂交流的现实。我们朋友的灵魂以他的形式生活,我们所创造的正是他和我们的灵魂可以在共振中跳动的程度。

 

我们与那些与世间只有肉体和星光体的联系,或者他们与我们的内在生活并不和谐的人是没有任何连系的。因此,没有敌人能进入德瓦查,因为只有心智和心的共振配合才能使人在天堂世界中凝聚在一起。

 

只要我们能够回应到那些在进化上超越我们的人,我们就会取得与他们的联系;至于那些进化程度比我们低的的人,我们根据他们的能力极限来联系。

 

学生会记起在死后,欲望元素会以一层层的圆球重新排列星光体,因此,最稠密的最外层限制了人只可以在属于他星光体最外层物质的星光世界子层面中。在心智层没有与此相关的东西,心智元素不会以欲望元素的方式行动。

 

星光生活和心智生活之间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差异。在心智层上,人并不会经过各个层面,而是直接被吸引到最对应其发展程度的层面。他会在这个层面过完在心智体中的生活。这个生活的变量是无限的,因为每个人为他自己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

 

在德瓦查这个天堂世界中,思考者在生命刚结束时一切在道德和心智体验中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找出来冥想,并逐渐转化为明确的道德和心智能力,也转化为他带到下一次转世的力量。他不会对心智体,即过去的真实记忆这样做,因为我们会在适当时候看到心智体瓦解。

 

过去的记忆只存在于思考者自己中,他一直不朽地活在其中。但是,过去体验到的事实会被化为能力之中,因此,如果有人进行了深入研究,那么该研究的结果将是创造出一种专门能力,当它在他另一次转世中首次展现出来,就获得并掌握到该种能力。他将天生具有该研究方向的特殊才能,并将极容易就吸收到它。

 

因此,俗世的一切意念都被运用在了德瓦查中;所有启发都化为力量;所有无用功都变成了才能和能力;挣扎和失败重新成为打造出胜利工具的材料;悲伤和错误会像贵重金属般闪闪发光,被加工成明智而有针对性的意志。过去缺乏能力和技能去实现的慈善计划,在德瓦查中以意念实现,照原样逐步采取行动,并且必要的能力和技能被发展为心智的能力,在俗世上下一世中使用。

 

正如有位大师说过,在德瓦查中,自我只采集「来自每个俗世的人格的道德质量和意识的甜美花液」。在德瓦查的期间,俗世生活的收获刚刚结束,自我会回顾他的体验,将其分开和分类,吸收能够吸收的东西,拒绝无效和没用的东西。自我不再总是忙于俗世的漩涡之中,并不再比总是忙于收集材料,却从不将它们加工为产品的工人,或总是在吃东西,却从不消化吸收它来建造自己身体组织的人更忙碌。因此,除了极少数人外,我们将会稍后看到,德瓦查是各种事情的计划的绝对必要条件。

 

对德瓦查的真正本质理解不全有时会导致人们认为普通人在较低天堂世界的生活除了是梦境和幻象,就什么都不是;并认为当他想象自己在家人和朋友中感到幸福,或者在充满喜悦和成功的情况下执行自己的计划时,他实际上残酷地只是一个有妄想的受害者。

 

这种想法是由于对构成现实的误解(据我们所知)以及错误的观点所致。学生要记得大多数人即使在心智体中,都只觉察到自己心智生活的很少部分,并且当他们在肉体外而看到心智生活的图像时,他们失去了所有现实感,感觉好像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梦境世界。然而,真相是,就现实而言,物理生活与心智世界的生活相比是负面的。

 

在俗世期间,明显地普通人对身周一切事物的概念在各方面都是不全和不准确的。例如,他不知道自己看到的一切背后的以太、星光和心智力量,实际上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部分。

 

他的整体视野局限于他的感官、智力、学历、经验,使他只能够接受事物的一小部分。因此,他完全活在自己创造的世界之中。他发觉不到这一回事,因为他知道的并不多。所以,从这个观点来看,普通的物理生活至少与德瓦查中的生活一样虚幻,仔细的思考将表明它确实远不止如此。

 

因为,当在德瓦查中有人将他的意念作为真实的事物时,他是完全正确的;它们在心智层上是真实的东西,因为在这个世界中除了意念,就没有东西是真实的了。差别在于我们在心智层天生就认知到这是千真万确的,而我们在物理层就不知道。因此,我们有理由说,在这两者中,在物理层上的妄想更大。事实上,心智生活比感官的生活要强烈、生动和贴近现实得多。

 

因此,用大师的话语:「我们称死后的生活为唯一的真实,而俗世生活包括人格本身就只是幻想。」「用传统术语之外的任何其他方式将德瓦查的存在称为一个「梦境」,就是永远放弃对真理的唯一保管者这个神秘学教义的知识」。

 

在俗世中有真实感和当我们听到德瓦查就有虚幻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在完全受幻觉影响下,从内在观察俗世生活,同时我们暂时摆脱其特定程度的玛亚或幻觉,从外在沉思德瓦查。

 

在德瓦查本身之中,这个过程反转了;因为它的住民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是真实的,并且看到俗世生活充满最赤裸裸的幻觉和错误观念。总括来说,与俗世中的物理评论家相比,德瓦查的更接近真相,较低天堂中的俗世幻象是较少,但当然不是完全被摆脱掉,事实上所接触到的幻象更真实和更直接了。

 

一般而言,真相是我们穿过存有的层面提升得越高,我们就越接近现实;因为灵性事物是相对真实和持久的,而物质事物就是虚幻和短暂的。

 

学生可以有效地进一步追求这一思想,并将德瓦查中的生活视为早期在物理和星光层上过活的自然而不可避免的结果。我们最高的理想和启发永不会在物理层上认知到,这是由于其狭窄的可能性和其物质相较粗糙。

 

但是通过业力法则【其中被称为能量守恒的另一种表达】,绝不会失去任何力量或丧失其应有的作用;它必定会产生其应有的完整效果,并且在其机会来到前,它都会保留着储存起来的能量。换句话说,人很多较高的灵性能量无法在俗世生活中带出应有的结果,因为在人摆脱肉身的诅咒前,他的更高原理无法回应这些精细精微的振动。

 

在天堂生活中,所有这些障碍首次被移除,并且累积的能量在业力法则的作用下以无可抗拒的反应倾注而出。「在俗世是断开的弧线」白朗宁说「在天堂就是完美的图」。所以完美的正义得到彰显,并且从没有东西失去过,即使在物理世界中似乎失去了其目的和最后什么都没有。

 

因此,德瓦查绝对不是一个梦境,或漫无目的的莲花池。反之,它是一片土地或更佳的形容是一种存在的状况,这是心智和心都发展了,不再受粗糙物质或琐事的牵绊的地方,为俗世生活的挣扎打造武器的地方,事实上也是保障了将来的过程的地方。

 

学生也可能会意识到,大自然在其上安排了死后生活的系统是唯一可以实现其目标的系统,该系统可以使每个人都获得最大程度的幸福。如果天堂的欢乐只有一种特定的类型(根据某些正统的理论是这样的),那么有些人会厌倦它,有些人将无法参与其中,要么是因为对此方向乏味,要么是由于缺乏必要的教育。

 

在《雷恩·菲尔德上尉的天堂之旅》中,马克·吐温将老式的天堂概念还原成一种荒谬的事物,以至于使它(有人会认为)永远站不住脚,从而偶然地提供了即使对深入的宗教和哲学问题,也能运用幽默去分析的经典例子。

 

回到我们的主题,有什么就亲戚和朋友的其他安排可以同样令人满意呢?如果离世的人被允许跟进他们在俗世的朋友的命运起伏,他们那有可能会得到欢乐呢?他们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下,如果须要等到那些朋友死去才见到他们,就会有一段经常维持很多年牵肠挂肚的痛苦时期,而在许多情况下,朋友到来时会变得不再和谐。

 

大自然避免了所有这些难处。所有人都会以他自己在俗世生活中产生的因果去为他自己决定在天堂生活的时间长短和特性;因此,他不能不拥有他应得的数量,以及最适合他特质的那种喜悦的质量。那些他爱的人会一直与他一起,并且总是有着最高尚最佳的一面;他们之间没有纷争或变化的阴影,因为他一直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他所希望的东西。事实上,大自然的方法是无限地超越人类智慧或想象力所能达到的一切。

 

或许,在物理层很难去认识到思考者行使的创造本质的力量,它包覆在心智体,并且不受物理载具的约束。在俗世中,画家可以创造出极度美丽的画面,但当他用自己在俗世中找到的材料去寻求体现出它们时,它们却达不到他的心智观念。但是在德瓦查中,一切都是人一想就立即用心智物体本身的稀薄精微物质组成形体重现出来,这形体是心智在没有激情的情况下正常工作的媒介,并且对所有心智冲动做出反应。因此,人在德瓦查中四周的美丽无限地增加了他的心智财富和能量。

 

学生应该努力去认识到,心智层是一个我们正在当中生活,以及在物理转世期间之间生活的广阔而灿烂的生动世界。只是我们发展的不足、肉体带来的局限阻止了我们完全意识到最高天堂的所有荣耀都在此时此地围绕着我们,而我们只要理解和接受它们,那么来自这个世界的影响就会不断地作用于我们身上。

 

正如佛学老师所说:「只要你拿掉眼罩,就会看到光全都围绕着你。它是如此奇妙,如此美丽,远远超越人所梦见或祈求过的东西,而且它是永远一直都在的。」【人之灵魂第第163页】

 

换句话说,德瓦查是一种意识状态,并且学会将自己的灵魂从感官退出来的人可以随时进入这个状态。

 

我们可能会想到,对所有俗世生命来说,德瓦查是什么,涅槃对完成一次转世循环来说又是什么。待续。。。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mp/profile_ext?action=home&__biz=MzU0NzU3ODcyNA==&scene=124#wechat_redirect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